>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禅宗站在般若的基础上直指人心

作者:李元松

  原始佛教侧重的修行方法是苦集灭道(四圣谛)与八正道。到大乘佛教时,智慧深广的菩萨们自八正道与四圣谛中摄取精要,直接教人观诸法如梦如幻,使心无所住、无所执。大乘般若的方法比起原始阿含的教法更精要。在般若空义的薰习下,根基深的人,光读诵般若经典,就能马上相应而得开悟;即使因定力不足,致使过去曾有的悟境退转,当再度吟咏般若教典时,悟境也能重新恢复。比如,当他吟咏“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即见如来”,或是“若菩萨欲度众生即非菩萨,若菩萨欲修禅定即非菩萨,若菩萨欲对治烦恼即非菩萨,若菩萨欲求佛果即非菩萨,若菩萨欲求法眼净即非菩萨”等经文时,都可能豁然领悟,心花开放顿见本来。

  利根或曾经开悟过的人,与般若较容易相应,但一般修行人很难如此,常是在看经典的当时,感觉:“啊!真好!”一片光明与清凉,但这只是浮光掠影而已,等一下遇见不如意的事,照样生起世俗计较之心,悟境又退转了,又如读《地藏经》时,读到“阎浮提众生,起心动念,无非是罪”时,虽然当下生起了忏悔心,不再自大我慢,但转个头与人聊天,悟境又不见了。般若法门虽然精要,但困惑初学者的是——不知如何长养圣胎。

  如果说般若法门是站在阿含道的基础上,则禅宗的心法便是站在般若法门的基础上来指导修行人的。禅师们由于深明大乘般若的解脱原理,再加上自身的创见,以及对中华文化孕育下的众生性的了解,因此,在指导修行的方法上,比般若教法更为直接,在对象上也更为广泛,不限利根及开悟过的人而已。这是禅法殊胜之处。

  禅师是以直接的方式将般若无挂无碍的境界,直接以言语或动作指点学人,在禅师拿捏得十分适当的时机下,学人每每忽有领会,心花怒放,这时学人倘去翻看经典,会不觉哈哈大笑,原来经典都在描述此刻的心境——在这样的法喜当中,戏论皆灭,挂碍全空。倘若有人问你“达摩厉害还是密勒日巴厉害?”性格如果较斯文的,会对他笑一笑,学人如果是动作派的,则可能踢他一脚!但是一般而言,学人这种状况无法维持很久,这是因为业习的关系,导致悟境退转。

  但这是没关系的,因为禅师不但能直接将般若无碍的境界指人你的心中,同时也能教你长养本地风光的方法——这也是禅师厉害的地方。他用什么方法呢?他只告诉你——“莫污染”三个字而

  佛教把“三千大千世界”叫做“娑婆世界”。《法华经玄赞》卷2里面说:“娑婆”,是梵文Saba的音译,又译作“娑诃”、“娑诃”、“索诃”、“奈何”等,意译为“堪忍”,是“必须忍受”的意思,指众生必须忍受各种苦、佛和菩萨必须忍受教化众生的劳累。

  “花花世界”,是“娑婆世界”之中人类所居住的世界。因为这个世界充满了伪饰,所以名之为“花花”。

  人体有“七种不净”。第一,“种子不净”:形成人体的“内种”是烦恼业因,形成人体的“外种”是父母的身躯,都是不干净的东西。第二,“受生不净”:男女交媾,赤白和合而受胎,这种已。长养本地风光的方法很简单,关键处只在于,你是否依教奉行。只要肯照着做,很快便可到家。

  倘若“莫污染”这三个字的涵意你不懂,禅师会另外告诉你“莫于境上生心”。从外表看来,“莫污染”、“莫于境上生心”……用字虽然不同,其实方法都是一样的,但是一样的方法,有的人直指一次就到家了,有的人却要经善知识直指好几十次才能稳定。这之间的差异和每个人原本的基础有关。受胎方式是不干净的。第三,“住处不净”:胎儿在女体中住10个月,而女体是不干净的东西。第四,“食啖不净”:胎儿在女体中以母血为食,而母血是不干净的东西。第五,“初生不净”:人初生的时候,腥秽狼藉。第六,“举体不净”:人体的薄皮之中,都是涕、痰、粪、尿等污秽的东西。第七,“究竟不净”:人死之后,尸体在坟冢里面腐烂流溢。因此,在佛教看来,人所居住的“花花世界”,是一个十分肮脏的地方,是“秽土”、“尘世”。

  作为一条成语,“花花世界”特指热闹、繁华的地方。

  摘自:《正法眼》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