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见忍禅师:追忆恩师昌明老和尚

作者:不详

  1990年幸遇恩师。蒙恩师慈悲接引,从此脱胎换骨。在恩师的言传身教下,开始了修行弘法的往后岁月。一路走来,若无恩师的教导牵引和加庇,弟子举步为艰,今吾师往矣,弟子也渐渐成长,感谢恩师护念,终有了归宿,师恩难报,只有精勤修学,了悟大乘,自度化他,效诸佛菩萨度尽无量众谆教诲之大恩于万一。

  随师二十年,每次与师独处,都得到恩师特别叮咛,醍醐灌顶,所闻妙法,至今言犹在耳。与师当侍者三年,师为我筹划至今,让我想起三年不离恩师左右的快乐时光,随时聆听恩师教导;每天早课前,师父总会坐一支香,期间对我喃喃叮咛,晚课后再一起念佛,再静坐一支香,便开始师徒对话,这就是刚出家时,每天必修的功课,师父多以故事的方式,引导我生起正念,发菩提心。

  初次闻法,不以为然,但觉恩师像父亲一样慈祥,值得尊重和学习。某日师问:“你想学什么呢?” 我随口便荅:“只要师父教,我都想学”。被师香板打了一板,并责谓没有主见,当时不明所以。师又问:“谁叫你来出家?”答谓是自己发心要出家。师说:“就这样”。就这样? 我还是不明白。师又问:“是你自己发心出家的吗?这个发心就是主见。只要守护好这个主见,成佛有望。所谓发心于初,成佛有余”。当时似懂非懂,但感觉心地清净,好像尘世间旳千斤重担,刹那都放下了。从此每天晚上念佛后,必缠恩师讲一个修行故事,才让他休息,恩师总是慈悲满愿。

  某次恩师在开示中,提到他初见虚云老和尚的情景,步行三个月到达云南鸡足山,终于见到老和尚,老和尚只说了两句话,便返回房间。恩师谓这两句话,使他终身受益。老和尚问因何事千里而来,恩师答为求法来,老和尚说:“三业清净,一念不生”。师当下大悟。呈偈曰:“千里为求法,法本在自心,清净同自性,无有一念生”。老和尚点点头就走了;逾三个月,由云南到了广西,参加太虚大师的抗日救护队,每天到战场上救护伤员。每在前线遇到尸体,总会念佛超度,历时六个月,感受生死。后经太虚大师举荐,前赴法光佛学院修学。

  有一次用毕放参(吃晚饭),师与我和师兄们在禅堂跑香,跑毕,大家就坐。有一位师兄放了个连环屁,另一位师兄便责没教养,师父则大笑,众师兄也忍不住跟着大笑,师父随即命大家坐定,讲一个放屁的故事;某年岁晚,虚云老和尚在金山寺打禅七,师父也在其中,第一天有居士供养寺院一些大豆,斋堂把大豆用水煮熟,中饭时普同供养大众。过去金山寺修行非常严格。大众过午不食,只有早餐和中餐,晚上进禅堂只喝一点水,该日大众吃了供养的大豆,到晚上跑香时,师父们都想放屁,可是都忍着,跑毕,大众坐好,止静开始坐香,十分寂静,有一位师兄,实在忍不住,一连放了几个连环屁,结果有些法师听到忍不住,大声笑起来,老和尚看大家忍不住笑,就开静了,老和尚给大家开示说:“大家不要笑,打屁是有善根的”。老和尚悲智双运,以这幽默的方式,化解大众对那位打屁师兄的怨恨。

  刚出家时,跟众师兄睡在禅堂广单上(通铺),根基深厚的师兄们,夜不倒单,意即一直坐着,身体不躺下铺去,师父在禅堂西单,因我是初出家,所以被安排在东单的最后一个,师父每天清晨两点起来,在禅堂走一圈,看看谁在打妄想,若在他第一圈经过时,发现还未坐起来的,便会用竹竿打,最初我每天挨打,因为睡在第一个,后来进步了些,连别人谈话也吵不醒的我,在师父走过来时便醒了。后来师父不住禅堂,而在禅堂外面经过时,我也会醒来,马上坐好,当时也不知是何缘故,对师父脚步声那么敏感,这就是恩师慈悲,他用这样的方式来鞭策我精进修行。

  恩师对我特别慈爱,不曾呵斥。倘有其他人或事惹他生气,只要我立刻到他跟前,他老马上就笑了,累世因缘不可思议,即如我见到师父,就特别欢喜。师父每天坚持过堂,作为侍者的我负责侍候师父饭菜。某次在侍候添菜时,不小心掉了一点菜到地上,我想已经污了,也就没管了,不料他老人家把地上的菜捡起吃了,回座,且没有丝毫责斥,过堂完毕,随师父回到禅堂,即伏拜师前,师问为何?答谓感恩师父的教诲,让我学会珍惜常住一切,师父不语,一笑离开。他老人家用这样的方式告诉弟子,要爱惜常住。古德云:“施主一粒米大于须弥山。吃了不修行,披毛戴角还”。感恩师父的言传身教,让我一点一点的学会做人。

  某天过堂,打了个妄想,未等师父用膳毕,唐突师父谓欲上佛学院,师父没回应,拿着馒头往口嚼,然后吐在手上,对我说:“你把它吃了”,我当时不知如何是好,师命难违,还是把它吃了,刚咽,师问好吃否?我想如果说不好吃,则不敬,如果说好吃是说谎,当时脑子一转随口便说有两个答案,问师欲听那一个,师问:“好就是好,坏就是坏,何出两个答案?”我说:“一个真,一个假”。师曰:“有意思,你两个都说”。答言:“恩师吐出来的津液,弟子吃后,智慧增长。但这不是弟子衷心话,只是奉承语”。师再问真话若何?答曰:“别人的口水,如何好吃呢?”师父说:“好。你去想想,我为什么吐口水给你吃? 想明白了,就上佛学院”。

  自那天始,我整天在禅堂想为什么师父要我吃他的口水,想了几个月,也没想明白,有天不知道谁放了一本书在禅堂门口,是虚云老和尚开示,老和尚说自性本来具足万法,何须外求,别人的成就与你何干?”我当下明白了,恩师之苦心,在禅堂礼佛三拜,前往方丈室,师父正在写字,我很高兴告诉师父,我要上佛学院去了,师说:“好,你去吧”。我反问:“你不是要我想了才能去吗?”师父笑着对我说:“我看你今天很有底气,应该没有问题了”,随即请师印证,师允。我说:“您老人家是要我起用自性修行,别人的说法,讲得再好,与你无关。就好像吃您的口水一样,只有用自性去闻思修才是真受益”。师父听完后称好并曰:“你去吧”。如此便开始到武昌佛学院求学了。

  某天放学回寺,师父召至方丈室,曰黄梅来人求援,师要派我到五祖禅寺当监院,我以未毕业为问,师曰:“归元是大学,五祖禅寺也是大学,你去那里再续进修便是”。师命不能违,依教奉行,可是我不懂,依然惶恐,师安慰曰:“你若什么都懂,那还要你干什么呢?”,正纳闷,师再曰:“丛林以无事为兴盛,佛事以庄严为有功,你此去责任重大,先要理顺寺务,而后制定寺规,带头依规住持,领众修行,虽然依规,但要慈悲待人,更要如法处事”。最后依教奉行。

  次日拜别恩师前往黄梅,当时寺院有十八位高龄僧人,都各以房间为佛堂,从不上殿过堂,殿堂破乱,寺外杂草丛生,虽然古寺朴风,但一片凄凉,当年年青志壮,发愿一定要完成恩师所交办任务。在寺院开始一边找每位僧人磋商,一边制定寺院共住规约,开始没人理会,唯有亲自打扫卫生,独自上殿过当堂,渐渐便有几位僧人与我为伍,终于大众都遵制上殿过堂,于是便开始计划复兴祖庭,重建禅堂,完善寮房,修复各殿堂。历时一年,寺院焕然一新,遂于次年,禀明恩师,传授三坛大戒,这是五祖禅寺自1987年开放以来,最大规模的一件事了,来自全国二十多个省市,僧四百多人,尼三百多人,几乎全湖北省的高僧,全聚五祖禅寺,由本寺方丈昌明老和尚、武汉宝通寺道根老和尚、黄岗安国寺显光老和尚、当阳玉泉寺明玉老和尚、黄石东方山常乐老和尚、荆州章华寺宽莲老和尚、鄂州灵泉寺融训老和尚、武昌莲溪寺慈学尼和尚、归元寺监院隆印大和尚、归元寺副寺隆醒大和尚、归元寺知客贞静大和尚、宝通寺监院常佑大和尚等,齐聚五祖禅寺,主持庄严授戒,吾作为五祖寺监院,也只做好服务,负责生活协调事务,迎来送往,时历一个月,戒期圆满,本次传戒,获得中国佛教协会的高度赞扬,我也在此期间,获益良多,从教务、经忏、仪轨以至待人接物,更重要的是让我有机会亲近多位大和尚,聆听他们的教诲和开示,并学习他们的行住坐卧仪范。这是恩师的威德,使五祖禅寺宗风重整,之后又传戒两次,若非恩师扶持,弟子寸步难移。

  光阴似箭,弹指八年,一日师问:“你在黄梅多少年了?”答曰前后共八年,师曰:“生死大事,我不能陪你走太远了,你得担当,住持作方丈。”我惶恐,资历尚浅,未堪重任,尚望恩师慈悲引领,仍为五祖禅寺方丈,俾有所依,师曰:“生死无常,我可能随时离开世间,你要学会做方丈,领众修行”。当时求师父莫离莫弃。师曰:“你当方丈,吾为你参谋,待我往生后,把我埋骨五祖禅寺,天天陪你”。师说话严肃。弟子依教奉行。

  师定九月初一。当晚师命弟子进丈室授偈:“悟归直指善,祥光灿东山,见性授法洞,忍师衣钵传”。师曰:“你出家时,为你取名见忍,字隆祥。未想你真与五祖大师有缘。吾今传你曹洞宗法。你得双宗齐挑”。事缘于1995年,弟子在报恩寺接本焕老和尚传临济宗法。成为临济宗四十五代传人。所以师说要弟子齐挑双宗。师授记,见性授法洞,忍师衣钵传。取名斯祥悟祥禅人。九月初一日,龙天欢喜。清远法师代表中国佛教协会宣读贺电,在众师的护念下,恩师亲自送坐,并咐嘱曰:“名山得主有前因,东山之法永昌隆,守护善念无间息,功到缘成自然熟”。当日满院桂花齐放,大众欢喜。恩师把事务交接,并传丈室,宣布弟子为黄梅五祖禅寺第七十四任方丈。往后续东山之法不令断。弟子依教奉行,十二年方丈里程于是乎始。

  至今十六年,恩师已往生十年。2012年弟子离开东山,追寻祖迹,来到安徽宿松石莲洞,忆恩师授记曰:“悟归直指善,祥光灿东山,见性授法洞,忍师衣钵传”。于今来到石莲洞,也是五祖弘忍大师道场,弘忍大师在此修行十三年,大彻大悟。当晚与两位弟子住宿石莲洞,天降大雪,更两度梦神龟高于须弥山,劝我在此修行,发愿护持,并送一联:“法承东山一脉传千古,禅以守本真心证涅槃”。俟朝山一年后,返回石莲洞重兴道场,当年黄梅法传惠能,曹溪圆满,吾今开山重引曹溪之水,浇灌菩提之根,愿五祖重现,请诸佛同临,度尽有缘。

  弟子忆师念师,铭感恩师加庇,以此念想,常随恩师。弟子,见忍隆祥。斯样悟祥。知师恩难报。唯永遵师训,精进修行,回归自性。弘扬正法,觉诸有情,自度化他,了悟生死。并祈正法久住,常住康宁,国泰民安,海众安和,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当依教奉行,永不退转。弟子见忍恒念恩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