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凡尘最美的宝相

作者:安红坤

  当你面对那些精美的佛造像冥然观想时,总能聆听到一些言语难以形容却颇为触动灵魂的天籁从披挂佩戴在他们身上的璎珞珠蔓中若有若无地逸出。如果说佛造像代表了凡尘对于佛菩萨庄严宝相至高至美的静态诠释,那么这些璎珞珠蔓便如一曲似真似幻、辽渺口丁当的歌谣,浅吟低唱出佛菩萨乘愿世间翩若惊鸿的灵动身姿。

  文化起源

  璎与珞,本意均为似玉的美石,璎珞成词,无论发音还是内涵都给人以华美隽永、高贵神秘之感。璎珞也做缨络,通俗而言,其实就是金属、珠玉宝石等穿联或编织成串、戴在颈项上的装饰品,后来由于菩萨信仰在汉地的盛行,作为菩萨重要饰品的璎珞也日益受到人们的喜爱。《中国大百科全书》云:唐宋时,信佛的妇女佩戴用金玉宝石制成的项链,称璎珞,是佛家特殊的饰品,用以表达对佛的虔诚之心。据说唐代最著名的舞蹈《霓裳羽衣曲》舞者就必须佩戴璎珞起舞。苏轼在《和文与可洋川园池三十首露香亭》中也描写了一位身着璎珞的美人:“亭下佳人锦绣衣,满身璎珞缀明玑。晚香消歇无寻处,花己飘零露已曦”。特别是在佛教经典和与佛教相关的文学艺术作品中,提及璎珞的频率很高,且字里行间的赞美尊崇之情溢于言表。事实上璎珞本身并不神秘,其本质就是更为华丽的项链而己,但笃信神佛的古人却认为,璎珞并非美则美矣而毫无内涵的普通项链,而是受到佛菩萨青睐、有特殊功能的稀世珍宝,具有超凡脱俗的属性,可谓项链中的非凡极品。

  作为一种历史悠久的首饰,项链是全人类普遍拥有的审美文化现象,它们的诞生往往出于原始宗教祭祀活动的需要,后来才逐渐演化出礼仪、装饰、身份象征等更多功能,而不同地域的文化特质和审美情趣最终形成不同形式的项链文化。从文化地理学的角度来讲,璎珞最初只是代表了古代南亚次大陆地区(古印度)的项链搭配嗜好,那里的人们喜欢用(色泽丰富的)珠宝玉石、香花果实串联成链来装饰身体,前者称璎珞、后者为花鬘/华鬘。古印度人喜欢璎珞华鬘缠身并以之为风尚,一方面出于美观的考虑,而更重要的是为了彰显身份富贵。由于璎珞多以珠玉宝石等材料制作而成,平民基本买不起,唯有王公贵族能够时常佩戴,但凡条件允许都会极尽奢侈,因为“首饰的华美程度取决于佩戴者的身份地位”,璎珞进而成为身份地位的象征物。《妙华莲华经》中,无尽意菩萨白佛言:世尊,我今当供养观世音菩萨。即解颈众宝珠璎珞,价值百干两金,而以予之。《大唐西域记》卷二“衣饰”篇中记载,“女乃蟾衣下垂,通肩总覆……首冠花鬘,身佩璎珞”,“国王、大臣服玩良异,花鬘、宝冠以为首饰,环钏璎珞而作身佩。其有富商大贾,唯钏而己。”去过印度的都知道,这种土豪的风俗一直延续到了现代。

  宗教隐喻

  孕育于古印度文化的佛教对璎珞的偏爱可谓深入骨髓,甚至不惜以经典的形式将其推上宗教至宝的神坛。《佛所行赞》称释迦牟尼佛为太子时“璎珞庄严身”。大乘佛教重要经典《妙法莲华经》《华严经》《大方等大集经》等都以不小的篇幅述及璎珞:有的谈璎珞在供养、庄严法身等方面的价值功用,美观自不必说,向佛菩萨供养还能功德无量:有的描述璎珞的材质,用“金、银、琉璃、砗磲、玛瑙、真珠、玫瑰七宝(七宝的解释有多种版本)合成众华璎珞”:有的介绍璎珞的佩戴方法,不仅可做项链,还能当成手链、脚链和臂钏来戴:有的赞叹璎珞的特点,在佛教世界中可放五色光明,“光明靡不照曜”。

  进一步,佛教用璎珞来譬喻宗教教义,以彰显佛法的珍稀玄妙。如在大乘律典《菩萨璎珞本业经》中,全文前后共出现约400次“璎珞”,但所指的对象都不是装饰范畴的真实璎珞,而是与经中所阐释的菩萨修行法门构成的抽象概念,称“法璎珞”“菩萨璎珞”“璎珞妙法”等等,用以比喻菩萨道修行的种种智慧和法门。

  说到这里,我们不得不承认,在佛教世界里,菩萨与璎珞是最配的,无论经典还是佛教造像艺术所反馈的信息都表明,璎珞是诸天圣众尤其是菩萨庄严法身不可或缺的标准装饰配件。尤其在佛造像中,璎珞的婉转曲折令菩萨的身姿更为袅娜而富有动感,让菩萨的形象更有人气,更贴近现实世界。与佛教四圣中的佛、声闻、缘觉似乎不佩戴饰品,浑身上下装容简单朴实,仅着袈裟,形象出世大为不同,菩萨往往头戴天冠、身披璎珞、手贯环钏、衣曳飘带,服饰华美庄严,与古印度贵族形象如出一辙,这并不是历史的巧合。有学者认为,大乘佛教其实就是佛教菩萨乘的另一种称呼,其核心精神即是在世间行菩萨道、自渡渡人。我们经常听到佛教徒将一些社会地位高或财力雄厚的供养人、功德主称为“大菩萨”,想来大乘佛教以贵族(刹帝利种姓)为原型塑造菩萨的初衰,便是希望在世间更方便有利地传播其信仰主张罢,正所谓“不依国主则法事难立”。

  传承演变

  在佛造像艺术产生后,璎珞得到了生动具象的表现,并随着佛教在不同地域的传播和本土化,其艺术风格悄悄地发生着变化。早期印度佛造像代表犍陀罗艺术对菩萨身上璎珞的雕刻描摹比较简洁,一种以表现胸前的珠链式项饰为主,多为单条短璎珞,一般长不过前胸:一种则是短项饰与斜跨左肩垂至腰部的长璎珞相互搭配的形式。

  佛教传入中国以后,由于菩萨信仰的盛行,佛造像艺术(包括雕刻、绘画、铜造像等)中出现了大量菩萨类创作题材。有学者研究,在隋代及其之前,璎珞主要传承外来的简洁古拙风格,表现为拟珍珠玉石球状物穿联而成的胸饰,前部中央重要部位会加以装饰,普遍较长,有时垂直腰腹、膝部,多呈“U”形或“X”形。唐代延续前代璎珞装饰形式,但已经开始融入大量的中国文化元素,有了更强烈的创新意识,在细节的刻画上更为精致、丰富。这时候出现了垂于胸前的项圈式、珠链式短璎珞以及斜挂式、“U”形或“X”形长璎珞。受我国古代先民玉组佩文化的影响,“U”形璎珞从印度传入的单层式演变为多重层叠,有的还模仿玉佩的流苏呈发散状形式,富于变化,更为繁复,到后来甚至还出现了网状璎珞。随着7世纪佛教分别从尼泊尔和中原两路传入西藏地区后,与当地苯教碰撞融合产生了藏传佛教,藏传佛教造像艺术从此萌芽并在一千多年的历史中成长为亚洲佛教艺术宝库中的一朵奇葩。藏传佛教造像对璎珞的表现展现出独特的民族特点,与传统造像用雕刻、绘画等手法比拟璎珞的手法不同,将真实的珠宝玉石镶嵌于金铜佛像之上,金玉珠石交相辉映,为佛像更添贵气,更丰富了璎珞的表现形式。

  念珠纠葛

  如果璎珞没有走上奢华路线,从外观上看,与念珠别无二致。事实上,念珠、佛珠追根溯源确是古印度人以璎珞华蔓缠身为美的风俗演变而宋,璎珞与念珠可以说是花开两朵,各表一枝,并且还都不约而同地成为佛教圣物。璎珞在佛国,重在装饰:念珠在人间,帮助人们念佛解脱。其中,念珠中的挂珠可谓兼备念佛功能的人间璎珞,其多采用菩提子等稀有植物种子或水品、玛瑙、翡翠、珊瑚、密蜡、绿松石等珍贵材料制成,本是重要法会或佛事活动中地位崇高的大和尚为保持仪态庄重而佩戴,后来在以佛教为国教的有清一代,进一步发展为官吏朝服的官配一一朝珠。

  摘自:《四川佛教》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