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方寸之间佛教与篆刻艺术

作者:朱伟

  一

  中国篆刻艺术的历史极为悠久,帼传可追溯到三王时

  期。不过现今已无实物可考。在殷商时代,人们在龟甲等材质上刻写文字,也就是现在的甲骨文,这可谓是篆刻的初始。

  “篆刻”之得名,源自雕刻篆体文字于金铜、玉石之上。据《汉书·祭祀志》记载:“自五帝始有书契,至于三王,俗化雕文,诈伪渐兴,始有印玺,以检好萌。”由此可见,篆刻艺术最初是用来制作印章,以此为凭证、信物(也就是所谓的“印信”),所以,篆刻艺术也称为“印章艺术”。

  在春秋战国至秦之前,篆刻印章都被称为“玺”。而秦统一六国后,则规定“玺”为天子专用,大臣以下和民间私用的,都统称为“印”。这时的篆刻其实还是一种实用的工艺形式,并不能称为艺术。

  随着时代的发展,除了篆书之外,各种书体都逐渐入印,而图像也成为篆刻的内容。这时的篆刻已经不再单纯是作为实用的工艺而存在,最终转化为一种纯粹表现性的艺术。

  篆刻艺术集实用价值和欣赏价值于一体,将书法(图像)与镌刻工艺徊结合,融万千气象于印章的“方寸之间”,向来为中国历代文人墨客所钟爱。中国书法、画作中的钤印,不仅是一种装饰,更是作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2009年,篆刻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为“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二

  作为一种标识取信的凭证,宗教文化与印章有着密切的联系。在原始信仰的时代,将特殊的文字或图像刻写在不同材质上,使之成为人们祈求神灵护佑的载体。道教旱就有配印的传统。《抱朴子·登涉》中说:“古之人入山者,皆佩黄神越章之印……以泥封著所住之四方各百步,则虎狼不敢近其内也。”现今还留存有很多刻有“黄神之印”“天帝神师”等钤文的汉代道教印。

  佛教文化作为中国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当然也会使用的印章。很多唐代佛教经卷中部钤有寺院的印章。比如,敦煌石室藏经《大般若波罗蜜经》上,钤有“报恩寺藏经印”。这些印章是属于寺院的“公印”,有着与“官印”同样的标识取信的功能。

  到宋元时期,佛教印章的功能逐渐有了变化。比如,当时出现了专门用于佛事活动的刻有“佛法僧宝”四字的印章。这些印章不仅具有“凭证”的功能,同时也具有特殊的宗教含义。这些印章有时会悬挂在佛龛或者寺院的门楣上,供信众自由钤印,用以祈福或者辟邪。此外,不仅仅是佛教的文字内容,各种佛教的图像也逐渐入印。尽管确切的时间已经不可考,但是在宋元时期出现了大量佛、菩萨图像的印章,不仅广泛使用于各种佛事活动,同时也在民间流传,成为人们信仰的一种实物寄托。

  三

  在明代,“文、诗、书、画、印”已经开始并提,篆刻艺术的地位也极大提高,并且成为明代文人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而以佛教内容为主的篆刻艺术也得到极大发展。明清时期,佛教内容已经大量成为篆刻家入印和边款的选择了。比如,现今留存有很多明清时期篆刻的《心经》。《心经》在大乘佛教经典中的地位十分重要,同时这部经典又只有200余字,当然是最合适入印的选择之一。像晚清著名的篆刻家黄牧南就曾经刻过全套的《心经》。而《心经》中著名的偶句更是篆刻家们钟爱的内容。“心无挂碍”“不生不灭”,这些言简义丰的文字,成为篆刻的常见内容。此外,通过简约的线条所勾勒的佛、菩萨像,也经常成为入印的内容。

  在这个时期,出现了很多僧人篆刻家,他们对佛教内容与篆刻艺术的结合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比如明末黄檗宗僧性易,在明亡时东渡日本,受戒于隐元隆琦。他极擅篆刻,有《独立禅师自用印谱》传世,今人亦可从中一睹其绝艺。他与另一位东渡日本的中国禅僧心越,被誉为“日本篆刻鼻祖”。再比如,中国绘画史上著名的“明末四僧”—√乙大山人(朱耷)、弘仁、石涛,髡残,都是工篆刻,他们也将大量佛教内容入印。由于他们对当时文化界极具影响力,因此对于篆刻与佛教文化的结合也是大有裨益的。

  四

  篆刻艺术是中国艺术的重要组成部分,中国僧人们采取篆刻的形式来表达佛教的意蕴、弘扬佛教文化,其实是很自然的选择。不过,佛教不仅是吸纳了篆刻艺术作为弘法的形式,同时反过来对篆刻艺术的发展也有着重要的贡献。尤其是唐代兴盛的禅宗思想,就对篆刻艺术理论产生了重大影响。

  众所周知,禅宗对于艺术思想的影响,在于其不事繁杂,湃究使用简洁锋利、空灵清净的表现形式,追求心物合一、超然捆外的禅悟境界。而这种思想与篆刻艺术立足于印章的方寸之间来表现万千气象,通过简约的方式来达致超越的意蕴,有着“先天”的吻合之处。这种观点在历史上众多的篆刻艺术理论著作中都有反映。

  比如,被誉为“明代印论标帜”的周应愿所撰的《印说》,首开“印品”之先例,将篆刻作品分为逸、神、妙、能四个品级。其中“逸品”的核心就是“法由我出,不由法出”。很明显,这与禅宗思想是完全一致的。明代沈野在《印谈》中更足直接从禅理的角度来阐释篆刻之理。他在书中写道:“今吾观古人印章,不直有诗而已,抑且有禅理。”他称之为“心独知之”而“口不能言”的意蕴,与禅宗听说的“悟境”是一致的。他况:“不著声色,寂然渊然,不可涯埃。此印章之禅理者也。”此说可谓深得篆刻之道三昧。至于篆刻艺术讲究留白、线条等等,更是与禅宗思想一脉徊承。

  其实,不仅是篆刻艺术,中国众多的传统艺术都与禅宗思想有着密切的联系。古人留下的智慧,在积极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今天,值得深入挖掘和探讨。

  (作者为中华文化促进会篆刻艺术委员会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