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初雪登灵山

作者:张光照

  雾霾,喧嚣,人事引发的烦恼,使我想到了灵山,想到了日前老和尚的一个电话:

  “最近还在瞎忙吗?上来蹲两天吧,这上面不错……”的确,灵山偏离红尘,去那可亲近自然,登高抒怀,羸弱的“移动信号”可阻断世俗的骚扰,更能给你一份安宁和清净。

  本来是走不掉的,手头有两件急着要发的稿子。正当踌躇难决之时,突然记起了灵山老和尚对我说过的一句话:“看不透、放不下,是人生一大悲哀”,加上初雪的引诱:得!去灵山。

  末旬23日,今冬的初雪来临。24日,由小雨转雨夹雪的天气继而变成了大雪,纷纷扬扬直至下午2点多,遍地银装,街上的车辆一时不见了风驰电掣的狂奔景象。

  平素去灵山,多是靠“打的”,这次却成了对我意志力的考验。由于路面积雪,“的士”们没有谁敢跑灵山。打不到车,便搭乘了路经灵山岔道口的l路公交。结果司机到站不停,一加油把我带到了黄林。

  从黄林到灵山,说起来不远,但要在雪天徒步,那可就不似想象的那么简单。总共也就是七八里地吧,我硬是走了将近两小时。那天能上灵山的就我一个。漫漫雪道上四觑无人,唯我踽踽独行,寒风能使脑子冷静。在寂静的雪道上,我不禁似有所悟:扎堆太累,独辟蹊径岂不轻松?

  到了灵山,慈悲的老和尚候了我一桌香喷喷的斋饭。晚上,烤熄了炽烈的炭火,品过了灵山的佛茶,听罢了老和尚的连珠妙语,在梵音绕梁的寮房里进入了恬静的梦乡。

  雪后灵山,香客数人,犹如一池静水时而飘落几片树叶,人去后益发显得宁静。置身此时此地,你会觉得通体空灵,你能体会到一种精神的升华。

  此次上灵山,原本也想捎带多拍些雪景的,结果还是天公帮我作了些放弃。原因是没有理想的光线以及自己也觉得没有必要太累。

  以往曾多次去灵山,只是慕名它是“梅山后花园”,从没像这趟能清楚地看到它的另外一面。灵山不止是风光,更是佛地。风光养眼,佛语明心。认识老和尚有些年了,只是忽视了对他的拜晤,很遗憾没能早一点去恭听老和尚的“禅语箴言”。

  我等毕竟只是凡夫俗子,往往自视很高。灵山三日,使我对佛教有了个初步的了解,不会再肤浅的认为佛教仅仅是叫人与人为善、与世无争。短短三日,老和尚就能帮我化解掉重重烦恼。佛教文化真的是博大精深!

  27日下午,当朋友来车接我下山时,仍心有不舍。临别寸给老和尚丢下一句话:“谢谢了!以后我会常来:”因为在我看来,灵山不仅是个花园,而更称得上是一个“精神家园”。

  摘自:《安徽佛教》2017年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