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法华经》中的“般若思想”之研究

作者:武氏莉

  “般若”是般若波罗密的印度语简称,译为超越的智慧。有此智慧,乃能认清宇宙人生的真相,直透万法皆空。再说,般若思想是佛教的根本理念,大小乘一切佛教教义,皆从“般若”出。本文不是纯粹研究《法华经》,也不是作各种版本地方的比较,而是综观全经,并找出《法华经》与《般若经》中的一些相关思想进行研究。笔者亦从《法华经》的立场上,主要围绕着相空、体空、用空等思想而阐述。

  一、相空——原始佛教对空的论述

  “相空”是指事物现象的变化生灭无常。具体是指“生、住、异、灭”的四相。早期佛教认为,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因缘和合而成,如《杂阿含经》云:“此有故彼有,此灭故彼灭。”又因各种条件之互相依存而有变化无常,故称为“缘起,陆空”。“缘起”意为诸法由缘而起,又由缘而灭,因此它是性空;宇宙间一切事物和现象的生起变化,都有相对的互存关系。

  方立天认为:“缘起”也是“空”的含义。而“空是表示无自性、无自体,表示自性、自体的非存在,这也是对宇宙万物真实界、本体界的定性描述。”原始佛教按照“缘起”说,把“十二因缘”作为当前的人生现象,即从“无明”开始直到“老死”最后的这一过程,依照逻辑次序而分析之,强调从缘起的现象上才能见到实相。《法华经》的般若思想,首先体现在《化城喻品》的“十二因缘”。如本经卷三,《化城喻品》第七云:

  尔时大通智胜如来、受十方诸梵天王、及十六王子请……及广说十二因缘法,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识灭则名色灭,名色灭则六入灭,六入灭则触灭,触灭则受灭,受灭则爱灭,爱灭则取灭,取灭则有灭,有灭则生灭,生灭则老死忧悲苦恼灭。

  十二因缘其中“无明缘行”,就是“无明”为“行”的原因;“行”为“无明”的结果。接之,“行”为“识”的原因;“识”为“行”的结果。乃至“生”为“老死”的原因;“老死”为“生”的结果。“十二因缘”是传统佛教的根苯教理,不管大小乘都有论述到。另一方面,原始佛教又把“十二因缘”分为三世因果:无明、行(过去世之因),识、名色、六人、触、受(现在世之果),爱、取、有(现在世之因),生、老死(未来世之果)。

  此十二因缘说明“有情众生”流转生死的因果,在此流转中唯是烦恼、业行及苦果,即简称为“惑、业、苦”;它们相依,因缘生灭的相续流转,其属于缘起法,称为“业感缘起”。而缘起是性空,没有永恒存在。《法华经》认为,一切苦恼皆从“无明”而生,若把无明灭掉,就生老病死、忧悲苦恼亦灭,一切是空。若“无明”灭则“行”灭,“行”灭则“识”灭,乃至“生”灭则“老死”灭。以无明生死相续的真理,同时亦由“此无则彼无,此灭则彼灭”之理,断除无明,以证涅槃。

  大体说来,“十二因缘”是传统佛教的重要教理,大小乘佛教都不可忽略。其展示了过去、现在、未来的三世因果。换句话说,“业感缘起”即十二因缘说,主要用以解释人生痛苦的原因,但后来各派对缘起的认识和解释各有不同。任继愈认为:

  “安世高所传的小乘佛教思想以“十二因缘”为中心,宣传“业感缘起”。般若所讲的缘起,则是在小乘缘起说的基础上发展的。”

  大乘般若思想发展从“人我空”进一步倡导“法我空”。如《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云: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这是说,所有因缘和合的“有为法”,即由种种条件积集而成的事物,都犹如梦幻泡影,如朝露般短暂,也如电光般迅逝,假有不实,是无自性。这是大乘佛教发展“空”观念的新一阶段。

  二、休空——诸法实相

  “体空”指诸法之体性是空,亦是大乘佛教的诸法实相。诸法,就是指一切事物、现象;“实相”就是性空的异名,所谓一切诸法,本无自体。方立天认为:

  “就万物的体性来说,实相是空。虽然佛教各派对空的理解并不完全一致,但是,认为空或空性是所谓实相的根本内容,这是大乘佛教各派的共同观点。佛教的宇宙观缘起论认为,一切事物都是因缘和合而生,是无自性、无实体,是空的。空是事物的根本体性。”

  如上所述,早期佛教以诸行无常、诸法无我、涅槃寂静的“三法印”、十二因缘来展示佛教的“相空”即“人无我”。后来大乘佛教的发展,进一步提出“诸法实相”即“诸法之体”为根本概念,也就是“法无我”,强调诸法实相是佛教的最高真理。任继愈认为:“他们把‘人无我’,‘法无我’统称为‘无自性’,用‘无自性’去表示任何事物和现象都没有自己可以主宰自己,也就是说,没有固有的本质属性。般若所谓‘假有性空’的、陆空’,其实就是从这种‘无自性,上讲的。”

  《法华经·方便品》云:

  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诸佛世尊,欲令众生开佛知见,使得清净故,出现于出;欲示众生佛之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悟佛知见故,出现于世;欲令众生入佛之知见道故出现于世。

  可见,佛出现于世是给众生开、示、悟、人“佛之知见”而“佛之知见”就是“诸法实相”,但是本经强调:

  唯佛与佛乃能究尽诸法实相。

  意思是说,只有佛的智慧才能穷尽诸法实相,故又以“佛知见”称为实相。《法华经》极为注重探讨事物的实相并且对实相特别论述。任继愈认为:

  “诸法实相”本是般若经类的主要议题,鸠摩

  罗什所传的龙树派思想,作了很多发挥,从而也成了中国佛教中的一个引人注目的问题《法华经》不仅用“佛之知见”代替了“般若”的用语,本经还进一步把“诸法实相”具体表现在“十如是”。这“十如是”在《正法华经》没有提到,只有《法华经》才提出,这是本经的特点。本经卷第一《方便品》云:所谓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体,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缘,如是果,如是报,如是本未究竟等。

  这里“如”就是诸法实相的异名,意为从毕竟寂灭中,彻见一切法的相、性、体、力、作、因,缘、果、报、本末究竟等,离一切相,即一切法。所以,空寂与缘起相,无不是如实的。要见性相、空有无碍的如实相,请先彻底观察此“迷悟”的关键所在。

  龙树菩萨对诸法实相有自己的看法。如《大智度论》卷十八:

  云何是诸法实相?答曰:众人各各说诸法实相自以为实,此中实相者,不可破坏,常住不异,无能作者。如后品中,佛语须菩提,若菩萨观一切法,非常非无常,非苦非乐,非我非无我,非有非无等,亦不作是观,是名菩萨行般若波罗蜜,是义舍一切观,灭一切言语离诸心行,从本已来不生不灭如涅槃相,一切诸法相亦如是,是名诸法实相。

  可见,此实相本体是超越有,无的理论范畴,非一非异,是不可恩议的如实悟证境界:印顺法师说:“此法空性,就是可凡可圣、可染可净的原理,也就是可能成佛的原理。”好在一切法是空无自性的,所以才能转迷成悟,转凡成圣。所以《中论》说:“以有空义故,一切法得成;若无空义者,一切皆不成。”

  这就是称空性为佛性的甚深义。《大智度论》中解释如、法性、实际时说:“是三皆是诸法实相异名。”又指内外诸法自性本空皆同一性。总之,佛为了阐说“诸法实相”而出现于世。因此“诸法实相”在《法华经》非常重要,且在整个佛教的教义是不可忽略的。

  三、用空———六度波罗密

  用空,就是般若之行、般若之妙用。大乘佛教代表经典是《般若经》,此经出现较早,所阐发的缘起性空理论,奠定了早期大乘佛教的思想基础,并且特点在于菩萨的教义。菩萨是大乘佛教的实践者,主张“悲智双运,福慧并修”,体现的是大乘佛教自度度他、自利利他的智慧解脱。因此,“六度波罗密”法门对菩萨乘来说是非常看重的。《法华经》受《般若经》影响也提出“六度婆罗密”,即布施、持戒、忍辱、精进、禅定、般若的六种波罗密,这是六种修行方法,是一切诸菩萨的智慧所在,是渚法性空之化境,本经在《分别功德品》云:

  ……有人能持是经,兼行布施,持戒。忍辱、精进,一心。智慧,其德最胜,无量无边,譬如虚空、东西南北、四维、上下、无量无边,是人功德,亦复如是无量无边,疾至一切种智。

  从这段经文可看出,《法华经》强调受持读诵者,福报无量,但若有人能行六度又能受持此经,那福报就更不可思议。此六种修行的方法,侧重于菩萨在利他中自我修行成就。换句话说,六度乃是大乘佛教中菩萨欲成佛道所实践之六种方法。在《法华经》中有一位很特别的菩萨叫“常不轻菩萨”。此菩萨有特殊的修行方法,显出他身上在落实具足六种波罗密。他每一次见到四众都说:“我不敢轻干汝等,汝等皆当作佛。”,以此方式来为四众种下未来成佛的远因种子,使他们菩提种子都有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机会。这是六度中的一种“法布施”。所谓“布施”有三种:财布施(内财、外财)、法布施、无畏布施。此菩萨的身口意不杀生、不偷盗等,此为持戒。虽然被打被骂但是他仍然不生嗔恚,不退转还是坚持继续礼拜四众下去,此为“忍辱与精进”波罗密。他常被骂詈,但他从来不烦恼、不动摇,这是禅定。他远看到人人都有佛性,没有分别男身、女身、出家身、在家身等,一切人皆是将来佛,这是一种智慧。由此可见,常不轻菩萨的行为与精神体现出“六度波罗密”,是大乘佛教的典型者。

  再说,大乘菩萨以大悲心为根本,所以大乘佛教的菩萨是不能脱离众生而得解脱的。菩萨只有在利益众生的过程中才能真正成就自我。之所以菩萨以自利利他为目标才与二乘声闻有区别,因为二乘声闻只会自利,享受涅槃之乐。《华严经》云:

  菩萨所行,顺六波罗蜜,不断菩萨行,不舍菩提心处无量生死而不疲厌,过于二乘名为大乘……利益一切众生乘。

  这是菩萨的真正精神。菩萨与二乘声闻、缘觉的最大差别就是菩萨发菩提心,在无量生死而永不疲厌,因为菩萨认为成佛的根本在于救渡众生,即为利益众生而发心成佛。换言之,菩萨是为了一切众生才求无上道;其实受持六度法也是为了一切众生,不是为了自己。这种破除我执,没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纯粹为众生而行种种善法,这才是真正的行菩萨道。

  大体说来,大乘空义思想的相空、体空、用空等,都体现在《法华经》当中,其展现了整个佛教的基苯教义,且阐发了菩萨的伟大精神。其对大乘佛教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是佛教的根本理念,是菩萨修行不可缺少的法门。换言之,《法华经》受般若影响与般若有一脉相承之处。正如吕澂所说:“《法华经》的根本思想是空性说,说明宇宙间一切现象都没有实在的,可以把握的自体,这样又和《般若经》相融摄了”。

  另一方面,般若思想性空,并不是要否定万事万物的存在,而是揭示有为法的真实状态,要人了解“空有不二”的中道,因为中道即是缘起性空。这是说明了真理是不可分别的。虽然经中提到性空实相的只有几段经文,但这似乎是《法华经》中的般若思想所在。

  (作者为福建师范大学中国古典文献学博士)

  摘自:《普觉》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