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古今高僧的人间佛教思想

作者:高雅婷

  一、惠能禅师

  “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是惠能人间佛教思想的核心。惠能在《六祖坛经》“无相颂”中云:“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免角。正见名出世,邪见是世间。邪正尽打却,菩提性宛然。”佛法只有在人间最容易修学,如果离开人间修学佛法,则无异于兔子头上觅角,虽经辛苦,却了不可得。惠能一再强调修道者要加强自身品格的修养,努力在人间精修禅宗顿悟法门,最后在人间开悟成佛。

  惠能认为,佛法不在天上,也不在三恶道中,而是在人间。只有人间最适合弘扬佛法,诸佛菩萨和历代祖师无一不是在人间修行而悟道。人间之所以是六道中最佳修道场所,是因为天人生活快乐不屑于修道,三恶道众生终日被痛苦折磨无心修道,唯有人间虽没有天上快乐,但亦没有三恶道众生那般痛苦,因而最适宜修道,也更容易成就。如果一个人离开世间求解脱,最终虽然历经辛苦,却一无所得。

  惠能还告诫弟子,在人间修行,要始终心存正念正见。有了正见修行才不至于走上邪路,求出世法才能成功。若心存邪见就背觉合尘,永远无法证道。当修行人心中连邪见、正见这种执着的念头都没有时,也就是烦恼断尽,成就佛道之时。

  惠能在《六祖坛经》中又云:“善知识,一切修多罗及诸文字、大小二乘十二部经,皆因人置。因智慧性,方能建立。若无世人,一切万法,本自不有。故知万法本自人兴。”佛陀应世的目的是为度化世间众生。佛所讲说的三藏十二部一切经典都是为人讲说,让人来依教修学,发菩提心破谜开悟的。如果没有人类宋修学佛法,一切佛法就无从产生。因而,惠能说,一切万法都是由人而兴起。

  惠能特别重视学佛者人格的提升。惠能在《六祖坛经》中解说“功德”云:“内心谦下是功,外行于礼是德:自性建立万法是功,心体离念是德;不离自性是功,应用无染是德。若觅功德法身,但依此作,是真功德。若修功德之人,心即不轻,常行普敬。心常轻人,吾我不断,即自无功。自性虚妄不实,即自无德。为吾我自大,常轻一切故。”一个人若处处都能内心谦下,则贡高我慢之心自然不会生起。能以谦恭之心待人,外在言行上就会对人彬彬有礼。修道之人若能如此诗人,就是在修真功德。若真修功德之人,当时时处处心不轻视他人,对一切人常行普敬。只有当你对他人恭敬时,才会受到别人的尊重,你的德行才能不断进步,这就是求真功德。

  惠能在《六祖坛经·忏悔品》中亦云:“常须下心,普行恭敬,即是见性通达,更无滞碍,是自归依。”修道者若能内心谦下,常行恭敬,就能明心见性,也就是自性归依三宝。

  二、大慧宗杲禅师

  大慧宗杲禅师是南宋著名高僧,字县晦,号妙喜,原姓奚。十四岁出家于本郡景德寺。宋宣和六年,参谒圆悟克勤禅师并得印可,与之分座讲法,以雄辩闻名。绍兴七年,住持径山能仁寺。绍兴,十一年,因不满秦桧投降金人和议政策,被诬以“谤讪朝政”的罪名,夺去衣牒,充车衡州、梅州、福建洋屿等地。二十六年赦免,恢复僧服,前往明州(今浙江宁波)阿育王山。三十二年,孝宗闻其名召对,赐名“大意禅师”。后在云层山唱看话禅,开禅宗参话头之先。圆寂后谥“觉”,塔曰“宝光”。

  宗杲禅师在法语中对人间佛教有自己的论述。《大慧普觉禅师法语》卷二十四《示成机宜》云:“佛不云乎,菩萨摩诃萨以无障无碍智慧,信一-切世间境界,是如来境界。古德云:入得世间,出世无余,便是这个道理也。只怕无决定信决定志耳。无决定信,则有退转心:无决定志,则学不到彻头处。”

  诸菩萨都以无障碍的大智慧,确信众生在世间修学所证得的境界,就是如来境界。其本意是说,在人间修行最容易开悟成佛。一个人如果能深入世间做各种事业,如理如法修学佛法,则求出世也不是难事。宗杲禅师还对在人间修行的方法作开示:在世间修道要有坚定的信心和志向。有了信心和志向,修行才能用上功夫,永远不会退转。如果信心不坚定,在修学过程中一旦遇到困难,就会退失道心,修学就会半途而废。

  三、憨山大师

  憨山德清大师是明末四大高僧之一。他不仅是一代禅宗祖师,而且对修学净上法门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憨山大师生平著作被弟子编为《憨山老人梦游集》传世。在《憨山老人梦游集》中,大师多次强调修学和弘扬佛法应当以人道为基础,而人道中是以佛法最为究竟圆满。《憨山老人梦游集》卷三十二云:“佛法以人道为肇基,而人道以佛法为宂竟。”人道最适合修学佛法,而博大精深的佛法需要人来弘扬,人道是弘扬佛法的基础。若在人间实现了佛道,也就是做到了佛法的究竟,得到了世间的解脱,进入到出世间的境界了。

  为了说明“佛法以人道为肇基,而人道以佛法为究竟”的观点。大师在《示智境禅人》中讲述了释迦世尊为了在人间弘扬佛法,度化众生,特示现人间的事例为证明。该文中说,从上佛祖,为了生死大事,出现于世间。他们无一不是舍身忘死,历尽艰难,最后从万死一生中来。观察本师释迦世尊,自旷劫以来,为了弘扬佛法,度化苦海众生,舍弃头目脑髓,不止恒河沙数。此番在人间示现,义在雪山冻饿长达六年,受马麦金枪之苦报,也能安然受之。经过四十九年说法教化众生,无非是令最适合人间修学的佛法能够流布寰宇,让更多的人都能够得到佛法滋润,离苦得乐。大师还指出,人间苦多乐少,我们应当珍惜修学佛法的殊胜机遇,精进修学,早日脱离苦海,得到究竟解脱。

  四、太虚大师

  太虚大师是人间佛教最王要的发起者,出了很多有关人间佛教的观点。择要而言,点有以下几点:

  (一)以佛法为指导,完善人格道德

  太虚大师在《人生佛教之目的》一文中说“学佛,不——定要住寺庙,做和尚、敲木鱼,果能在社会中时时以佛法为轨范,日进于道德化的生活,便是学佛。”一个人如果能在日常生活中以佛教戒规和教义宋规范自己言行,不断进德修身,本身就是在学佛。大师让我们首先要注重品格的完善,认为这是修学佛法的基础。大师在《人生佛教》一文中说:“学佛之道,即是完成人格之道。”一个人人格的完善就是学佛,不一定非要诵经拜佛才算是学佛。若一个人品格完善了,言行举止都符合佛教戒律和教义的要求了,当-下即在行佛道。

  太虚大师的《佛陀学纲》则详细解说了完善人格的重要:“佛学的第一步,在首先完成人格,好生地做一个人。一方面,衣食住等物质生活,要有相当的解决:一方面,也要有合于人类理性上的知识、道德上的行为,做成有人格之人,……首先是先做一个完完全全的人,安全物质的生活,增高知识的生活,完善道德的生活:再以此完成优美家庭、良善社会、和乐国家、安宁世界,到士希贤贤希圣的地步,成功人中圣人,完成丫完善的人格,再发无上圆觉的大心,起普度众生的大愿。”

  (二)关注现实人生,倡导即人成佛

  太虚大师一直关注现实人生,土张即人成佛的人生佛教思想。大师所生活的时代,很多出家人整天都在忙于经忏佛事等超度之事,把修行都置之度外。大师把当时的佛教称为“死人的佛教”。为了扭转这种局面,大师提出了关注现实人生的观点。大师在《人生佛教的开题》中说:“若要死得好,只要生得好;若要做好鬼,只要做好人,所以,与其重死鬼,不如重‘人生’。”人活着要好好地活着,做一个好人,尽到自己的人伦之责。只有人做好了,将来才会死得好。

  大师还提出即人成佛的观点,认为一个人能过好自己的人生,把人做好了,就能即人成佛。大师在《人生佛教》一文中更进一步说:“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此名真现实。”完善人格即“增高知识的生活,完善道德的生活,再以此完成优美家庭、良善社会、和乐国家、安宁世界”。做人即学佛,当一个人把人做好丁,也就是圆成佛道了。大师在《即人成佛的真现实论》中也提倡即人成佛的观点:“木法时期佛教的主流,必在密切人间生活,而导善信男女向上增进,即人成佛的人生佛教。”

  (三)随顺世间,利乐众生

  太虚大师指出,我们所修学的大乘佛法是注重人世的,而不是离世的。我们所要建立的人间佛教是要能随顺世间、利乐众生。大师在《海潮音月刊出世宣言》中说:“小乘之究竟,惟在取得无余涅槃,所谓灭尽是:大乘之究竟,则在随顺世间,利乐众生,尽于未来。”所谓随顺世间,即修学普贤菩萨恒顺众生的大愿。也就是在弘扬佛法,度化众生过程中,为了能更好地化导众生,应当随顺世间众生的愿望,令众生能对佛法生起欢喜心。因恒顺众生能令众生欢喜,众生欢喜则诸佛菩萨欢喜。

  修学实践佛道,要心怀慈悲之念,处处利乐众生。在平时修学时,凡是与众生有益之事,我们都要去做:凡是能令众生欢喜的事,我们也要去做。我们要学菩萨道,修菩萨行,引导众生广修五戒十善等各种善业,让众生都能得到修学佛法的利益,从而离苦得乐。

  五、印光法师

  印光法师是净土宗第十三代祖师,他在提倡信徒专修净土的同时,也特别注重对人间净上的建设。他的人间佛教思想主张有以下几点:

  (一)克尽人道

  印光法师认为,修净土法门的人首先应当克尽人道,也就是要敦伦尽分,尽到自己人伦之责。法师在《复李尔清居士书》中说:“敦伦尽分,闲邪存诚。诸恶莫作,众善奉行。真为生死,发菩提心。以深信愿,持佛名号。”在这三十二字的开示中,法师主张学佛之人要克尽人道,尽到人伦之职份。只有奠定了坚实的人伦之责,才能更好地广修善业,发菩提心,专修净土法门。

  印光法师在《与丁福保书》中说:“学佛一事,原须克尽人道,方可趋向,良以佛教赅世出世间一切诸法。故于父言慈,于子言孝,各令尽其人道之分,然后修出世之法。……譬如修万丈高楼,必先坚筑地基,开通水道。”法师还说:“念佛之人,必须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又须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和妇顺,主仁仆忠,恪尽己份。”佛教通于世出世间一切诸法。一个人当做到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和睦。在此基础上还要做到孝养父母、奉侍师长,慈心不杀,修;十种善业,然后才能更好地修学佛法。

  (二)深信因果

  印光法师在向弟子开示时,常苦口婆心劝诫弟子要深信因果。法师指出,我们现在的所处之境,与我们往昔所造的因有密叨关系。印光法师在《复周群铮居士书五》中说:“天下事皆有因缘。其事之成与否,皆其因缘所使。虽有令成令坏之人,其实际主权力,乃在我之前因,而不在彼之现缘也。明乎此,则乐天知命,不怨不尤。素位而行,无入而不自得矣。”一个人期望之事是否能够成功,都是往昔因缘所感得的果报。一个人现世所遭遇的各种顺逆之境,也都是我们前因的结果。明白了这个道理之后,我们就应当乐天知命,处于顺境之中不骄傲自满,处于逆境之中则不怨天尤人。

  因果报应通于三世,不可因现世做善事得苦报而怨天尤人,退失道心。法师在《与卫锦洲书》中说:“众生常作恶因,欲免恶果,譬如当日避影,徒劳奔驰。每见无知愚人,稍作微善,即望大福。一遇逆境,便谓作善获殃,无有因果。从兹退悔初心,反谤佛法。岂知报通三世,转变由心之奥旨乎。报通三世者,现生作善作恶,现生获福获殃,谓之现报;今生作善作恶,来生获福获殃,渭之生报:今生作善作恶,第三生,或第四生,或十百千万生,或至无量无边劫后,方受福受殃者,谓之后报。后报则迟早不定。”

  法师强调,因果报应,丝毫不爽,一个人造作善恶因缘,一定会受到相应的报应。不过,假使造作恶业的人,能够在做恶之后发露忏悔,真实改恶向善,虔诚诵经念佛,多做自利利他之事,则受的苦报会减轻或消除。法师在《与卫锦洲书》中说:“凡所作业,决无不报者。转变由心者,譬如有人所作恶业,当永堕地狱,长劫受苦。其人后来生大惭愧,发大菩提心,改恶修善,诵经念佛,自行化他,求生西方。由是之故,现生或被人轻贱,或稍得病苦,或略受贫穷,与彼一切不如意事,先所作永堕地狱长劫受苦之业,即便消灭。”

  (三)临终关怀

  临终关怀是印光法师人间佛教思想的内容。法师认为,人间佛教不仅要让人在世间修学佛法,而且还应当让一个人如理如法地走完人生的最后阶段。一个净土行者生前的念佛修行是为往生西方积聚资粮。我们对临终者的处理是否得当,则直接关系到这个人能不能往生。因此,关怀临终之人,使他们能够顺利走完人生最后一程,也是人间佛教的重要一环。

  法师常告诫弟子要关怀临终之人,当人病重时,不仅要照顾病人,还要帮助病人助念。如果病人命终,就能够仗念佛功力往生西方:若病人世寿未尽,也能够仗念佛功夫消除业障,增福延寿。法师在《复周孟由昆弟书》中说:“群铮知悉,汝母现有病,断不可不愈而去。然光看汝母,恐难高寿,宜与孟由及智昭等,日换班在旁念佛,俾其随念,不能念则静听。若世寿尽,如此行,则决定往生。若世寿未尽,亦当消除业障,增长善根……人之临终,得其助念,定可往生;失其助念,或再以哭泣搬动,动其爱情嗔恨,则堕落难免矣,险极险极。”

  印光法师在《临终三大要》一文中,分别从三个方面论述了在一个人临终时应当注意的事项。这三个方面分别为:第一,善巧开导安慰,令生正信。第二,大家换班念佛,以助净念。第三,切戒搬动哭泣,以防误事。在一个人命终之时能够按照这三项要求去做,——定能够消除宿业,增长净因,蒙佛接引,往生西方。关于第一点,法师在该文中说:“切劝病人,放下一切,一心念佛。如有应交代事,速令交代。交代后,便置之度外,即作我今将随佛往生佛国,世间所有富乐、眷属,种种尘境,皆为障碍,致受祸害,以故不应生一念系恋之心。须知自己一念真性,本无有死。所言死者,乃舍此身而又受别种之身耳。若不念佛,则随善恶业力,复受生于善恶道中。若当临命终时,一心念南无阿弥陀佛,以此忠诚念佛之心,必定感佛大发慈悲,亲垂接引,令得往生。”

  以上五位古今高僧分别从不同方面论述了人间佛教的思想观点,以及建设人间佛教的具体做法。他们的这些建设人间佛教的思想王张,不仅有助于我们的修学,而且对当代佛教界建设和弘扬人间佛教提供理论的指导。

  摘自:《觉群》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