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人间佛教的践行者——赵朴老与星云大师

作者:张鸿俊

  1989年,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得知星云大师有意访问大陆,发出邀请诚意促成。随后,星云大师首次率领500多人的国际佛教促进会到大陆访问。20多年来,两人的交往在两岸佛教界传为一段佳话。

  星云大师和赵朴老两人都是杰出的宗教领袖,受到广大民众的普遍尊重,在海内外都享有崇高的威望和广泛的赞誉。

  星云大师是当代世界佛教极具影响力的佛学大师,祖籍江苏,出家于南京。1986年,星云大师应邀参加泰王六十岁大寿庆典,当时代表大陆的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暨夫人也是在座嘉宾。当时碍于两岸形势,他们无法交谈。可是就在典礼开始不久,赵朴老夫人突然咳嗽不止,坐在后面的慈惠法师拿出一颗止咳糖递给她。赵朴老当晚回赠大作以示感谢,并借机与慈惠法师的师父星云大师畅谈。虽然两人相差二十岁,却因彼此在许多思想观念上都有共识而交谈甚欢。曼谷一叙,两人相见如故,遂成莫逆。

  1989年3月27日,星云大师率领正团七十二人,副团五百人组成的“国际佛教促进会中国大陆弘法探亲团”,踏上了阔别整整四十年的祖国乡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居士与当时的外交部长姬鹏飞亲自到机场欢迎。

  赵朴老在北京机场见到星云大师的第一句话就是:“千载一时,一时干载!”短短八字,却意义深远。正是一湾狭长的海峡,将两岸人民分成了两个世界。这次见面,对于两岸佛教来说是继往开来。在公宴的致词中,赵朴老以“万里香花结胜因”来表达心中热诚的欢迎之意,他又肯定星云大师一行的到来,是两岸佛教相互了解、互相合作的良好开端,无论在佛法上、在世间法上都能结出殊胜之果。

  由于是台湾佛教界第一次公开在大陆的弘法活动,星云大师受到了大陆官方最高规格的礼遇。在人民大会堂他与国家主席杨尚昆和政协主席李先念进行了会晤,并首开在北京人民大会堂演讲之例,举行了三次弘法演讲、三次宗教座谈会,另应邀主持佛像开光、皈依典礼,多次即席开示说法等弘法活动。一趟大陆之行,不仅提升了中国佛教的士气,促进佛教文化、学术研究的交流,更超越海峡两岸的政治现实。

  1993年1月26日,星云大师返乡探望九十三岁的老母亲。当时朴老刚从东北视察当地佛教回京,便风尘仆仆,不辞劳苦奔波,以八十六岁的高龄赶赴南京探望星云大师。朴老伉俪的盛情厚意使星云大师感动不已。在星云大师眼中,朴老内心所散发和流露的是无限的真诚和关切,一见面,朴老就拉着大师的手,称羡大师高堂健在,仍可会面奉养,实在是大福报,接着又引了一对他作的对联来恭贺大师:“慈光照三界,大孝报四恩。”

  每次见面,两人总是畅所欲言,话题从扬州明月谈到苏州园林,从鉴真大师东渡谈到玄奘大师西行游记,从中国佛教的传统保守谈到日本佛教的明治维新,从西来寺的世佛会谈到两岸佛教的交流,从批评经忏谈到梵音海潮音,从毛泽东研究《金刚经》谈到黑格尔的辩证法,可谓天南地北,无所不谈。朴老告诉星云大师,身体上除了耳朵重听之外,其他都健康安好。星云大师安慰朴老说,世间事有时候听不到也很好,没有那皮鼓不好听的杂音,就不会来烦心了。朴老说他也是如此想,并告诉大师,日本高僧大西良庆一百零八岁时,耳朵聋了,可是当他步行在山谷间,却又听得见群鸟呜叫的声音。朴老非常关心大师的身体,经常叮咛大师要为佛教前途而善自珍重。

  为了更多地了解大师,朴老细读《星云日记》。在大师的日记中,朴老看到了大师在世界各地弘法云游的忙碌足迹和各地佛教发展的硕果,不禁连连夸赞大师是个世界人。大师却有些无奈,慨叹道:“在台湾叫我是外省人,大陆喊我是台湾和尚,我只好定义自己为‘地球人’。”朴老听了,反而愈加赞赏:“那和孔夫子一样,孔子曾说自己:‘丘也,东南西北人。”’朴老一番窝心鼓舞的话语,说得星云大师心中顿感宽慰舒坦。

  朴老学识广博,诗词书法皆臻上乘。尤其是朴老作诗的风格,一如他的言语,简洁明快,直抒胸臆,不做作。不艰涩,词中感情丰富,读起来朗朗上口,一如清溪般明亮清澈,朴实自然。为了纪念南京第二次的见面,朴老亲自挥毫,题了两首诗:“大孝终身慕父母,深悲历劫利群生。西来祖意云何是?无尽天涯赤子心。”“一时干载莫非缘,法炬同擎照海天。自勉与公坚此愿,庄严国土万年安。”

  星云大师的“一笔字”也是颇有名气,一笔而成,自成——派。虽是只言片语,却充满哲思和禅意。他常说:“不要看我的字,请看我的心,因为我心里还有一点慈悲。”

  星云大师回忆说,“赵朴老是佛教界的领袖,同时也是书法家,赵朴老的书法和他的人一样,很正派很厚道。”星云回忆:“朴老书法都有禅味,这就不同凡响了。赵朴老是一个在家的居士,甚至比我们出家人更有修行,更有智慧。1944年我就知道他在上海做中国佛教协会的秘书,对禅悟很有心得。我看他的言论、做事、诗词、书法.我差他20岁,承蒙他看得起,跟我忘年之交。他的过世,我很悲痛,写了‘人天眼灭’四个字。赵朴老曾送我一副对联:‘富有恒沙界,贵为人天师。’我哪里敢当这样的赞美?这位老人家对人的慈爱,悲心,和弘一大师都是一流的,”

  长久以来,星云大师将赵朴老视为“最敬重的长者”和“最知心的朋友”,大师从内心深处钦佩朴老,感念朴老,主要是两人无论在人间佛教的理念上或对未来佛教的发展上,想法理念共识都非常一致,在两人的心目中,佛教永远摆在生命中第一位,因为佛教是人们心中的根、精神上的依靠。星云大师评价赵朴老:“他比我们出家人更有修行。”

  赵朴老与星云大师都强调人间佛教应给现世人们带来信心、希望和快乐。赵朴老说:菩萨行的追求就是“得大解脱,得大自在,永远常乐我净”。星云大师认为,苦本身不是佛教的目的,佛教之所以讲苦,是为了进一步去寻找减少痛苦的方法。欢乐不是要在死后得到,在生之时就应该给人欢喜。“苦是人间的现实,但非我们的目的,佛教的目的是要脱苦寻求快乐。”由于星云大师与被日本尊为文化之父的鉴真大师同为扬州人,朴老便引用诗句“扬州明月照英才”来赞美扬州的人才辈出。

  晚年的朴老心中经常惦记着大师和台湾佛教的发展情况,星云大师1989年在大陆的讲话录音,朴老每一片卡带都认真地听过。有时候久无大师的音讯,朴老就会问身边的秘书,有没有那边的消息?一旦获得消息,朴老总是拿着电话记录久久不放,有时甚至反复地看上多遍。

  1999年,香港佛教界庆祝佛诞,举行迎请佛牙舍利瞻礼大会,赵朴老以92岁高龄专程前往香港参加。他特别拨冗安排时间与星云大师会面,那次也是两人最后的一次面谈。朴老向大师私下表示,香港之行除了关怀香港佛教的事业发展,重游天坛大佛,了解宝莲禅寺捐助希望工程学校进展事宜之外,真正的目的是为了能见大师一面,他自知时日不多,希望把握时间再和大师好好谈谈。面对朴老这份舍命赴港的隆隋盛意,星云大师感动莫名,当下承诺朴老愿为中国佛教的发扬光大竭尽全力。

  星云大师和赵朴初居士虽然一缁一素,却都是中国佛教界举足轻重的人物,他们有着共同的信念和理想,毕生护法护教,不遗余力。他们倾注生命的热诚,全心全意致力于佛教事业的发展,尤其是在倡导人间佛教、培育佛教人才的共同目标上形成了高度的思想交融与人格景仰,两人惺惺相惜、肝胆相照的深情厚谊也在两岸佛教史上谱写出一段感人至深的佳话。

  赵朴老曾书赠星云大师一首词:“香积饭,风味胜龙华。妙供喜承慈母笑,孝行今见法王家,眷属是莲花。谈般若,持诵袭唐音。不减不增诸法相,有声有色大心人,善护未来因。”该诗词的最后一句“善护未来因”,似有所指.似有所托。祖国统一和佛教事业的发展是两人的知心共鸣。

  2000年5月21日,朴老在北京往生,享年九十三岁。书房作灵堂之用,东面的墙上是一张朴老九十岁时拍摄的照片,旁边贴着朴老遗嘱中的一首诗:“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魂兮无我,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另一侧至今仍然悬挂着星云大师所送的挽词——“人天眼灭”:这幅挽词见证了两位佛教巨人历久弥新的诚挚友谊!

  摘自:《赵朴初研究动态》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