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论结集三藏与报佛恩思想

作者:真常

  “晨叩钟偈”有言:“将此深心奉尘刹,是则名为报佛恩。”此来自《楞严经》中阿难闻佛教诲,。礼佛合掌,得未曾有。,故于如来前赞佛所说偈中的一句“何为”报佛恩。呢?宋代华严中兴的先导者长水子璇(965-1038年)在《首楞严义疏注经》中释解“深心”:“先悟妙觉明性,从深理生。,即契入佛之知见,妙悟本觉,彻见本性,总为上求佛道和下化众生的悲智二心。以此二心,。剧顷尘刹诸佛化行,无二无别,故名为奉。”佛子以上求下化的悲智二心,效仿诸佛行化世间的种种言教与行教,以佛陀为导师,自身尽量做到与佛无异,这样才是真正的。将此身心奉尘刹。;也就是既要修学佛法,达到明心见性的境界,也要遵从佛陀教诲,以佛法拯济众生,令其离苦得乐,如此才是。报佛恩。”我们今天得以听闻佛法,都有赖于佛陀涅槃后,尊者摩诃迦叶倡议诸比丘结集三藏,以令佛陀言教传布后世,润泽群生。本文拟以与。结集三藏”相关的佛教经典为文本,谈谈结集三藏背后的报佛恩思想。

  结集,梵语samgiti,巴利语同。意思是集法、集法藏、结经。经典结集。指的是。佛灭后,诸弟子相会,为防止异见邪说,诵佛陀之说法,举各自所闻确实者,结合集成之,为大小乘经典。但经论所传不同,以下顺次大别而记之。第一为小乘经之结集。第二为大乘经之结集。第三为秘密经之结集。第一小乘经之结集有四期。第一王舍城之结集,第二毗舍离城之结集,第三波咤利弗城之结集,第四迦湿弥罗城之结集是也。”

  我们先谈谈初次的王舍城结集三藏事。尊者摩诃迦叶在摩揭陀国首都王舍城的迦兰陀竹园西南五六里处大竹林的大石室中,于结夏安居的雨季三个月里,聚集僧团当中诸漏已尽的五百阿罗汉,倡议结集三藏。摩诃迦叶如是叹言:“佛法欲灭。诸弟子中,知法持法者,亦逐灭度。未来众生,甚可怜愍。失智慧眼,愚痴盲冥。结集法竟,随意灭度。”因为佛陀涅槃,世间再无佛度化众生;而且佛陀门下最优秀的一批。知法持法”的弟子不忍见佛涅槃,纷纷先佛灭度,又少了能教化众生的智者。摩词迦叶作为传佛法脉的上首弟子,慈悲心切,不忍众生失却佛法的智慧度脱,因无始以来的贪嗔痴三毒,而于轮回中求出无期。

  此次结集经藏,自然少不了作为佛陀最亲近的侍者阿难的帮助。他随侍佛陀二十五年,供给左右,佛陀所说的法,他能够完全背诵下来,即使是佛陀早期所说的法,阿难也从佛陀和其他弟子处闻知,被佛陀赞为“多闻第一”,总持诸法。可是,阿难此时尚处在有漏的有学地,没有资格参加五百阿罗汉的结集法会,故被摩诃迦叶遣出。在经典的描述当中,阿难为“求尽残漏,殷勤疲极。,依旧无法证果。他万般无奈之下打算放弃,准备就寝。当他身子马上就要躺下、头将要挨到枕头的那瞬间,廓然开悟,“如日破暗,通明皆具。,就像太阳普照大地,诸暗皆除,光明遍现,从而证得阿罗汉的果位。他连夜赶去僧堂敲门欲入,摩诃迦叶为试探他的证晤境界,让他从户钥(门上的钥匙孔)进来。阿难轻易施展神通,从钥匙孔进入堂内。迦叶摩顶,准许他参与结集法藏。

  摩诃迦叶先前虽严厉地将阿难遣出结集的团体,是婆心心切,为激励阿难早日除漏尽证阿罗汉。摩诃迦叶是为了帮助阿难早证圣果,名正言顺地加入结集团体诵出佛陀所说一切法,从而结集经藏,是报佛恩;阿难在摩诃迦叶的激励下,一夜证果,也是为了自身能有资格登上佛陀昔日说法的法座,背诵出佛陀所说的法,以供诸大阿罗汉共同印证,以便将佛陀所说一切法确定下来,结集为经藏,同样是报佛恩。

  经藏结集完毕之后,又由优波离诵出《毗奈耶藏》,即一切戒律。律藏结集完毕,最后由迦叶自诵《阿毗达磨藏》,即一切论议。在雨季结夏的三月中,三藏经典结集圆满。诸阿罗汉都说:“我等集此,名报佛恩,今日得闻,斯其力也。”摩诃迦叶作为上首弟子,主持初次王舍城的结集三藏,对保存和流传佛陀教法居功至伟,诸五百阿罗汉共同印证经律论三藏的内容,确定无疑方才流传,都是心存“报佛恩。、传佛教法的大愿的。正是由于诸位圣众弟子的结集三藏的行为,才有了佛教至今两千五百多年来的存续和弘扬。

  结集三藏背后的报佛恩思想,简而言之,可分三类:

  其—,防止佛陀遗教散佚。

  摩诃迦叶在倡议结集,聚集五百阿罗汉的时候曾说道:勿令外道以致余言:“沙门瞿昙法、律,如烟火尽烟灭。”佛在世之时,比丘皆共学戒。今既灭后,无学戒者。是以迦叶唱言:“普告大众,如来既灭,世间无师,伤失匠益。咨久靡所,念法心重。令结法藏,以报佛恩,令法不灭。所以于须弥山扬槌说偈,集此罗汉。劝莫涅槃,且结集法藏,以报佛恩。欲使佛教流通末叶,息外道余言也。”

  摩诃迦叶此番演说有两层含义:一,迦叶忧心佛陀涅槃之后,比丘不学戒,就真如外道所言,僧团难存,佛法难续了。结集三藏,也是为了止息外道的议论。二,结集三藏,是为了让佛陀所言说的教法和所制定的戒律存续下去,使得僧团比丘能依止佛陀的戒律,遵从佛陀教法精勤修学,保证了佛教的稳定和传播。只有这样做,才是真正的报答佛恩。

  其二,饶益众生,同证佛果。

  《阿育王传》卷4说道:迦叶自念:“如来是我大善知识,当报佛恩。报佛恩者,所谓佛所欲作,我已作讫。以法饶益同梵行者,为诸众生作大利益,示未来众生作大悲想。欲使大法流布不绝,为无惭,隗者作摈羯磨,为惭,隗者作安乐行。如是报恩,皆悉已竟。”

  迦叶总结此次结集的初衷为效仿佛陀所欲作的以法饶益修行人、利益众生、以慈悲心为未来众生听闻佛法做准备等,目的是此次结集能使得佛法广宣流布,传之后世,为僧团的和合作羯磨事与四安乐行,令戒行清净者更精进,使需要忏悔者安住身心。

  《大佛略忏》卷1谈到念报佛恩的含义时说。如来往昔无量劫中,舍头、目、髓、脑、支节、手足,国域、妻子象马七珍,为我等故,修诸苦行。此恩此德,实难酬报。是故经言:‘若以顶戴两肩符负于恒河沙劫,亦不能报。’我等欲报如来恩者,当于此世象猛精进,得劳忍苦,不惜身命,建立三宝,佛通大乘,广化众生,同入正道。”如此能饶益僧团弟子和诸众生,作大利乐,以期同证佛果,才是真正的报佛恩。

  其三,为后世弘扬佛法做榜样。

  《高僧传》卷5谈及冀州沙门道护,贞节有意解,隐居飞龙山时,与道安相遇,说道:“居靖离俗。每欲匡正大法,岂可独步山门,使法轮辍轸;宜各随力所被,以报佛恩。”道护认为自己虽然隐居在幽静的飞龙山,远离世俗的扰攘,但内心依然时刻以尽己心力、弘扬佛法为己任,不可恋守山门,使得佛法难以传播开来,并殷勤嘱咐其他佛弟子应该凭自己最大的能力,去弘扬佛陀教法,泽被群生,令脱蒙昧,早日开悟,如此才是报佛恩的最好方式。可见,正是由于佛陀涅槃后,以摩诃迦叶为上首的诸圣众弟子结集三藏、心念佛法存续的行为成为榜样,才有后世历代祖师大德不惮辛劳,不畏艰险,立志弘扬佛法、利益群生的践履。

  总而言之,摩诃迦叶召集五百阿罗汉初次结集三藏的行为,背后是有着深刻的报佛恩思想的驱使的。正是由于历代佛弟子们心念不忘报佛恩的思想的激励,在历史上才出现了数不清的结集与保护三藏经典、弘扬佛教经律论、传播佛法、利益大众的行迹。报佛恩,说到底,就是为了维护佛法的历代传承不断,弘扬佛法,绍隆佛种,是佛教四众弟子感念佛陀教诲的自发的行为,以便今生与后世的众生都能享受到佛陀的遗泽,从佛陀的言教中得到身心的真正受益,从而明心见性,同证佛果。

  摘自:《寒山寺》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