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临济宗“自信”与中兴方丈——纪念中兴方丈有明禅师诞辰100周年

作者:钱耕森

  赵朴初居士说:“南宗六祖惠能弟子中有南岳怀让(667—744年)和青原行思(?一740年)两大支系,由这两大支系又分成五宗七派。从南岳先分出一派漏仰宗,次又分临济宗。青原行思一系分出三派:曹洞宗、云门宗、法眼宗。由两系分为五宗,以後又从临济宗分出黄龙、杨歧两派,合前五宗名为七派,都曾兴盛一时,但经过一段时期有的衰绝不传了。後来的禅宗只有临济、曹洞两派流传不绝,临济宗更是兴旺。近代所有的禅宗子孙,都是临济、曹洞两家後代。”(古陀编著:《趟朴初居土释佛》,中国长安出版社,2005年版,第136页)

  那麽,临济宗更兴旺的原因是什么?毫无疑问临济宗更兴旺的原因是很多的,而“自信”则是其根本原因之一。“自信”也是有明禅师成为正定临济寺中兴方丈的一个根本原因。我们今天举行纪念中兴方丈有明禅师诞辰100周年的盛典,最好的一种纪念方式就是让我们来重温、学习传统,发扬光大其一生都坚持的“自信”精神。

  一

  临济宗是禅宗五家教派之一,坐落於河北镇州(今正定县)城内滹沱河畔的临济禅寺是临济宗的祖庭。该寺始建於东魏孝静帝兴和二年(540年)。唐宣宗大中八年(854年),临济宗创始人义玄(?一867年)禅师驻锡此寺。他广接徒众,为接引学人,独树一帜,提出“三原”(三种原则)、“三要”(三种要点)、“四宾主”“四料简”(四种简别)、“四照用”(四种方法)的认识原则和教学方法,这些思想存於其门人辑录的《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中,简称《临济录》。他的禅风机锋峻峭,别成一‘家,形成临济禅宗,属南宗南岳法系,有弟子存奖等二十二人,卒後谧“慧照大师”。中唐以後,此宗最盛,至北宋石霜楚圆(986—1039年)後,又分为黄龙和杨歧二派。临济宗宗脉相承,至今不绝。

  二

  临济宗认为学道成佛不能外求,不能受人惑,要有“自信”。他反复强调说:“如今学道人,且要自信,莫向外觅。”所谓“自信”,就是要相信自己,对自己要有信心,对自己有了信心,就只会求之於内,不会求之於外;对自己没有了信心,就不会求之於内,只会求之於外。而求之於外,就难免不受惑於人;求之於内,就一定不会受惑於人。为了“自信”,是一定不能受人迷惑的。“不受人惑”乃是禅宗的一个很重要的传统,达摩祖师就很重视这个问题。所以,义玄说:“如真正学道人,念念心不间断。自达摩大师从西土来,只是觅个不受人惑底人。”

  义玄发扬光大了这个传承,他说:“你若欲得如法,直须是大丈夫儿始得。若萎萎随随地,则不得也。……如大器者,直要不受人惑,随处作主,立处皆真,但有来者,皆不得受。”这句话有两个要点:其一是什么样的人才可以不受惑?其二是不受惑的人应该怎麽样?义玄认为只有“大丈夫”或者“大器”的人才能,“不受人惑”。为什么?义玄认为“大丈夫”和“大器”的人之所以能“不受人惑”,就在於他们能“随处作主,立处皆真。”所谓“随处作主”,即在学道成佛树立“自信”的整个过程中,处处都不能由别人作主,而要由自己作主。如此这般,压根儿就不会受人惑的。所谓“立处皆真”,即在学道成佛树立“自信”的整个过程中,处处都不能以假乱真,而必须求真务实。

  为此,义玄提出了“唯要你真正见解”的要求,他说:“大德,莫错!我且不取你解经论,我亦不取你国王大臣,我亦不取你辩似悬河,我亦不取你聪明智慧,唯要你真正见解。”无论你是多麽聪明智慧,你的辩才口若悬河,你会讲经说法,还是你地位多麽高,甚至是国王大臣,这一切我都不需要,因为它们与“自信”都无关,与“自信”有关的就是你的“真正见解”。所以,你的真正的见解,就成了我的唯一需要。

  那么,什么是“真正见解”?义玄说:“若得真正见解,生死不染,去住自由;不要求殊胜,殊胜自至。”又说:“辨佛辨魔,辨真辨伪,辨凡辨圣,若如是辨得,名真出家;若魔佛不辨,正是出一家人一家,唤作造业众生,未得名马真出家。”这指明,出家为禅僧是有真有假的。真出家必须以“真正见解”马前提,如果不具备这个前提,就“正是出一家人一家”,虽然出了俗家,但却入了魔家,岂能利益众生?只能“造业众生”!所以,义玄强调说:“今时学佛法者,且要求真正见解”“夫出家者须辨得平常真正见解。”

  可见,“自信”了,就会“不受人惑”;“不受人惑”了,就会“自信”。二者互为因果,相互促进,有益解脱成佛。反之,不“自信”,就会“受人惑”;“受人惑”,就会不“自信”。二者也互为因果,相互促退,恶性循环,有碍解脱成佛。

  义玄说:“如山僧指示人处,只要你不受人惑,要用便用,更莫迟疑。如今学者不得,病在甚处?病在不自信处。你若自信不及,即便茫茫地,循一切境转,被它万境回换,不得自由。你若能歇得念念驰求心,便与佛祖不别。你欲得识佛祖麽?只你面前听法底是。学人信不及,便向外驰求。”这表明“自信”“不受人惑”,“便与佛祖不别”,“要用便用”;“不自信”“受人惑”,“便向外驰求”,“被它万境回换,不得自由。”

  具有“真正见解”的人就是“真正学道”的人。对这种人的“自信”“不受人惑”的要求很高很严。“夫真学道人,并不取佛,不取菩萨罗汉,不取三界殊胜。迥然独脱,不与物拘;乾坤倒覆,我更不疑。十方诸佛现前,无念心喜;三涂地狱顿现,无一念心怖。”连罗汉、菩萨、佛祖都不值得取信了!按照这种逻辑发展下去,不可避免地要达到呵佛骂祖的地步!义玄遂提出:“道流!你欲得如法见解,但莫受人惑。向裹向外,逢着便杀。逢佛杀佛,逢祖杀祖,逢罗汉杀罗汉,逢父母杀父母,逢亲眷杀亲眷,始得解脱。不与物拘,透脱自在。”

  如此这般的“自信”“不受人惑”,固然有益於解放思想,唤醒觉悟,增强自信,破除对外人外物的迷信,但是对虚心学习前贤与时贤有无不利的影响呢?如果能把“自信”“白悟”与“自谦”“虚心”相结合,岂不可以使我们更理性、更全面,更有效地日益精进?

  “自信”,对於禅宗,特别是对於临济宗就像一根红綫贯穿於信仰与修行的全过程。

  三

  临济宗第四十五代传入、中兴方丈有明禅师自觉地传承并发扬光大了“自信”“不受人惑”这一传统。有明禅师生於1916年,於2010年11月20日圆寂,世寿95岁,僧腊88年,戒腊75夏。他7岁落发出家,潜心修行数十载,修行严谨,忍辱精进,一生清贫,生活简朴。有明禅师讷於言,敏於行,他在践行修行中高度自觉,数十年一以贯之地坚持“自信”的原则。有两件往事,值得我们在纪念他、感恩他时,加以认真反思和学习。

  第一件事,在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极“左”时期,有明禅师被迫离开寺庙,回乡务农,在西黄泥村住了十年左右,始终坚持亦禅亦农。当其时,农村非常贫穷落後,尤其是单身汉务农更是困难重重。有明禅师的同胞大姐看在眼裹,痛在心裹,但是爱莫能助。他大姐左思右想才想到只有帮他还俗成家才有望找到出路。於是,他大姐就下定决心苦口婆心地反复劝他还俗娶妻过日子。换成别人,很可能就听话,接受劝说了。但是,有明禅师每一次听了以後,总是毫不动心,双腿一盘用被子蒙头念起佛来。久而久之,家人劝他不得,也就对他没有办法,只好不再勉强。这充分表明了有明禅师尽管处境极其异常,生活日艰,虽然亲人真心实意好言反复相劝,但他对佛教却始终如一地充满了“自信”,他对自己修行成佛也充满了“自信”,正是这“自信”给予了他巨大的智慧和力量,使他经受住空前巨大的压力与考验。

  第二件事,文革结束後,经过拨乱反正,落实政策,有明禅师於1983年底回到了临济禅寺。1984年任主持。但是,偌大的临济禅寺遭到严重破坏,建筑、佛像所剩无几,百废待兴,生活十分艰苦。有明禅师把自己仅有的一部小而陈旧的轧面机和一辆到处都响的破旧自行车带到了寺裹,住进临时搭建的茅棚,带头种地,开展生产劳动。他过惯了苦日子,在所不计,但他在“自信”传统的引导下,却发下大愿心,决心克服重重困难,唯望能早日将寺庙修复好。当动手修建大雄宝殿时,有明禅师和同修一起搬运木料,亲自去山西省购买砖瓦等物资,精打细算,盖完大殿,物资恰好也用完了,一点浪费都没有,1985年,有明禅师在国家拨款和日本临济、黄檗两宗法侣出资助力下,重新修复了义玄祖师舍利塔“澄灵塔”,重新修建“大雄宝殿”和僧舍。1986年5月19日,中日两国僧侣在临济祖庭同时举行“临济塔修复落成法会”和“大雄宝殿”奠基仪式,时任中国佛教协会会长的趟朴初先生参加了法会,并题写了“临济寺”和“大雄宝殿”两块匾额。

  1989年,有明禅师礼本焕长老亲承临济宗第四十五代传入法卷和法衣。一年後,有明禅师升座正定临济禅寺方丈,更加坚定信念,坚持“自信”,日益精进,广种福田,弘法利生。1997年,有明禅师又发大愿心筹资二百多万元,先後建造了正定临济禅寺的藏经楼、药师楼、弥陀楼、禅堂、寮房等。於是,广大僧俗有口皆碑,齐声盛赞。有明禅师以其卓著的贡献成为临济祖庭正定临济禅寺的中兴方丈:

  有明禅师建寺安僧,兴隆佛种,还恢复重建了平山延寿寺、平山甘泉寺、石家庄三圣寺和石家庄龙岗寺等寺院。有明禅师剃度弟子数百人,大都继承了其“自信”的传统、忍辱不争的教诲,在各地潜心修行,广利众生。有明禅师言传身教,感化有缘,为建设和谐社会做出了巨大贡献。

  四

  “临济宗更是兴旺,近代所有的禅宗子孙,都是临济、曹洞两家後代。”可见证於以下两个典范:

  第一,唐代禅宗自奈良时期传入日本後,先後有临济、曹洞、黄檗三大宗派成立。明庵荣西是日本临济宗的创立者,他在镰仓时代两次人宋求法。第一次人宋返日,携回天台宗新章疏60余部,并将茶种传入日本;第二次人宋,从临济宗黄龙派第八代又十嫡孙虚庵怀敞禅师学禅,深得临济心印,并被中国朝廷封为“千光法师”。他於建久二年返日,始行禅规,建立圣福寺,这是日本禅宗的创始。他後来於京都开创建《二寺,融合天台宗、密宗和禅宗,开立临济宗,受到镰仓幕府的信任。因此,後人尊他为日本禅宗的开山祖师。

  日本临济流传至南北朝室町时代,深受幕府大臣尊崇,被认为是完成武士人格修养的基本方法,禅的思想遂深入日本人的生活,与茶道、花道,书法、剑道等水乳交融,自成一格。室町後期以梦窗疏石为主的五山派,是当时禅宗的主流派,受到足利尊氏的庇护,於京都开创天龙寺,有门徒千人,是五山文学最盛时期。以梦窗、大灯、一休为大将,五山十刹法脉一直很兴旺,至今临济宗寺院在日本尚多达6000余所,

  第二,星云大师於1967年开创的佛光山道场属临济宗法脉,佛光山秉承菩萨道思想、人间佛教精神,应时代之需,开创“人间生活禅”禅风-以弘扬“人间佛教”马宗风,树立“以文化弘扬佛法,以教育培养人才,以慈善福利社会,以共修净化人心”为宗旨。并於世界五大洲各地创建二百多所道场,如西来、南天、南华等寺,分别为北美、澳洲、非洲第一大寺。还陆续创办十八所美术馆、二十六所图书馆、四所出版社、十二所书局、五十余所中华学校、十六所佛教丛林学院、多所中小学,在美国洛杉矶、中国台湾、澳洲悉尼创办西来、佛光、南华三所大学。扶弱济贫,开办了医院、诊所、育幼院、老人公寓等。这些利益众生的善事,影响很大。

  五

  自义玄直至有明禅师的“自信”的精神和原则与儒家的有关思想以及现实中的“自信”的理念是相通的。子曰:“吾十有五而志於学,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六十而耳顺,七十而从心所欲,不逾矩。”(《论语·为政》)这是孔子自道其人生成长的历程。人生始於学,那么学什么呢?首先就要学会“自立”。所谓“自立”,就是树立了“自信”。根本没有“自信”,那“自立”又何从谈起呢?而有了“立”“自立”“自信”之後,才可以“不惑”。有了“不惑”,就可以一往无前,日益精进,能“知天命”,能“耳顺”,能“从心所欲,不逾矩”,达到完人和圣贤的最高境界。可见,儒与佛二家在“自信”与“不受人惑”的问题上是有共识的,是相通的。

  当前,“自信”之说,也成了我们流行的话语之一:习近平总书记郑重提出“三个自信”:“我说这话的意思是,实观我们的发展目标,实现中国梦,必须增强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千磨万击还坚劲,任尔东西南北风’。”弘扬儒佛有关“自信”的优秀文化,可作为我们学习与践行“二个自信”的重要的思想资源。

  摘自:《洛阳佛教》2016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