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梁漱溟的佛教信仰与修学实践

作者:道恒

  梁漱溟(1893--1988)是现代著名思想家、教育家、哲学家和社会活动家,著名学者,国学大师。梁漱溟,又名焕鼎,广西桂林人。他早年热心革命,曾参加同盟会,积极参与辛亥革命,后来潜心研究佛学。还曾参与乡村建设活动。抗日战争期间,他曾担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国防会议参议员等职务。1941年,他积极投身发起成立“中国民主政团同盟。”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北京大学教授,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修改委员会委员,中国文化书院院务委员会主席。梁漱溟博学多才,对中国传统文化,尤其是儒佛文化深有研究。他也因此被美国学者艾恺称之为。中国最后的儒家。”

  。文革。期间,梁漱溟因公开反对。文革”受到批判,仍坚持完成《人心与人生》一书,自觉一生所负使命完成,遂停止著述。”文革”结束被平反,重新参与政治。1981年6月,梁漱溟终止了数十年坚持记日记的习惯,表示自己不再挂念尘世之事。1988年4月13日,他到良乡祖坟扫墓。当天风大天冷,扫墓回来之后,他即感觉身体不爽。4月25日,病情加重,出现了呼吸困难的症状。家人将他送至协和医院救治,经医院检查,患的是尿毒症。尿毒症在当时是不治之症,为了稳定他的情绪,家人并没有告诉他真实的病情。不过,梁漱溟已经感觉到自己将不久于人世。他对守在病床前的大儿子说:“人的寿数有限,我的寿数到了。你们不要勉强挽留了,吃点药,听其自然发展吧!”1988年6月23日,梁漱溟忽然口中吐血,心律失常,陷入半昏迷状态。医生赶紧急救,并问:“梁老,你感觉怎么样?。梁漱溟断断续续地说:“我太疲倦了,我要休息。”说完便闭上双眼,安详而逝。享年95岁。

  梁漱溟不仅是一位著名的国学大师,而且还是一位佛教信徒。他从青年时期接触佛教后,便潜心钻研佛教,虔诚信奉佛教,并一生坚持食素。在学佛修行过程中,他不仅形成了佛教人生观,还将所学佛教教理运用到修行实践中,促进修行的进步。

  一、—哇虔诚信佛

  梁漱溟一生坚持信佛,他是公开宣称信佛的国学大师。他青年时期由于厌恶旧社会的黑暗,产生悲观厌世情绪,曾先后自杀过两次。对于这两次自杀,他说:“我在二十岁的时候,曾有两度的自杀,那都可以表现出我内心的矛盾冲突来。就是自己要强的心太高,看不起人家,亦很容易讨厌自己。此缘故是一面要强,一面自己的毛病又很多,所以‘悔恨’的意思就重,使自己跟自己打架;自己打架,打到糊涂得真是受不了的时候,他就要自杀。”此后,由于梁漱溟心中“阡悔”、“自新”的力量不断增长,才逐渐消除了自杀的念头。

  梁漱溟自幼读私塾,13岁进入顺天中学后,养成了独立思索的习惯,对人生诸多问题也有自己的见解。他见到自己家中的佣人整天忙忙碌碌,就问她是否辛苦,佣人却说习惯了,脸上流露出满足的笑容。他自己虽然家境富足,家庭温暖,却总是感到苦闷。他经过反复思索,总结出以下人生道理:“人生的苦乐不在环境,而在自身,即在主观。其根源在自己的欲望,满足则乐,不满足则苦。第一个欲望满足了,第二个接着又来了,而欲望是无法全部满足的。”

  其实,梁漱溟在十四五岁时,有因缘接触佛教,深受佛教教义的影响,突然对佛教深感兴趣,到处搜寻佛教经典,刻苦诵读。曾有一段时间,他。谢绝一切,闭门不出,一心归向佛家,终日看佛书。”1914年梁漱溟在写给舅父张耀曾的一封信中说道:“所谓年来思想者,一字括之,曰佛而已!所谓今后志趣者,一字括之,曰僧而已矣。”

  梁漱溟当时对佛教的大小乘、禅宗、密宗等宗派和教理并不清楚,但却见到佛教书籍就买回家读诵。随着阅读佛教典籍的增多,他发现自己对人生苦乐的理解与佛教相合,于是更加专注钻研佛教,并渐渐入门。

  在读诵经典的过程中,梁漱溟深为佛教博大精深的教理所折服,从此一心皈依佛门,并坚持食素。他曾说:“我20岁时开始信佛,一心想出家当和尚,后经亲友的极力劝阻,方才打消出家的念头。但从此坚持长期食素,即使到老年依然如此。”

  梁漱溟曾经闭门花三年时间研究佛学。他的长子梁培宽回忆说:“父亲很早就开始考虑这些人生问题,后来他给我讲过一些佛教故事,释迦牟尼出家的故事让他心有所戚。他同样是看见别人穷苦就受不了的人,后来的信佛实际上也是为了解决这个问题。”

  1917年,由于受到五四新文化的冲击和父亲去世的影响,梁漱溟开始了从佛到儒的转化。不过,虽然从事儒学研究,但并没有放弃佛教思想观点。他晚年曾说:“我转向儒家,是因为佛家是出世的宗教,与人世间的需要不相合。其实我内心仍然是持佛家精神,并没有变。变的是我的生活。”

  美国学者艾恺曾称梁漱溟为“中国最后的儒家。”对此,梁漱溟并没有接受,他认为自己是一个。佛家。”为了说明自己是一个“佛家”,梁漱溟还与儒家代表熊十力相比较加以说明:“我与熊先生虽然同一倾心东方古人之学,以此相交游、共讲习者四十多年,踪迹之密少有其此,然彼此思想实不相同。熊先生应归属儒家,我则佛家也。”

  梁漱溟虽然中年之后深入研究儒学,但他并没有远离佛教,而是对佛教更加尊崇。儒家讲究入世,佛家讲究出世,梁漱溟正是在数十年研习儒、佛的过程中,将两者加以融会贯通,自己也经过修炼成为“外儒内佛。的行者。

  文革期间,梁漱溟被抄家,抄家之后,他写了一首偈语:“一声佛号观世音,声声唤醒自家心。即心是佛佛即心,心佛众生不差甚。一声佛号观世音,声声唤醒自家心。此心好莫昏昧去,留得当前做主人……。

  1987年,中国佛教文化研究所成立时,94岁的梁漱溟第一个出席发言,他说:“我是一个佛教徒,从来没有向人说过,怕人家笑话。一个人有今生,有前生,有来生。我前生是一个和尚,一个禅宗和尚!。

  二、一生坚持吃素

  与一般研究佛教的人不同,梁漱溟不只是研究佛教,而且还深信佛法,像出家人一样终生坚持吃素。他平时用餐,除鸡蛋、牛奶外,其它荤腥一律不沾,但并未出现营养不足的问题。30岁以后,身体愈见结实,体质、精力反为朋友辈所不及。他从20岁依照佛教的戒规开始吃素,一直到去世,不论在什么场合,他都一直坚持素食。即便是在参加毛泽东举行的国宴中,他依然不肯为了自己的信仰改食肉食。1918年,梁漱溟与毛泽东相识,当时,梁漱溟在北大任教,毛泽东在北大图书馆任管理员。20年之后,梁漱溟来到延安,经常与毛泽东交淡,有时甚至通宵达旦。两人由此建立了深厚的友谊。

  1950年3月,毛泽东在中南海举行宴会招待社会各界人士,面对满桌子的丰盛菜肴,梁漱溟只选择素菜吃。毛泽东见此情景,深有感叹地说:“梁先生坚持食素,清心寡欲,定长寿也。”第二天,毛泽东又在家里宴请梁漱溟等人。梁漱溟对毛泽东说:“我是素食者,有一两样素菜就成,但你们吃什么请自便,不碍我的事。”毛泽东笑着说:“不!不是一两样,统统要素食,我们今天吃饭,也要‘统一战线’嘛。”由于梁漱溟的食素,那顿宴席全部是素菜。同年9月,毛泽东派车接梁漱溟到家中作客。他刚一进门,毛泽东主席就对他说:“知道你吃素,今天专门为你准备了素食。”在宴席上,毛泽东对梁漱溟说:“梁先生,我也吃过素,那是在长沙,路过一个小馆子,看见宰羊,其状甚惨,从此吃素,不过后来回湖南又吃荤了。”此后,毛泽东在招待梁漱溟时,总要说一句,“今天特为你准备了素食。

  三、佛教人生观

  学佛之后的梁漱溟,深受佛教思想的影响。在佛教思想的影响下,形成了他的佛教人生观。出世与入世一直是佛教的所探讨的内容。梁漱溟对此也有自己的认识。1916年他撰写了《究元决疑论》,在这篇文章中,他认为有两条路能够给人带来希望:一是“出世间”,也就是根除七情六欲,避世清修,专心致志从精神上加强自我铸造。由于普通大众无法做到。出世间”,但可以退一步“顺世间”,即过一种与世间准则相一致的俗世生活。

  梁漱溟认为,世人都喜欢追名逐利。对名利的贪求,常会给人带来很多痛苦,一个人只有看淡“饮食、宴安、名誉、声、色、货、利”,才能得到安然自在。梁漱溟晚年,有人问他长寿的秘诀,他说:“一个人在精神上气贵平和,情贵淡泊。”

  他的这种淡泊名利的思想观点在佛经中多有论述。如《四十二章经》云:“佛言:人随情欲,求于声名;声名显著,身已故矣!贪世常名而不学道,枉功劳形。譬如烧香,虽人闻香,香之烬矣!危身之火,而在其后。”经中又云:“佛言:财色于人,人之不舍。譬如刀刃有蜜,不足一餐之美;小儿舐之,则有割舌之患”,我们常说名缰利锁,束缚于人。世人多为名利东奔西走,终日不得自在,只有像梁漱溟这样少欲知足,才能过得安然自在。

  忍辱宽容作为佛教基苯教义,在佛经中多有述说。如《佛说八大人觉经》第六觉知云:“贫苦多怨,横结恶缘。菩萨布施,等念怨亲,不念旧恶,不憎恶人。”

  梁漱溟深受佛教忍辱宽容教义影响,他经常劝诫周围的人要依照佛教忍辱宽容等教义待人处世。他认为,一个人在日常生活中总会遇到各种不如意之事。当遇到不如意事时,应当能以忍辱之心待之,并能宽容他人的过错。通过忍辱宽容使别人认识到自己的不是,从而能够及时改过迁善。

  佛教认为世事无常,世间的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成,一旦因缘离散,事物也就不存在了。明白了道理,对世事就能看破,就能随顺因缘了。

  梁漱溟对佛教无常思想有很深的理解,他认为人生本无常,自己既不求长生,也不会轻生。曾有位老人间他:“先生,人什么时候才能得到解脱呢?”他说。佛家对生命的态度是不求生,不求死。”梁漱溟认为,人活着,就要活得有价值,能够为社会和众生做出贡献。为了众生考虑则需要有个好身体。”

  四、修学实践

  梁漱溟常在学佛过程中,将佛教的思想贯穿在修行和社会实践中,从而在日常生活和工作中实践佛法。在研究儒佛过程中,梁漱溟以儒家精神参与。救世”,心中常存佛家拯救众生的态度。1931年,他在山东邹平从事乡村运动工作,他当时作有《拿出家精神来做乡村运动》的演讲,他在演讲中说:“真正的和尚出家,是被一件生死大事打动他的心肝,牵动他的生命;他看到众生均循环沉论于生死之中,很可怜的,所以超脱生死,解决生死,遂抛弃一切,不顾一切。”

  在谈及如何做好乡村运动时,梁漱溟说:“现在我来做乡村运动,在现在的世界,在现在的中国,也是同和尚出家一样。我同样是被大的问题所牵动,所激发;离开了友朋,抛弃了亲属,像和尚到庙里去一般地到此地来。因为此事太大,整个地占据了我的生命,我一切都无有了,只有这件事。此时即如出家的和尚,出家时觉得世人都是在做梦。而自己甚为孤独,但多数人仍占在他的心中。佛家原是为众生,悲悯众生,为众生解决生死问题。这种不忘众生,念着众生的心理,作为乡村运动的人,应当仿效。而普通和尚很少这样活动,这样决心,自动发愿出家;如果那样地出家,等于未出家;他虽然出了家,不过随便念念经,其生活同世人一样无聊。这样的生活是无味的……。

  在佛教慈悲思想影响下,梁漱溟对人十分慈悲。“慈悲”是佛教重要教义,也是佛弟子应当具有的基本修养。所谓。慈悲。就是予乐拔苦,即给予众生欢乐,拔济众生的痛苦。他在日常生活中,十分关注下层民众的生活状况。一次,他在北京见到一个年老的人力车夫被坐车的人催促而跌倒摔伤。他为此心中很难过,对人力车夫充满了慈悲同情。他事后曾对人说:“我在北京街上闲走,看见一个拉人力车的,是一个白发老头,勉强往前拉,跑也跑不动。而坐车的人,却催他快走。他一忙就跌倒了,白胡子上摔出血来。”这件事对梁漱溟触动很大,当时他内心感到痛楚难忍。此后,他再也不坐人力车。

  梁漱溟在学佛过程中最主要的修行实践是静坐。由于他从小身体瘦弱,经常生病,又加之爱动脑筋,因此,从青年时期开始就饱受失眠之苦。1919年,梁漱溟在北大讲授印度哲学。在此期间,他的失眠症状日渐加重,严重影响了生活和工作。为了疗治失眠,他来到西直门外的万生园。极乐寺。休养。他在寺僧省元法师的指导下通过静坐来治疗失眠。一段时间下来,不仅失眠症状明显缓解,而且他还在静坐中体会到了禅悦法喜。他感到静坐时能无思无虑,身心都能得到放松,是另一种形式的休息。在体会到静坐利益之后,他一生一直坚持静坐。

  梁漱溟虽然信佛修行,但他与一般信徒不同,“他没有礼佛行动,从来没有去寺庙烧香拜佛,他是在自我修养上下功夫。”虽然不到寺院烧香礼佛,但梁漱溟却并不乏僧人朋友。他在“极乐寺。治疗失眠病期间,与寺僧省元法师建立了深厚情谊。省元法师是山东人,头大脸长,身高体瘦。梁漱溟当时见到省元法师就感到似曾相识,两人很快成为知己。他们不仅一起食粥,还一起散步,谈论佛学方面诸多问题。梁漱溟在极乐寺住了一个多月,与老和尚十分投缘,赞叹他是位了不起的禅宗和尚。

  梁漱溟虽然没有出家,但他却尽力弘扬佛法。他在北大讲授“印度哲学。期间,将佛教教理贯穿在讲课之中,开创了哲学家研究佛法的先河。他还编述了《唯识述义》,在民众中流通,借此弘扬佛法。

  摘自:《寒山寺》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