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梁朝高僧宝唱法师的佛学创作

作者:静水无尘

  释宝唱法师,俗姓岑,吴郡(江苏苏州)人。宝唱自幼聪慧不群,以清贞自处。宝唱未出家之前以种田为业,衣食所需均来自于土地的产出。在耕田种地之余,宝唱常勤奋读书,过目浏览便能博闻强记。他的著述文采铺赡,义理有闻。

  宝唱十八岁时,跟从僧祐律师出家修道。僧祐律师是当时江左高僧,对律宗深有造诣,在四众弟子中享有很高的威望。宝唱开始跟随僧祐律师学习经律,至为精进用功。在学习经律的同时,他还仔细观察僧祐律师的德行风范,从中受到僧祐律师德行的感染,养成了良好的德行修养。宝唱后来常住建康庄严寺,他博采诸家之言,斟酌各家精要之理。在平常的日子中,他以讲律说法开示四众弟子,以使弟子通达经律要义。宝唱又跟从处士顾道旷、吕僧智等名士习学经史庄易之学。由于勤奋虚心,不久即通达所学大意。天监四年(505),宝唱进入都城建康任新安寺主。当时风调雨顺,五谷丰登,梁武帝认为是三宝加持,神龙护法,幽灵协赞,方才福被黔黎,民众皆蒙厚德。梁武帝降诏命宝唱撰集经忏之仪以备时需。宝唱即整理历代经忏之仪,将忏文分为建福禳灾,礼忏除障,飨接神鬼,祭祀龙王等内容。通过分门别类的整理将近百卷。八部神名编为外三卷,书中详略得当,详略古今,凡是所祈求的内容皆是梁武帝亲自批阅。此后,佛寺以宝唱所撰忏仪祈祷经常获得多种感应。梁武帝命国中经常唱诵宝唱所辑录忏仪祈祷之文,在五十年之间,梁朝一直太平无事。

  梁天监七年(508),梁武帝认为法海浩瀚,浅识难寻,命庄严寺僧昱在定林上寺辑录《众经要抄》八十八卷,又命开善寺智藏整理众经义理,编为《义林》八十卷:命建元寺僧朗注《大般涅槃经》七十二卷。宝唱先后帮助这些高僧编撰这些专著。梁武帝又命宝唱作文赞颂这些专著功德,还命将这些著述编成部帙。

  宝唱除了帮助其他高僧编撰专著外,还自撰《续法轮论》七十余卷,  《法集》一百三十卷。天监十一年(512),宝唱参与僧伽婆罗译场,笔受《p可育王经》等十一部经。天监十三年(514)开始自撰《名僧传抄》三十一卷。

  梁简文帝在位期间,尤其护持佛教,亲撰《法宝联璧》二百多卷,又命宝唱加以修改整理。简文帝认为佛法深奥晦涩,难易通达,自己又没有高才,难易达到登峰造极的顶峰。为此,简文帝又命宝唱将佛法传入东土以来的道门俗士,凡有叙述佛教义理的著作,一并解释后收录在一起,命名为《续法轮论》七十多卷。简文帝认为编辑此书的目的在于使迷途众生对佛法深生信仰,从而专注修道。简文帝又撰《法集》一百四十卷,命宝唱修改补充,集结成部。简文帝批阅之后,在教内外流通。

  梁天监十四年(515),梁武帝命安乐寺僧绍,撰《华林佛殿经目》,撰成之后不符合梁武帝心意,于是又命宝唱重新撰述。宝唱在僧绍著述的基础上,又加以取舍修改,于天监十五年(516)重撰成《华林佛殿众经目录》四卷。书成之后,深合梁武帝之意。梁武帝遂命宝唱掌管华林园宝云经藏,搜求散佚之经皆令具足,结集为三本供梁武帝使用。梁武帝又命宝唱撰《经律异相》五十五卷,  《饭圣僧法》五卷。梁武帝还亲自注释《大品般若经》五十卷。当时佛教隆盛,道俗之人相互撰述佛教文理。梁武帝登基时三十七岁,在位四十九年,常为宫廷事务所累,没有时间修学,常怀哀痛之感。梁武帝经常感叹说:  “我虽有四海之尊,没有时间深入探究无尽的佛法。只有在闲暇时留心释典,以八部般若为心良,此为诸佛所生之处,又是消除灾障染污之法。于是收集众经自加注解,亲自登上法座讲读弘扬。用此善因崇津灵识,舍身为僧给使。洗濯烦恼之污秽,籍此增加冥福。朕每次舍身寺院时,大地为之一震,相继斋讲不断法轮。”

  梁武帝还在钟山北涧,为太祖文皇建立大爱敬寺。在寺中旁置三十六院,院中都设有池台周宇环绕,以四事供养一千多僧人。中院正殿有旃檀像,像高丈八,匠人晨作夕停,每夜听到有修建寺宇之声,早上探视则觉工程更有进展。等到旃檀像造成之后,高达二丈二尺,相好端严,色相超挺,似有神造,屡有感应。梁武帝又在寺中造龙渊别殿,造一丈八尺高金铜像。武帝经常虔诚顶礼供养,感动之时常嘘唏哽咽不能自己,左右随从无不感动落泪。梁武帝又为献太后建大智度寺。殿堂宏壮,宝塔七层,房廊周接,花果间发。在正殿中造丈八金像,以申追福。有五百比丘尼四时讲诵。寺院建成之日,梁武帝对群后说:  “建斯两寺,奉福二皇,以表对父母无尽哀思之意。”梁武帝又在中宫建造至敬殿景阳台,建立七座庙宇,殿宇庄严,粉璧珠柱交相辉映。武帝于殿中设立二皇座,备足礼冠及各种供品,晨昏祭奠如双亲俱在。所供奉的二皇衣服随季节冷暖及时更替。梁武帝又说:  “虽竭尽工匠之巧,殚尽世俗之奇,水石周流,华树杂沓,但因忙于国务,无法朝夕侍奉饮食。唯有在朔望之日,亲奉饮食恭敬供养。对至亲无所瞻仰,  内心崩溃如焚如灼。”

  梁武帝又于大通元年(527)在台城北开大通门,建造同泰寺。楼阁台殿有如宸宫,九级浮图回张云表。这年三月六日,梁武帝亲自礼忏敬接,以为常准。同泰寺是梁武帝舍身出家之地。武帝曾在此手不释卷,批阅内外经论和古代典籍,经常通宵达旦批阅经文。

  宝唱生活于梁武帝护持佛教的盛世之时,他频繁奉梁武帝之命参与经典翻译和佛教著述。最初,宝唱于天监九年(510)出现病容,便发两种大愿,要遍寻经论使无遗失,搜括历代僧录加以甄别取舍,撰为《名僧传抄》三十一卷。至天监十三年(514),初稿形成。  《名僧传抄》收录了从晋代至南朝齐代的高僧传记。

  宝唱著述繁富,曾撰述多种佛教著作。除了《华林佛殿众经目录》和《名僧传抄》之外,还创作了对后世产生重要影响的《比丘尼传》和《经律异相》两部书。

  《比丘尼传》,简称《尼传》,共有四卷,卷前有序。书中记述了晋、宋、齐、梁四朝共六十五位比丘尼的传记。  《比丘尼传》虽然叙述跨越四个朝代,但主要以南朝比丘尼高僧为主。而且偏重于南朝首都和大城市中被帝王贵族所供养的比丘尼。

  《比丘尼传》卷一中收录了东晋十三位比丘尼;卷二收录了刘宋二十三人;卷三收录了南齐十五人;卷四收录了梁代比丘尼高僧十四人。除了本传中所记述了六十五人外,附见中还收录了五十一人。

  根据比丘尼高僧的修学专长,这些比丘尼高僧还分为不同类别,比如光静、静称比丘尼可归于禅师类高僧;道容、冯尼可列入神力类高僧;净秀、僧猛可归于造像写经高僧;慧玉、道寿、普照专修经典,可归于经师类高僧。

  《比丘尼传》中还保存了大量重要的史料。比如东晋时期的净检跟随智山受沙弥十戒,称为中国最早的沙弥尼。净检等四位比丘尼跟从昙摩羯多受具足戒,为中国比丘尼跟从大僧受戒之始。在本书僧果传中,讲述了元嘉六年(429),有外国舶主难提从师子国载比丘尼来来到宋都,常住景福寺。当时景福寺慧果、净音等人,请求重新受戒,于是共请难提邀请狮子国十位比丘尼来中土传戒。元嘉十年(433),难提请来师子国十一位比丘尼来宋都。众比丘尼请僧伽跋摩在南林寺为三百多人重受比丘尼戒。这是中国比丘尼二部僧受戒之始。

  《L匕丘尼传》的记事,开始于晋愍帝建兴年间(313—316),终于梁天监十五年(516),共经历四朝二百年。这一时期正是中国佛教比较兴盛的时期。

  《经律异相》是宝唱广泛收集,汇编众多散见于诸经律中的稀有异相故事,选取其中有精辟哲理故事,加以条分缕析,依照故事内容分为天、地、佛、诸释、菩萨、僧、诸国王等二十二部,是百科全书的一种。

  “经”“律”是佛教经、律、论三藏的简称。由于书中不仅引用经部、律部著作,还大量引用了论部的著作。  “异相”是相对于“同相”而说的。佛教认为宇宙事物的“同相”,是指真相、实相、本原,是不可言说,不可思议的,因此必须借助“异相”的譬喻、故事来说明,所以本书是佛陀随缘说法的方便法门。

  《经律异相》的内容生动活泼,具有浓厚的文学色彩。书中的每一则譬喻、故事都注明了资料的出处,查阅方便,是弘扬佛法不可缺少的资料。书中引用的经论很多,其中有一百多部经,已经散佚不传。书中保存的大量失传的经文,为经典史学的研究,提供了弥足珍贵的文献。

  作为梁代佛教最为兴盛时期的学问僧,宝唱法师不仅深得梁武帝的尊崇,还在梁武帝的支持下创作了大量佛学专著。他的这些佛学专著不仅内容丰富,深入浅出,方便学佛者修学,而且还保存了许多重要的佛教史料。他的著述为后人研究梁代佛教史实和佛教制度,提供了大量翔实的史料。他为中国佛教学术发展所做的贡献是永远为后人铭记的。

  摘自:《尼众》2017第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