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华严丛书》天然系列叙略

作者:张红

  中山大学图书馆

  函昰(1608—1685),字丽中,别字天然,号丹霞老人,为明清之际岭南一代高僧。本姓曾,名起莘,字宅师,番禺造径村人。少负才名,年十七,补诸生,与里人梁朝钟、黎遂球、罗宾王等交游,相与纵谈当世事,以匡济为己任。崇祯六年(1633)中举人。十三年(1640),上京应试,舟次南康,人庐山归宗寺,求道独和尚削发为僧。居归宗时,与嘉鱼熊开元、新城黄端伯、休宁金声等以禅悦相契。十五年(1642),省亲广州,应陈子壮等人延请,开法诃林(光孝寺)。明亡后,曾一度避乱西樵山,后人番禺雷峰隆兴寺(后改名海云寺),旋又转庐山栖贤寺,复历华首、海幢、丹霞诸刹主法席。年七十八,圆寂于海云寺,时康熙二十四年(1685)。

  天然和尚自清代以来受到文人学者的广泛推崇。清代广东文人张维屏赞曰:“是明遗老,是名孝廉,是二是一,亦儒亦禅”。岭南三大家的陈恭尹有诗咏之:“孤高如月万方看,至道无言仰颂难。垂老尚闻勤梵行,太平先已薄儒官。身为硕果时方剥,书满名山墨未干。曾住朱明洞天上,仙人不敢爱还丹。”蔡鸿生在《清初岭南佛门史料丛刊总序》中提到:甲申(1644)之后,男女遗民逃禅成风,逐步形成爱国爱教的三大中心:江南有苏州灵岩寺的弘储法师,滇南有鸡足山的担当法师,岭南则有海云寺的天然法师。后者将弘法护生与忠孝节义结合起来,言传身教,不遗余力,成为17世纪岭南佛门的精神领袖。在天然法座周围,集结着大批志士仁人式的社会精英,他们的死生去就和翰墨诗文,使滨海法窟放出世纪之光,与唐代曹溪道场的兴起前后辉映。僧徒著述,凝聚着丰富多彩的因缘:佛缘、世缘、学缘和翰墨缘。这批历劫幸存的岭南僧宝,不仅是“沧海换”的历史记录,也是“典型存”的文化象征,非同凡响,如果让其尘封、蛀蚀和流失,就未免有负如来了。此次《华严丛书》天然系列的整理研究,正是怀着保存古籍,发扬岭南佛门文化的素心,以促进佛门的人间化和学术的高雅化。

  《华严丛书》设有经谕、经谕注疏、语录偈颂、高僧年谱以及清初岭南佛门史料诸类。当代佛门大德,中国佛教协会咨询委员会主席,丹霞山别传寺及深圳弘法寺住持本焕老和尚的《华严丛书总序》说:“编者以‘华严’命名丛书,盖因华严为佛法界,三乘十二部经乃至山河古地‘无不从此法界流,无不还归此法界’……编者期望基于佛法一味,深浅得宜的精神,通过适当的选材,精当的校勘和恰当的编辑,既为广大学佛信众提供一些更为准确的可行的诵读经典,又为众多佛学研究和爱好者贡献一批校勘精审的基础文献。”高僧宏愿,佛门因缘,使文字般若有以广传。潘郁文先生慨助史料整理费用,仇江先生习劳奔走,今终有《华严丛书》首批典籍:《瞎堂诗集》、《海云禅藻集》、《天然和尚年谱》、《天然呈禅师语录》、《天然禅墨》出版问世,以下试分叙之。

  《瞎堂诗集》

  诗以“瞎堂”名,“瞎堂”为和尚在海云寺的方丈室,也是其终老之处。《瞎堂诗集》的编纂者今球,字雪木,东莞尹氏子。生于崇祯十五年(1642),童年孑身雷峰为沙弥,随函昰七住道场。为人耿介,居约甘菲,不肯低眉仰面一人。《瞎堂诗集》卷三《题观世音菩萨像》诗涉函昰与今球的一段趣闻,卷18又有《雪木球禅人凡与语或自有所陈辙见动色为解嘲戏示》、《雪木书记同监光行乞临川二首》,诗中有“为道相随二十年”、“支援大厦先一木”云云,可见函昰对小徒的爱重。编《瞎堂诗集》对于今球来说,无疑是对先师最好的纪念。

  此书本次点校前言曰:明末清初岭南诗僧众多,诗集大量印行,这是个颇值得注意的文化现象。何桂林《莲西诗存序》云:“大率明季甲申、丙戌之遗老而逃禅者多,如憨山之有《梦游集》,空隐之有《芥庵集》,正甫之有《零丁山人集》,天然之有《瞎堂集》,祖心之有《千山集》缘:佛缘、世缘、学缘和翰墨缘。这批历劫幸存的岭南僧宝,不仅是“沧海换”的历史记录,也是“典型存”的文化象征,非同凡响,如果让其尘封、蛀蚀和流失,就未免有负如来了。此次《华严丛书》天然系列的整理研究,正是怀着保存古籍,发扬岭南佛门文化的素心,以促进佛门的人间化和学术的高雅化。

  《华严丛书》设有经谕、经谕注疏、语录偈颂、高僧年谱以及清初岭南佛门史料诸类。当代佛门大德,中国佛教协会咨询委员会主席,丹霞山别传寺及深圳弘法寺住持本焕老和尚的《华严丛书总序》说:“编者以‘华严’命名丛书,盖因华严为佛法界,三乘十二部经乃至山河古地‘无不从此法界流,无不还归此法界’……编者期望基于佛法一味,深浅得宜的精神,通过适当的选材,精当的校勘和恰当的编辑,既为广大学佛信众提供一些更为准确的可行的诵读经典,又为众多佛学研究和爱好者贡献一批校勘精审的基础文献。”高僧宏愿,佛门因缘,使文字般若有以广传。潘郁文先生慨助史料整理费用,仇江先生习劳奔走,今终有《华严丛书》首批典籍:《瞎堂诗集》、《海云禅藻集》、《天然和尚年谱》、《天然呈禅师语录》、《天然禅墨》出版问世,以下试分叙之。

  《瞎堂诗集》

  诗以“瞎堂”名,“瞎堂”为和尚在海云寺的方丈室,也是其终老之处。《瞎堂诗集》的编纂者今球,字雪木,东莞尹氏子。生于崇祯十五年(1642),童年孑身雷峰为沙弥,随函昰七住道场。为人耿介,居约甘菲,不肯低眉仰面一人。《瞎堂诗集》卷三《题观世音菩萨像》诗涉函昰与今球的一段趣闻,卷18又有《雪木球禅人凡与语或自有所陈辙见动色为解嘲戏示》、《雪木书记同监光行乞临川二首》,诗中有“为道相随二十年”、“支援大厦先一木”云云,可见函昰对小徒的爱重。编《瞎堂诗集》对于今球来说,无疑是对先师最好的纪念。

  此书本次点校前言曰:明末清初岭南诗僧众多,诗集大量印行,这是个颇值得注意的文化现象。何桂林《莲西诗存序》云:“大率明季甲申、丙戌之遗老而逃禅者多,如憨山之有《梦游集》,空隐之有《芥庵集》,正甫之有《零丁山人集》,天然之有《瞎堂集》,祖心之有《千山集》……”众人做诗之目的,可从屈大均评函可诗中略见一斑(《广东新语》第12卷):“圣人不作,大道失而求诸禅,忠臣孝子无多而求诸僧,春秋已亡,褒贬失而求诸诗。”《瞎堂诗集》也是在此背景下产生的。

  此诗集共分20卷,收和尚诗1719首。从体裁来看,大致诸体皆备,而以近体诗居多,共1481首,占总数的五分之四强;而七言诗的写作又压倒五言诗,占了总数的一半以上。其七律多学中晚唐,以杜甫为师,五律学初唐为多,主要师法陶渊明开创、唐王维发扬光大的自然诗派。函昰诗一如其人,平易清雅,而不失血性。他作诗的一大目的是训练僧众,以诗说禅。诗集中多大型组诗创作,如《梅花诗》、《雪诗》等,分别以诗韵上、下、平声30韵,写五言七言律、绝句各30首,集中也有同一取材、同一主题但以不同体裁从不同角度赋咏的例子。这些都可以看做是天然禅师在给门下弟子作一全方位、多角度的诗体演示,供他们效仿练笔。

  《瞎堂诗集》有海云寺康熙刻本,是天然老人示寂后,弟子今球取天然未刻诗稿及传世单行本《天老人梅花诗》、《天老人雪诗》与《似诗》汇刻一集,更名《瞎堂诗集》,共20卷。从书末所附录的捐资人员名单题为《重刊长庆语录千山诗集瞎堂诗集捐资列》看,《瞎堂诗集》是与《长庆语录》、《千山诗集》一同重刊的。此版本因乾隆四十年(1775)澹归文字狱发,被列入禁毁书目,版片被销毁。今所见《瞎堂诗集》,皆是道光海幢寺刻本一系,中山大学、北京大学等处有藏道光海幢寺刻本、刻本重印本;何氏至乐楼有影印道光海幢寺刻本,编人《何氏至乐楼丛书》第13种。道光刻本四周双边,双鱼尾,白口,十行廿一字,刻印精良。卷首有天然和尚像,张维屏撰像赞、自序,汤了来贺撰《塔志铭》等,书末附录捐资付梓人员名单。捐资人多为华首台寺、海云寺、大佛寺的常住及僧众。

  此书由李福标、仇江点校,中山大学出版社2006年出版,属《清初岭南佛门史料丛刊》系列。

  《海云禅藻集·海云文献辑略》

  “雷峰海云寺者,海溢精蓝,岭南上刹。山临平畴奥衍,门接黄木扶胥。洵苍苍苍匐之林,济济方袍之所。白天然和尚卓锡开堂,宏宣讲席,缁素结辙以齐来,士庶拱手而听法。堂构庄严,居然白马;桑门济跄,何啻青鸾。寺所由来,爰云久矣。”m此是黄国声《海云禅藻集·海云文献辑略》整理本序言。“海云诗派”之得名,是因为有海云寺,更因为有《海云禅藻集》。

  《海云禅藻集》共四卷,清徐作霖、黄蠡编,收录天然以下今、古两代僧人及居士128位有关天然和尚及海云寺诗作共1010首,其中诗僧60位732首。是集《凡例》第一条说:“集颜曰‘禅藻’,《雷峰志》之一尔。禅者,既已声尘俱断,宁用文藻标其唾弃!癸甲之秋,天然和尚开法岭表,四方章缝之士,望光皈命。于是不二法门开,才俊名流翕然趋向。斯集也,志一时之盛,见当日工文翰者,皆弃词藻而归枯寂,非人枯寂而又以‘禅藻’名也。观者毋因其名而反议其实焉。”由此可知,《海云禅藻集》是当时围绕在天然和尚周围一批诗人所撰诗作的选集。这批诗人主要是由儒人佛的读书人,或祝发,或居士,皆皈依佛门。

  冼玉清《广东释道著作考》云:“此书首目录,次凡例,次汪序。卷一今无等七人,同学弟徐作霖、黄蠡编;卷二今湛等二十七人,同参王锡远、黎琏元编;卷三今湛等二十四人,同参刘克则,李芬编;卷四黎遂沐(当作球)、梁朝钟、罗宾王、王邦畿、陈恭尹、王准等五十九人,后学陈天道、谢殿臣编。每人姓名后皆有小传,详于释子而略于居士,只说明其名字、籍里、皈依法名。诸人所作多寡不一,或参悟禅机,随缘山水,或痛深家国,移情空案,虽不足以语正宗,亦可觇天然一派宗风,及明末诸贤之往迹也。”

  本书版本,有道光十年(1830)番禺陶克昌刊本,有陶氏之序;后又重刊,乃民国二十四年(1935)逸社丛书本,重刊本有汪兆镛序。至黄国声整理本,则有本焕老和尚序,次蔡鸿生先生序,一述出版原委,一述岭南佛学。黄国声本最大贡献当属《海云文献辑略》,辑略附于校理之后,承《禅藻集》例:为作者小传,所谓“凡有所录,分别介绍作者生平”;又注明出处,以备查考;所录诗文“凡有关涉海云文献史迹之文字,不论诗、文、词、书启、禅颂,概予采集”。辑略补辑天然、剩人、今释、今无、成鹫等30余人诗文近300篇,使原《海云禅藻集》得以补阙拾遗。

  黄国声点校、辑录之《海云禅藻集·海云文献辑略》一书,2004年11月由浙江富阳华宝斋书社刊印。

  《天然和尚年谱》

  民国三十二年癸未(1943)春刊,近人番禺汪宗衍编。此年谱最初有民国三十二年(1943)铅印本,书名乃岭南著名学者黄佛颐题写,书前有牌记“癸未春刊”,又有广州海幢寺藏《天然和尚像》及自序,末附《天然和尚著述考》。据自序称,尚有《弟子考》五卷,未见。后港台等地多次出版年谱,或单行,或收人丛书中。

  编撰者汪宗衍(1908—1993),字孝博,广东番禺人,岭南文献研究大家。其同期撰写的年谱尚有《明末剩人和尚年谱》、《屈翁山先生年谱》、《陈东塾年谱》等数种。这些撰述,无论谱主为明末遗民或是清中叶后的学人,皆可见其用心耿耿,正在弘扬岭南一地及我民族文化的精神。其《天然年谱》的撰述,即在表白天然禅师事迹、人格及其对岭南佛教的贡献。汪宗衍与陈垣同为粤人,其天然年谱撰写得陈垣先生之具体帮助不少。年谱后附《天然和尚著述考》叙《天然昰禅师语录》版本时,云有“励云书屋”钞本,励云书屋为陈垣斋名,汪宗衍记述说:此书(指《天然昰禅师语录》)乾隆间被列入禁书目,传本极罕,故宫藏有一部,承陈援庵先生假钞一本寄赠。陈智超《陈垣来往书信》中有他与汪宗衍先生来往信件。可见陈垣一直对天然、剩人禅师的研究十分关注。陈垣《明季滇黔佛教考》论及士大夫之禅悦及出家、僧徒外学及乱世与宗教信仰,所论与明季广东天然和尚身世亦相切合。陈垣《释氏疑年录》记载天然函昰法徒多人。

  此书所附《天然和尚著述考》所录有:1.《楞伽心印》四卷;2.《首楞严直指》十卷;3.《金刚正法眼》;4.《般若心经论》;5.《天然呈禅师语录》20卷;6.《各刹语录》;7.《禅醉》;8.《焚笔》;9.《似诗》;10.《瞎堂诗集》20卷;11.遗作。和尚遗作有《与空隐和尚书》、《空隐和尚行状》、《楞伽心印自述》、《似诗自序》、《病中示偈》、《今无像赞》、《付今舰大法示偈》、《付今释大法示寂》、《喜阿侍者呈偈用韵示此》、《竹篦子铭》、《付摩子》,均《天然语录》、《瞎堂诗集》所未载。此书特辟“遗作”一栏载之,可见其力求详备。惟《同住训略》一种亦未著录,盖其成书后始得之也。(冼玉清语)

  此书由中山大学图书馆李福标、中山大学中国古文献所仇江整理,浙江富阳华宝斋书社2007年刊印,属《华严丛书》系列,卷首有本焕大和尚《华严丛书总序》、蔡鸿生《清初岭南佛门史料丛刊总序》,李福标《天然和尚年谱校点前言》,汪宗衍《天然和尚年谱序》。李序并对天然生平及汪宗衍先生做是谱之缘由意义做相关考证,令读者廓清全篇,颇增见闻。

  《天然禅墨》

  陈永正《清初岭南禅墨序》提到:自古及今,高僧大德,多能书法。唐释辩光云:书法犹释氏心印,发于心源,成于了悟,非口手能传。法即是心,自能达以书悟禅,以禅人书的高妙之境,怀素以其放逸的狂草,冲破束缚,顿悟真如,弘一则以其简洁的行楷,表现出恬静冲逸的韵致。僧人之书,无论何种书体,何种风格,自有一派禅家气象。

  麦华三在《岭南书法丛谈》中提到:吾粤高僧之能书者,以函昰为最有名。函昰法号天然,匡庐道独弟子,历主丹霞、海幢诸刹,明亡后,士夫多皈之,尝见其七言联“浅深绿树藏茆屋,开落红花荫草篱”,笔势夭矫,笔力苍劲。字径或大或小,历落有致。又见其阿侍者诗偈,书法北海,极得笔意,海云诸今书法所从出也。

  天然大师及其门下弟子十今,皆善书,后世称为海云书派。天然之书,源出李北海,米南宫,格调甚高,真是纯出天然,无丝毫造作意。其笔致多变,既有夭矫灵动之势,又有稚拙古雅之味。马国权谓其书:“萧散自然,醇厚古茂,绝无鼓弩惊奔之笔,此中高致,当非仅从临池中来,这是跟他在学问、禅理等多方面修养分不开的。”此论自是的评。天然晚年笔力更老,真是已到随心所欲之境。

  《天然禅墨》一书搜集香港中文大学文物馆、台湾何创时书法艺术基金会、香港何氏至乐楼、广东省博物馆、广州艺术博物院等处收藏的天然墨宝原件及拓本、法帖,结集出版,让我们可以一睹各地收藏的天然和尚墨宝。该书属《华严丛书》中《清初岭南佛门史料丛刊系列》,共收入行书、行草50幅,分16组:行书和梅影诗七律;行书栖贤山居诗(两幅);行书惜暗夜笼月;行书五绝(香暗随风度);行书议建殿宇卷;行草浴日亭诗;行草书(近郭名蓝半壑开);行草诗扇面;行草今无唱和法偈卷;行草五言诗(寒色拥千树);行书七言联;行书竹简(拓本);行书梅花诗;行书栖贤山居诗(法帖);行书至道无难四言偈(法帖)。本书对此十六组禅墨做了注释,对天然和尚的书法艺术及其门下形成的海云书派做了介绍。作者认为:在明末清初的广东袈裟遗民中,有不少是能书善画的,其中绘画方面以善画山水的赖镜与诸艺兼擅的大汕为著,在书法方面则首推天然和尚及其弟子形成的海云书派。作者并根据汪宗衍《明末天然和尚年谱》整理出天然和尚艺术活动年表,突出梳理了天然和尚诗文书法创作脉络。书后汇集摘录各家对天然书法的评论,其搜集整理之功可见一斑,此书亦可看做是目前为止对天然和尚书法艺术整理研究的一个总结。

  《天然禅墨》整理者朱万章,浙江富阳华宝斋书社刊印,2004年出版。

  《天然昰禅师语录》

  天然和尚杖锡所至雷峰、栖贤、华首、诃林诸山,悲悯之怀常溢于言际,职书记者辑而成篇,学人奉为津筏,宝若琬琰,是为《天然呈禅师语录》。

  此书乾隆间被列人《禁书总目》、《违碍书目》,传本极罕,汪宗衍撰《天然和尚年谱》时得陈垣先生所抄故宫本一部,前有目录及函修、梁殿华、陆世楷序文三篇,汤来贺撰《塔志铭》,今辩撰《行状》,共12卷。分为:上堂;小参;普说、茶话;室中垂示;举古、问答颂;问答、颂古;赞、偈、铭;书问;杂著;杂著、佛事等。附梅雪诗(梅花诗有单行本,再传弟子古键写刻,板藏广州海幢寺)。此语录是禅师示寂后今辩汇各刹语录诸书编成。禅师之语录,向在其住世之时,于华首、雷峰、栖贤、丹霞、芥庵诸刹皆有刊布,如《诃林语录》[崇祯十六年癸未(1643))、《雷峰语录》[永历十二年戊戌(1658))、《丹霞语录》[康熙九年庚戌(1670)]、《栖贤语录》等,此皆师随处说法,随时结集者。函修、陆世楷二《序》当即诃林、丹霞语录《序》也。

  康熙乙丑年(1685)禅师于岭南示寂后,弟子今辩应西粤永宁之请,以此书与《首楞严直指》、《楞伽心印》于康熙三十年(1691)人《嘉兴藏》。人藏语录题为《庐山天然和尚语录》。天然和尚为粤中硕德,其所住持的梵刹都在岭南,此语录以庐山名者,因庐山乃栖贤祖庭也。语录目次下均有“嗣法门人今辩重编”字样。乾隆年间文字狱起,天然一系著述因有干时讳,书刻之风遽止。其语录赖嘉兴藏得以仅存。

  禅家悟道,不涉文字不依经卷,唯以师徒心心相印,理解契合,传法授受。丛林语录者,从上古德一时拈椎竖佛之公据也。囊者云门说法如云,然绝不喜人记录其言,见必骂逐,以为裨贩之属。夫以云门大老,岂畏流布耶?实以宗门教外别传,所贵者惟学人老实体究,明心见性耳。文字语言固暂时指标,自不在所重。然则何以丛林语录之风盛?非独语录,至如诗集、经解,《天然星禅师语录》及以上几种天然系列丛书之出版整理即是一般,陶乃韩点校后记中言:“人或以此目师为诗僧,为文字僧,焉知师之所由哉?此皆师以文人慧业,深入真际,感而遂发者,其意以言与心不得有二,宗与趣不得有二,欲令天下揽文字者识乎言有以言乎心而不足尽其量,趣有以趣乎宗而不足以极其至,然后知宗与趣不别而别,言与心不分而分,然后可以亲炙本色钳锤,发明向上一事……”此语亦道出《华严丛书》整理点校因由之一。

  此书于2007年由陶乃韩整理点校,浙江富阳华宝斋书社刊印。以明嘉兴藏《庐山天然禅师语录》(台湾新文丰影印本)为稿本,原书后附《梅花诗》、《雪诗》因有专门诗文点校本,本次标点遂未收人附录。

  以上五种属《华严丛书》中的天然语录、年谱以及清初岭南佛门史料部分,关于天然和尚的经谕、经谕注疏等将陆续点校出版,以俾便流传,光大佛法。

  摘自:天然之光——纪念函罡禅师诞辰四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