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大汕禅师与清远飞来寺

作者:徐文明

  石濂大汕为明清之际岭南曹洞宗的一代宗师,他长期主持广州长寿寺,并兼领澳门普济寺与清远飞来寺,奠定了三寺三位一体的格局,使得曹洞法统长期延续,也为清远禅宗的复兴做出了重大贡献。

  孙绳祖《禺峡山志》卷二有《石头陀厂翁和上传》,这是大汕入灭之后最早和最为完整的一个传记,其中有他书未载的一些重要信息,值得重视。全文如下:

  厂翁讳大汕,字石濂。浙西名家子,父徐母杜。生有智慧,八岁闻人诵《法华》,辄能会通。时际鼎革,父靖国难,乃依世交龚,龚抚如已出。疾婴鼻衂不瘳,就医白下,偶游天界寺,恍见常安居止阿兰若,坚投杖人和尚剃度,龚不能禁。是时杖人为东南尊宿,知厂翁再来,授最上乘,于大众中多所赞。而结习未尽,不明心要,乃命遍参诸方。寻过古南参牧云,大善才燃正法炬,得天龙一指禅,归与杖人相视大笑,盖已了却大事因缘。随于宁国百祖、姑苏竹堂、苕上水西、吴趣广福,次第开法,皆放大光明藏,照十方界,普度众生。

  猛忆杖人曹溪礼祖之嘱,卓锡度岭,扫塔毕,受制抚两军简,向狮子林传菩萨戒已,又赴大佛寺放参,从平南请也。期满,中州闽剌史招主五台法席,刻杖人《传灯正宗》成,携板还苕上,什袭楞严藏。

  俄从定中传初祖心印,当在震旦设大法乐,复求岭表示现。迫于当事荐绅顶礼,留主长寿院事。院故五羊名刹,岁久颓废。厂翁首建大悲殿,次藏经阁,次大雄殿,次舍利塔,一切诸佛庄严色相,方丈僧寮,焕然具足,宗风由此大振。时南华寺祖席久虚,监院僧率百房弟子,以花冠诸缨络迎嗣无上法宝,由杖人溯源而上,为洞山二十九世孙,自六祖轮次而下,实本山三十四世孙。

  先是安南慕厂翁法乳,遣官具书币迎请说法。翁意初祖航海来度东土,我独不可航海往度彼众乎?遂往阐教,施大法雨。及归,以药师、天王二殿未成,启王作功。殿既成,更念长寿伊澫少供,蒙前太守黎公给飞来寺田租入院,中为豪强兼并,研思穷力,布金清理,始复旧物。尚图修辟飞来诸胜,图此净果。无何道高毁来,有傍睨之,清静城中陡生荆棘。幸“迷阳迷阳,有足未伤”。厂翁知三业难调,避秦还浙,上静徐氏家庵。一夕举偈示众,结跏而逝,时年七十有二。其门弟子兴宗等奉灵骨瑜岭,建塔北禺最高峰。所著有《灯待》百卷,《离六堂诗集》及《海外记事》数十种行世。

  孙澹翁曰:“余读佛经云:无缘生慈,以斯而唱,物无不周,厂翁具大法力,而卒不满愿,惜哉!虽然,应以宰官身得度者,即现宰官身而为说法,嗣此宰官,能生慈于无缘之缘,是亦犹行厂翁唱物之愿也。无我相,亦无尔相,视法平等,此之谓善知识,此之谓不二门。

  大汕之籍贯,为浙江嘉兴,其原籍当为江西九江。其父徐氏,为浙西名流,母为杜氏,此则他书所未言。

  他生于崇祯六年(1633),十三年(1640)八岁时闻人诵《法华经》,便通经意,看来早有佛教结缘。

  弘光元年即顺治二年乙酉(1645),师十三岁,清兵入嘉兴,乡人奋起反抗,清兵屠城,乡宦徐石麟(1578—1645)尚书自缢殉国。大汕之父,有可能与徐石麟有关,因为当时嘉兴名流号徐氏者,首推徐石麟,也确实死于国难,此事需要专门论述,姑附于此。

  国破家亡之后,师随母流落,至苏州,师从名家沈颢(1586—1661)习书画,后又师世交龚鼎孳(1615-1673),龚待之如同己出。二人皆是书画名家,师从之数年,故得其真传。

  顺治五年戊子(1648),师十六岁,时觉浪道盛(1592—1659)大师主持太平无相寺,师往投之,觉浪为其剃度,遂为门人。不久觉浪下狱,师依旨云游参方,首参临济宗古南牧云通门禅师。

  据《五灯全书》卷六十七:

  嘉兴府古南牧云通门禅师

  常熟张氏子,卯岁礼兴福洞闻老宿为师。初参博山,次谒天童悟于金粟。悟问:“即今事作么生?”师拟议,悟便打。师礼拜,悟于背上筑一拳曰:“你若作打会,入地狱如箭。”自是发愤咨参。后上天童,题万松关偈曰:“古路松阴廿里长,过时谁觉骨清凉?”悟曰:“何不道过时谁不骨清凉?”师于言下豁然。又作活眼泉偈,正思索时,偶右手于左臂一触,忽然契悟。久掌记室,出住古南。……师自谢事天童。十馀秋。隐遁无定居。至康熙辛女冬,示寂于石湖静室。

  牧云通门(1599-1671)于崇祯十三年

  (1574)至顺治九年(1652)间主持古南等寺。八年(1651),师十九岁,再事觉浪,时觉浪主持金陵栖霞寺,师徒相视大笑,知其已得真传,大事了毕,命其开法。后随师往天界,再领宗旨。

  大汕最初主持,是在江南一带。

  据黄登《岭南五朝诗选》卷三《国朝高僧释大汕》:

  国朝高僧释大汕,字石濂,浙江籍江南人。天界觉浪杖人法嗣,年未二十即踞座,先住江南百祖、翠云竹堂,次住浙中广福、水西开化,有赵州云门斩钉截铁之机。

  大汕初期主持的四个寺院分别为江南(宁国)百祖、(姑苏)翠云竹堂、浙中(或谓吴中)广福、水西开化。大汕在其《岭南录》自序中亦谓“开法吴门广福,随堂常数百人”。这些记载不知是否有夸大的成分,潘耒便道“实无其事”。

  顺治十六年(1259)九月,觉浪道盛入灭。大汕出游五岳,备历诸方。

  大约在康熙二年(1663),忆觉浪之嘱,到曹溪礼祖塔。扫塔之后,受请到广州师子林传菩萨戒,后来又受平南王之请,主持大佛寺。

  康熙十三年(1674),出岭北上,秋,受中州闵刺史之请,礼祖少林。

  康熙十五年(1676),度夏中五台田司李别馆,编辑《传灯正统》。年末归江南家乡,见老母,有《省母》。

  康熙十六年(1677),携《传灯正统》书稿至江南,准备刊入嘉兴藏。夏集纪胜堂,与吴绮、余澹心、高澹游、徐松之等相聚。

  康熙十七年(1678),回到岭南,主持长寿寺,后兼领清远飞来寺为下院。

  大汕接管飞来寺,是在实行真际禅师入灭之后,并非吞并,此外后来潘未攻击大汕强占飞来之租七干馀石,纯属污蔑。据《禺峡山志》卷二广州太守黎民贵顺治十五年(1658)《长寿院摄管飞来寺田产记》,这是当时政府的决策,与后来接管飞来寺的大汕毫无关系。

  据屈大均《与某上人》四首之二:

  支遁山非买,深公莫笑人。禺阳新有主,帝子久无春。瀑布无馀说,明霞亦是尘。何时捐物役?鸾鹤与为邻。(上人新得峡山飞来寺。)

  此诗为屈大均写给大汕之作,由于后来二人交恶,故不提其名。屈大均于康熙二十年(1681)归乡,故此诗不会早于其年,其言大汕新得飞来寺,那么亦有可能其兼领此寺稍晚于长寿。

  据大汕《飞来寺唱和五首(有序)》:

  昌侯王使君,志托名山,行携胜侣,诗筒茗碗,清兴洒然。时在戊戌六月既望,由岭南佥宪左迁浙西参藩,道经峡山荒寺,舣舟过从,陟岩快游,拈题索句,因忘固陋,趋步成吟,用梁素冶韵,得五章以记其串。

  登古飞来寺

  五代飞来寺,天涯寄一林。

  自经南北路,不动去来心。

  峭壁悬新月,流泉奏古琴。

  半山亭子上,清夜其行吟。

  半山亭

  山亭堪憩暑,凤起日冥冥。

  云气争溪白,林光照石清。

  水村烟忽暝,鱼笛酒初醒。

  散发凭阑坐,长歌望远汀。

  观瀑

  树影宵光动,苍茫泻百川。

  乱云飞断峡,急雨下晴天。

  夜静流明月,风旋散绿烟。

  凉人清远思,最是石崖边。

  伴月亭

  曲磴迂回上,黄藤抱短墙。

  亭高浮黛色,风细杂花香。

  清磬沉山谷,鸣泉带草堂。

  形骸忘物我,笑谈共徜徉。

  晚坐静来轩

  小却青山里,溪光断复连。

  蝉鸣新雨后,人坐晚凉前。

  芳草粘霄汉,斜阳散晚田。

  鹅群浑不顾,欲伴君梦眠。

  此昌侯王使君不知何人,他与天然禅师亦有过从。

  据《瞎堂诗集》卷十六《王昌侯观察过访》:

  有客寻僧过峡桥,西风微雨马蹄孀。一丘已谢闲名久,三径忽传佳气飘。青草何嫌临玉节,绿杨偏欲系金镳。病馀还有清谈兴,不觉龙钟白发饶。

  此诗作于壬戌(1682)八月中秋至重九间,当时天然在庐山净成精舍隐居。王昌侯当是到广东上任,路过庐山,特来参访禅师。看来老和尚对他相当欣赏,与之相谈甚欢。

  大汕与王昌侯来往颇多,还有《干将篇寿王昌侯兵宪》《送观察王昌侯之任嘉湖四首》等,看来他是自广东佥宪左降浙西嘉湖,原因不详。此外,邵远平于康熙二十年(1681)秋任广东乡试主考官,其《粤行集>)中亦有《寄怀王昌侯使君》,似乎说他的父亲曾任开府,功业过人,革除六大害,拯救百万人。邵远平与梁佩兰互有赠答,而梁氏亦有《题王兵宪》,可见王昌侯时为兵宪。

  由于序文称戊戌六月,只能是在顺治十五年(1658),然而此时大汕尚未来广东,更不可能主持飞来寺,王昌侯亦未来广东。因此“戊戌”之说必然有误,当为康熙二十七年戊辰(1688),因为“戊戌”与“戊辰”形近,并且此篇之前,有“乙丑暮春”之诗,可见作于康熙二十四年乙丑(1685)之后。上述资料表明,王昌侯到岭南是在康熙中期,不可能在顺治年间。

  梁素冶,八股文专家,有《学文第一传》,大汕至友,壬戌(1682)入都,六年无信,大汕丁卯(1687)秋入京时访之不遇,知己南还。二人次年在广州相见,或曾有诗赞飞来寺,故步其韵为五章。

  据《离六堂集》卷七:

  飞来寺听瀑

  风雨晴犹落,春来秋愈生。

  两山函水立,四面带云横。

  直撞寒钟碎,旋飞脱叶声。

  中宵明月下,还作玉琴鸣。

  与黄摄之居士飞来晚步

  风定听泉细,林疏见谷明。

  茶烟犹未散,山月忽然生。

  满地薜萝影,沿崖鸟雀鸣。

  与君溪上立,诗思一宵清。

  黄河图,字摄之,号木湾居士,南海人,黄河澈(葵之)之弟。大汕与黄摄之相识于庚申(1680)秋,从此关系莫逆,后来大汕至安南,他也不避艰险,相随弘法。

  这两首诗可能作于康熙二十四年(1685)左右,他与黄河图一起到飞来寺,观月听瀑,诗兴勃发。大汕还有《订黄木湾同游韩山》等多首与黄河图相关的诗篇。

  据《尔茂杨仪部登峡山飞来寺和原韵》:

  入峡皆松竹,临风翠若流。

  鸠声将唤雨,蝉响欲招秋。

  萧寺连云起,群峰隔岸浮。

  先生重惜别,薄暮坐林丘。

  杨正中(1624-?),字尔茂,通州人,顺治十五年戊戌(1658)进士,后为礼部侍郎。据雍正《广东通志·礼乐志》,康熙二十一年

  (1682)二月,因平定三藩之乱,遣礼部左侍

  郎兼翰林院学士杨正中于五月二十日祭祀南海

  神。大汕有《大宗伯杨尔茂先生奉命祭南海神

  祠,过访赋赠》二首,显然杨正中在公事之后

  探访大汕,大汕还随之一起参观了飞来寺。

  除《禺峡山志》所收之外,大汕还有《和清远紫白张邑侯见赠原韵二首,长寿即景三首》:

  枉辱彤檐过,行春草自芳。

  小山攀桂树,净域值甘棠。

  惠政风披暖,清言玉屑凉。

  欣联方外社,光彩到云堂。

  溯洄中宿峡,还上小浮丘。

  金石厉有冰,轩车来集游。

  风流贤大尹,家学古中州。

  铁画银钩赠,珍藏宝翰楼。

  高人能命驾,车马傍庭隈。

  细草承趺润,闲花破笑开。

  门荒留带镇,山静赠云来。

  冠盖临池上,沙鸥翻见猜。

  行馆多休暇,轩舆竹院寻。

  拈花来丈室,纫惠到香林。

  芳草池塘句,春天楼阁阴。

  山家何所供?清味饱胸襟。

  疏脉通潮水,栽云叠石幄。

  竹高客气节,松老露根美。

  曲径桃迎绶,疏篱槿是柴。

  邮侯发清兴,尘外惬幽怀。

  张皙,字子白,号石松,河南浚县人,济南府同知张施大之子,受业傅山,精医学,工书法,为著名书法家。康熙贡生,曾任河南荥阳、宁陵教谕,后任广东清远县令。

  据《清远县志》卷七,张皙任职,在康熙三十九年(1700)至四十六年(1707)间,成鹫康熙四十七年(1708)任庆云寺住持时有《重游飞来寺有怀张子白邑侯》,称“名山久别几经春”“两地归心月一轮”,表明其时他已经辞职归乡了。

  前两首是和张皙原韵,可惜张作已经不存。其中赞颂了张皙在清远的惠政,并称颂其书法如银钩铁画,十分珍贵。

  在张皙的大力支持下,为豪强所吞并的飞来寺田产顺利回归,这是大汕最后为寺所作的巨大贡献。张皙专门到长寿寺看望他,从而留下了大汕最后的诗篇。

  这五首诗或为大汕现存最后诗篇,列于《离六堂近稿》之末,表明他在最后之时,仍在为飞来寺的事操劳。

  大汕有多篇与飞来寺有关的诗篇,可见他对飞来寺确实非常关心,并非是挂名住持。

  大汕友人黄位北,亦曾游飞来寺,有诗九章。黄辉斗,字位北,一字空岚,江宁人,曾游燕、齐、秦、楚等地,后入吴兴祚总督幕府,有《慎独堂诗稿》《慎独堂文集》。康熙二十四年甲子(1684)元夜,大汕在招隐堂宴请吴绮、黄辉斗等,是年重阳送其西行德庆,又有《重阳送黄位北往德庆州》,述及二人两度天涯共游。

  康熙二十一年(1682),与黄摄之同游潮州,有《订黄木湾同游韩山》《江行喜雨,同黄摄之分赋》《途中五十》等诗。

  康熙二十二年(1683),游历潮州,有《潮行近草》。

  康熙二十三年甲子(1684),元夜,招吴绮等于招隐堂雅集,有《甲子元夜吴园次同观庄宋眉庵徐凤池顾辛峰钱目天季伟公彤本武登诸公雅集招隐堂分得秋字》。二月与王永誉将军、吴绮集离六堂。十一月,王士祯奉使祭告南海。

  康熙二十四年(1685),遗民刘坊(1658—1713),字季英,号鳌石,寓居长寿寺之别馆,有《长寿庵十二泳》。

  康熙二十六年丁卯(1687)秋,大汕到京,访友人梁素冶不遇,后经天津南下,岁末到杭州,有《题岳忠武墓壁》。是年潘耒首游岭南,次年北返,二人未遇。

  康熙二十七年戊辰(1688)元旦,在杭州,有《戊辰元旦登湖心亭》诗。春与毛际可相见,毛氏为作《燕游诗序》。是年有《燕游草》六卷行世。

  大汕曾经一度兼任南华寺住持,时在康熙三十年(1691)前后。他有《遥寿王南村太守》二首,自注“时余扫塔曹溪”¨oJ,表明这是在王焕(165l—1726)于康熙二十八年(1689)秋任惠州太守后所作。二十八年(1689)仲春,大汕与陈恭尹、王士祯等同登镇海楼,为长律以纪胜。

  康熙二十九年(1690),腊月十六日,王焕作《庚午嘉平望后送石濂师季南屏黄位北陈生洲返棹羊城用海琼子白云晚眺韵》:

  北风知我意,留客住江汀。

  寒月浮空白,遥山入望青。

  和歌依短笛,离梦速虚屏。

  明日三更夜,谁能醉不醒。

  这表明是年腊月,大汕与季煌、黄辉斗、陈生洲等来见王烘,同游罗浮。

  康熙三十一年壬申(1692)正月十七日,大汕邀请梁佩兰、王士祯、屈大均、陈恭尹、王焕、龚翔麟、陈廷策、陈子升、廖焯、季煌、沈上钱、方正玉、朱汉源、黄河潋、黄河图至长寿寺离六堂,分韵赋诗,梁佩兰作《上元后二夕,长寿石公邀同龚蘅圃、王紫诠、陈毅庵、方鹤洲、朱汉源、陈生洲、季伟公、陈元孝、屈翁山、廖南哺、黄葵之、摄之社集离六堂分韵》,表明其时大汕已经回到长寿寺。

  三十二年(1693),王焕作《石濂师同游罗浮赠诗用东坡安期生韵》一首:

  头陀本奇士,任侠能神通。汗漫五岳游,但访黄石翁。四十七年前,贯日飞白虹。潜身学黄老,守雌忘其雄。旋复爱行脚,振锡昌宗风。建刹遍名区,如象还疑龙。法腊六十馀,清癯同孤松。曳杖追飞云,步履遣双僮。荷锄自移树,肩袖随群峰。赋诗亿万言,休嗟生不逢。

  所谓“法腊六十馀”,此处实际指其俗寿,说明他六十馀岁身体还很健康。四十七年前,是指他在顺治二年(1645)十三岁时所遭遇的大劫难。故他有可能在此年再游罗浮。

  是年四月,毛际可为作《绘空词序》。秋,季煌归杭州,有诗送之。

  康熙三十三年(1694)春,大汕本来有北行之约,因疾未行,八月大越国使至,请到彼国弘法。

  康熙三十四(1695)正月,携门人五十馀及友人黄摄之居士等,赴越传法,越国主阮福澜崇敬有加,收为弟子,法号兴龙。

  康熙三十五年(1696)秋归国,以所得信施修建澳门普济禅院及飞来寺等,扩大了本宗的力量。刘曾(字省庵)主试广东,有《奉别石濂和尚》长诗。

  康熙三十六年(1697),熊一潇,字蔚怀,丙子秋奉命以工部左侍郎祭南海神,与大汕交往,有《丁丑季冬述怀奉别石濂老和尚》《过长寿寺访石濂长老》等。熊一潇诗中有“我皇神圣天纵姿,三教源流彻终始。尺纶有日讯曹溪,公为清时宜强起”之句,似是暗示康熙有相招之意。

  康熙三十八年(1699),潘耒再度入粤,以为大汕待之不恭,与之交恶,九月十二日,刻《救狂砭语》,并拉拢梁佩兰同攻之,为梁佩兰拒绝。

  康熙四十一年壬午(1702)秋,大汕西行端州,舟入端溪,有《十九秋有引》。

  康熙四十二年(1703),再到飞来寺,图谋营建。

  康熙四十三年(1704),春,大汕有《寄怀安南阮国主四绝有引》,中称“一江烟浪,道阻重云。八度春光,雪添华鬘”,自归国以来八春,表明作于是年。是年广东按察使许嗣兴听信潘耒谗言,将大汕押解出境,至赣州,归依者众,江西巡抚李基和逐归原籍,大汕回到浙江嘉兴上静徐氏家庵,说偈示化,终年七十二岁。门人兴宗等奉舍利还同清远,建塔于北禺山最高峰。

  大汕虽受诬谤,清政府对此似乎做了冷处理,只是递解归籍,所谓逮治入狱、受笞刑及长寿寺被抄之类可能是臆想之说,因为大汕所属寺院皆由其门人继领,并未归于他人,表明大汕事实上未受明确的处分。如果朝廷明令处置,孙绳祖区区一个县令怎么可能公然为之鸣屈,其门人也不敢为之建塔供养。他亦有可能如孙氏之说,迫于压力主动避秦还浙,以保全寺院子孙。

  大汕入灭之后,门人兴贤、兴彻等相继主持长寿寺,兼主持飞来寺,在孙绳祖支持下重建寺院。门人兴隆于康熙四十七年(1708)重建玉带堂。兴贤于康熙五十三年(1714)重建振衣亭。总之,大汕子孙长期主持飞来寺,为本寺及清远佛教的发展做出了重大贡献。

  (作者单位:北京师范大学)

  摘自:《广东佛教》201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