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法华经》导读

作者:方立天

  一、梵文原本与汉文译本

  《法华经》的全称是《妙法莲华经》,又称《妙法华经》。凡七卷或八卷,姚秦弘始八年(公元406年)鸠摩罗什译。“妙法”意谓经文所述的佛法真实、殊胜、隐微、奥妙,是无上微妙的教法。“莲华”,“华”即花,系比喻佛法的相状犹如白莲花,“出污泥而不染”,显其皓白纯净;又谓开敷、开示敷化以表其盛大功德。此经是大乘佛教的重要经典。

  由于种种原因,梵文原本在印度几已绝迹。迄今为止,《法华经》梵文写本是分别在尼泊尔、克什米尔和我国的新疆、西藏境内发现的。因此学者习惯上把发现的写本分为三类:一是尼泊尔写本,二是克什米尔写本,三是新疆写本,也称西域写本,或中亚写本。这些写本现在分别收藏于英、法、俄、日、印度、尼泊尔和中国。在已发现的梵文佛典中,以《法华经》的数量最多,已知的有三十多种。其中克什米尔和我国新疆发现的是5至9世纪的,年代最早,而数量少,且残缺不全;尼泊尔和中国西藏两地发现的是11至19世纪的,数量多且比较完整。公元1028年书写的珍藏于中国西藏萨迦寺的梵文贝叶写本《妙法莲花经》,字体清晰优美,首尾连贯,毫无残缺,弥足珍贵。此梵文写本(拉丁字母转写本),由蒋忠新编注,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于1988年8月出版。

  在鸠摩罗什译出《法华经》前的一百二十年,即西晋太康七年(公元286年),就有竺法护译出的《正法华经》十卷,二十七品。什译后的一百九十五年,即隋仁寿元年(公元601年),阁那崛多、达摩及多又用什译本加以增订,名为《添品妙法莲花经》七卷,二十七品。以上三种译本,现都并存于世。有一种说法认为,此外尚有三译阙本,但有学者考证,认为是误传,实际上只有现存的这三种译本。三种译本的内容大致相同。竺法护译本时间最早,内容最详密。鸠摩罗什译本,内容简约,文笔流畅优美。而流传广泛,受持、念诵、讲解、书写、注疏最多,影响最大的是鸠摩罗什译本。什译本原为七卷二十七品,且其《普门品》也无重诵偈。后人将南齐法献共达摩摩提译的《妙法莲华经·提婆达多品》第十二和阁那崛多译的《普门品偈》收入罗什译,增成七卷二十八品。后来又将玄奘译的《药王菩萨咒》编人,构成为现行流通本的内容。本文将着重介绍的就是这个译本。

  《法华经》译出流布以来,注疏者甚多。现存的主要注本有:南朝刘宋道生的《法华经略疏》二卷;梁法云《法华经义记》八卷;隋智颁《法华玄义》和《法华文句》各二十卷;隋吉藏《法华经玄论》十卷、《法华经义疏》十二卷;唐窥基《法华经玄赞》十卷;唐湛然《法华玄义释签》二十卷、《法华文句记》三十卷。宋至清代注释仍是不绝如缕。此外,新罗和日本也有《法华经》的注疏。

  二、创作背景

  《法华经》起源很早,按照佛教的一般看法,认为是释迦牟尼佛晚年时的说法。《法华经·序品》说,本经是佛在涅槃前的最后“咐嘱”,也就是佛教最圆满、最成熟的义理体现。据学者研究,此经大约在公元前l世纪由知识僧侣编著而成,有的学者还从语言的角度研究,认为是公元前2至3世纪的作品。总之,这是一部问世很早的大乘经典。

  从《法华经》的内容来看,其面世的背景有二:一是认为小乘佛教过分重视形式,偏离了佛陀的精神,于是连用譬喻、象征等文学手法,赞叹永恒的佛陀在成佛后,善巧方便,以各种化身、各种方法教化众生。二是认为不应把大乘和小乘对立起来,小乘的声闻、缘觉和大乘的菩萨这不同的三乘都归于一佛乘,一切众生都能成佛,都将成佛,调和了大小乘的不同说法,也就是用大乘思想统摄小乘学说。从佛教思想发展史的角度考察,《法华经》是属于由小乘向大乘转型期的著作,是大乘佛教的奠基性著作之一。

  三、基本内容

  (一)经文结构

  《法华经·如来神力品》云,此经“以要言之,如来一切所有之法,如来一切自在神力,如来一切秘要之藏,如来一切甚深之事,皆于此经宣示显说”。这段话以“法”(佛法)、“力”(神力)、“藏”(不轻示人的安乐行)和“事”(教化事迹)四义为纲,统摄全经内容。所云“如来一切所有之法”即初九品(从《方便品》至《法师品》),“如来一切自在神力”即次三品(《见宝塔品》、《提婆达多品》和《劝持品》,前二品内容一致,实可合为一品),“如来一切秘要之藏”即《安乐行品》,“如来一切甚深之事”即余七品(《从地涌出品》至《如来神力品》)。经文的后六品,集中讲述了几个典型菩萨在过去世的事迹(“本事”),似是原本问世后增益的附属品。

  (二)各品大意

  《序品》,叙述佛陀说《法华经》的缘起。

  《方便品》,此品为全经核心、纲要,着重宣说佛法只有一乘,说二乘、三乘都是方便;又谓唯有佛能究尽诸法实相。

  《譬喻品》,以火宅四车为喻,说明一乘真实、三乘方便的义理。

  《信解品》,摩诃迦叶等闻佛说法后,以长者穷子譬喻,示对佛法深信悟解。

  《药草喻品》,佛以三草二木喻众生根机的不同。

  《授记品>),佛为摩诃迦叶等授记。

  《化城喻品》,佛用化城譬喻,以示方便,进而引入佛的智慧。

  《五百弟子受记品》,述五百罗汉未来皆能成佛。

  《授学无学人记品》,述学无学二千人皆得受记。

  《法师品>),论聆听、随喜、受持、讲解《法华经》的种种功德。

  《见宝塔品》,多宝佛塔“从地涌出”,赞叹佛说《法华经》的功德。

  《提婆达多品》,提婆达多蒙佛授记,龙女献珠,变男成佛。

  《劝持品》,药王等菩萨发愿奉持《法华经》。

  《安乐行品》,论述身、口、意、誓愿四安乐行。

  《从地涌出品》,众多菩萨和眷属从地涌出,向佛礼拜。

  《如来寿量品》,佛为弥勒说法,如来成佛久远,寿命无限,为教化众生而示现灭度。此品在全经中的地位也很重要。

  《分别功德品》,谓当时闻法和后世受持《法华经》,都分别获得功德。

  《随喜功德品》,叙述随喜听受《法华经》的种种功德。

  《法师功德品》,叙述受持、诵念等五种法师功德。

  《常不轻菩萨品》,叙述常不轻菩萨以往常不轻行和奉持《法华经》的功德。

  《如来神力品》,佛显示神力,并嘱咐大众在如来灭后,应对《法华经》一心受持、读诵、讲解、书写和如说修行。

  《嘱累品》,嘱咐大众受持和广宣《法华经》。

  《药王菩萨本事品》,叙述药王菩萨在过去世的事迹和功德。

  《妙音菩萨品》,叙述妙音菩萨在过去世的事迹。

  《观世音菩萨普门品》,叙述观世音菩萨的名号因缘、称名作用和三十三应普门示现等功德。

  《陀罗尼品》,叙述药王菩萨等说咒护佑受持《法华经》者。

  《妙庄严王本事品》,叙述妙庄严王于过去世为二子所化的事迹。

  《普贤菩萨劝发品》,佛告普贤在如来灭后得《法华经》的法门,普贤白佛?凡持此经者,必得护佑。

  (三)主要思想

  《法华经》二十八品广泛开演大乘教义,从哲学思想角度审视,其主要观念有二:会三归一说和诸法实相说。

  会三归一说。《法华经·方便品》云:“诸佛世尊唯以一大事因缘故,出现于世”,这唯一的“大事因缘”就是为众生开启、示导,进而使之了悟、证人“佛知见”。佛知见即透彻悟达一切存在真实本相(“实相”)的真知灼见。为此佛用种种方便言辞、譬喻来教化众生。佛世尊演说正法,初善、中善、后善,其意深远,其语巧妙,纯一无杂……为求声闻者说应四谛说,度生老病死,究竟涅槃;为求辟支佛者(按:即缘觉乘)说应十二因缘法;为诸菩萨说应六波罗蜜,令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成一切种智。佛说法有初、中、后的不同次第,与之相应,说法对象有声闻、缘觉和菩萨三乘的区别。三乘即佛说法的三个次第,都属于“正法”,目的都在于阐扬“佛乘”——一切众生皆可成佛的教法,这种教化也称“一乘”,即不分二乘、三乘,而说唯一成佛之法。“如来但以一乘故,为众生说法,无有余乘,若二若三。”为了证明三乘同属一乘的说法,该经还以大量篇幅宣扬,佛用授记的方式来表明声闻、缘觉乃至众生皆可成佛。既然佛的说法唯有一乘,没有二乘和三乘,为什么又有三时说法,有三乘的区别呢?经说:“(佛)知诸众生有种种欲,深心所著,随着本性,以种种因缘、譬喻、言辞、方便力而为说法。”“诸佛出于五浊恶世”、“众生垢重,悭贪嫉妒,成就诸不善根故,诸佛以方便力,于一佛乘分别说三”。认为现实的世俗世界十分恶浊,众生有“不善根”,为此佛根据众生的不同“本性”,运用灵活方便的说法,使众生开悟,而“于一佛乘分别说三”。

  《法华经》的会三归一说,是一种佛教义理史观,也是一种方法论。它把小乘融人大乘,把三乘归于一乘,体现了由小乘发展到大乘,大乘别于小乘,但又不简单排斥小乘的根本理念。这种理论既体现了融合佛教各派的调和立场,又表现了为使众生实现成佛的终极目标而提倡采取各种不同说法的灵活立场。这样不仅为佛教各派不同立论的合理性提供论据,又树立了《法华经》自身包容各派学说,集大乘思想之大成的权威地位。

  诸法实相说。《法华经·法师品》云:“此经开方便门,示真实相。”“真实相”即实相。同经《提婆达多品》云:“演畅实相义,开阐一乘法。”《法华经》善巧方便,教化众生,就是开示“诸法实相”义理,这也就是阐扬一乘法,使众生具有“佛知见”,成就为佛。同经《方便品》云:“佛所成就第一稀有难解之法,唯佛与佛乃能究尽诸法实相。”诸法实相只有诸佛才能彻底穷尽其妙,换句话说,了解诸法实相是众生努力的目标,觉悟的内容,成佛的标志。所以,诸法实相是《法华经》的理论要旨,也就是说,阐述宇宙一切存在的真实相状是此经的主要哲学思想。

  《法华经》从两个方面来说明诸法实相的含义。一方面在《安乐行品》中说:“一切法空如实相……如虚空无所有性。……一切诸法,空无所有,无有常住,亦无起灭。”认为一切存在都是空无所有,是无生、无灭、无名、无相,诸法实相就是空性,无自性。这种空无相的空性说是与《般若经》的空观相摄的。另一方面,《方便品>)在讲究唯有佛与佛能究尽诸法实相后,紧接着就说:“所谓诸法如是相,如是性,如是体,如是力,如是作,如是因,如是缘,如是果,如是报,如是本末究竟等。”“如”,像,似。“如是”,像似。“本末”,指证说实相的功能次第。“究竟”,指最后的归宿菩提、涅槃。“等”,平等,指归趣是一,皆无差别。这是认为如是相、性、体、力、作、因、缘、果、报,都是一切存在的相状,也是修持所证所说的内容。众生应循着以上本末次第进行修持,以达到“究竟平等”的法的“实相”。同时这也是说,诸法实相是在主体的修持实践中显示的,由此可见,《法华经>)所讲的诸法实相,既指空性,又指如是存在的十种相状。它要求在修持实践中把两个方面统一起来,以悟达实相。实相说是《法华经》的世界观、认识论。从学术层面而言,应当肯定,此说所包含的一系列范畴,对人类认识的深化是有积极意义的。

  四、重大影响

  《法华经》在所有佛典中是传播最广、影响最大的一部。在尼泊尔有所谓“大乘九宝”之说,《法华经》就是九宝之一。一些重要的大乘佛典,如《大般涅槃经》、《大智度论》、《中论》和《摄大乘论>)等都援引本经文义以为论据。《法华经》在中国译出后,与《般若经》、《大般泥洹经》鼎足而立,成为东晋南北朝时代的佛教经典支柱。在《高僧传>)中所列的讲经、诵经者中,以讲诵此经者为最多。于敦煌写经里也以此经所占的比重最大。此经对隋唐时代的天台、三论、唯识、华严、禅等诸宗都发生了程度不同的影响;迄至清末,著名思想家、文学家龚自珍在《妙法莲华经四十二问》中,还大力突出此经的经王地位:“隋以来判教诸师,皆曰:《华严》日出时,《法华>)日中时,《涅槃>)日人时。明澫益大师曰:‘诸经有《法华》,王者之有九鼎,家业之有总帐簿也。’与一切经名各自言经中之王不同。”足见此经影响之深远。

  《法华经》对中国佛教的影响是广泛的、多方面的。天台宗创始人智顗之师慧思视“诸法十种如是”为平列十句,谓之“十如”,成为智顗立宗的理论骨干,并用以与十法界、三种世间等相配而构成“一念三千”的重要理论。此经《安乐行品》的禅观双修思想,也成为天台宗人提倡禅定与义理并重学风的经典根据。由此,《法华经》被天台宗人奉为宗经。此经的会三归一说如此经系释氏临终前咐嘱说,对中国佛教的判教学说有着重大的影响。此经对“头陀行”的赞美,对中国禅宗的形成颇有影响。经中宣扬的药王菩萨燃身供养佛的作法,为中国僧侣的焚身起了先导作用,以至《高僧传》中有“亡(或遗)身篇”,记载中国僧侣以舍身弃命为最上等布施的事迹。《法华经>)还通过讲观世音、普贤等菩萨的故事来赞扬菩萨行,这对于在民间树立菩萨的崇高形象,兴起崇拜菩萨的信仰热潮起了很大作用,同时也有力地推动了佛教走向民间,深人民间。此外,《法华经》对道教也发生了影响。其内容被大量地吸收于道教的经典之中。又由于此经采用诗文、譬喻、象征、说故事等手法,因而具有较鲜明的文学性,在文学史上也具有一定的地位。

  《法华经》传入朝鲜、日本后,一直盛传不衰。尤其是在日本,6世纪时有圣经太子撰写本经的《义疏》四卷。此后本经成为日本镇护国家的三部佛经之一。9世纪又有传教大师最澄在日本开天台宗,此经因之影响益大。13世纪日莲专奉此经与经题,创日莲宗。现在的创价学会、立正佼成会等,也以尊奉此经与经题为宗旨。

  [原载台北辅仁大学《哲学与文化》二十二卷第十期,1995]

  摘自:方立天:《中国佛教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