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佛教文化的内涵与建设

作者:方立天

  佛学在某种意义上说,它就是文化,这是赵朴老生前不断强调的。如今,海峡两岸都在推行人间佛教,人间佛教究竟怎么走?怎样发掘、利用佛教的文化资源?我的思路是这样的:

  2l世纪将是文化高速发展的时期。文化不仅具有它自身的价值,而且它还可以转化为经济价值。这一点在佛教方面,也表现得非常明显。就旅游而言,常规的旅游点三分之一与佛教有关,而且有一部分完全是佛教的,既体现了它的文化价值,又转化为经济价值。

  我们还可以看到,佛教是一种宗教,同时它又是文化,包含了很深的哲学思想。中国有自己固有的传统文化——儒家、道家,外面的宗教进来不是那么容易的。佛教能成为中国传统文化之一,能够在中国的土地上生根开花结果,我认为与儒道的局限性有关。佛教讲的一些问题,儒道不太讲,这就可以产生互补,当然这也和儒道的开放性有关。

  现在有一个现象,历史进入到了近现代,特别是当前,好像儒释道三家中佛教最活跃,在文化领域、社会领域起的作用最大。这里讲了“好像”,留有商榷的余地。我们可以简单看看,儒家在过去很重要,是国家意识的主导形态,它有制度的支持,官府需要以儒家经典为依据,但后来这个制度性支持就没有了。另外,承载儒家的实体也不算太多,没有佛教那么多实体,孔庙很少。经过五四运动、“文化大革命”,也破除了一些。当然我们现在对儒家要进行正确的评价,目前来看,它的作用也不太大,学术协会不是很多,虽有“国际儒联”、“孔子研究会”,但活动不是特别活跃,发挥的作用有限。再谈道教,现在相信道教的人比较少,新出家当道土的好像不多。道教是我们自己创立的宗教,有种很天然的感情。但是道教追求长生不死,这不实际;炼丹对化学、医学有贡献,但吃下去可能中毒,这些是道教的局限性。佛教则不同,佛教讲生死,这是符合实际情况的,每个人都有大限,在此基础上佛教提出要如何解脱。

  佛教由于传播到了很广泛的地方,在韩国、朝鲜、日本形成黄金纽带,对于巩固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起了很大的作用。对中日建交也起到了很好的作用。在东南亚这一区域,云南佛教可以起到很好的作用,加深理解,增进友谊。西北和蒙古这一带,藏传佛教也起了很大的作用。所以,就周边关系而言,佛教是很重要的联络中国与别的国家的纽带。另外,国内两岸四地,通过什么路径、什么手段去增加交流?大陆与台湾,内地与香港,由于历史的关系有些隔膜,通过什么去增加彼此同胞的情谊?佛教中佛指、佛牙的供奉等等,起到了很大的作用。目前的学术会议很多,儒释道三家中又以佛教学术会议最多。很多大和尚都很忙,因为很多寺庙现在有条件举行学术会议,这对文化也有很大的贡献。

  佛教作为传统文化,与儒道一起,成为我们中华民族精神的一个方面。儒释道三家中儒家体现了人本主义传统,道家代表了自然主义传统,佛教代表了解脱主义传统,三个传统构成了中国古代精神生活的支柱,适应了不同的人,符合不同人不同阶段的需要。我们认为,如果做得好,当今佛教对我们整个社会的发展,对我们中华民族都有很重要的意义。

  第二个问题,既然佛教文化这么重要,我们怎么去做?佛教文化指的是佛教包含的文化内容。从文化层面来讲佛教,也就是因为佛教包含了非常丰富的文化内涵,所以我们说它有资格称为是一种文化性的宗教。文化宗教包含哪些内容?怎么去挖掘、整理、发挥它的作用?

  第一个是信仰层面。信仰有两个方面:内在的信仰,外在的信仰。佛教内在信仰的核心,特别是中国佛教,是因果报应的思想。众善奉行,诸恶莫作,都是说因果报应这个思想。成佛、六道轮回,也都是在说因果报应。日本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文学家川端康成,在接受诺贝尔奖答谢时说:“佛教的因果报应思想,是人类最美好的思想。”当然我们不一定赞成这个论断,但是我们要去体会,那样的一个作家,他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人类的一切行动,是需要考虑因果关系的,我想这个思想显然与目前中央强调的科学的、全面的、可持续的发展观是一致的。外在的信仰,就是佛、菩萨、罗汉,包括很多遗迹、遗物,还有祖庭。佛教的遗物也很重要,发挥着非常特殊的作用。比方说佛指、佛牙,带有佛字的东西都是宝,它可以转化成一种精神价值、文化价值,乃至转化成一种经济价值,这是需要我们考虑的,这是外在的信仰。一般说来,佛教的传播对象以佛教信徒为主,但是佛教信徒与世俗社会不是隔离的,他们不是孤立存在的,会对世俗社会产生影响。

  第二个层面是佛教所包含的哲学观念。我非常重视这一条。这个要转化成为我们大家都认同的理念,当然需要下很大很大的工夫。我最近思考佛教起码有六个理念,是特别应当宣扬的。第一个就是缘起论。恩格斯讲辩证思维。缘起,一切都是因缘和合而起,我们彼此都是互相依存的。人类社会、家庭、国家、民族、人与自然,都是这样,完全符合实际情况。第二是因果。第三是平等。人类需要平等的理念,佛教是很讲平等的,我把它分为四个层次。第四是慈悲。人与人之间要有慈悲,不要把别人看成是我们的敌人。我们换个视角,别人与我们是一体,我们要互相依存,互相依靠。第五个是中道。佛教反对走极端,它强调中道,兼顾两边。释迦牟尼反对苦行主义也反对享乐主义。讲空和有,也就是反对两端,它是很高的哲学概念,包含着很深的思想。佛家讲的苦,如果我们真正地体会它,讲苦比讲快乐更深刻。最后一个概念是解脱。人要善于从烦恼中解脱出来,我们每天碰到的烦恼还是蛮多的,要从里面解脱出来,乃至于死亡的问题、怎么安顿。但是这些哲学观念都不是现成的拿来就可以用,需要转化,用现代的语言,根据时代的需要,加以新的诠释,为党、国家和人民作参考、比较。佛教的资源本来是很丰富的,佛教也讲仁爱、讲道德,可以做很多事情。

  第三个层面是道德。宗教不等于道德,宗教也不能完全归结于道德,但是现在社会上确实很重视宗教道德的作用。例如佛教的五戒,其中前面的四个戒就有普遍意义。有一次德国神学家与我在人民大学对话的时候,我们提到佛教的前面四戒,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能不能作为大家伦理的底限,作为一种参照,与儒家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等等综合起来考虑?对方回应还是比较认同的。佛教五戒最后一戒是不饮酒,这一条不好推广。净慧法师说不妨改一改,改成不吸毒,这很有意义。总起来说佛教的伦理道德体系还是很完整的。

  第四个层面是文学艺术。我们参观寺庙就是欣赏它的艺术,寺庙等于是博物馆、展览馆。中国文化对世界文化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文学艺术是我们可以发挥佛教作用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

  最后一点是民俗、风俗习惯。我认为佛教有很多的优势,包括素食、茗茶等等,这都是佛教对人类文化、社会文化很重要的贡献。如果将佛教的节日转换成民间的节日,可能对调节人的精神有很大的作用。

  [原载《云南民族大学学报》,2005(3)]

  摘自:方立天:《中国佛教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