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人生真相与生命意义的寻求

作者:方立天

  王维居士《叹白发》诗云:“一生几许伤心事,不向空门何处销?”佛教的解脱在于消除人世的烦恼、悲伤、羁束、痛苦,由不自在进入自在的境界。所谓解脱就是从人生痛苦中解放出来;所谓自在就是获得自觉、自得、自由的境界。解脱、自在的标志就是成就佛格,升人净土。

  中国佛教学者对于佛教的人生理想学说有一个理解、消化、本土化和独立发展的过程。例如,“佛”是佛教的理想人格、崇高象征、庄严代表,追求成佛是中国佛教徒的最高终极目标。然而,什么是佛?佛的特性、本质、功能、形象如何?佛如何定性、定位?中国佛教就先后有“体道者是佛”,“周孔即佛,佛即周孔”,佛是人格“神”,“法即佛”,“理者是佛”,以及“心即佛”,“念佛心是佛”,“清净心是佛”,“汝自是佛”,“我即是佛”,乃至“无心是佛”,“理事不二,即如如佛”等等说法,表现出对于佛的解释和认识的不断演变与多样性。

  又如,对于佛教人生理想境界的追求,在中国佛教史上,最初盛行的是弥勒净土信仰,后来弥陀净土信仰与弥勒净土信仰发生争论,并取而代之,逐渐成为主流。约自中唐以来,唯心净土观念又日益流行,并成为此后中国净土思想的主导观念。迄至近代,则更衍化出人间净土思想。

  这里,唯心净土和人间净土是体现中国佛教特征的两个重要观念。所谓唯心净土是指,心为一切的根源,净土是心的显现,是唯心所变,净土实存在于众生心中。禅宗大师根据《维摩诘所说经》的“随其心净,则佛土净”的思想,大力提倡“唯心净土”说。在这方面,极为典型的是大珠慧海禅师的话,他说:“经云: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即佛土净。若心清净,所在之处,皆为净土。……其心若不净,在所生处,皆是秽土。净秽在心,不在国土。”(《大珠禅师语录》卷下)这种心净则土净,心秽则土秽的思想影响极为深远。

  近代以来,西学东渐,中国社会面临着巨大的冲击,时局动荡,战乱迭起,风雨如晦。整个汉地佛教萎缩颓危,益趋式微。正是在中国历史大转变,中国佛教处于衰乱、面对时代挑战的严重关头,太虚大师(1890—1947)倡导“建设人间净土”说,并相应地提出了“人生佛教”、“人间佛教”的理念。这些主张一经后继者的发挥,成了主导当代中国佛教现代化的新道路。

  中国佛教在提倡人生佛教、建设人间净土的努力中,也日益重视如何把佛法人间化、佛理生活化的运作。这里,如何开发中国佛教文献资源,尤其是原来就贴近人间生活的禅宗公案,用现代语言准确、清晰、通俗、生动地表述出来,就具有特殊的重要意义。

  禅宗是中国最为本土化、最具影响的佛教宗派。禅宗经历了长期的演变过程,历史悠久,派别众多。自菩提达摩迄至道信、弘忍以来,有牛头宗的兴起和南北宗的对立,北宗于8世纪中叶以后开始衰退,南宗内则有荷泽、洪州、石头等诸宗的竞起,洪州、石头两宗且又衍出临济、沩仰、曹洞、云门、法眼五家的分立,门叶繁茂,家风各异,兰菊争艳,异彩纷呈。禅宗主流高扬不立文字,教外别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其间不同流派或云即心即佛,或谓非心非佛,或言即事而真,或称本来无事,其教学与禅修的方法,有诸如扬眉、瞬目、叉手、踏足、擎拳、竖拂、口喝、棒打,甚至呵祖骂佛等类机锋,还有语录、公案、古则、话头、默照以及云门三句、黄龙三关、临济三玄三要、四料简、四宾主、四照用、曹洞五位等,令人眼花缭乱,玄奥难解。究竟禅宗全部理论和实践中一以贯之的禅道是什么呢?究竟禅宗要教导、启示人们立身安命之道的根本理念是什么呢?

  禅宗公案数以千计,其中常用者约为五百则。公案意在言外,不可以理性思维、逻辑推理、日常经验和普通常识去解释、说明。在数量众多的公案中,究竟蕴含着什么人生禅理呢?究竟是启导人们体悟什么人生真谛呢?

  人生的真相是什么?生命的意义何在?我主张超越现实矛盾、生命痛苦,追求思想解放、心灵自由,就是禅宗对人生真相、生命意义问题的回答。如果进一步概括地说,超越就是禅宗思想的主要本质,就是禅宗的根本精神。

  禅宗的超越,从根本上说就是超越二元对立,从而消解人们心灵深处的紧张、矛盾、障碍、烦恼、痛苦。

  禅宗主张的超越对象,是生命现实与美好愿望、生命短暂与时间永恒、生命个体与空间整体、生命主体与宇宙客体的一系列矛盾,或者说是人与自我、人与他人、人与社会、人与自然的一系列矛盾。这些矛盾就是禅师们通过大量的公案,以具体的事例启发人们的超越目标。

  禅宗倡导的超越功夫,一般地说,有众生实践智慧成佛的“悟”和众生实践修行成佛的“修”。悟和修又有顿然突破的“顿”和循序渐进的“渐”两种方式。顿悟、渐悟与顿修、渐修的不同组合,构成禅宗不同流派的实践修悟功夫。就禅宗的主流派而言,是主张“直指人心,见性成佛”,也就是提倡众生以内在的智慧,体悟本性,顿悟成佛。这种体悟的直觉功夫是禅宗禅修的重大特色。

  禅宗的公案也论及超越的结果,即禅修所达到的境界。把禅师们的有关论述归结起来,这种境界可分为六个层次:(一)通过超越种种矛盾,使人的情感得以宣泄,烦恼得以排除,痛苦得以缓解;(二)禅修具有心理调节的功能,这种功能的增加,使得人们的心绪趋于稳定,心态归于平衡;(三)禅宗把涅槃理想落实于现实生活之中,强调在日常生活实践中实现人生理想,这会使人安居乐道,使人满足、快乐、自在,平添生活情趣;(四)禅宗尊重宇宙万物自然本性的自发流露,又提倡从统一和谐的视角超越地审视宇宙万物,这会使人从对自然、对宇宙万物的感性直观中获得一种特殊的愉悦体验,即审美经验,从而极大地提高人们的生活意境;(五)禅宗超越短暂与永恒、有限与无限、主体与客体的对立,使人由悲叹人生短暂、渺小、孤独转而提升为体验不朽、伟大、和谐,从而提高人的主体地位,并把人格尊严高扬到极致;(六)在肯定人的主体地位和人格尊严的基础上,禅宗进一步确立人的内在本性与超越佛性的终极合一,从而使禅修者个人获得真正认识和终极安顿:我是自然本性未曾扭曲的我,一旦对原来本性的自我发现,整体证悟,我就与宇宙万物和谐共存,我就与宇宙同在,我就是佛。这些超越结果,禅师们自然会因根基差异和修持程度不一而有所不同,有的可能达到某个层次,或某几个层次,也有的可能达到上述全部超越境界。

  [原载《禅趣人生》,上海,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2002]

  摘自:方立天:《中国佛教文化艺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