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无锡的宝塔

作者:郑和尧

  在《寄畅园画册》中,收录了由明万历年间著名画家宋懋晋所作的《寄畅园五十景》图。我们发现,图册中锡山上竟有两座塔:龙光塔旁还矗立着一座小塔。锡山上何以有双塔?无锡又有多少塔故事?

  塔,本不是中国固有的建筑。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图。这浮图就是“佛陀”的另一音译,是佛教徒特有的陵墓建筑形式。一座佛寺,建了佛塔,也就代表了这是佛陀的所在。僧人辞世后入土,也能建塔安奉,少林寺塔林就是僧人的墓葬区。但这类的塔,多为实心石塔或砖塔。佛塔传入中土,才有了今天普遍可以登临远眺的亭台楼阁式的佛塔。

  深井探入地下,高塔矗向天空,好比是古代城市生活里物质和精神的阴阳谐和。井深以汲水,塔高以临风,一座城池才能风生水起,风水祥和。

  锡山双塔

  无锡的塔,若论体量之大,当首推南禅寺的妙光塔。但论地位,似乎反不如锡山上的宝塔——龙光塔来得高。锡山宝塔,作为无锡的象征早已深入人心。

  锡山是无锡的主山,也是无锡城名的来源所在。然而锡山有塔的历史却并不久远。在明初洪武、永乐年间,有一名叫王达的学士写过锡山塔影诗,这是锡山有塔最早的记载。约一百多年后,到了明正德年间,锡山上这座塔似乎已经荡然无存。这一日,善看风水的大官昆山人顾鼎臣来到锡山,他观察一番后,说出了一句:“县无巍科,当是龙不角耳。”也就是说,他认定无锡之所以在南宋嘉定十六年(1223)出过一个状元蒋重珍后,长期无人高中的原因,在于锡山这个龙头上没有长角。

  顾鼎臣也是状元出身,于是无锡乡绅顾懋等人宁信其有,为了让无锡再出状元,在嘉靖年间捐资建起一座石塔。也许正是锡山宝塔承载着无锡人这样的希冀,就成了无锡的象征。当时归老家乡的邵宝还赋诗《锡山塔基》:

  东峰石塔对西峰,云来云去俯仰中。

  万古不灭铭地语,百年谁识补天功。

  雷将化雨春回蛰,斗避文星夜起虹。

  何日落成须报我,望湖亭上一樽同。

  邵宝是明正德五年三月回到无锡的,七月他就在惠山建了尚德书院,到了正德十一年(1516),他再次回锡时又建了二泉书院。这首咏塔基的诗明显作于建塔奠基时,含有希望石塔落成后“文星”能够眷顾无锡的意愿。诗中提到的“百年”是否就是指明初的旧塔倾圮已百年,已难以确定,但邵宝写诗的时候,似乎已自知不久于人世——建塔时他已在无锡养病,“何日落成”自然就在眼前,所谓“须报我”,也许就是“家祭无忘告乃翁”的意思。

  明嘉靖六年(1527)二月二十四日,邵宝病逝,状元没有出现。到了嘉靖十九年,顾鼎臣也去世了,状元仍然没有出现。

  石塔建成了五六十年没有见效,有人悟出了问题所在,于是提出:“龙以角听,宜空其中。”就是说龙是用角当耳朵听的,中间应该是空的。于是乡绅们又开始集资,于明万历二年(1574)建造了一座楼阁式砖塔。事有巧合,就在这年四月的殿试上,无锡人孙继皋高中了状元。到了七月,常州知府(当时无锡属常州府)施观民把这座塔题名为“龙光塔”。

  《寄畅园五十景》是明万历年间所作,锡山有砖、石二塔被如实画入图中。可见作画当年是双塔并存的。画家宋懋晋正是与孙继皋同一年殿试的无锡进士邹迪光请来的。

  建塔是为了要振兴一地的文脉,锡山龙光塔成为无锡的象征也是实至名归。

  不知又是哪一年,石塔倾圮了,在塔基上人们又建了一个望湖亭。从此,锡山上就只有一座龙光塔,直到如今。

  1924年3月,郭沫若在游历无锡时,龙光塔已是一座残塔:一场火灾烧得它只剩塔心。这张上世纪20年代的照片上,锡山宝塔是一派荒凉苍古的景象。直到实业家荣德生先生捐资重修,这才恢复了巍然的气度。

  南禅寺妙光塔

  荣德生一生造福乡梓,除了修复龙光塔,还捐资修复了南禅寺的妙光塔。

  妙光塔在南门外南禅寺内,建于宋代雍熙年间。“宝塔镇河妖”,妙光塔的建造目的果然是用来镇住为害的蛟龙,以免水患的。关于它的名字,传说是在明万历年间,有光自塔顶飞出,直冲云霄,所以叫做妙光。其实,在北宋崇宁三年(1329),宋徽宗赵佶就已经将南禅寺塔命名为妙光塔。

  今天的妙光塔塔身,是明朝正统年间重建的,其后经过多次修葺。妙光塔是“锡山八景”之一。光绪年间,同样由于失火,塔顶烧毁,成了一座仅有六层的残塔。1926年,由荣宗敬、荣德生等人出资大修,用水泥建绝顶、复檐、回廊并铺地。妙光塔八面七层,翘角飞檐,每角悬风铃共56只,清风远来,风铃琅琅,是锡城中为数不多的古迹之一。

  梅园念劬塔

  修妙光塔后五年左右,荣德生又在梅园内建造了一座“念劬塔”。劬读音作渠,是辛劳之意。是荣氏为母亲石太夫人八旬冥寿而建,以纪念母亲养育之恩。在《塔记》上有这样一句:“凡此无算人仰瞻是塔,必归而思其父母。”知恩图报,修塔造塔,是荣氏报父母恩、报乡梓恩的一种独特的方式。

  城中公园白塔

  城中公园的假山上有一座贴有白瓷砖的实心小塔,虽属缀景,但比例合适,素雅可观,这就是1927年在松崖上建的白塔。同样的小塔还有蠡园内的凝春塔,这是1936年建的小塔,这座小塔矗立于伸入湖中的小堤上,出人意表。

  蠡园凝春塔

  也许无锡人善于造小塔点缀风景,有一座索性造到了屋顶上。在寄畅园凤谷行窝厅前往西面的房顶瞭望,就能看到屋顶上有一个锡山龙光塔塑像,寄畅园是以借景闻名的,在这里本来看不到锡山和龙光塔,于是有好事者干脆在屋脊上塑上一座锡山宝塔,算是补偿。

  中日友好园柴胡塔

  无锡最新的塔当属金匮桥下运河边的柴胡塔,这是一座仿唐式五层方塔,是无锡市和日本明石市友谊的象征,虽然年纪最轻,却是无锡众塔中形制最古老的一座,从中可以看到唐代文化对日本文化的影响。

  结  语

  塔,从陵墓变为楼阁,又变为纯粹的缀景手段,它似乎有着神奇的法力,出状元、镇妖龙,点缀着湖光山色,也寄托着无锡人对文脉昌盛的希冀,承载着知恩图报、造福桑梓的深情。?

  摘自:《江苏佛教》2017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