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今无阿字禅师与海幢禅寺

作者:钟东

  关于这个题目,有两个问题,愿与读者分享。

  第一,今无和尚,是岭南名僧天然和尚的第一法嗣,又称阿字禅师,是广州河南海幢寺的开山大师,洞宗三十五代传人,他同时也是一位在诗文、书法上颇有建树的艺术僧人。今无阿字住持海幢寺,自康熙元年起,至其往生,共二十余年时光,其历年大事要略,又如何呢?第二,海幢禅寺,为广州五大丛林之一,其建置与法脉,史有可征,详情如何?

  今征之于史志文集,以与博雅之士,相析共赏。

  一,今无和尚生平

  今无和尚小传,前贤有汇录各家而成者,今举两例,以见一斑。其一为黄任恒著《番禺河南小志》卷八,有今无小传,述其生平之要,今抄其要如下:

  今无,字阿字。沙园万氏子。年十六抵雷峰,依函是得度。十七受《坛经》,十九随入匡庐。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师之出世,授以药粒,觉乃苏。自此思如涌泉,通三教,信笔注三祖《信心铭》,诸耆宿皆逊之。年二十,奉师命出山海关。千山函可一见,深器之。三年渡辽海,归广州。游奇甸、遘兵变。有欲假渠魁以中之者,其党忽就擒,得免。再依雷峰,旋住海幢。十二年北上请藏经,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乙卯回海幢。(阮通志释老传)大殿、经阁、方丈、僧寮,皆其改创。(《粤东诗海》九十八)手疏《楞严》,辑《四分律藏大全》。辛酉元旦,有“收拾丝纶返十洲”句。九月卒,世寿四十九。僧腊三十。(阮通志释老传)1

  其二为冼玉清著《广东释道著述考》,述今无事迹略同上,惟所据另有《今无禅师语录》,则是上文引《河南小志》所未录者。2

  为让读者更明确了解今无和尚生平,谨依各种文献,列简表如下:

  明崇祯六年(1633),一岁

  今无之师翁道独和尚(1599-1660)三十四岁,师父天然函是和尚(1608-1685)二十五岁。其法兄弟今释《光宣台集序》称,兄幼而遭乱失学,自十七岁始侍老人。执役之余,篝灯自力。大法既明,世出世典,一目洞然。按,和尚法徒古云述《今无和尚行状》,则称年十六,抵雷峰,依天老人得度。盖周岁与虚岁之差别。

  崇祯七年(1634),二岁

  和尚幼年奇特。见古云所述行状。

  崇祯八年(1635),三岁

  崇祯九年(1636),四岁

  四月,皇太极即皇帝位,建国号大清,改元崇德。

  崇祯十年(1637),五岁

  崇祯十一年(1638),六岁

  崇祯十二年(1639),七岁

  崇祯十三年(1640),八岁

  崇祯十四年(1641),九岁

  清崇德八年(1643年,癸未,明崇祯十六年),十岁

  清顺治元年(1644年,甲申,崇祯十七年),十一岁

  正月初一日,李自成在西安称帝,建国号“大顺”。三月,李自成部兵临北京城下。 十八日,崇祯皇帝下诏罪己,下诏“亲征”。当夜在宫中屠杀妻妾、女儿。十九日凌晨,自缢于禁苑煤山。

  顺治帝御大政殿(笃恭殿)受贺,命礼亲王代善勿拜。

  四月,李自成称帝,大顺军撤离北京,焚毁前明宫殿。一片石之战,清军击败李自成派出的唐通,扫清了入关障碍,明吴三桂降清,封为平西王。

  五月 多尔衮率大军抵达燕京。

  顺治二年(1645年 乙酉),十二岁

  顺治三年(1646年 丙戌) 十三岁

  顺治四年(1647年 丁亥) 十四岁

  顺治五年(1648年 戊子) 十五岁

  顺治六年(1649年 己丑) 十六岁

  阮元(道光)《广东通志》:“年十六,抵雷峰,依天老人得度。”这年,师从天然和尚为僧,法名今无,字阿字。

  顺治七年(1650年 庚寅) 十七岁

  受《坛经》。古云所述行状,称和尚十七岁受《坛经》,参明上座因缘,因闻猫叫得悟。阮《通志》称:“师初以贫废学,侍峰(天然和尚),得遍阅内外典。”

  顺治八年(1651年 辛卯) 十八岁

  顺治九年(1652年 壬辰) 十九岁

  阮《通志》:“年十九,随峰入匡庐。中途寒疾垂死,梦神人导师出世,师以钝辞,神授药粒,觉,乃苏,从此思如泉涌,通三教,信笔注三祖《信心铭》,诸耆宿皆逊之。”

  天然和尚住栖贤(今庐山栖贤寺),命监院事。从价祖(曹洞宗始社良价禅师,807-869)《过水偈》悟入。按,《过水偈》曰:“切忌从他觅,迢迢与我疏。我今独自往,处处得逢渠。渠今正是我,我今不是渠。应须凭么会,我方得契如如。”

  顺治十年(1653年 癸巳) 二十岁

  顺治十一年(1654年 甲午) 二十一岁

  顺治十二年(1655年 乙未) 二十二岁

  奉师命出山海关。古云述行状,称和尚奉师命出山海关,三年归,年二十八矣。按,或以为二十岁出关。且归来未到二十八。今录之备考。

  阮《通志》:“年二十二,奉师命出山海关,千山可和尚一见,深器之。每罢参,与语,自春徂秋,顿忘筌蹄。”

  顺治十三年(1656年 丙申) 二十三岁

  阮《通志》:“三年,渡辽海,归广州,游奇甸,遘兵变,有欲假渠魁以中师者,其党忽就擒。”则知,自出关后三年,行脚云游。

  顺治十四年(1657年 丁酉) 二十四岁

  顺治十五年(1658年 戊戌) 二十五岁

  今无和尚着、古正古云同编《光宣台集》卷五《复海幢放生社序》称,于密法名今轮,是年恢复师翁空老和尚所立放生社。僧今释《遍行堂集》卷十一,有《海幢寺放生碑记》。

  顺治十六年(1659年 己亥) 二十六岁

  顺治十七年(1660年 庚子) 二十七岁

  十月 大觉禅师玉林琇劝阻顺治帝削发为僧。

  今无之师翁道独和尚由海幢寺赴芥庵,端坐而逝,年六十二,坐夏三十三。

  和尚《复海幢放生社序》称,秋,于密贾行西粤,师翁此时见背。

  解虎是年之雷峰,从天然是和尚,剃落爱具。

  顺治十八年 (1661年 辛丑) 二十八岁

  是年,为防内地民众与郑成功抗清势力联系,实行海禁,勒令江南、浙江、福建、广东沿海居民分别内迁三十里至五十里,并尽烧船只,片板不准下海,此即“迁海令”。

  康熙元年(1662年 壬寅)二十九岁

  古云述行状,称二十九岁,游奇甸。按,奇甸,指海南。明邱浚有《南溟奇甸赋》曰,琼在海中三午余里,号称大洲,又曰南溟奇甸。

  阮《通志》:“计师从寒北涉琼南,艰阻备尝,胸次益潇洒廓落,再依雷峰,一旦豁然。”

  今无禅师住海幢。和尚海幢开法,“买四亩余地,改创大殿、藏经阁??”“一时法席交游之盛,不减晦堂”,再加上平南王尚可喜及总兵许尔显、巡抚刘秉权等人的捐建,使得“海幢局式宏廓甲于岭南”。

  和尚悟道,峰印之。按,峰即雷峰老人函是天然。有偈曰:“手画高旻枉自痴,可怜积功滞须眉。今年竟渡过三日,晚课随人瞌睡迟。”

  康熙二年(1663年 癸卯)三十岁

  和尚在海幢升座说法。见古正、古云同编《阿字无禅师光宣台集》卷一《法语》,是年,元旦、浴佛日、结夏、五月朔、六月朔、七月朔、解夏、长至日、除日,皆有升座说法。

  康熙三年(1664年 甲辰)三十一岁

  是年,和尚在海幢,元旦、四月初八、四月十六日、五月朔、六月朔、六月初四日、六月十七日、解夏、冬至日结华严长期,皆有升座说法。

  康熙四年(1665年 乙巳)三十二岁

  是年,和尚在海幢,元旦、四月初八日、五月朔、七月十六日解夏、腊八日、除日,皆有升座说法。

  初住海幢,百废待兴,以信愿力,勤苦支撑。见为解虎而作之《寿文代行状》。

  康熙五年(1666年 丙午)三十三岁

  是年,和尚在海幢,元旦、正月十三日开光安座、四月初八日、四月十五日结夏、五月朔、解夏、十月十八日、腊八日、除日,皆有升座说法。

  今无和尚法兄弟今释《海幢寺大雄宝殿上梁文》曰:“丙午九秋,黑月二日,虹梁先举,宝柱徐升。”则海幢寺大雄宝殿,乃在是年深秋举梁。

  康熙六年(1667年 丁未)三十四岁

  是年,和尚在海幢,元日、四月初八日、四月十六日结夏、六月朔、七月十六日解夏、秋九日(白社弟子方大林、周右公为许嘉本结冻请六十寿)、冬至、除日,皆有升座说法。

  康熙七年(1668年 戊申)三十五岁

  是年,和尚在海幢,元日、四月十六日结夏、六月朔、七月解制、除日,皆有升座说法。 八月,作《丹霞天老和尚古诗序》。

  十月十四日,为天然老和尚祝寿,也有升座说法。

  康熙八年(1669年 己酉)三十七岁

  是年,和尚在海幢,元日、四月十六日结夏、七月十六日解夏,皆有升座说法。

  康熙九年(1670年 庚戌)三十八岁

  是年,和尚在海幢,元日、十月十四日晚参、除日,皆有升座说法。

  康熙十年(1671年 辛亥)三十九岁

  是年,和尚在海幢,元日、四月十四晚参、结夏日示众、四月小尽晚参、五月四晚参、七月二十九晚参、冬至早参、腊八日(合省绅矜耆硕于本寺新大殿,设千佛忏饭),皆有升座说法。

  康熙十一年(1672年 壬子)四十岁

  是年,和尚在海幢,元旦早参、二月十六日(和尚四十大诞,方大林居士昆仲到山设供,请师升座)、四月初八日浴佛日早参、四月十四日晚参、四月三十日晚参、五月小尽晚参、六月十四日晚参、六月小尽晚参、七月三十晚参、十一月十四晚参、十二月十四晚参,皆有升座说法。

  据阮元(道光)《广东通志·古迹略》十四,僧池月、今无,次第建佛殿、经阁、方丈。康熙十一年,平藩建天王殿。(卷二百二十九)

  藏经阁,在今无和尚往生后三年,即康熙二十五年,从堪舆家言,改为后殿。事见(光

  绪)《广州府志·古迹略》六(卷八十八、仇巨川《羊城古钞》卷三海幢寺条,又见陈坤着、吴永章笺证《岭南杂事诗钞笺证》第220-221页3。

  康熙十二年(1673年 癸丑)四十一岁

  和尚在海幢,元旦早参、正月二十八日(鹅湖善女人姚门胡氏在海幢捐资塑大悲菩萨像一尊,建阁三间,开光)、二月十四晚参、二月十六日(和尚四十一大诞)、四月三十晚参、五月十四晚参、五月小尽晚参、七月小尽晚参、九月三十晚参(和尚因度岭入匡山省候老和尚),皆有升座说法。

  阮《通志》:“住海幢十二年,癸丑,请藏入北。”

  康熙十三年(1674年 甲寅)四十二岁

  阮《通志》:“过山东,闻变,驻锡萧府。”

  康熙十四年(1675年 乙卯)四十三岁

  三月十四,和尚请藏回海幢,归自金陵。康熙十七年五月二十一日,作《本山都寺解虎锡公塔铭》称“乙卯,予归自金陵”。

  在海幢日,每有升座说法。

  康熙十五年(1676年 丙辰)四十四岁

  是年,讲《圆觉经》。甚乱,杜门半载。

  在海幢,元旦、正月小尽、四月小尽、五月十四、五月卅日、七月十四、七月卅日、十二月除夕,皆有升座说法。

  是年仲冬,王令有作《海幢寺钟铭》,今无和尚铸钟,刻铭与供养信众之芳名。

  和尚所作《本山都寺解虎锡公塔铭》称:“解虎生于辛亥年八月十六日,终于丙辰十一月初七日。”

  康熙十六年(1677年 丁巳)四十五岁

  天老人返匡庐。

  康熙十七年(1678年 戊午)四十六岁

  是年,和尚募藏阁。

  五月二十一日,作《本山都寺解虎锡公塔铭》。

  康熙十八年(1679年 己未)四十七岁

  正月 平定三藩之乱已取得阶段性胜利,康熙帝御午门宣捷。

  三月 御试博学鸿词于体仁阁,授彭孙遹等50人侍读、侍讲、编修、检讨等官。修《明史》,以学士徐元文、叶方蔼、庶子张玉书为总裁。

  夏六月廿三日,作《创建海幢寺碑记》立石。

  康熙十九年(1680年 庚申)四十八岁

  四月 以学士张英等供奉内廷,日备顾问,下部优恤,高士奇、杜讷均授翰林官。命南书房翰林每日晚讲《通鉴》。宗人府进《玉牒》。设武英殿造办处。谕:凡放匠之处,妃、嫔 、贵人等不许行走,待晚间放匠后方许行走。

  康熙二十年(1681年 辛酉)四十九岁

  阮元《通志》称:“辛酉元旦,有‘收拾丝纶返十洲’句。九月卒,世寿四十九,僧腊三十。”按,阮《通志》所据,为《今无阿字语录》。

  二,海幢禅寺建置

  海幢寺,昔谓建于南汉,名千秋寺。至明代,为郭龙岳花园。僧光牟、池月募于郭氏。清(乾隆)《番禺县志·古迹志》载:“海幢寺在河南,僧月池、光牟募建佛殿,延请道独禅师驻锡于此。后,僧今无买四面余地,改创大殿、藏经阁、方丈、僧寮。康熙十一年,尚可喜建天王殿,巡抚刘秉权建山门。宏敞庄严,为岭南雄刹。康熙十二五年,从堪舆家言,改藏经阁为后殿。”4

  关于海幢之得名,一种说法曰,韩昌黎诗句“盖海旗幢出”,寺名本此5。另一种说法是,依佛经“海幢比丘潜心修习《般若波罗蜜多经经》成佛”故事。后一种说法更加合理。

  海幢寺,在清初的载记中,可见规制奇大。清人沈三白《浮生六记》说:“海幢寺规模极大。”这句话可不是凭空而说的,我们先把今释澹归的《海幢寺大雄宝殿上梁文》所述区域,用来参考:“仙城雄五岭,挟北极而南来;震旦耀千灯,屈西天而东注。”是讲其地理形胜,下文:“我此海幢法地,实惟宗席要津。脉连穗石,手垂阛阓之中;势融珠江,身隔波涛之外。右云烟而左白鹅,前石门而后黄木。花田瘗粉,销沉钗钏三更;龙尾翻云,散落珠玑万斛。”则含该寺四至。这么大的区域,其建筑的规模,也是非常宽广的,我们将在后文加以陈述。

  关于海幢寺的法脉,今无阿字得法自函是天然,函是天然得法自道独空隐,道独空隐得法自博山无异。

  清阮元(道光)《广东通志·释老传》称,“阿字禅师今无,得法天然是和尚。”“年十六抵雷峰,依函是得度。”则知今无为函是之得法弟子。函是师道独。据(宣统)《南海县志·释道传》:“道独字空隐,又字宗宝,再海陆氏子。生有夙慧,年二十九,走谒名僧博山,深有领悟,博山为之登具。”又《罗浮山志汇编》称:“空隐禅师名道独,字宗宝,博山无异禅师法嗣。”

  阮《通志》在函是传之后,附按语称“天然和尚师事空隐,丕振洞宗”,可知其为曹洞一脉。又,《遍行堂集》卷八,载今释撰《海幢寺大雄宝殿上梁文》曰:“曹洞正宗,天然和尚,了博山之旧业,继华首之新条。吹毛利剑,梵魔未易当前;入海泥牛,龙天亦难推出。遂令阿字座元,现作人间狮子。斫?之势,共期再来;啮镞之机,不消一句。三寸?长,既穿唇而过鼻;双轮足驶,历塞北而琼南。”可见今无和尚,传承曹洞正宗。康熙十四年乙卯海幢寺钟铭上,今无和尚自署“曹洞正宗三十五世住持沙门今无”。

  清代文人恽敬《同游海幢寺记》曰:“空隐一传为雷峰禔,再传为海幢无。海幢无整齐如百丈,灵隽如赵州,汪洋如径山。”又说:“海幢寺者,长庆空隐和尚经行道场也。”可见,海幢寺奉师翁空隐来此处修行。

  恽敬之记,见空隐老人时住海幢。清初陈子升诗《岁暮过海幢寺谒空隐禅师》,从中可见这一位向来亲近佛门的诗人,在海幢寺拜见空隐老人的情形。陈子升渐有归入佛门之心志,深为老人禅法震憾,诗中写道:“息影入中岁,生烟开早春。启扉无一语,踧踖愁书绅。”6

  史籍所载,零星可见清初海幢寺建筑物所用材料,清沈阳樊昆吾继宋人方信孺之后,着

  有《南海百咏续编》,其卷二的“佛寺”条,曰:“海幢寺内用绿色砖瓦,均平南王妻舒福晋所布施。今寺之香积厨,大斋灶,尚是螭砖砌成者。近为骨董家易去殆尽矣。”可见,海幢寺之旧物砖瓦,皆特制。至嘉、道间文献,便载“为骨董家易去”。樊昆吾与大学问家陈澧(1810-1882)有往来,陈曾有《寿樊昆吾诗轴》,精心为之,或为陈之前辈。

  海幢寺用绿瓦螭砖,是有由来的。据《番禺河南小志》所引《县志·杂记》一,载当时这些建筑材料,来自藩府。 “初两藩营造府第,咨请部示,恳照王贝勒制式,利用琉璃砖瓦,以及台门鹿顶。嗣奉部驳:民爵与宗藩制异,所请用绿色砖瓦之处,碍难准行。时粤已启窑营办,砖瓦皆成,至是未敢擅用,乃尽施诸佛寺。若粤秀山之观音阁、海幢寺、大佛寺,

  7可见,皆此种瓦也。书(舒)福晋所布施云。”绿色砖瓦,乃是藩王起先欲先施之民宅营造,

  而朝廷不许,然业已制成,为免浪费,因转施之佛寺。海幢寺、大佛寺、观音阁,皆用此材。

  海幢建筑,也有用天然石材之例,如(宣统)《南海县志·古迹》二,载“海幢寺,后有塔殿,其塔以星岩白石制成”,这种白石材,就是取自星岩。

  今据史志,可以考见,在今无住寺时候,陆续有以下建筑:

  大雄宝殿 今无和尚创建。今释有《海幢寺大雄宝殿上梁文》,又有[多丽·海幢大殿落成]词一首。

  藏经阁 今无和尚创建。和尚殁后,在康熙二十五年,从堪舆家言,改藏经阁为后殿。阁在海幢寺后,筑土成台,出地数尺,周甃以石。台上建阁九楹,碧瓦朱甍,凌霄切汉,为各丛林之冠,康熙间,按察使关中王令有碑记。据《宣统县志·古迹志》二。

  方丈 今无和尚建。

  僧寮 今无和尚建。

  天王殿 康熙十一年,尚可喜捐建。

  山门 康熙十一年,巡抚刘秉权捐建。(以上诸条,据乾隆县志古迹志)

  塔殿 在大雄宝殿之后,以星岩白石制成,质理精莹,刻镂精妙。(据宣统县志古迹志) 舍利塔 天然和尚著《瞎堂诗集》卷三有《海幢舍利塔》,汪后来有《海幢寺白石舍利塔歌》。

  地藏阁 在海幢寺内。徐作霖《海云禅藻集》卷一录今释《海幢地藏阁》诗,诗又见《遍行堂正集》卷三十七。

  后殿 僧成鹫有《海幢后殿落成》,载《咸陟堂集》卷四。

  毗卢阁 僧法一有《秋日登毗卢阁》诗,载于《岭海名胜记》。

  又,未能确定是否今无和尚创建,然与海幢寺募地建寺有关,在寺院范围内,或前后左右,与寺务、法缘有关的建筑物,尚有数十座,今据黄任恒《番禺河南小志》卷三之《第宅》条列如下:

  丛现堂 有黄承谷《秋夜同子黼宿海幢丛现堂》诗,录自《柳堂诗友诗录》。有颜薰《饮海幢寺丛现堂赠元珠和尚》,录自《紫墟诗钞》。

  还近堂 即丛现堂故址。光绪四年,僧昙树新之,改是名。所据为李欣荣《寸心草堂文钞》。

  西禅堂 钱林《与从子少轩海幢寺西禅堂晏坐》诗,录自《玉山草堂续集》。

  镜空堂 有尤步星《张墨池邀集海幢寺镜空堂品斋》诗,录自《五云诗钞》。又有冯筠《庚子十月十日偕友到海幢寺镜空堂弹琴》,录自黄圃《冯诗家集诗》四。

  松雪堂 有伍文华《过海幢寺留斋松雪堂》诗,录自《楚庭耆旧续集》二。有刘嘉谟《留题海幢松雪堂即呈瑜珊和尚》、《丙午上巳招同人集海幢松雪堂修禊》、《赠余删和尚》、《元珠和尚新住持庞伯常曾晓山颜紫墟陈古樵招访海幢留宿》,俱录自《听春楼诗钞》二。

  悟闲阁 咸丰元年,馆颜薰于此堂,以课方外诸弟子诗文。见颜薰《紫墟诗钞》。

  画禅堂 僧贵宝筏所居。宝筏喜藏名画,又工作山水,故名。见汪兆镛《岭南画征略》

  十一。

  瘗鹿亭 僧纯谦《片云行草》称,在海幢寺后松园。有僧法一《义鹿亭晚眺》诗,录自《岭南名胜记》六。有李符青《寄毅堂舍人》,录自《海门诗钞》。有汤贻汾《海幢寺同澄波上人瘗鹿亭看梅》诗,录自《琴隐园诗集》九。有僧纯谦《瘗鹿亭》诗,录《片云行草》。

  静观楼 在海幢寺内。有尤步星《集海幢寺登澄观和尚静观楼望雨》诗,录自《五云诗钞》。

  约云楼 在海幢寺侧鱼雷局内。见潘飞声《绿水园诗话》。

  诸天阁 在海幢寺内。有僧展宏《过海幢寺登诸天阁》诗,录自《北溪吟草》一。 闻清钟阁 在海幢寺内。有伍元葵《登海幢闻清钟阁》诗,录自《月波楼诗钞》二。有陈璞《闻清钟阁夜宿》诗,录自《尺冈草堂遗诗》三。

  藤花别墅 在海幢寺后园。见颜薰《紫墟诗钞》。

  一瓣山房 在海幢寺内。有僧法一《雨后集一瓣山房分赋》诗,录自《岭海名胜记》六。有颜薰《涉公约由永胜寺过海幢宿一瓣山房》,录自《紫墟诗钞》。

  空绿禅房 在海幢寺方丈室。道光间,总督阮元隶书额,木刻犹见之于当时人。

  惜阴轩 在海幢寺内。曾钊(道光拔贡)有《榕阴习静图序》称“海幢僻在河之南,周数十庙”“独惜阴轩为最幽”。

  就树轩 在海幢寺内。有僧纯谦诗四首,录自《片云行草》。有杜游《庚戌六月十一日宴集海幢寺就树轩各涉川和尚》诗,录自《洛川诗略》。有张维屏《涉川上人招集海幢寺就树轩》诗,录自《草堂集》一。

  宁福庄 在海幢寺,即松园之后畦。有僧石夔《宁福庄偶咏》诗,录自《绿筠堂诗草》。 松园 在海幢寺后。有僧纯谦《松园春兴》诗,录自《片云行草》。有僧石夔《松园口占》诗,录自《绿筠堂集》一。

  梅氏园林 在海幢寺左旁。有罗天尺诗题注曰:“梅花枝花园内有育青堂,在海幢之后,花田之侧,其幽趣堪比小有天园。有杭世骏《武司马招游梅氏园林》诗、罗天尺《梅氏花园育堂观孔雀开屏》诗、何梦瑶同题诗,皆录自《岭海名胜记》六。有冯公亮《春杪集育青园观孔雀开屏》,录自冯询《冯氏清芬集·白兰堂诗选》。

  养志园 在不满侧海幢寺前,潘宝琳建。有潘飞声《仲瑜叔招宴养志园》诗,录自《说剑堂诗集》一。

  以上文字,乃是试图对文章开头提出的两个问题,作出初步的解答。今无和尚事迹,前此未见有人认真梳理材料、加以叙写者,本文所列事迹年表,或可观之大概。又,历年闻有人作《海幢寺志》,然未见是书出版,故对其旧貌规制,颇有清楚之愿,故本文亦试列简表,求其大概。诚望同人,共同努力,加以考证,为盼。

  1 黄任恒编纂、黄佛颐参订,罗国雄、郭彦汪点注:《番禺河南小志》,369页,广东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

  2 佛山大学佛山文史工作室、广东省文史馆编:《冼玉清先生文集》,609-610页,中山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

  3 陈坤着、吴永章笺证《岭南杂事诗钞笺证》,广东人民出版社2014年版。 4 按,今可见者今无和尚在康熙十八年夏六月廿三日立石,王令撰文之《创建海幢寺碑记》,述之最为可靠,考海幢历史者,当参该文。

  5 黄任恒编纂、黄佛颐参订,罗国雄、郭彦汪点注:《番禺河南小志》,155页,广东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按,今查利韩诗,题作《送郑尚书赴南海》,诗全文如下:“番禺军盛府,欲说暂停杯。盖海旗幢出,连天观阁开。衙时龙护集,上日马人来。风静鶢居出,官廉蚌蛤回。货通狮子国,乐奏武王台。事事皆殊异,无嫌屈大才。”

  6 见黄任恒编纂、黄佛颐参订,罗国雄、郭彦汪点注:《番禺河南小志》卷四,161页,广东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录《中州草堂》卷八诗。

  7 黄任恒编纂、黄佛颐参订,罗国雄、郭彦汪点注:《番禺河南小志》,155页,广东人民出版社2012年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