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天然和尚与弟子寻访和兴复灵树寺的努力及其启示

作者:沈正邦

  广州市知用中学

  摘要:韶州的灵树古寺是云门宗的发源地,至清初已经荒废,天然和尚及其法嗣作为曹洞宗传入,致力于寻访和建复该寺,体现了中国佛教的兼容传统。这一优良传统源自佛教的教义和中华民族的民族性格,在全球化时代显得弥足珍贵。

  关键词:天然和尚灵树寺建封兼容传统

  从唐末至五代南汉末年,韶州曲江有一座著名的寺院——灵树寺。南汉时期,带有神奇色彩的知圣如敏禅师与创立云门宗的文偃禅师,先后住持于此。这两位大师在禅宗历史上有重大的影响,并受到南汉国君主的尊崇,因此,灵树寺在当时颇负盛名,影响深广。后来文偃禅师移锡乳源,创立云门寺,是为禅宗“一花五叶”中之“一叶”云门宗之肇始,而溯其起源,则在灵树。后世灵树寺历经沧桑,在宋时称建封寺,人清后由于战乱等种种原因,建封寺荒废,史迹遂渐湮没。

  天然和尚作为清初岭南佛门的一代宗师,对于这座曾经辉煌的禅寺非常关切和重视,曾亲临遗址凭吊和踏勘,赋有《建封滩寻灵树禅师旧址》诗。在他的率先垂范之下,他的嗣法弟子澹归和尚、石鉴和尚,都曾致力于寻找灵树禅寺遗址,澹归和尚并一再为该寺的重建与献地的赞助人邓居士等联络,会勘擘画,促成这座古刹在康熙年间得以重开。

  属于曹洞宗的天然和尚及其法嗣,对不同宗派的云门宗的发源地灵树古寺的深切关注,把寻访灵树旧址、规复寺院视为己任,完全超脱了派系畛域之见,体现了佛教博大圆融的境界。在当今这个全球化时代,中国佛教对待教内不同宗派和教外不同信仰的非常开明的兼容传统,无论是对我国建设和谐社会,实现民族繁荣与统一,还是对整个世界的进步与和平,都显得弥足珍贵,应予以发扬光大。

  云门宗的发源地灵树古刹

  在现今韶关市曲江县周田镇麻坑村东北的浈江边上,从唐朝末年起,就有一座佛教寺庙灵树寺,至五代南汉时,灵树寺发展到其鼎盛时期。这时期先后住持灵树寺的如敏禅师和文偃禅师都是禅宗历史上著名的高僧。

  灵树如敏禅师(?-918),闽川人。据《景德传灯录》等记载,如敏初谒黄檗希运,后至福州谒长庆大安,嗣其法。出住韶州灵树禅院,在岭南行化四十余年,为人宽厚纯笃,甚得当地儒士的敬重。兼善占卜,能预知未来,南汉小王朝对他尊崇备至,赐号“知圣”,常常迎请人宫,解难决疑,视如国师。如敏禅师圆寂后,南汉主刘龚赐谥“灵树禅师”,并按其遗嘱,任命文偃禅师继任灵树寺住持。

  如敏禅师圆寂的经过,《南汉书》卷17记载说:“高祖初称帝,将事兵戎,诣如敏院,使决进止。未至,如敏已先知之,忽一日召其徒语曰:‘吾已不久住世,灭后必遇无上人为吾荼毗。’因留一缄,使俟驾至进之,逾午遂坐逝。高祖适至,惊问其徒曰:‘师何时得疾?’对曰:‘师无疾。适遗一缄,令呈陛下。’高祖启函,得一帖云:‘人天眼目,堂中上座。’高祖悟,遂决意寝兵。命火其尸,得舍利无数,赐号‘灵树禅师。’诏塑其形于方丈祀之。”

  照这一段的记载,对如敏的死因显然是含糊其辞。按照合乎逻辑的推断,我们大致可以认为,如敏禅师是逆知刘龚想发动战争,且知道一般的劝阻断难奏效,故而不惜舍生取义,以一死进言,遏止了一场争夺疆土的不义之战,使无数苍生免遭涂炭。

  如果推断属实,如敏禅师真的是可以成佛了!

  关于如敏禅师迎请文偃禅师担任灵树寺首座的经过,也有一段颇具神秘感的记载,各本不尽相同,但都说如敏住持灵树寺20年,一直不请首座,“虚位以待”素未谋面的文偃禅师。《禅林僧宝传》卷二曰:“先是,敏不请第一座,有劝请者,敏曰:‘吾首座出家矣’。久之,又请,敏曰:‘吾首座已行脚悟道矣’。久之,又请,敏曰:‘吾首座已度岭矣,故待之’。少日,偃至,敏迎笑曰:‘奉待甚久,何来暮耶?’即命之,偃不辞就职。”

  文偃禅师(864--949),嘉兴人,是云门宗的创始者,住持灵树寺前后八年。如敏圆寂后,南汉主刘龚请文偃说法,文偃此后乃大弘法教于韶阳。后于同光元年(923)率徒开云门山,创建光泰禅院,道风愈显,海内禅侣云集。自创门宗,世称“云门文偃”,以“函盖乾坤”、“截断众流”、“随波逐浪”三句概括其宗旨,世称“云门三句”。又常以一个字猛然截断学人妄识。白此,“天下学侣望风而至”,云门宗风,遂大兴于岭南。南汉主对文偃大师非常尊崇,敕赐“匡真禅师”称号,宋太祖也追谥“大慈云匡真弘明禅师”。文偃著作丰富,有《云门匡真禅师广录》三卷、语录一卷行世。文偃的弟子百余人,“散在诸方,或性达禅机,或名高长者”,“或典谋法数,或领袖沙门”。在《景德传灯录》中,收有其门人之传记达61人,而在《五灯会元》中,其门人有机缘语传世者就有77人之多,在禅林中拥有广大深远的影响。

  由上述可知,知圣如敏禅师住持灵树寺数十年并圆寂于此;文偃大师任灵树寺首座七年,又继主灵树寺五年方赴云门开山,如果说云门是云门宗的祖庭,则灵树寺就是云门祖庭之祖庭了。

  天然和尚与弟子为兴复灵树寺所作的努力

  天然函昰是明清之际岭南著名的高僧,他在康熙五年至十年,也就是他58-63岁这段时间,应其徒澹归和尚之请,开法丹霞山别传寺。在此期间,他曾亲自泛舟浈江,寻觅灵树古刹的遗址。在他的《瞎堂诗集》卷13,有《建封滩寻灵树禅师旧址》诗曰:

  青松高出建封寺,信棹滩头问古津。

  旧址久成豪族冢,原田半入俗居人。

  坡斜漫灭无行径,竹出参差多着尘。

  五百方袍何处去,清溪水涸石磷磷。

  从诗题可以看出,天然和尚对这段佛门的历史很清楚:五代灵树禅师的道场灵树寺的旧址就是后世的建封寺。寺临浈江,寺下江边有渡口称建封渡,渡口附近一带江滩称建封滩,俱以寺得名。这次寻访当是在秋冬时令,老人登上山坡,只见荒烟衰草,泉枯水涸,昔日兴旺的寺院变成了富家大族的坟场,寺田也多半卖出或被占于俗家。不过有一点很明显,就是他显然能够辨认出了灵树古刹的旧址。这为以后他的弟子澹归和尚重建寺院创造了前提。

  天然和尚的弟子石鉴和尚也曾踏访灵树寺遗址并留下诗作。

  清初岭南洞宗海云一脉有《海云禅藻集》,卷一收石鉴和尚诗20首,其中有《经见峰滩寻灵树禅师旧址》一首。石鉴和尚名今舰,是天然和尚第二法嗣,历主栖贤、长庆法席。诗曰:

  瓒坑千叠枕长河,土室萧条带绿萝。

  龙象不来行径没,牛羊归去野烟多。

  终怜胜地埋芳草,谁道遗风逐逝波?

  无限樵歌催落木,高天翘首意如何。

  此诗写于康熙朝前期,离灵树寺的重建已经不太远。

  对灵树寺的重建作出最大贡献的是天然和尚的嗣法弟子,丹霞山别传禅寺的创建者澹归和尚。

  澹归今释俗名金堡,明末崇祯进士,南明诤臣,国亡出家为僧,成天然和尚嗣法弟子。康熙元年(1662)澹归人丹霞诛茅建寺,五载后请本师开法别传寺。康熙十年(1671),天然和尚赴庐山栖贤寺,澹归主丹霞直至康熙十七年(1678)出岭请藏经才离开。

  在澹归和尚的《徧行堂集》卷38《诗部·七律》有《停舟总铺,访灵树遗址,赠华、邓诸子》诗,卷29尺牍有《与邓、华二公》两封信。这里诗题中的“总铺”是清代浈江边一处地名,有渡口,与建封渡相邻。其诗云:

  停舟为访真灵树,长短枝条念本根。

  要路未经心已到,感时虽去意长存。

  畲田难得千年主,建刹全归寸草恩。

  他日鲸音重吼处,不教辜负古云门。

  诗里很明确地表达了重建古刹的愿望,并且对捐赠土地支持重建的人土表达了赞许之意。事缘澹归到丹霞开山建成别传寺,在社会上影响很大,因此有邓居士等愿将其拥有的建封寺亦即灵树寺遗址的山地捐给佛门,请澹归和尚重建灵树道场。澹归为此致信邓、华两居士,表示赞叹称贺以及为祖庭志喜,表现出对规复灵树寺的高度热情。

  澹归和尚致邓、华二居土的第一封信全文如下:

  久怀德望,兼叨弘护,咫尺高门,未得长为法喜之游,徒有驰仰。灵树为知圣禅师道场,云门继席,盖出格宗匠阐扬之地,冠冕祖庭,不谓埋没数百年,每增十方凭吊。顷化主还山,备述居士欲舍故基,重开生面,闻之合掌赞叹不已。佛刹所在,具有神灵,只桓兴废,亦凭时节,皆由菩萨愿力所持。若大心顿发,克成此举,则居士今日续施之因缘,即当年首创之功德,使慧灯晦而复明,龙剑隐而复现,知圣、云门一会俨然未散,福田所获,真不可以算数譬喻为量矣。山僧虽衰老,敢不闻音击节,为高门称贺,为祖庭志喜耶?专勒荒函,仍遣化主问讯左右,伏惟裁示,可胜翘企。

  第二封信较简短,照录如下:

  承答教,殊慰老怀,此居士心光与知圣常寂光互相涉入之候也。中秋节内恐有人事应酬,过此当择日奉期握晤于古殿基之上。草草未尽。

  可知澹归和尚已准备约同邓居士前往灵树旧址会晤视察,共商建复大计。后来果然成行,并有诗留念。这期间有关重建的各种具体事务,虽然没有留下记载,应该是可以想象的。可惜康熙十七年(1678)澹归北上请藏,十九年(1680)八月圆寂于平湖,再没有回韶。虽然澹归没能直接参与灵树寺的重建,但是在他圆寂那一年僧如光主持了灵树寺的开复,很可能就是在邓居士捐献的旧基上修建的。

  从天然和尚与弟子对

  灵树寺的态度看中国佛教的兼容传统

  中国佛教禅宗自六祖惠能之后,先后产生出“五宗七家”。这些不同的流派虽然在佛教的基苯教义方面大致相同,而在细节上,特别是门庭设施、接引徒众的方式上各不相同,因而无论是主观还是客观上,相互间都带有某种竞争关系。但是在中国历史上,这种不同流派间的差异和竞争从来都没有发展到激烈或对立的程度。南禅分出的五个宗,就真的像常说的“一花五叶”,和而不同,多姿多彩。这一点,我们从天然和尚与弟子虽属曹洞宗,却非常关心云门宗的发源地灵树寺的寻访与重建可见一斑。

  中国佛教这种教内各流派和平竞争、和谐相处的传统,究其来源,一方面是源自佛教博大圆融的思想境界,另一方面也来自中华民族宽广包容的伟大胸怀。中国人敞开怀抱接受了来自西域的佛教,而佛教在中国传播的过程中又接受了中国老庄思想的成果,这些都使得中国佛教以非常开明的态度对待各种不同的思想和信仰。因此,不但佛教内部各宗派能长期和谐共存,就是对佛教之外的各种宗教信仰,往往也能采取理解和包容的态度。这方面一个颇具符号意义的现象就是在中国不少地方存在由来已久的“三教合祀”现象。例如,北京通州有著名的“三教庙”,历史悠久,规模宏伟。北岳恒山著名的悬空寺,原名“玄空阁”,是按道教的“玄(悬)”与佛教的“空”两个概念并存而建,各殿堂既有供奉佛教菩萨的,也有供奉道教神仙的;而其中最高的殿堂则是“三教殿”,殿内并列供奉三教的创始者:佛祖释迦牟尼居中,左右两边是孔子和老子。在“华洋合璧”的香港也有一个“三圣庙”,供奉着儒释道三教的创始者孔子、释迦牟尼和老子。中国城乡普通的善男信女,在这些“三教殿”、“三圣庙”一类的庙宇,往往一体礼拜;即使只虔信一教的僧、道、儒士,通常亦不以为忤。相比之下,世界上有少数宗教极端分子,把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其他信仰一律视作不共戴天的仇敌,甚至连本宗教中与己不同的派别也要兵戎相见,采取各种恐怖手段,必欲赶尽杀绝而后快。所以在今日世界,我们特别需要大力弘扬中国佛教这种求同存异、和谐相处的美好传统,以期维护世界的和平与安宁,造福于全人类。

  我国当代高僧觉光长老在“世界佛教论坛”筹备会三亚圆桌会议上曾经开示:在多元文化的背景下,在多元文化的自主性之要求下,世界佛教的各个文化社群除了必须要有经营自己的能力,更要有求同存异的态度,正确对待佛教文化的多样性和差异性,开展不同区域佛教文化间的真正对话。我们可以看到“世界佛教”、“国际宗教”已正在逐渐形成,不同国度及文化传承的佛教界应本着“佛佛道同,法法平等”的教义倡导和“四海一味、五姓一家”的理念落实,超越国界、种族、文化、教派、宗承等诸多因素的限制,真正如同一个家庭那样,以诚相待,多作交流,加强沟通,查漏补缺,促进资源的整合,保障佛教的整体发展,创造佛教多元繁荣的新局面。佛教界同时还要与当今被全世界所认同的宗教间开展对话和合作,坦诚相见,尊重彼此存在的差异,求同存异,互相学习借鉴,共同分享经验,携手合作,为追求人类社会的永久和平与福祉贡献各自的智能和力量。

  综上所述,天然禅师及其法嗣在对待与自己不同宗派的灵树—建封寺的态度中所体现的中国佛教非常开明的兼容传统,源自佛教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教义和中华民族胸怀宽广的民族性格,在今天这个通往合作与发展但又充满矛盾和纷争的全球化时代,不仅是值得推崇的道德标准,而且具有非常可贵的现实价值。

  摘自:天然之光——纪念函昰禅师诞辰四百周年学术研讨会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