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略论持午与抑郁(二)

作者:噶鹏

  三、持午对养护脾胃的意义

  持午是佛教的饮食方式,也叫过午不食,就是指超过午时(11点—13点)以后,不再食用食物,这一饮食习惯有助于当前多数人调养脾胃。

  一日三餐的饮食习惯当中,早餐是早点,一般是简单并且数量较少的食物:中午属于工作餐,由于下午需要继续工作,加上午餐的时间相对有限,所以午餐较少大吃大喝;晚餐多是和家人朋友一起享用,多数聚会也都是在晚上发生,所以晚餐一般被认为是正餐,工作一天以后进入休息的阶段,由于心情放松,时间充裕,因而晚餐的摄入量很容易不知不觉就超出身体的需要。

  《素问·逆调论》说:“胃不和则卧不安”,这一论述符合现实的经验,人吃太饱以后,躺下也很难放松休息。中医理论认为睡眠是阳气入阴,清醒则是阳气出阴,因而清醒和睡眠的本质就是阴阳的出入,脾胃是阴阳出入的一个枢机,脾胃功能不和,必然会影响阴阳的出入,也就可能会影响睡眠。

  晚餐太多,除了影响脾胃功能以外,还进一步会影响其他脏腑的功能,本文以肝脏为例做一讨论。

  《素问·五藏生成》说:“故人卧血归于肝。肝受血而能视,足受血而能步,掌受血而能握,指受血而能摄。”这段经文论述血的动静,其中“人卧”狭义的理解就是睡觉,而广义的理解是全身脏腑的休息,具体就是指血静而不用的时候藏在肝中;而血动也就是用的时候,则是随着其分布的器官而发挥作用,如血用于目就有看的作用,血用于足就有走动的作用。

  血的动静由肝的功能来调节的,中医认为肝有两个功能,分别是肝主疏泻和肝主藏血。肝主疏泻,指肝具有调节、分配周身气血的作用,最主要的表现就是肝对于五脏气血的调控,如对脾胃而言是醒脾开胃、对心而言是调节情绪、对肾而言是调控泄精排卵;肝主藏血是指肝可以储存人体暂时不用的血液。肝的这两个功能是相互依存的,肝主疏泻实现的前提是肝主藏血,而肝如果只是藏血而没有疏泻那也没有任何意义。举例而言,肝主藏血就相当于银行的存款,而肝主疏泻就相当于日常的花费,如果存款不足,那么就不能满足日常开销的需求:反过来说,如果日常不需要花钱,那么银行里有多少存款也没有任何意义。

  肝主藏血功能正常实现的前提是“人卧”,晚上吃得太多,气血集中在胃肠,不能正常休息,肝主藏血功能就不能正常运转,而第二天的肝主疏泄也就是对气血的调动也会随之而失常,因而白天可能出现精神萎靡、食欲不振等症状。人体具有自我调节的能力,经过一个白天的恢复,到了晚上气血又可以重新调动起来,反而容易感觉饥饿,晚餐又会吃多,久而久之就会导致一个恶性循环。

  坚持过午不食的饮食习惯,可以避免上述问题。持午相比一日三餐,少了晚饭,这对于当前多数是营养过剩的人来说,能减轻脾胃的负荷,有利于脾胃功能的调养和恢复。

  坚持过午不食有助于形成一个稳定的饮食规律,这是因为午餐的时间对多数人来说都是较为固定的,而晚餐和宵夜的时间则很难统一。此外,依据子午流注理论,辰时(7—9点)为胃经当令,巳时(9—11点)为脾经当令,这一时段脾胃气血较为旺盛,因而消化运转水谷的能力较强:午时(11—13点)以后,随着天地间阳气的收藏,人体阳气也逐渐潜藏,身体的各项生理功能都开始变弱,到了晚上,阳全部入于阴,因而表现出睡眠的状态。依照这一理论,适合服用食物的时间是早上和中午。所以,过午不食符合气血子午流注的规律。坚持过午不食,从中医角度而言,是一个有益养生的饮食节律。

  四、佛教对抑郁的认识

  《摩诃止观》’说:“观病为五:一明病相,二病起因缘,三明治法,四损益,五明止观……二明病起因缘有六:一四大不顺故病,二饮食不节故病,三坐禅不调故病,四鬼神得便,五魔所为,六业起故病……五魔病者,与鬼亦不异。鬼但病身、杀身,魔则破观心、破法身慧命,起邪念想,夺人功德,与鬼为异。亦由行者于坐禅中,邪念利养,魔现种种衣服、饮食、七珍杂物,即领受欢喜,入心成病。”

  智者大师将病分为六种,其中四大不顺病、饮食不节病两种,病因和发病过程都能清晰地被医者和患者所了解,属于比较单纯的身体疾病;坐禅不调病指由于调身、调息、调心的长期操作不当而导致的疾病;鬼神病和魔病都是由一些只有患病者自己可见的景象诱发,而有偏于身还是偏于心的差异;业起故病由于先世宿业感召而导致。

  《精神障碍诊断与统计手册第5版(DSM—5)》‘将抑郁障碍分为破坏性心境失调障碍、重性抑郁障碍、持续性抑郁障碍等七种类型,所有抑郁障碍的共同特点是存在悲哀、空虚或易激惹心境,并伴随躯体和认知改变,显著影响到个体功能。

  对比抑郁障碍的定义和智者大师的论述,可以作出以下推论:抑郁的症状是心境异常,不是单纯的身体疾病,因而不属于四大不调病、饮食不节病:抑郁没有长期、主动的调身、调息、调心操作,因而不属于坐禅不调病:宿业病必须有神通才能明了,对没有神通的人来说,只能用排除法来判断是否是宿业病,也就是说,某一个病不能归于四大不顺、饮食不节、坐禅不调、鬼神、魔病,才能认为是宿业病。

  抑郁的典型表现是悲哀、空虚或易激惹心境,需要强调的是,这一心境失常往往找不到特定原因。也就是说,在旁观者看来,抑郁患者当前处境不会诱发长期的心境失常,而对于抑郁患者而言,其感受到当前的处境,的确能够引发自身长期的心境失常。由此可以推断抑郁患者所感受的处境和旁观者所感受的处境存在差异,上述标准指出抑郁障碍者存在认知的改变,严重的甚至可以出现幻觉和妄想,这也证明抑郁患者感受到的处境和旁观者不同。对比智者大师在《摩诃止观》中的说法,鬼神病和魔病,都是由常人不可见,而患病者自身可见的鬼、魔境界导致,其中鬼病偏于身体的症状,魔病偏于心理症状。因而可以推论,抑郁的表现类似于魔病。

  智者大师明确指出,鬼病和魔病都是由于坐禅时的邪念而诱发的,需要说明的是,本处所说的坐禅应当包含天台所说各种禅定方法,而不是单纯的常坐三昧。这样就出现了一个问题,现在流行病学并不认为抑郁患者和禅定存在联系,甚至许多抑郁患者可能都没听过禅定这个词,那怎么能认为抑郁属于魔病呢?

  这个问题,可以从两个角度来分析。其一是考虑智者大师说法的对象,《摩诃止观》说于荆州玉泉寺,是为修学佛道的人而说的。智者大师说种种观病的方法,其目的是供修习止观的人预防或对治病相,而并不是单纯的医学著作,因而对于并没有修行禅定的普通人来说,我们只能根据智者大师所说进行类推。依据佛教的理论,普通人虽然没有修行禅定,但因为种种因缘,也可以见到类似禅定的境界。如一般而言神通由禅定而来,但也有报通、鬼通等不是通过禅定而获得神通的情况。因而可以认为抑郁是依于其他因缘,而见到类似于禅定的境界,属于智者大师所说的魔病。

  其次可以从禅定定义的广狭来做一讨论。《丁福保佛学大词典》说:“禅为梵语禅那之略,译曰思惟修。新译曰静虑。思惟修者思惟所对之境,而研习之义,静虑者心体寂静。能审虑之义。定者,为梵语三昧之译,心定止一境而离散动之义。即一心考物为禅,一境静念为定也。故定之名宽,一切之息虑凝心名之,禅之名狭,定之一分也。盖禅那之思惟审虑,自有定止寂静之义,故得名为定,而三昧无思惟审虑之义,故得名为禅也。今总别合称而谓之禅定。….¨大乘义章十三曰:‘禅者是中国之言,此翻为思惟修习。(中略)心住一缘离于散动故名为定。言三昧者,是外国语,此名正定。定如前释,离邪乱故说为正。,”

  依上文可知,禅定的核心是指心攀缘一个相对稳定的境界。依照这个定义,人道众生能够离于天、地狱等其他诸道境界,而持续稳定地攀缘出人身的正报和人间的国土、环境等依报,当然也可以说是一种定境。如《大般涅槃经·光明遍照高贵德王菩萨品第十之五》也说:“如欲界众生一切皆有初地味禅,若修不修常得成就。”

  此外,如《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卷第一百四十一·大种蕴第五中执受纳息第四之五》。说:“何等名寿?谓四神足。问:何故神足说名为寿?答:由此为依,寿不断故。谓在定位,寿必无断。有说:依此离寿灾故。谓在定位,远离寿灾。有说:依此寿自在故。如契经说:‘若有苾刍、苾刍尼等,于四神足,若习若修若多修习,彼若希求住寿一劫,或一劫余,随意自在。’由此故说神足为寿。”论中说“在定位寿必无断”,那么我们可以相应地推论,寿命未断的时候必然是在定中。

  依据上述经论可知,禅定从狭义来说,是指通过思维系念的方法,离于日常的散乱;而从广义来说,众生所见一切稳定的境界都是由心攀缘变现的,因而可以说一切众生都常在定中,从这个意义上也可以说抑郁是由定中邪见诱发,属于智者大师所说的魔病。

  五、持午的佛教内涵

  持午属于八关斋戒的一条,八关斋戒又称为近住律仪和长养律仪,近住律仪是依据其特点而言,因为其需要远离家居,亲近三宝而住得名;长养律仪是从其功效而言,因为其可以使居士熏习出世善根而得名。

  八关斋戒是佛陀为在家居士所制,多部经中都反复宣说居士受持八关斋戒的福报和利益。如《受十善戒经》说:“八戒斋者,是过去、现在诸佛如来为在家人制出家法……持此受斋功德,不堕地狱、不堕饿鬼、不堕畜生、不堕阿修罗,常生人中,正见出家,得涅槃道。若生天上,恒生梵天,值佛出世,请转法轮,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中阿含经卷五十五·晡利多品持斋经》。将八关斋戒称为圣八支斋,宣说持斋功德说:“多闻圣弟子若持斋时……心静得喜。若有恶伺,彼便得灭,所有秽污,恶不善法,彼亦得灭。”《大智度论》。说:“劫初圣人,教人持斋,修善作福,以避凶衰,是时斋法,不受八戒,直以一日不食为斋。後佛出世,教语之言:‘汝当一日一夜,如诸佛持八戒,过中不食,是功德将人至涅槃。如《四天王经》中佛说……若受持此戒,必应如佛。”此外诸如《增一阿含经》”、《优婆塞戒经》“、《观无量寿经》”等经文也都有相关记载。

  据上述经论,八关斋戒分为斋、戒两种,起初一日不食为斋,后来佛将之改为持八戒且过午不食,合称八关斋戒。《说文》“说:“斋,戒,洁也。”段玉裁注:“斋之为言齐也,齐不齐,以致齐者也。”可见斋和戒是密切相关的,据《庄子·人间世》”可知,斋不只是饮食事相上的要求,更重要是心的虚静。八关斋戒中的持午也同样如此,除了事相外,更要做到身、口、意三业清净,这才是持八关斋戒,能获得上述福报利益的原因。

  持午除了能获得福报以外,还有助于修习禅定。依照戒定慧三学来分,八关斋戒属于戒学,戒能生定,因而持午有助于修行禅定。如《佛教常识问答》、说:“持午原因一是比丘饭食由居士供养,每天托钵一次,可以减少居士的负担;二是过午不食有助于修定。”

  其次,《阿毗达磨集异门足论》”说:“一切有情皆依食住……苾刍当知食有四种,能令部多有情安住,及能资益诸求生者。何谓四食?一者段食,若粗若细;二者触食;三者意思食:四者识食。……段食应言欲界系……若于段食已断已遍知,彼于欲界己离染。”依论文段食与欲界相应,断除段食,则可离于欲界而入色五色界。色界又称为四禅天,必须依禅定力才能生色界,据此可知减少饮食有助于禅定。

  《摩诃止观》说:“若鬼、魔二病,此须深观行力,及大神咒,乃得差耳。”天台所说深观,必定不离深止,如《童蒙止观》所说:“若夫泥洹之法,入乃多途。论其急要,不出止观二法……当知此之二法,如车之双轮,鸟之两翼,若偏修习,即堕邪倒。”破魔病需要深观,自然也需要禅定力。智者大师此处所说大神咒,不宜用《心经》中“故知般若波罗蜜多,是大神咒”一句来理解。如果神咒就是般若波罗蜜多,那么就和前文“深观行力”重复,所以此处神咒应当理解为陀罗尼,即佛菩萨在禅定中所说的秘密语。众生持咒灵验需要一心,也即是要进入禅定。持午有助于修行禅定,因而有助于深观和持咒,所以对破魔病有益。

  六、结论

  从中医而言,持午可以防止饮食过多,有助于养成稳定而有益的饮食节律,因而能够养护脾胃,而脾胃气机健运,就能够避免出现长期思虑、气郁等症状,因而可以防治抑郁。从佛教而言,持午能感召福报,有利于修行禅定,从而为避免魔扰创造了有利条件,也有助于抑郁的防治。因此对当前多数人的物质水平和生活方式来说,提倡过午不食都是有益处的。

  摘自:《海幢潮音》2017年第2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