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心中日月香格里拉

作者:闫彬彬

  传说中有一个隐秘的理想世界,叫香巴拉王国,它是世界上最纯净的地方。詹姆士《消失的地平线》描画的那个被太阳最早照耀、牛羊成群的地方便是香格里拉。这里美丽、闲逸、宁静,人们信仰虔诚,是一切美好理想的归宿。

  转动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简

  从丽江到香格里拉,玉龙雪山一直都在左右。秋天山上的雪并不多,玉龙雪山旁边的几座火山呈青黑色,寸草不生,阳光照射雪山,散发出强烈的光芒,仰起头眯着眼睛,感受它的亲切与威严,也便能理解人们对雪山的膜拜。

  初到香格里拉县城,我心中掠过一丝失望。平常的居民楼,平常的街道,这里好像与内地任何一个小县城并无两样。当走在独克宗古城凹凸不平的青石板路上,终于放下心来。已是傍晚,没有了阳光的古城异常清冷。街上的游客稀稀落落,暖色的灯光让这个小城温柔起来。每个店铺都文艺得让人窒息,各种物品随意摆着,店主也不揽客,毫无喧嚣之感。客栈大多融书吧、酒吧、咖啡吧于一体。古城并不大,走到城边的一个客栈;看到门口有经堂、半境人生等标识,我便推门进去看看。客栈依山而建,每间屋子都错落有致,拾阶而上,见经堂里有一架经书,可供打坐,十分典雅。房顶上有个露台,设有桌凳,我走上台阶后喘得厉害,就干脆坐着休息,欣赏古城夜色。这是一个地势较高的地方,可以俯视全城。一片层层叠叠的青黑色屋顶,在深秋的夜晚泛着寒光,万家灯火漫出窗口,雾气仿佛让整个古城漂浮起来。据说,古城呈八办莲花状,人们每天在莲花中生活,生命才会如此纯净和美好吧。

  一转头,一个巨大的转经筒在夜幕中璀璨生辉,我惊喜地叫出声来。来之前我还想着一定要转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筒,谁曾想刚到香格里拉便与它不期而遇。晚上的转经筒很美,默默散发着金黄而柔和的光芒。

  转经筒下面的滇藏驿站,是背包客的聚集地。这是一栋古老的木楼,地上长满了草和小花,客厅懒懒地响起蓝调音乐。几张藤椅,几本书,几杯咖啡,几杯茶,几个慵懒的游客,还有几只睡着了的小猫小狗在暖暖的炉火中显得通亮。

  每天早晨或晚上,我都会抬头看看近在咫尺的转经筒,祈求它能带来旅行中更多的惊喜和快乐。直到第三天,我才通过那个有经堂的客栈去了转经筒那里,那儿没有路,有很低的院墙,不难到达。有几个游客在努力地转动,;我和伙伴加入后.,转经筒仍然岿然不动。

  看到不远处有寺庙,我们决定先去拜佛。这里是龟山大佛寺,大殿是藏式风格,供奉释迦如来佛,旁边的殿堂刚刚完工,显得格外庄严。拜佛之后,我们又去转经筒那里试试运气。那里又多了几位游客,在我们十二个人的努力下,经筒终于开始转动了,我们虔诚念着“崦嘛呢叭咪畔”,转了三圈,相互说着“祝你好运”,然后一起下了山。原来,这里是龟山公园,再往下的殿堂供奉的是玉皇大帝,刚到山下还有一个白塔,塔身有美丽的彩绘和转经筒。

  转经筒简介:2002年,为了纪念中甸县更名香格单拉县,在龟山上落成了藏语称“吉参”的吉祥胜幢。这座胜幢是世界上最大的转经筒,高21米,总重60吨,筒身为纯铜镀金。筒壁上高浮雕文殊、普贤、观音,地藏四大菩萨,下层为佛教八宝,筒内装有经咒、无字真言124万条和多种佛宝16吨。每转一周,相当于念佛号124万声。

  门票:免费。

  小贴士:10人左右才可转动,顺时针转动三圈,可带来吉祥和好运。

  骑行纳帕海体验转山

  骑上单车的霎那,这次旅行才呈现它的不同。本想去石卡雪山,在岔路口问路遇见两个姑娘,她俩很热心地送我一张手绘地图,告诉我可以骑行纳帕海,并分享了许多旅行经验。

  不久,我们又遇到六个骑行纳帕海的驴友,他们邀我们同行。有个伙伴刚从德钦回来,分享了他看到日照金山的喜悦,以及徒步雨崩的辛苦和难以言表的快乐。

  骑行六个小时,转山转水转佛塔,一路上的景色美不胜收,这是坐车逛景点绝不会有的体验和快乐。回来我又看了一遍电影《转山》,更深刻地感受到骑行的不易。海拔三千多米的山路,普通人上个台阶就喘得厉害,骑车更是艰难,连续几公里的上坡让人简直痛不欲生。因此,每次下坡时,喜悦的欢呼声就会响彻整个山谷。

  秋天的纳帕海是红黄相间的色调。山上和湿地都长满了草,红色的狼毒花绚烂而倔强。远处的草地上有大片的黑影在缓缓移动,仰望天空,除了白云没有任何东西。想到奥特曼中的怪兽出段时总是有巨大的影子,我问身边的同伴:“该不是怪兽来了吧?”过了好久,有人说那应该是云的影子。白云有黑色的影子,这是不是很奇妙的事情呢?湿地的水像一面镜子,云朵映照其中,和天空中一样的清晰。路上有许多白塔,仿佛是一个个驿站,给人温暖和力量。

  骑行到傍晚,沿山公路漫长的上坡已让人疲惫不堪,我推着车子,不停喝水吃糖还是体力不支,远远掉在了队伍后面。那一刻,真是饥寒交迫又分外沮丧,我只能怨恨自己体能太差。终于看到伙伴们在路边坐着等我,我也赶过去休息。远远的山谷里一片光芒,我欢呼起来:“那是松赞林寺!”已是傍晚,凄清的山谷只有那一片雪白和金黄,即使是在群山中,也显得巍峨和神圣。我们都未去过松赞林寺,甚至图片都没有看过,可就是认定了那就是松赞林寺,因为只有松赞林寺才可以发出那样的光芒。大家被眼前的松赞林寺深深震撼了,便约定第二天一起前往探访。

  纳帕海:纳帕海藏语称为“纳帕错”,汉语意为

  “森林背后的湖”。6月伊始,各种野花竞相开放,茫茫草原,琼花瑶草争奇斗艳。成群的牛羊随草海起伏,如在海中沉浮。茫茫原野,四处是“风吹草低见牛羊”的草原美景。西面的石卡、时卡、卒雅拉三大雪山俏然挺立。

  纳帕海门票:30元,绕沿湖公路骑行则不用买票。

  小贴士:纳帕海游玩骑车是最好的方式,也可骑马。古城四处都有租车点,20元一天。20多公里的路程,两三个小时就可以完成,如果停停走走拍照欣赏美景,则需要五六个小时不等。路上有藏民开的小商店,可泡泡面买零食。松赞林寺——最接近天堂的信仰

  大家不愿意走平常的路,到了景区后便决定往回走翻山到达。没有人知道路在何方,大家心想只要方向对总是能到的。走了不久,一只黄色的小狗跟着我们欢快地跑起来。我们叫它阿黄,并认为阿黄是佛祖派宋的使者,便让阿黄引路。遇到岔路口便让阿黄选择,我们跟着走便是。这座山不算很高,但在高原爬山还是很艰难,爬上山顶时我们远远看到了松赞林寺,别提有多兴奋了。下山一路小跑,裤子和鞋子上满是长满刺的小球,阿黄丝毫没有落下。我在路上捡到一颗榛子,心想,如果遇到松鼠就送给它吃,

  下山到松赞林寺还要经过一片草原,青黄的草不是很茂盛,成群的牛羊悠闲地吃草,休憩。一个伙伴问我:“为什么牛羊一天到晚在吃草?”“大概它们也是吃货吧。”草原和山之间有土夯成的围墙,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我们在围墙边的小路上行走,也许,这就是牛羊回家的路吧。下了小雨,天上有乌云片片,也有炙烈的阳光。远山如黛,仿佛与乌云连成一片,黄土地和远处的松赞林寺却逐渐明亮起来。我想,神圣之地应该永远都是明亮的吧!

  走到松赞林寺对面小土坡的白塔旁边,大家情不自禁地停下脚步。眼前的拉姆央措湖呈青黑色,这使湖里的金黄色水草格外耀眼,就如湖对岸有金色屋顶的松赞林寺在群山中璀璨夺目,四处弥漫着神圣和神秘的气息。我们按顺时针绕湖,阿黄带我们走了外转经路进寺,沿途的藏居多为白墙或土墙木顶,屋顶上长满了草,已经枯黄。从前看过一个国外环保建筑的做法就是在屋顶上种草,这样夏天会很凉爽,不知道这里是不是这个原因。

  看到松赞林寺,所有的人都愣住了。寺庙上空盘旋着许多秃鹫,厉声地尖叫,疾飞于大片乌云的苍穹下,风忽然很大,变得阴冷起来。“这里应该有天葬吧!”一个伙伴说。我们都点点头。后来在下台阶的时候听导游讲拉姆央措湖对岸有个地方是天葬之地,用来天葬的秃鹫被藏人看作是神鸟,它们可以把人的灵魂带往天堂.

  进入松赞林寺后,一切都祥和起来,以浓郁鲜艳色彩装饰的建筑物将灰暗阴冷部挡在外面:释迦牟尼大殿里主供的是文殊菩萨,周围壁画为释迦牟尼一生图,在侧殿有十二生肖的本命佛,我的本命佛是文殊菩萨,见到佛像赶紧跪拜,愿菩萨赐予我智慧和吉祥:

  扎仓大殿刚刚重修完工,僧人还在做着后续工作;我们去的第二天便是开光大典,游人已可参观-重修的大殴非常宏伟,可容1600人跌座念经,重塑的五尊12米大佛金身.分别是宗喀巴、释迦牟尼、未来佛、药师佛:仁世达赖。殿堂中有几个僧人在画唐卡,颜色很绚丽。

  大家被松赞林寺的庄严和壮丽吸引,虔诚地拜佛,走出山门的时候发现阿黄不见了。坐在山门外的石阶上,回忆阿黄消失的时间,大家都说进寺之后就不见了。去的时候,大家一路上都说阿黄带整有功,晚上要带它去吃点好吃的,有两个姑娘还想把阿黄带回家。大家猜想,也许它又给其它来松赞林寺的人带去了。人生偶遇,转瞬即逝,阿黄完成了使命就要离开,这就是缘分。感恩阿黄。

  松赞林寺:松赞林寺是云南省规模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被誉为“小布达拉宫”。该寺依山而建,外形犹如一座古堡,集藏族造型艺术之大成,又有“藏族艺术博物馆”之称。

  门票:115元

  小贴士:参观佛寺时最好按顺时针行进;不要用手指对佛像指指点点;未经许可,也不要进入活佛的房间。

  入夜,独克宗古城的四方街广场上响起音乐声,当地的藏民和世界各地的游客,围成一层层圆圈在跳锅庄舞,我立即兴趣盎然地加入了这个庞大的队伍。篝火映红了人们的脸庞,空气中洋溢着简单的快乐和满足。拉起藏民的手,粗糙而又温暖,他们用这双手建起了遥远美丽的故乡。“传说白度母在这里安了家,养育了我妈妈的妈妈,从那时人们再也没有离开她。你圣洁地遥望着神秘的拉萨。请听我埋在心底的情话,你是我见过最洁白的哈达。哦,香格里拉,我心中永远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