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禅堂法器与禅修仪轨

作者:张贤登

  一、禅堂略说

  禅堂,即“坐禅堂”的略称,也称为“僧堂”,专指众僧坐禅修道之道场。禅堂一词,出自《楞严经》,经云:“若诸末世愚钝众生,未识禅那,不知说法,乐修三昧,汝恐同邪,一心劝令持我佛顶陀罗尼咒。若未能诵,写于禅堂,或带身上,一切诸魔所不能动。”

  禅堂是古代禅宗丛林中的重要殿堂,专作禅僧坐禅习定之用。自唐代马祖道一禅师开始,禅僧结束了岩居穴处的游方生活,有了安定的禅林居所。初期的禅林中没有现代的天王殿、大雄宝殿等殿堂,只有具有禅林特色的禅堂和法堂。禅堂是作为禅僧坐禅修定之用,而法堂则是堂头和尚上堂说法,开启众禅僧智慧的道场。禅僧在法堂听法之后,然后入禅堂坐禅,往往容易在明白教理基础上入定,并生发智慧。

  禅僧在禅堂中专注修定,不仅可以由定生慧,还能由入定感得有情众生依止同修。据《续高僧传·法聪传》记载,法聪禅师曾长时间住禅堂坐禅修定,因定力所感,常有白鹿、白雀等动物前来亲近。法聪禅师常对这些动物说三皈依,讲授禅法,白鹿、白雀都被驯服,在禅师坐禅时,也栖止不动。

  古代的禅堂,常有种种殊胜因缘,使禅僧因事证道。据《僧宝正续传·月庵果禅师传》记载,月庵果禅师初到鹅湖,一次,在禅堂中坐禅,这时有两个刚出家不久的沙弥在禅堂中戏争蒲团,其中一个举起蒲团说:“你刚才说不见,这个是什么?”月庵果禅师正处定中,听到沙弥这句话,当下豁然大悟,见自久已迷失之佛性。

  二、禅堂主要法器

  禅堂法器主要有:钟板、香板、木鱼等。

  l、钟板

  钟板是禅堂中号令大众的法器。钟板悬挂于香桌上方,钟上板下,规格随禅堂的大小而有所不同。禅门五家钟板,各有特色,横式代表“横遍十方”,直式代表“竖穷三际”,圆式代表“圆满报身”。钟板是禅堂中起香、挂二板讲开示、止静及扬板所用。临济宗钟板是一日作息“四止四开”(止即止静,开即开静)的主要讯号。

  据《大比丘三千威仪》卷下载,于布萨、诵经、集合众僧、饭食等,皆可敲鸣钳椎,所谓“龙天耳目”,必须相当尊重。钟板的配合有时是临济宗的“一钟一板一木鱼”,有时是“二板一钟一木鱼”,或者“三板一钟一木鱼”,都代表了一些特殊的意义。

  禅堂敲钟板有一定法则:钟板者,乃引领大众梵唱、行坐参修之法器,行者一天的作息,全凭钟板号令行事。凡司钟板者应谨慎尽职,如法敲打。临济钟板,一天作为“四止四开”。从一板一钟至三板一钟止静,及扬板开静,不得错乱。当值敲钟板,应听由维那招呼行事,不得擅自敲打。

  司钟板的当值,起香前应打三阵叫香,集众入堂,叫香应由慢至快,由大声至小声,每阵24下。当值司钟板的轻重,应板打八分,钟敲六分,速度不得参差不齐。当值司钟板,逢行香时,如有和尚或班首师父在场,送位应如法。凡司钟板,声响不得软弱无力、无精打采,亦不得匆促急躁、尖锐刺耳、打人闲岔。司钟板如法,能作行者的助道因缘,令其摄心正念,精进办道。

  2、香板

  禅堂中警醒大众最常用的法器是香板。“香板”是用木料做的,类似古代的宝剑之形。它的长度和厚度,都有规定的尺码。它是一种维护寺院清规、惩罚违犯律仪的械具。也兼有警策行道、督勉精进的用意。

  “香板”的来历,起源于清朝雍正年间江苏扬州高旻寺的一位癞头和尚的故事。早在清朝康熙年间,出了一位玉琳国师,此人乃是识心达本的得道高僧。雍正皇帝仰慕他,但此时他已圆寂。所以只好派人四处找他的后代得法门人,以便亲近护持,续佛慧命。

  那个时候,扬州高旻寺住有一位癞头和尚。他自称是玉琳国师的徒孙,所以住持僧就把他送进京师,面见皇帝去了。雍正皇帝见他貌不惊人、道不出众,当下非常不悦,说他有辱祖宗。于是就在宫中给他辟置一间静室,限他七天之内究明大事。并在门上挂了一只宝剑,告诉他:七天之内若不开悟,就用此剑取他头颅。癞头僧一听此话,不禁大吃一惊。情急之下,拼命参究。到了七天末了,终于豁然大悟。这时他立刻喊道:“快拿宝剑来,我要去斩万岁的头”。护七的人将此话报知雍正皇帝,雍正皇帝当下就知道他开悟了。否则,他不敢出此狂言。

  由于这一个掌故,后来各寺院间,就用木板做成了类似宝剑形的“香板”,用以警策禅人努力修禅悟道。

  “香板”的使用,由于它有不同的任务,从而也就有许多不同的名称和功用。例如:为了警策用功办道而使用的,口叫做“警策”香板。为了警惩违犯清规而使用的,叫做“清规”香板。为了警醒禅坐昏散而使用的,叫做“巡香”香板。“打禅七”使用的,叫做“监香”香板。有资格使用“香板”的人,分别为首座、西堂、后堂、堂主等四大班首,以及方丈、维那、知客、纠察等职事僧。不过方丈用的“香板”,尺寸较大、并且在板面上刻有三条线痕。

  丛林中使用“香板”打人,他们还有一些说词。诸如打香板可以消除业障,开启示录智慧、令禅僧开悟等等。因此,禅僧被打香板之后,应当生感恩心,不可嗔恚发怒。

  3、木鱼

  木鱼通常被放置于维那香桌上,为起香、抽解、小香、止静、开静之用。木鱼古称鱼鼓、鱼板,指鱼形木制之法器,中凿空洞,扣之作声。木鱼原系丛林召集大众而击鸣之物。今日诵经时所用之木鱼,为二首一身之龙,龙头相向,共衔一珠,作成团圆形。而集合大众时所用者,称之为鱼梆(饭梆、梆),系作成长鱼形,平常悬挂于食堂、库里之长廊,饭食时敲打之。木鱼被做成鱼形,是因为鱼昼夜张目,故木雕其形敲击,以警醒修行者之懈怠心。

  木鱼的功用,经教中都有论述。如《敕修清规法器章·木鱼》曰:“相传云:鱼昼夜常醒,刻木象形击之,所以警昏惰也。”《释氏要览》曰:“今寺院木鱼者,盖古人不可以木朴击之,故刻鱼象也。又必取张华相鱼之名,或取鲸鱼一击,蒲劳为之大鸣也。”《摭言》曰:有一白衣问天竺长老云:“僧舍皆悬木鱼,何也?”答曰:“用以警众。”白衣曰:“必刻鱼何因?”长老不能答,以问悟卞师。师曰:“鱼昼夜未尝合目,亦欲修行者昼夜忘寐,以至于道。”

  关于木鱼的起源,据《教苑清规》云:“木鱼,《婆沙》云:‘有僧违师毁法,堕鱼身,背上一树,风涛摇摆,出血苦痛。本师渡海,鱼遂作孽云:汝不教我,致堕鱼报,今欲报怨。师曰:汝名甚么?鱼曰:某甲。师令忏悔,复为设水陆追拔,夜梦鱼曰:已脱鱼身,可将我树舍寺,以亲三宝。师果见鱼树,刻鱼形,悬挂警众”,”

  又据玄奘大师的《指归曲》中记载:玄奘大师从天竺归来,经过四川时,遇到一位长者。这位长者丧妻,有个儿子刚刚三岁。孩子的后母很讨厌他,乘长者出猎时,从楼上将孩子扔到水中。长者哀伤儿子之死,为他设斋供僧。这时遇到玄奘大师到来,长者迎请玄奘大师为首座,然而玄奘大师坐在那里并不用斋。大师告诉长者:“我长途跋涉,非常疲劳,希望能弄些鱼肉给我吃。”在场的人听说玄奘要吃鱼都大为吃惊,长者于是就去买鱼,玄奘又嘱咐他:“一定要大鱼才好。”长者于是买回一条大鱼,才割开鱼腹,就见到自己的孩儿在鱼腹中大声啼哭。见到孩子在鱼腹中还活着,长者欣喜不已。玄奘大师说:“这是此儿夙世持不杀戒的果报,所以现今虽被鱼吞,却得不死。”长者问:“如何报鱼恩?”玄奘大师告诉长者说:“以木雕成鱼形,悬之于佛寺,于斋时击之,可以报鱼德。”此即今之木鱼是也。

  三、行坐香仪轨

  禅僧在禅堂中集体跑香,称为“行香”。行香属于行、住、坐、卧四威仪中的“行”威仪。僧众在行香时要做到行如风,如风之行止无迹,不得左顾右盼,穿长褂不能抄手,须徐徐行步,轻轻摆手。行香摆手左手摆三分,右手甩七分,称为“左摆右甩”。大众行香须顺圈子而走,不得穿堂直过。禅堂不问讯、不合掌,不得抄手而行,须两手垂直,不得东张西望,不得低头或昂脑,不得掉头顾视,不得交头接耳,必须将头靠衣领,端严整肃。行走与前人相距三块砖,行走过近,容易失去行之威仪。

  在行香之后,随着首座和堂主的喊“起”之后,僧众当住立听首座的开示。禅僧在站立时,要立如松,如松之挺直无有偏斜,不得以两手抄后,不得叉手而立,必须双手垂直,站立脚跟对齐,前八(寸)后二(寸)站定,端正无偏则心地正直。

  在禅堂中,坐香是其中重要一环。坐香当坐如钟,如钟之安稳,不稍动摇。凡坐香皆跏趺坐,单跏趺即右脚在下左脚在上;双跏趺即先左脚放右大腿上,再右脚放在左腿上。将底下长衫衣角,先包右腿,后包左腿,再包两膝,名为“两把半”。膝头平位边,头靠衣领,手捧弥陀印,坐香必须端身正坐,身端则心正,心正因直,因直则果自不纡曲矣。不但坐香,即一切处,人前背后亦然。

  四、禅堂喊“起”缘由

  禅堂行香时,当禅堂首座和堂主站立喊“起”之时,大众会一边行香,一边跟着喊“起”。行香喊“起”字源于《华严经》善财童子五十三参,说的是善财童子到弥勒楼阁亲近弥勒佛。因为弥勒佛在弥勒楼阁内,而弥勒楼阁无门无缝,善财童子想进入却无从入门,因而很着急。在这个时候,弥勒佛为了点化他,就起了一个方便,喊了一句“善男子‘起’!”,使善财童子进入无为法门。善财童子遂即与弥勒佛感应,即进入弥勒楼阁。禅堂中就借用了这个“起”字,以求僧众在行香时有所感应。在禅堂行香时,维那或首座喊“起”字,僧众中只要有一个人功夫相应,禅堂上空就会出现瑞相。

  此后禅堂中喊“起”,则是为了斩断禅僧在行香时的妄想杂念,使禅僧在心思路绝时当下悟道。因此,现代禅堂中喊“起”字,则是为了“一声喝下歇狂心”,促使禅僧触缘悟道。

  摘自:《觉群》2017年第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