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常妙法师:收养弃婴是一种慈悲

作者:木杉

  1982年的一个晚上,刚从外面回来的常妙法师在寺院门口看到一个襁褓,里面啼哭的女婴脐带都还没有剪断,身上爬满了蚂蚁。见此情景,丝毫没有心里准备的常妙法师吓了一大跳,连忙双手合十:“阿弥陀佛!罪过!罪过!。”周围闻讯赶来看来热闹的人们除了感慨之外,却无一人愿意抚养这个可怜的弃婴,他们都觉得养不活,甚至常妙法师当时也有这样的想法。

  没有办法但又不忍心的常妙法师还是把女婴带到寺院里,清洗千净,在当地的医院里检查治疗后就收留在了身边o“这个女婴是被父母丢弃的,家里想要一个男孩子,抱回她的时候她病得很严重。”提起三十多年前收养第一个孩子时的情景,常妙法师依然历历在目。

  如今三十多年过去了,曾经病得奄奄一息的女婴一直跟在常妙法师身边,早巳成长为法相庄严、精进修行的演芳法师。“她后来就跟我出家了,在五台山佛学院学了八年的律学,现在是海莲寺的监院。”

  事实上,这并不是常妙法师唯一一次收养弃婴。从出家到现在,30多年来,常妙法师先后收养了30多名被遗弃的女婴,含辛茹苦地抚养她们长大,并供她们读书,如今,这些弃婴中已有20多名长大成人,还有部分考上了大学,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放生是人们常做的善举。一个活生生的孩子,如果我不收养,很可能就会饿死冻死。我觉得收养这些孩子也是一种慈悲,而且比放生更有意义。”谈起她收养弃婴的原因,常妙法师如是说。

  建寺安僧养弃婴

  常妙法师俗名廖地秀,1965年6月出生于江西兴国县陈也镇的一个农民家庭。由于父母出身贫寒,居守乡土从事耕作,幼年时的常妙法师常常要帮家里放牛。砍柴、做家务,生活异常清苦。同时家里孩子多,重男轻女的思想又重,本该上学的常妙法师却从未进过学堂门。

  从小就对佛教有好感的她跟其他没有上学的女孩子一起经常往山上跑,串访庵堂,在庙里做义工,帮着庙里种菜、砍柴,闲余时间就跟着师父们一起念经。抄经。“我从小就不吃荤,觉得庙里清净,觉得自己跟佛教有缘分。”

  1980年,因缘成熟的常妙法师在当地的宝华山出家,正式成为一名虔减的佛弟子。1993年冬,她辗转来到位于宁都县城的海莲寺驻锡。“我刚到这边的时候,海莲寺什么都没有,只有几间破房子,还有一位老师父,基本上也没有香客。”

  面对眼前的一片衰颓,常妙法师当即发心一定要重建寺庙,让祖宗的产业重新香火缭绕。海莲寺位于江西省宁都县城繁华路段长庚门,始建于元朝元贞二年(公元1296年),距今已有七百余年的历史,历来为信众拜谒,僧侣往来必经之地。如今几经岁月沧桑,饱尝时代忧患,早巳破败不堪。“海莲寺是一个祖庙,我既然接了祖宗的产业,就不可能让它废弃掉。”

  在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重新振兴祖庙,这对于常妙法师来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她面临着资金短缺、地盘纠葛、各方舆论的压力等种种问题。其中首要的是处理原先庙里的人际关系。在常妙法师来到海莲寺之前,寺里居住着一位老的比丘师父和几位负责寺院日常管理的在家清众。“海莲寺原本就是女众寺院,别人已经住进去了,现在我们要重新接过来,他们肯定不愿意,而且很难沟通。”

  在常妙法师刚到海莲寺的几年间,几乎每天都有人来闹,甚至还辱骂她,要赶她走。“当时我还很年轻,真的觉得很难,光人际关系就处理了近三年的时间。”

  重建寺院的地方有了,资金又成了问题。没有办法,就自己一点点地筹集,所幸当地大大小小的单位都还比较支持,捐助了一些,但对于庞大的寺院重建工程来说,这依旧是杯水车薪。最艰难的时候是在2000年重建大雄宝殿时,工人们的工资都发不出来,还是当地一位银行的行长“破例”借贷了5万元钱,才解决了燃眉之急。“我也不知道那几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十余年间,常妙法师对颓败不堪的古寺进行了全面的整修。如今这座庄严肃穆、梵声悠扬的古寺已经成为了宁都县城一道亮丽的人文景观,中国佛教百大名寺之一。

  “为造福社会奉献一片爱心。”这是常妙法师的人生诺言,也是她慈悲为怀,对“无缘大慈、同体大悲”菩萨道精神的践行。每年的春节前夕,常妙法师都会带着米、面、油等日常生活用品,到乡下一些比较偏僻的寺院供养庙里的法师。

  抱着这样的思想,住持海莲寺的常妙法师开始在当地系统地收养弃婴。因当地重男轻女等思想,很多孩子成为弃婴,被常妙法师收养的孩子也来自各种渠道,有的是父母意外双亡,成了孤儿,被居士抱来;有的身患残疾或重病被父母直接拿一个纸箱或小被子包着遗弃在寺院门口……常妙法师都无一例外地把她们抱回寺院,悉心照料。在她的照顾下,在佛力的加被下,这些孩子竟然都康复了。

  种善因,得善果

  今年22岁的释演海是常妙法师收养的第二个“女儿”。1995年,常妙法师住持的海莲寺还没有开始重建,门口有一棵大树,才7个月大的女婴就被人用布包着遗弃在这棵树下。

  事实上,在当时,人们的思想观念还比较保守,一个年轻的尼师收养弃婴很容易受人非议。“总有一些人会乱说,说什么的都有。”虽然心里委屈,但当看到这样一个可怜无辜的小生命放在自己面前时,常妙法师还是义无反顾地把她带回了寺院,并筹措了3800多元钱,把女婴寄养在了乡下的一个老师父那里。“我当时还没有把她养在海莲寺的想法,寺里各方面的条件还不好,比较艰难。”

  在释演海长到8岁时,常妙法师把她接到身边,一方面是为了上学,另一方面也方便照料。梵钟声声,经咒呢喃,寺院里的晨钟暮鼓陪伴着释演海一天天成长。耳濡目染之下,长大后的释演海对佛教产生了难以割舍的因缘,同时为报师恩,佛恩毅然选择追随恩师常妙法师出家学道、弘法利生。

  6岁的释演如是个孤儿,刚出生没多久,父母就因车祸双双去世,还不满一个月的她被送到亲戚家抚养。但是收养她的家庭在养育了一段时间后觉得麻烦,就把她送到海莲寺来了。“她现在还小,有关父母的事情还不能让她知道,我们就告诉她说,她是我们捡来的,父母不要她了。”

  在海莲寺,失去父母的小演如却收获了许多新的“父母”。除了常妙法师,寺里的很多师父和居士都带过她。法师和居士们如父母般的关心呵护,让小演如过上了和其他正常孩子一样快乐幸福的童年生活。如今,已到人学年纪的她在当地一家幼儿园读书,性格开朗且活泼。“很乖,幼儿园老师经常夸她。”

  这样的孩子还有很多。12岁的释演艺是被居士抱过来的,尽管到现在常妙法师还是不知道她的父母是谁,但也把她留在了寺院里;释演琳刚出生就被父母丢弃,今年刚满9岁,上小学三年级,长相清秀,善良可爱……

  演文、演智、演慈、演轮……面对一条条可怜的小生命,常妙法师默默地收下了一个又一个。在尘世中,抚养一个孩子成人,许多父母都慨叹不易,在寺庙里抚养几十个小孩的难度更是可想而知,其中凝聚着常妙法师无数的心血和汗水。

  尤其是在海莲寺重建后,寺内素无积蓄,还亏欠了不少外债,平时香客的供养只能聊补日常费用以及拜佛的香油火烛。可一下子增添了这么多的人口,对寺院来说是个不小的压力,三餐清贫的素食斋饭倒是不太愁,但孩子的生活费用是个难题。而且为了让这些孩子跟正常人一样生活,等她们长到合适的年龄,常妙法师都会把她们送到学校里接受教育。“只有多学点文化知识,将来才能自力更生,回报社会。”

  这样一来,孩子们念书的钱又是一笔庞大的开支。30多年来,常妙法师含辛茹苦,省吃俭用,用一点点结余下来的钱给孩子们治病,供她们上学,不够了就借。常妙法师说,这么多年来,为了养育这些遗弃的女婴,寺里已经欠下了不少的外债。在艰难的情况下,对孩子们几十年如一日地养育却丝毫没有怨言,这没有无限大爱、大气概、大担当是不可能坚持下来的,但常妙法师还是坚持了下来。她常说,作为一个出家人,应该要多做一点好事。“佛教讲因缘,种善因得善果。”

  常妙法师的善行感染了当地的市民,常常会有不少的好心人带着衣物,学习用品来到寺院送给孩子们。“孩子们的衣服和学习用具多数是好心人送的。”

  在常妙法师的悉心养育下,寺中长大的孩子健康成长,活泼懂事,她们大都懂得洒扫应对,每天早上和放学后都会主动帮忙打扫寺院的卫生,积极从事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务。在寺庙的大门旁,;有一块黑板报,每期都由孩子们完成,上面许多富于哲理的话语,读后让人受益匪浅,比如:嘴巴甜一点,脑筋活一点,说话轻一点,理由少一点,肚量大一点。常妙法师说,寺庙就是学校,佛教就是教育,她要把海莲寺营造成生动活泼的教育家园,让人人欢喜、人人受益。

  这得益于常妙法师的自由式放养教育,孩子们得以在寺中清净自在,自然成长。她们平时都穿着与同龄女孩子一样颜色鲜艳的衣裳上学,学着与大家无异的语文,数学等功课。而回到寺中也是根据各自的兴趣,读书或者学习乐器。

  “我希望她们以后跟正常的孩子一样长大成人,只要坚持走正道,不偷偷摸摸都可以,至于出不出家让她们自己决定,随缘,她们都有自己的路。”常妙法师说。

  如今,随着寺院建设的进一步完善,这位年逾五旬的比丘心中又有了新的夙愿:建一座收养院,系统地收养一些孩子,让有缘弃婴都能有个温暖的“家”,让她们免受身体、心灵的戕害,享受生命平等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