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关于七寺本《佛说流行道经》

作者:姚长寿

  一、问题的所在

  七寺本《佛说流行道经》一卷,是一部未署译者名、不见任何经录记载的写本经典。因原本多见误漏字,加上还有不少难辨字,给点校工作带来很多困难。笔者有幸参加过以牧田谛亮先生、落合俊典先生为首的七寺古逸经典研究会的共同研究,感到《流行道经》比较起其他七寺本的经典来,在解读方面要难得多。除了难辨字的问题以外,还有一个更为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该经究竟是中国撰述还是日本撰述。这个问题一直悬而未决。值得庆幸的是,七寺研究会会员直海玄哲先生对该经作了全面的整理,为揭示该经的真实面貌进行了有益的赏试。直海先生题解的结论是,《流行道经》是一部日本撰述的经典。其理由主要有以下三点:一是经录中未见《流行道经》名;二是《流行道经》中所见道路桥梁等土木工程建设的记述,在中国佛教中未见有类似的记载,这些活动与日本平安时代,特别是与当时的僧侣行基有着密切关系;三是个别句型类似日本语。笔者之所以在这里重新提起这一话题,只是想通过对本文进一步的研究,重新确认该经所述的内容,从而理出一些该经与翻译经典的关系,从该经所受翻译经典的影响方面,来推测该经的撰述者。判断一部疑经是中国撰述还是日本撰述,决非易事。正如直海先生自己预料的那样,他所提的上述三条理由很容易招来反论,因此本文以下所述,也只能起到一个抛砖引玉的作用,希望能够引起关心该经的专家学者的批评和指正。

  二,《流行道经》的思想内容

  首先让我们来概观一下该经所述的内容。同其他经典一样,该经的序分从佛在舍卫国祗树给孤独园开始,与大比丘众二千二百五十人,并国王大臣人民三千五百六十余人,以及诸天人阿修罗等集会。尔时佛告大众说,过去有佛名叫大通智胜如来。其时国中道路破坏,佛让导师菩萨修复。又在无水之处凿井,无树木之处植树,无渡船之处设置渡船,无履人与履,无衣人与衣,无车人与车,无杖人与杖,无马人与马,无宝人与财,无屋人与舍,造就叫布施。

  若有善男人善女人建造塔寺金堂,将饮食、衣服、卧具、医药供养僧众,造就叫供养布施,其“功德福德生世天堂”,可与“十方世界法藏之诸菩萨”等同。若修复道路,供养塔寺僧众,其“福德无异无量,亿劫不堕恶道”,来世是男则为王子,是女则为王妃。

  其次,对善行之人能够取得什么样的果位,作了讦细的说明。其中有不少引人注目之处。比如,在大道之旁凿井,则生“天堂处前梵王位”。建渡船渡人,则生“西方无量寿国”。修缮道路,则生“药师琉璃光佛”。若大寒之时将衣给无衣之人,则生“转轮圣王”。佛对导师菩萨说,这种布施叫波罗蜜行。

  经文的后半部分则是重复前半部分的内容,从相反的方向反复叙述布施的重要性。若有人不修缮道路,谤言僧众,不信仰诸法门,将堕地狱,或来世生为奴婢牛马。

  最后相当于流通分的部分,说此经名为《流行道经》,佛灭度后五百岁为正法,后世则“皆天下乱贼”,即进入末法时代,劝说人们读诵此经,持戒精进。

  以上是该经的大要。从内容上说,讲的是六波罗蜜思想的布施,但是该经中所出现的布施的项目与一般经典中布施的项目有所不同。该经主要是围绕着修缮道路、建筑渡桥、凿井植树等项目而展开的,但是这些项目所含的思想内容应该说是一种福田思想。

  三、《流行道经》与汉译经典的关系

  佛教的根本指导理念,第一当数慈悲心。慈悲心的具体表现是布施。由布施而得福,犹如农人耕田能有收获。这一福田思想常见于原始佛教汉译经律中。

  西晋法立共法炬译《佛说诸福田经》列举有七福田:“佛告天帝,复有七法,广施名曰福田。行者得福即生梵天。何谓为七?一者兴立佛图僧房堂合。二者园果浴池树木清凉。三者常施医药疗救众病。四者作坚牢船济度人民。五者安设桥梁过度羸弱。六者近道作井渴乏得饮。七者造作圊厕施便利处。是为七事得梵福天。”

  束晋佛陀跋陀罗译《摩诃僧祇律》卷四:“矿路作好井,种植园果树。树林施清凉,桥船渡人民。布施修净戒,智慧舍悭贪;功德日夜增,常生人天中。”以偈颂的形式举出作井、植果树、植树、架桥四种福田。

  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译《四分律》卷三十三:“种植诸园果,并作桥船梁。园果诸浴池,施及人居止。如是之人等,昼夜福增长。持戒顺正法,彼人得生天。”以偈颂的形式举出植树、架桥、作园果、作浴池、施人居止五种福田。

  求那跋陀罗译《杂阿含经》卷三十六:“种植园果故,林树荫清凉。桥船以济渡,造作福德舍。穿井供渴乏,客舍给行旅。”同样是以偈颂的形式举出植园果、植林树、架桥、作舍、穿井、作客舍五种福田。

  佛陀耶舍共竺佛念译《长阿含经》卷二:“起塔立精舍,园果施清凉。桥穿以渡人,旷野施水草。及以堂合施,其福日夜增。戒具清净者,彼必到善方。”以偈颂的形式举出起塔、立精舍、植园果、架桥施水草施堂阁六种福田。

  僧伽提婆译《增一阿含经》卷二十七:“复有五施令得大福。云何为五?一者造作园观,二者造作林树,三者造作桥梁,四者造作大船,五者与当来过去造作房舍住处。”列举了五种福田。同经卷十:“园果施清凉,桥梁渡人民。近道作圊厕,人民得休息。”列举了三福田。

  常盘大定博士把以上经律中出现的福田的种类归结为十种,即(一)园果(或园观)、(二)林树、(三)桥梁、(四)大船、(五)房舍(或客舍、居止)、(六)穿井(或浴池)、(七)圊厕、(八)医药、(九)福德舍、(十)起塔精舍堂阁。

  现在再让我们看一下《流行道经》的情况。除去重复的部分,整理概括起来有如下卜五种:(一)筑路、(二)作井、(三)植树、(四)作渡船、(五)施履、(六)施衣、(七)施车、(八)施杖、(九)施马、(十)施财、(十一)施屋舍、(十二)作塔寺金堂、(十三)供养佛舍利、(十四)供养僧众饮食、衣服、卧具,医药,(十五)大寒时给无衣人衣。

  由此看来《流行道经》与上述翻译经律有着非常密切的关系。上述翻译经律中,除了《佛说诸德福田经》和《增一阿含经》卷二十七是以长行和偈颂相结合的形式来列举福田的,其余的经律都只是仅以偈颂的形式来列举福田,缺乏具体的内容上的叙述。而《流行道经》则对所举的福田的内容作了非常具体的描述。在具体项目上,上述翻译经律偏重于园果,而《流行道经》则偏重于道路。其实,有关道路修缮的内容,亦可见于其他一些翻译经典。比如,支谦译《撰集百缘经》卷第二:“庄严船舫,平治道路,除去瓦石污秽不净,竖立幢幡,香水洒地。”㈠圳昙无谶译《优婆塞戒经》卷五:“道路凹迮,平治令宽,除去刺石粪秽不净。险处所须,若板若梯,若缘若索,悉皆施之。”《流行道经》有关道路修缮的内容不能说与汉译经典是没有关系的。

  上述翻译经典都说到由善行布施可得“生天”果位,比如《佛说诸德福田经》“行者得福即生梵天”、《摩诃僧祇律》“功德日夜增,常生;人天中”、《四分律》“持戒顺正法,彼人得生天”、《杂阿含经》“如法戒具足,缘斯得生天”、《长阿含经》“戒具清净者,彼必到善方”、《增一阿含经》二十七“戒定以成就,此人必生天”、同经十“诸法戒成就,死必生天上”,都是一种生天福报思想的表现。《流行道经》也有类似的表现,比如凿井可得“梵王位”、作渡船可生“西方无量寿国”、治路可生“东方药师琉璃光佛”、大寒之时将衣给无衣之人可生“转轮圣王”,而这些内容的表述在《流行道经》中则是更为详尽而具体。

  元魏慧觉等译《贤愚经》中有这么一则故事:“时有罗汉道人,次知日直,扫除草土。积在中庭,不时除弃。于时比丘恶心呵叱。今此比丘,如奴无异,虽知扫地,不能除弃。阿难当知,彼时比丘,大自在者,今富那奇比丘是也。由其恶心呵得道人比之为奴。由此一言,五百世中,恒为奴身。”这是说富那奇比丘,因为对正在扫地的罗汉道人骂了一句,后来五百世,一直为奴。富那奇比丘之所以受此报应,是因为对扫地这一善行有所不恭。《流行道经》的后半部分反复说,若有人不修缮道路,谤言僧众,来世则为奴婢牛马,遣与《贤愚经》的报应思想应该说是相同的。

  四、结语

  根据以上分析,《流行道经》很可能是受汉译翻译经典的影响,把布施、福田、报应等思想组合在一起,在中国撰述的一部经典。经文中说:“此经号流行道。若汝等有信情意,莫少疑惑。我度灭后,五百岁正法,后世皆天下乱贼。”这一带有末法思想的经文,为推测该经制作的年代提供了线索。末法思想在中国最早见于北齐慧思的《立誓愿文》,而该文是在慧思四十四岁,即公元558年立下的。《流行道经》受到末法思想的影响,其成立年代应该是在558年以后。这一时期正是政治混乱、战争频繁的年代,道路、水井、渡船、树木被破坏的情景是可以想象得到的。此外,结合公元550年所建《大魏义井铭碑》的事实一并考虑的话,南北朝时期义井、义桥等福利事业的兴起,对《流行道经》的出现应该说是不会没有影响的。

  (作吾:珧长寿,中国佛学院副院长、中国佛教图书文物馆副馆长、教授。)

  《戒幢佛学_第1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