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如何依教修学

作者:释弘愿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又称《摩诃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简称《般若心经》或《心经》。《心经》是般若经系列中一部,言简义丰,博大精深,提纲挈领,极为重要的经典,为大乘出家在家佛教徒每天必须修诵的经典。

  古德译《心经》有九部之多,我们现今诵持的是唐玄奘大师的译本。

  般若是梵语,华译为智慧,波罗密多是到彼岸,摩诃是大,经是串联词,心一古大德把心比喻为心脏的意思,合译称为:用大智慧到彼岸。

  我们知道了《心经》的重要,所以必须深入学习了解体悟《心经》的精髓。尊佛陀的教诲,深入经藏智慧如海。我们没有智慧,怎么能达到解脱的彼岸呢?我们用智慧把杂染的贪、嗔、痴、慢等一切业障断除,才能到达解脱的彼岸。所以,就由《心经》引导我们入智慧之门,才能了解体悟佛法不可思议的境界。

  我们学习《心经》,就用《心经》来看,不必再去把《心经》列入天台宗五时八教的般若时,也不必再以了义不了义圆教或不圆教等来判摄它的位置,而直接由经文体认出,《心经》就是让我们实证佛果的法门。由这个观点来看,能够让我们成佛的经典,都是最圆满的经典,问题是我们如何去实践和落实而已。

  我们修持佛法,要很谨慎,要了解知道佛法中的正见。在我们的眼、耳、鼻、舌、身、意六根的种种造作中,无论是精神上的、肉体上的,都是四大假合,与五蕴之识而组成的,我们在轮回中,有迷失,有觉悟,都是因为觉照的功夫大小,能力的强弱,造成了一系列的因果轮回,因与缘业力的牵引,使我们轮回其中不得解脱。而《心经》中这种般若智慧,觉照的力量不可思议。

  佛陀在很多经典中,用“本心”或“悟性”“自性…‘佛性”等来表达,在《六祖坛经》中,则是用“菩提自性”来提示我们觉、察、觉照的力量,是可了别的一种定慧,即觉照的作用。如果是杂染的,就变成意识的作用,而非清净觉照的作用了。

  我们是凡夫位的修行者,即是用杂染之意识作用,故必须从意识的力量中提炼出一种正见来指导,透过正见的引导,使杂染的意识还原清净无染的觉照,成为定慧。在我们的身体中,其物质层次是由地、水、火、风四大的体性,及涵容这四大的空大所构成的,而能分别了知,这五大作用的力量是识大,此六大为我们身心运作基本体性,当我们厌离生死轮回,欲脱离苦海时,就必须从四大当中找出一个正确的见解,使我们能达到解脱涅槃的境界;而佛陀给我们提供了教我们修行正知正见的依据《心经》,而在《心经》中充分体现了佛之正见,般若的觉照力量和不可思议深奥法味,从而让我们在此经中得到究竟解脱的正能量:涅槃之果。

  一雨博洽,世间万物所受用不同,佛陀说法亦复如是。佛法博洽,众生所受用的亦是不同。佛法是不二法门,只是因众生根性不同,而佛陀说法亦是说一举三,观机逗教,随缘而说,其理契机,使恒河沙数无量众生,皆得佛法之普渡。

  在现今时代修行《心经》,就是我们最契和的经典。最圆融的妙法,直接让我们明白,摩诃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精髓。要想达到《心经》中的果德,就必须从中体会《般若波罗蜜多心经》所提示的正见,并通过经典所提示的正见,把我们修行当断、当立的见地,整个确立无疑并信受奉行。

  我们来看五蕴中的色蕴,即是我们的色身。这个色蕴是空吗?我们想一想,思惟一下,什么是空?什么是色蕴?

  例如《楞严经》中二十五圆通之一的毕陵伽婆蹉,因行乞当中,毒刺伤足,举身疼痛,顿起觉照,我念有知,知此深痛;虽觉觉痛,觉清净心,无痛痛觉,我又思惟,如是一身宁有双觉?摄念未久,身心忽空,三七日中,诸漏虚尽,成阿罗汉。在这里毕陵伽婆蹉尊者,真实体悟出色蕴是空的真实觉观。很可惜,我们因为没有觉悟到五蕴之空理,而不能深刻的体悟现前的境界,明显的变化就是无常,就是空。如此用一些“空是无我”“空是自性”的语言符号来研读经典,都跟所谓“色蕴是空”没有任何的相应。当我们把无常的现前境界当作一种常相,并认为它本来就是这样,这就没有办法真正体会空和无常。虽然我们了知空无常的理,却从来不用它来思惟,来改变我们内在的思惟体系,而将这个色蕴变化的事,当作是常来看待。如果我们每天生活或修行中遇到境界,都会用“随缘”二字,日迁月移,生命亦在这样的“随缘”中度过。不知生命刹那刹那中失去,不知出离,不知悟无常之理。没有觉知“色即是空”的理观,而觉悟的机会就会在指尖上流逝了。若用这样的态度,来做为修行的依据,我们连基础的功夫都没有,还谈入门吗?

  所以我们在佛门外面谈佛之知见,怎么会得入佛之知见呢?当我们连基础的正见都没有确立,如何能明白从正见当中所出的正确觉受,乃至证入五蕴皆空的境界呢?所以佛教我们回头是岸,回到正确的正见中来,要深刻了知色蕴是无常的。像我们的身体,有时会出现一些病苦,要观察我自己本身的因缘,病苦的起因即是渡我们的老师,因为这就是无常。如果能觉知病苦、苦因,现前就能了解佛讲的苦空,就会对佛陀说的苦空无常的道理更能深信不疑,不念恋此无常、色蕴之身,真正体会五蕴是空的道理,更不会执着自己色蕴之体,以免用此色蕴之体生起妄想,贪一切有,不知觉悟,不知出离生死苦海。

  我们要觉知空就是蕴含一切“无”的可能性,“空”就是觉照自性的一个含藏名词,空中包含了五蕴,亦包含了万物,亦能含藏如来妙法,非人所能造作和控制的。所以我们的受、想、行、识这个四蕴也都是空的,甚至包括世间万物的缘起,都蕴含着变化,都是由相互的因缘和合组成。

  佛陀说:万法因缘生,法尽缘灭,当我们彻见这缘起所组成的蕴含变化,而不会被缘起的现相所牵转,那我们即是现见无常,现证无我。

  那么我们即是现证诸法空相的境界,也就是证佛法的根本一三法印

  在经中“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不异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这几句经文,是呼应这句五蕴皆空,而且更是直接告诉我们修行的着手点,直接切入如来藏门,直指人心,有画龙点睛之作用。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对我们在见地上的修行而言,因为相应于“不异”的,不就是即吗?

  我们了解“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正确思惟下的正确结果,并用结果来作为我们修证的见地。但是这两句经文,对我们而言还是不能够理解证得。因为“色即是空”是指证到小乘的圣者,如:毕陵伽婆蹉。而“空即是色”是指证到八地以上大乘菩萨果位。这两者对我们而言,可能现在都没有证得,但是我们可以如实信受,因为从“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这样的理解,是透过我们正确的思惟结果,所有我们能接受。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在这里,它不只是五蕴皆空,而是断除了所有的五蕴与空的差别,这样的差别是离于时间。“不异”是思维,“即”是没有时间,所有是当下证得的境界。

  在《心经》当中,我们把“色不异空,空不异色”归纳到“见修行”的见地功夫,思惟功夫。“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果证功夫。“色即是空”归于小乘是般若,将入毕竟空。“空即是色”是大乘如幻的,是般若将出毕竟空。

  这几个字的圣教,如果能理解透彻,就是在见地上确立的时候。如果我们心力够,福慧因缘具足的话,在听闻“色即是空”的时候,即能现正“空即是色”,当下就悟得根本智慧,在这句经文上,我们要好好的思惟。

  我们把自己的五蕴,观照明白了,把妄想和杂染的都空掉,不执著与色蕴,把空无常,用来提起觉观正见。我们当下即能解脱所有的烦恼,现证正能量。

  前面所说是现行的,也就是道地上的功夫。受、想、行、识、也是如此。五蕴都是如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不异空,空不异受,受即是空,空即是受。想不异空,空不异想;想即是空,空即是想。行不异空,空不异行;行即是空,空即是行。识不异空,空不异识,识即是空,空即是识也。所以说,一切身心透彻,五蕴即一,一者幻也,如也,一即是如,如即是空,所以五蕴跟空都是同一,也就是说,通身受用,这时六根互用了,色、受、想、行、识这五蕴,在精神和肉身上,全部都是现空。

  所以《心经》先要我们断除对五蕴的贪著,故说“五蕴皆空”,其次要斩除五蕴和空的时间链索。超出识与空的维次空间。《心经》让我在修证上起觉悟之观,在行持上,觉照五蕴在当下,从闻思修切入。从《心经》中让我们真正的能入佛之知见,悟佛之知见。愿在座的诸位大德法师,大菩萨,让我们同解并进,同得解脱。

  弘愿无实修证,在此所说,皆是鹦鹉学舌之谈。感恩诸位的慈悲包容,座久延迟。如有不如法之处,祈愿诸位大德法师大菩萨,不吝赐教,慈悲指示。

  阿弥陀佛!!!

  摘自:《鞍山佛教》201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