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清代诗人吴伟业的佛缘

作者:如意

  吴伟业(1609—1672)是清代著名诗人,字骏公,号梅村,别署鹿樵生、灌隐主人、大云道人,江苏太仓人。吴伟业出生于一个读书人家庭,自幼受到良好的家塾教育,十四岁即能作颇具文采的诗文。当时著名学者张溥看到吴伟业的文章,赞叹说:“文章正印在此子矣!”此后,张溥收吴伟业为徒,传授诗词文章之学。明崇祯四年(1631)吴伟业参加会试得中进士。当时曾有人怀疑他的成绩有舞弊之嫌。主考官于是将他的考卷呈请崇祯皇帝御览。崇祯阅览后在卷子上批了“正大博雅,足式诡靡”,议论因此得以平息。吴伟业最初被授予翰林院编修。崇祯十年(1637)充东宫讲读官,十三年(1640)又迁南京国子监司业,晋升左中允、左谕德,转左庶子等职。晚明时期,由于东林、复社与宦官斗争激烈,吴伟业仕途颇为不顺。他见明王朝政权摇摇欲坠,于是辞去左中允、左谕德、左庶子等官。弘光王朝时,他被召任少詹事,因见把持朝政的马士英、阮大铖腐败贪婪,仅任职两个月便辞归故里。

  清顺治十年(1653),吴伟业被迫应诏北上。第二年被授予秘书院侍讲,不久升任国子监祭酒。顺治十三年底,以赴母丧为由请假南归,从此不再出仕。

  康熙十年(1671)夏季,江南酷热难熬。吴伟业“旧疾大作,痰声如锯,胸动若杵。”(《致冒辟疆书》)他自感将不久于人世,临终之前,对亲友言:“吾一生遭际,万事忧危,无一时一境不历艰苦。死后敛以僧装,葬我邓尉、灵岩之侧。坟前立一圆石,题曰‘诗人吴梅村之墓’。勿起祠堂,勿乞铭。”(《清史稿·吴伟业》)同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一代大诗人吴伟业病逝,亲友遵照他的遗愿,安葬于苏州玄墓山之北。

  吴伟业是明末清初著名的诗人,与钱谦益、龚鼎孳并称“江左三大家”,又为娄东诗派开创者。他长于七言歌行,初学“长庆体”,后自成新吟,后人称之为“梅村体”。吴伟业传世之作很多,流传后世的著名文学作品有《圆圆曲》、《永和宫词》、《洛阳行》、《萧史青门曲》等。他的诗歌作品被后人编为《梅村诗集》传世。

  吴伟业与佛教有着不解之缘。他生前不仅参观诸多江南名刹,在临终前还交待家人死后穿僧装人殓,安葬于邓蔚山和灵岩山附近。邓蔚山,又名玄墓山,位于苏州吴中区光福镇,山麓有创建于唐代天宝年间的江南名刹圣恩寺。据史料记载,清康熙、乾隆到光福探梅多次驻足于此。至正九年(1349),高僧万峰时蔚禅师从杭州人吴,卓锡邓蔚山。由于万峰禅师的到来,信徒渐多。灵岩山上有著名净土宗道场灵岩山寺。寺院始建于东晋时期,最初为禅宗道场。近代高僧印光大师晚年曾卓锡于此,寺院遂改为专修净土道场。邓蔚山圣恩寺与灵岩山寺相距不远。吴伟业之所以遗嘱家人将他安葬于两座寺院附近,表达了他活着亲近佛寺,希望过世后也能在寺旁聆听法音的意愿。

  在吴伟业大量诗歌中,也都有关于佛教教理教义和佛教史的论述。比如诗中对佛教人生八苦之爱别离苦的叙述:“人生千里与万里,黯然销魂别而已。”(《悲歌赠吴季子》)“爱别离苦”,又称恩爱别苦、哀相别离苦,为八苦之一。即指与所爱者别离时所感受之苦。此外,《五王经》以为从兄弟、妻子等之离别所生之苦,称为爱别离苦。又如他的诗歌中对佛教教义的论说:“道参无生妙,功谢有为耻。色空两不住,收拾宗风里。”(《清凉山赞佛诗》之四)“无生”,又作无起。谓诸法之实相无生灭。所有存在之诸法无实体,是空,故无生灭变化可言。然而凡夫迷此无生之理,起生灭之烦恼,故流转生死;若依诸经论观无生之理,可破除生灭之烦恼。又阿罗汉或涅槃也称为无生。阿罗汉有不生之义,即断尽三界烦恼,不再于三界受生之意。“有为”,又称有为法,谓有所作为、造作之意。据《俱舍论光记》卷五载,因缘造作称为‘为’,色、心等法从因缘生,有因缘之造作,故称为有为。有为亦为缘起法之别名。小乘着重以有为来说明人生无常,大乘则扩大为对世界一切物质现象与精神现象之分析,说明性空、唯心之理。“色空”中的“色”,指一切有形象和占有空间的物质。色可分为内色、外色、显色、表色、形色五种。内色是指眼耳鼻舌身之五根,因属于内身,故名内色;外色是指色声香味触之五境,因属于外境,故名外色;显色是指我们常见的各种颜色,如青黄赤白等等;表色是指有情众生色身的各种动作。“空”,与“有”相对,又称为空无、空虚、空寂、空净、非有。一切存在之物中,皆无自体、实体、我等,此一思想即称空。亦即谓事物之虚幻不实,或理体之空寂明净。空的思想是大乘般若系的根本思想。

  吴伟业在诗歌中还有对文殊菩萨道场五台山风光的描写:“西北有高山,云是文殊台。台上明月池,千叶金莲开。花花相映发,叶叶同根栽。”;(《清凉山赞佛诗》之一)“台上明月池,千叶金莲开。”这两句既是实写文殊台上明月池中莲花盛开的实景,也寓意了西方极乐世界七宝池中金莲花开的繁盛景象。

  诗中还表达了以庄严具供养佛刹的虔诚之心:“瑟瑟大秦珠,珊瑚高八尺。割之施精蓝,千佛庄严饰。”(《清凉山赞佛诗》之二)诗中的“精蓝”,即僧徒所居之伽蓝。蓝,伽蓝之略。伽蓝为精进修行者所居住,故称精蓝。诗中说要以大秦珠和珊瑚等珍宝,用来供养给寺院,用以庄严诸佛圣像。

  诗中也有对佛教无常思想的论述:“红颜尚焦土,百万无容惜。……从官进哀诔,黄纸抄名人。流涕卢郎才,咨嗟谢生笔。”(《清凉山赞佛诗》之二)“红颜尚焦土”是指年轻貌美的少女也会因无常而埋人黄土中。“从官进哀诔”是指做官的人也会因无常鬼的牵缠而亡身。“诔”是悼念死者的文章。这几句诗讲述了人生的苦空无常。“无常”是佛教最基苯教义,指一切有为法生灭迁流而不常住。一切有为法皆由因缘而生,依生、住、异、灭四相,于刹那间生灭,而为本无今有、今有后无,故总称无常。据《大智度论》卷四十三举出二种无常,即:一、念念无常,指一切有为法之刹那生灭。二、相续无常,指相续之法坏灭,如人寿命尽时则死灭。

  诗中还有对佛教高僧、经典等佛教历史的叙述:“黑衣召志公,白马驮罗什。焚香内道场,广坐楞伽译。”(《清凉山赞佛诗》之三)“黑衣召志公”中的“黑衣”,指黑色之僧衣,也称为缁衣、墨染衣。引申为僧侣之意。“志公”,即宝志禅师,是梁武帝最为尊崇的有神通的高僧,曾应梁武帝之请为超度皇后撰《梁皇宝忏》,后被梁武帝迎人华林园中长期供养。“白马驮罗什”中的“白马”喻指白马驮经中的白马。“罗什”指姚秦三藏鸠摩罗什大师。罗什大师是中国古代四大翻译家之一。他自幼聪敏,七岁跟随母亲出家修道,他曾游学天竺,遍参高僧大德。由于博闻强记,辩才无碍,誉满五天竺。后来回归故国,前秦苻坚听闻其德,派遣大将吕光率兵迎接。吕光西征,迎接罗什返国。途中听闻苻坚兵败不知下落,于是在河西自立为王。罗什停留凉州长达十六、七年,直到后秦姚兴攻破吕光之后,才得以东至长安,住逍遥园中专门从事翻译佛经的工作,并被姚兴尊为国师。“焚香内道场,广坐楞伽译。”“道场”,又作菩提道场、菩提场,原指中印度菩提伽耶的菩提树下之金刚座上佛陀成道之处。后指修行佛道的场所。不论堂宇之有无,凡修行佛道之所在,均称道场。《法华经》卷六《如来神力品》云:“所在国土,若有受持、读诵、解说、书写、如说修行,若经卷所住之处,若于园中,若于林中,若于树下,若于僧坊,若白衣舍,若在殿堂,若山谷旷野,是中皆应起塔供养,所以者何?当知是处即是道场。”“广坐楞伽译”中的“楞伽”,即《楞伽经》,全称《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共有四卷,楞伽,山名;阿跋多罗,人之义。意谓佛陀人此山所说之宝经,为法相宗所依六经之一。本经宣说世界万有皆由心所造,我们认识作用之对象不在外界而在内心。本经系结合如来藏思想与唯识阿赖耶识思想,为代表印度后期大乘佛教思想之经典。全经一再强调,迷的根源乃在于无始以来之习气及未能了知诸法乃自心之显现,故若能彻悟意识之本性,舍离能取、所取之对立,则可臻于无所分别之世界。

  “世尊昔示现,说法同阿难。三世俄去来,任作优昙看。名山初望幸,衔命释道安。预从最高顶,洒扫七佛坛。”(《清凉山赞佛诗》之三)“世尊昔示现,说法同阿难。”这两句讲述了释迦牟尼佛当年在菩提树下悟道之后,游走恒河两岸弘法度化众生。在佛说法时,阿难尊者都随行听法。阿难对佛说的法常能听后不忘,因而称为“多闻第一”。佛晚年将人涅槃之前,阿难尊者代表众弟子以四事问佛,四问之一为:“佛住世时,大众以佛为师。佛涅槃之后,大众当以何为师?”佛说:“当以戒为师。”“三世俄去来,任作优昙看”中的“三世”指前世、今生和来世。众生由过去的业因,所招感的现在果报,这种三世因果应报之理,即称三世因果。二世因果是佛教最基本的教义。因果报应通于三世,前世造作善恶之因,有当世受报,有来世受报,也有后世受报。“名山初望幸,衔命释道安”中的“释道安”是东晋时期中国佛教的中心人物,对中国佛教的发展贡献巨大。他十二岁出家,精研经论,悟性超群,看经则过目不忘。后人高僧佛图澄门下。因北方大乱,师辗转到湖北襄阳讲说教化十五年。前秦苻坚闻其名,率兵攻陷襄阳,迎至长安,居五重寺,事之以师礼。道安曾编《综理众经目录》,是中国最早的佛经目录。他还致力于翻泽经典,为各种经典作序文、注释,还将佛经分为序分、正宗分、流通分等三科,一直沿用至今。他还订立僧团仪式、行规、礼忏等多种仪轨。他还将释姓定为僧姓,为后世所遵循。道安研究经典以般若经为主,又精通阿含、阿毗达摩。“佛坛”,指安置佛像之坛。指佛堂内为供奉佛像所筑之高基坛。

  从以上诗歌中关于佛教教理、教义以及佛教史实的分析可见,诗人吴伟业不仅通达佛教教理教义,而且对佛教历史中诸佛菩萨事迹,以及佛教传入中国之后的历代高僧大德的生平事迹和对佛教的贡献了如指掌。吴伟业不仅自己信奉佛教,钻研教典,而且还以诗歌作为弘法工具,积极弘扬佛法。临终之时,还遗命家人以僧装入殓。所有这些,足见吴伟业作为一个菩萨行者解行并重的光辉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