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回首灵山云更深——南怀瑾先生百年诞辰纪念会游学记

作者:法兰 慧妙 谢七林 赖琪娜

  10月6日(农历丁酉年己酉月丙寅日),天气晴朗微凉,与师兄弟一起,奔赴宁波栎社机场,恭候师父诚信大和尚。能陪同师父去台湾,参加南怀瑾老师百年诞辰纪念活动,令我等一行心情激动。

  南师对我等来说,是仰之弥高的人物,又如启蒙老师,央视有专题片《先生—南怀瑾》,对他的评价是上下五千年,纵横十万里;经纶三大教,出入百家言。如此超凡入圣,当然让人高山仰止。

  师徒一行很快在机场会合。在飞机的轰鸣声中,师徒五人飞上蓝天,走上了赴台的旅程。

  庄子的《逍遥游》:“北冥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其几千里也。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其几千里也。怒而飞,其翼若垂天之云。是鸟也,海运则将徒于南冥。南冥者,天池也。”

  谢七林是很喜欢的。他说,人在机上,似乎已经成了只大鹏鸟。现在要去台湾做逍遥游了。逍遥则解脱。没有解脱是逍遥不起来的……,我等跟随着师父,正走在解脱之路。

  上午十点半左右,飞机徐徐降落在了祖国宝岛台湾的桃园机场。

  一出舱门,就看到在出口处等候我们的厦门日华集团董事长南存钿师兄。同来接机的还有十方丛林方丈首愚法师的弟子善崇密师兄等人。

  台湾是与大陆血肉相连的,从地名就能反映出来。台湾的地名把大陆的名山大川都包含进去了。南师的修行之处峨眉山即然。峨眉山是大陆佛教四大名山之一,素有“峨眉天下秀”之称,台湾也有峨眉山。

  汽车沿着曲折而幽静的山路前进,一路上群山苍茫,逶迤秀丽,别具一格。触景生情,一行人遐想着南师当年,在峨眉山闭关三年“阅藏”;在大坪寺发愿致力弘扬传统文化的道统……据说是时,山谷夜空灿如白昼。我们确信,那是普贤菩萨前来加持。

  南师的信心和坚持,也许是源于峨眉山的证悟。所以他身在台湾,仍旧不忘初心,并选择在峨眉乡建立十方丛林书院,作为他的道场。

  有师兄发问:“师父,峨眉乡的山势秀丽,似乎和您家乡乐清的雁荡山有得一比。”师父点点头,说“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出一方人才。乐清的山水造就出个超凡的南师。”师父还说:当年,我跟随妙湛老和尚去见南师,南师亲切随和,称我是小同乡。师父还给我们详述了厦门南普陀寺的历史和他的当年。

  是时,师父是妙老的助手,深获妙老的提携。妙老多次引荐师父参见南师,从而多次聆听了南师的教导。南师十分器重这位小同乡,推荐师父去住持天童寺。师父听后,总觉得自己修行功夫不够,不能担当此等重任。过了一两年后,因缘成熟。师父回到他剃度之寺天童,成为了住持。

  “适莽苍者,三餐而反,腹犹果然:适百里者,宿舂粮;适千里者,三月聚粮。”庄子的

  《逍遥游》里说由于旅途的远近,我们要带足够的粮食。如果把人生看做旅途,为了实现远大的目标,我们必须要学习充足的知识,这也许是南师办十方丛林书院的意愿吧。

  二

  汽车在山路里盘行了一个多小时,我们此行的目的地到了一一南师创办的十方丛林书院。

  十方丛林书院是现代化道场,布局和传统寺院不同,但又具备了寺院的功能。这里环境清幽,依山傍水,植被丰富,犹如一座天然植物园,四周种满了菩提树、松树,还有一些高山茶树(台湾名茶东方美人茶)……可谓是世外桃源,顿忘尘世喧嚣。

  十方丛林的方丈首愚法师一直追随南师,九十年代曾在厦门南普陀山上闭关,当时师父为他护法,由此结下深厚友谊。首愚法师十分风趣,笑声琅琅,眼神锐利,有南师风范。

  这次赴台,师父赠送首愚法师七十周岁生日纪念的“长眉罗汉像”和琉璃如意。首愚法师回赠名画家所画的“观音像。二位大和尚惺惺相惜,交谈甚欢。

  南师的纪念晚会定于当天晚上举行,师父向我等弟子们传授了准提咒和准提手印。因为南师和他的弟子们弘扬的是准提法门。大凡小时候读过《封神演义》的,对准提道人都十分崇拜。准提道人法力高强,法宝是七宝妙树,在金鸡岭收服了所向披靡的孔宣,很“了得”很“结棍”(厉害)的,其为人又十分平易近人,是西方教的二教主,刚一出场就是一首偈语:“大觉金仙不二时,西方妙法祖菩提。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与天同寿庄严体,历劫明心大法师”。

  这首偈语和《西游记》中孙悟空的师父菩提祖师出场时的偈语竟然基本相同,由此有许多人认为准提道人可能就是菩提老祖,菩提老祖的法宝是菩提宝树,菩提宝树与七宝妙树,似乎是同一样事物。孙悟空也是我等的崇拜对象,很“了得”很“结棍”的。

  准提道人亦佛亦道,南师的行迹与此相仿,南师曾经考证在中国扬州也有一个准提庙,怪不得南师和他的弟子们会弘扬准提法门,想来也是有因缘的。

  傍晚时分,首愚法师邀请我们品茶,泡茶的是著名茶艺师苏惠文先生。茶席上,我们见到南师的学生、台湾中国佛教会副理事长明光大和尚。明光大和尚慈眉善目,颇有接引众生的气度。喝茶时首愚法师向我们传授了准提手印的结法和准提咒,与师父传授的如同一辙,真是同根同源,一枝数花。

  晚6点左右,在十方丛林广场举办了“回首灵山云更深————南怀瑾先生百年诞辰纪念晚会”,天南地北的南师弟子们济济一堂,回顾往事无不感恩怀念。南存钿师兄在晚会上回忆了与南老师的亲近因缘,并向南怀瑾纪念馆捐献了500万台币。师父赠送南师纪念馆亲笔书写的“秋风落叶乱为堆”的偈颂墨宝,这是师父记忆中的南师最喜欢吟诵的词句,全文如下:“秋风落叶乱为堆,扫去还来干百回。一笑罢休闲处坐,任他着地自成灰。”

  次日上午,在“十方丛林书院暨南怀瑾老师纪念堂新建工程动土典礼”上,师父讲了话,话语情意深厚,令我等听闻后动容。下午,首愚法师再次邀请喝茶参禅毕。师父率我等众弟子赴台北拜访故交老友。汽车在高速公路上奔驰着,练师兄虔诚诵持咒,不知不觉中结了一个准提手印。蓦然,一声异响,只见高速公路上一道彩虹冲天而起,空中云彩变换,如准提菩萨像。

  《逍遥游》中有语“有鱼焉,其广数千里,未有知其修者,其名为鲲。有鸟焉,其名为鹏,背若太山,翼若垂天之云,抟扶摇羊角而上者九万里,绝云气,负青天,然后图南,且适南冥也。”大风起兮!南老师如一骑绝尘,“此生不登如来座,收拾河山还待人”此语真是南师一生事业的精彩写照,如大鹏鸟般鹰击长空,如大鱼鲲般鱼翔浅底。

  三

  作为一个从未到过台湾的人,年轻时喜欢听台湾歌手孟庭苇的歌:“冬季到台北来看雨”……还有,喜欢读琼瑶,林青霞,齐秦,三毛,甚至李敖等的书。台北的夜空中响着呜呜的风声,下着细细的雨,看着一个个繁体字霓虹灯,这些给我一种熟悉而陌生的感觉。

  10月8日,我们在台湾佛光大学游祥洲教授陪同下,去了台北书院。师父携弟子们,专程去拜访一位朋友,台北书院的著名学者林谷芳。林谷芳老师早早在路口迎接我们。林老师白衣白发,身形如松,精神俊朗。看他的背影,有一种禅者的觉醒和自在。

  林老师前几年多次亲临天童寺举办的禅茶活动。师父的来访,使林老师极高兴,和我们聊了很多。他的话,有许多禅话机锋,感受到传统知识分子的独立人格魅力和众人皆醉我独醒的气概。林师肯定南师学问的特殊之处,在于南师是位“通人”,汇通儒释道三家,更接近于先秦时代九流十家的方士传统。

  旅行途中,曾听师父讲起和南老师相处时的一些趣事:南师曾戏称自己是“南无头”(南师姓南,和南无namo二字同字不同音);对于这个称呼他的学生们是有点不敢接声的,如果附和,似乎有点“大不敬”。“南无头”似乎又有点“念佛头子”的味道。可见南师的潇洒不羁。他并不在乎世间的风评。在著作中,南师曾引用晚清名臣曾国藩的诗,“左列钟铭右谤书,人间随处有乘除低头一拜屠羊说,万事浮云过太虚。”

  南师高屋建瓴,一生的事业中,不要说促进两岸统一,修建金温铁路等大事业,光是他所写的关于传统文化的著作,又有多少人受其启蒙,从而进入国学的殿堂,华夏文明因之增辉,这一功德又是何其大哉!

  庄子说“圣人无功”,功德大到没有边际了,就反而看不见了。

  四

  在台北的第二天,大润发财务长杨嘉珍师兄陪同,去阳明山参访台湾佛经剪纸艺术家张明丽女士。

  阳明山位于台北市近郊,原名草山,因蒋介石先生崇拜明代大儒王阳明,故而改名为阳明山。山中植被茂盛,是个隐居修道的好去处。张学良将军曾在台北阳明山隐居多年。

  南师曾经对师父说,如果想建寺院,有二个地方比较适合,一个是太湖,一个是丽江。后来南师自己在太湖建造太湖大学堂,而丽江是传说中“香格里拉”所在地,也是一个修道隐居的好场所。

  南师很推崇隐士生活,他的著作中曾经引用张紫阳的一首诗:刀笔随身四十年,是是非非万万千。一家温饱干家怨,半世功名百世愆。紫绶金章今己矣,芒鞋竹杖任悠然。有人间我蓬莱路,云在青山月在天。

  山路十分幽静,时时弥漫着硫磺的气味。汽车在山脚下的一个小乡镇停下。张明丽女士的住所到了。

  张明丽的家里摆满了佛像和佛经。挂在墙上的佛经都是她用剪刀剪出来的,“剪出心中菩提,为人生修剪一角心田”是她的座右铭。看着她熟练地剪出一个个字体,我们叹为观止。字如其人。张居士人胖胖的,字体也十分福态。有人问:这么精湛的技艺,可以去参加比赛或者申遗。“这对我有什么好处,我把剪佛经看作修行。”她随口而说,平淡的语调透着一种自在与安详。真是位修行人!以解脱为目标,名闻利养对于解脱又有什么好处?

  张明丽女士恭敬地向师父赠送了她剪出和装裱的心经。

  回来路上,师父感叹道:“修行法门千千万,她剪经的功德和抄经的功德是一样的,”还给我等弟子讲了“照顾脚下”的典故。师父的言行如“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皈依三宝,再得师父如此教诲,真是三生有幸!

  摘自:《东方佛国》2017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