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一部具有重要理论和实践意义的佛教生态学著作

作者:欧阳镇

  ——评《佛教生态哲学研究》

  生态文化是时代的产物,它是在自然资源面临枯竭、环境污染日益严重、生态危机影响到人类生存发展基础的时代背景条件下提出来的。工业社会的发展,日益严重的生态危机随之而来,人类所承受的空前庞大的人口压力和前所未有的生态环境问题,是史无前例的最严峻的生态破坏和环境污染双重挑战。面对这种生存困境,寻求解决的途径和方法迫在眉睫,从而使生态问题逐渐成为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关注的热点问题。20世纪初,西方从传统的生态学派生了“生态伦理学”,开始了对人类生态环境问题的多角度剖析和反思。20世纪70年代,挪威哲学家阿伦·奈斯开创了“深层生态学”,这一理论是在总结客观环境破坏的表面原因基础上,进一步指出当代生态危机的恶果应当归罪于传统的“人类中心主义”。西方在生态环境理论方面的建树,并不只是依据西方文化的资源,而是更多地运用东方文化的思想,但这种运用并没有完全揭示出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环境思想的更多价值,这一工作就需要中国的研究人员来做。就佛教而论,其环境保护或生态文明的思想也不为人们所广泛了解,从研究层面上讲,这种思想资源也并没有被更多地提示出来。

  进人20世纪90年代,关于生态文化特别是生态伦理的研究明显升温。近年来,生态文化研究开始在理论上走向深入,传统哲学与生态思想的结合研究已成为当前学术界研究的前沿课题。国内学术界关于道家道教和儒家生态思想研究已颇为深入系统,而佛教生态思想研究则相对薄弱,目前尚未出版有分量的研究专著。陈红兵博士的新作《佛教生态哲学研究》(2011年在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可以说是目前我国佛教生态思想研究的第一部专著。著名生态学专家余谋昌先生评价说:“陈红兵的著作《佛教生态哲学研究》在这一领域具有开拓意义。”(《佛教生态哲学研究》序二)《佛教生态哲学研究》是陈红兵在其博士论文基础上修订而成的。该书从理论到实践对佛教生态思想有一个全面系统的把握。在理论上,结合佛教解脱论、心性论、缘起论等主题,系统整理、分析、研究佛教生态思想(其中包括佛教生态价值观、生态德性论、生态存在论等),探索、开发和阐述佛教生态哲学思想资源,充分肯定心性论在佛教哲学中的中心地位,并将佛教生态德性论研究作为该书的主体部分,以梳理出佛教生态思想的主线。特别指出佛教解脱论价值观是佛教生态哲学成立的前提,而且对佛教思想的性质具有决定作用。在实践上,从生态环保现实主题出发,对佛教的生产方式、佛教作用于社会的文化功能两方面系统论述佛教生态环保实践的内涵,从而揭示佛教价值观、修养论、存在论中包含的生态意蕴,探讨佛教文化回应时代需要的内容,开辟了佛教思想理论研究的新领域,丰富和拓展了佛教思想研究的新视野以及佛教思想的现实应用的新途径。总的来说,在当前的学术界,该书可称得上是一部具有重要理论和实践意义的生态学著作。

  一是促进国内佛教与生态文明研究的深化。国内关于佛教与生态的研究是伴随西方生态文化思潮的传入开始的。对佛教生态思想和环保实践的研究,港台学术界起步较早,取得了比较引人注目的成绩,有圣严法师倡导的“心灵环保”观念和杨惠南、林朝成提出的人间佛教的深层生态学思想。中共十七大提出生态文明观念后,佛教与生态文化研究也随之引起佛教界、学术界的普遍关注。2008年上海玉佛寺觉醒法师主编“佛教与生态文明”学术研讨会论文集《佛教与生态文明》(该书于2009年在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集中展示了国内研究的最新成果。这些成果主要是回应西方生态文化思潮的基本理念,如生态整体观、内在价值观、对人类中心主义的批判、生态生活方式等。从传统佛教经典、教义中挖掘、整理佛教生态思想的相应内容,大体上勾勒出了佛教生态思想的轮廓。其弱点是偏重佛教思想的总体概述,缺乏深入系统的研究。在这方面,道家道教、儒家生态思想的研究走到了佛教前面,已出版了多部专著,而佛教则缺少与之相应的有分量的著作,佛教与生态环保实践研究方面,学术界大多偏重揭示传统佛教生活方式(如戒杀护生、节俭惜福等)的生态环保意义,有待于进一步拓展研究视阈。

  陈红兵博士克服比照西方生态文化的基本观念以揭示佛教思想中包含的生态哲学内涵的局限,同时又避免佛教本身的人生追求和信念边缘化,仅以佛教思想的价值来论证西方生态文化观念的短处,独辟蹊径从生态哲学的角度对佛教生态思想进行深入系统的研究,取得了可喜的成果。著名佛教专家洪修平教授称赞道:“在研究过程中,他(指陈红兵博士)关注国内外相关研究状况和发展趋势,注重参考国内外学术研究成果,在研究方法和研究主题等方面多有创新,在佛教生态思想研究方面处于国内研究的前列。”(《佛教生态哲学研究》序一)由此,我们可以相信,陈红兵博士的研究成果,将会为国内佛教与生态文明研究的进一步深化奠定坚实的基础。

  二是建构佛教生态思想理论体系。建设生态文明是深入贯彻落实科学发展观,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必然要求和重大任务。2007年10月,胡锦涛总书记在中共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所作的《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为夺取全面建设小康社会新胜利而奋斗》的报告中根据科学发展观和中国建设的实际情况及时地提出了“建设生态文明”以及“生态文明观念在全社会牢固树立”的号召。这是首次将“建设生态文明”写人党的政治报告,标志着“生态文明”已从专家的理论研究上升到我党的执政兴国理念的高度。

  建立在缘起性空哲学基础上的佛教,为现代生态学的建立提供了理论基石。佛教缘起论本身身包含关于现象世界存在方式、生起根据、存在本性的认识,对于现代文化世界观的实体论以及人类中心主义具有消解作用,对于认识人与自然环境的互动生成关系具有启迪意义。建立在心性论基础上的佛教德性论,为生态人格的塑造提供了思想资源。佛教心性论阐述了德性的内在根据、德性理想、德性修养方式、美德等方面内容,有助于德性论在人性染净、迷悟以及德性修养方式等的探讨,有助于对物欲的克制以达到清净、慈悲、智慧等方面的美德,有助于对生命、自然内在价值的肯定和爱护。因此,对佛教生态哲学思想的研究,应将佛教的生态思想与佛教自身的价值追求和基本理念联系起来,形成具有佛教自身特质的生态哲学体系。《佛教生态哲学研究》立足佛教自身理念,遵循理论联系实际、中西比较、历史与逻辑相结合等方法原则,适应时代生态环保实践以及我国生态文明建设需要,吸收融合西方生态度文化思潮的研究成果,借鉴佛教中国化过程中的历史经验,不仅将佛教哲学的主题与生态哲学的主题结合起来,而且对传统佛教哲学的思想观念进行必要的生态诠释与拓展。可以说,《佛教生态哲学研究》是适应生态环境建设的时代需要,是对佛教哲学的生态诠释和建构。

  三是发挥佛教思想资源及其生活方式对生态文化的影响。佛教价值观、道德观、世界观以及传统佛教生活方式、生态环保实践,对于维护生态平衡、保护地球环境的意义,已越来越为社会有识之士所倡导和弘扬。尤其是佛教生态哲学关注人的心灵建设,注重改变人的价值观念的特性,对于西方生态文化理论具有互补作用。深层生态学创始人奈斯就曾指出:“佛教为深层生态学提供了适当的背景或渊源联系。”在国内,佛教思想资源对生态文化的影响也提到议事日程。王雷泉教授以《佛教能为环境保护提供什么样的思想资源?》为题,提出了七点想法:1.万法缘起的思想为生态关怀提供了世界观的基石;2.由业力论引出的因缘果报理论为环保和护生提供了行为规范基础;3.境由心造、依正不二的观念解释了生态破坏、环境污染、不健康的生活方式的原因;4.自他同体、慈悲为怀的精神是人与社会、自然和谐相处的理性选择;5.“心能转物”,这是佛教推动环保和护生的实践动力;6.创造人间净土,是佛教改变不合理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积极参与社会变革的理想目标;7.真俗不二的中道智慧,能够指导我们在发展与环保,即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与保持长久利益间找到平衡。可以看到,佛教哲学思想中所深蕴的生态智慧,其本身具有极为重要的创造性转化力量,完全能够参与建设生态文明、生态和谐这一不断推进、深化的时代进程。因此,进一步深人挖掘、系统整理中国佛教思想文化传统中有关生态文明、生态和谐的理论观念及其具体实践,并充分展开学理研究和思想阐释,已成为一个重要而现实的议题。

  “研究佛教的生态思想,需要我们从佛教思想文化中去挖掘,需要我们用现代的眼光去理解,通过现代阐释,使之更好地为现代社会人生服务。陈红兵的博士论文《佛教生态哲学研究》在这方面做了有益的探索。”(《佛教生态哲学研究》序一)陈红兵博士在书中从三个方面提出自己的观点:一是指出佛教的戒杀、放生、素食实践不仅具有动物保护的意义,而且对于缓解当前全球暖化、全球粮食危机以及环境污染等生态环境问题具有重要意义。佛教节俭惜福、少欲知足、勤俭简朴的生活方式对于节约资源、维护生态环境具有积极意义。二是认为山林佛教对生态环境的维护和建设注重争取政治力量的支持,发挥自然生态环境的神圣化对人们思想行为的规范作用。在传统社会中,乡野佛教仪式活动、僧人的品德及教化百姓思想和行为均有潜移默化的影响。三是论述当代都市佛教在人间佛教精神的推动下积极开展文化事业,如上海玉佛寺通过建立佛教期刊、开设佛教网站、主办学术研讨会、组织佛教沙龙、主办佛教讲座等多种形式,充分发挥都市佛教的文化创造、交流和传播功能,为配合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宣传生态环保观念提供了有利条件。由此看来,研究佛教思想对生态文明建设的价值,发挥佛教思想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作用,将会成为我国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

  四是改变传统佛教偏重精神解脱的倾向。传统佛教价值观是围绕解脱论展开的,佛教解脱论关注精神追求对人生的意义,无疑对当代物质主义价值导向具有纠偏作用,其社会意义不可低估。随着社会的发展和进步,人类面对的主要问题也会发生变化,在当今世界面临自然环境日益恶化、自然生态愈益失衡的严峻形势下,要保障社会经济文化持续发展,人类必须化解生态危机。佛教思想与生态文明建设结合研究,就必须改变佛教偏重精神解脱的倾向,拓展佛教自身的思想视域,以达到适应现实需要的目的。佛教思想包含丰富的佛教生态学理论,其缘起说、慈悲观、因果律皆可作为协调人与自然关系的价值支撑。仅就佛教解脱论来说,其本身存在出世与人世的双重维度,在其历史发展过程中又曾经历了大乘佛教、禅宗、近代人间佛教三次大的变革,具有朝向关注现实社会人生的发展趋势。佛教解脱论的这种人世维度及其关注现实社会人生的历史发展趋势,为佛教关注现实生态环境问题提供了思想基础。

  在佛教思想与生态文明建设的结合研究中,佛教偏重整体、偏重出世的思想倾向,虽然会给佛教关注现实生态环境建设带来思想上的障碍,但是只要我们立足佛教自身,反思、超越佛教自身的局限,拓展佛教思想领域,由出世而人世,由关注心灵进而关注现实人生,关注现实的生态环境建设,将出世与人世有机结合起来,问题也就可以迎刃而解。《佛教生态哲学研究》在此基础上,继承和发展人间佛教理念,进一步拓展其建设人间净土的观念,将生态环保内容涵摄到人间净土的建设当中,为改变传统佛教偏重精神解脱的倾向,服务于生态文明建设,进行了有益的探索。

  总的来说,《佛教生态哲学研究》一书的出版,对于深化生态文化理论,建构具有中国特色的生态文化理论体系,拓展佛教思想研究的理论视阈,促进生态文化观念落实为广大民众的行为实践等均具有重要意义。

  作者系江西省社会科学院宗教研究所研究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