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另一个遵式

作者:吉田刚

  《大日本卍续藏经》第一辑第二编第一套第二册(通卷96)中,收藏有被记为“姑苏尧峰兰若沙门遵式述”的《注肇论疏》六卷。该书在日本尊经阎藏本中记为“姑苏瑞光禅寺嗣祖沙门遵式述”。宋代以江南地方为中心,《肇论》的注释书被大量编撰,《注肇论疏》为其中早期作品。

  以往,该书被认为是北宋天台僧慈云遵式(964—1032)之作,近代学者也都表示同样看法。慈云遵式与四明知礼同为义通门下,属天台山家派教系。他的思想即宣扬所谓正统天台,以制定净土忏法等仪礼而著名。

  但是,《注肇论疏》中依用华严学(特别是根据澄观所述的“五教”判教),以《肇论》为实教所摄,解释方法亦基本依照澄观乃至宗密的思想,纵横引用其句。将该书与慈云遵式的其它著作相对照,无法认定是慈云遵式的真作。这一疑问已被提出过,但一直未能得到充足的、否定该书为真作的确凿证据。

  在中国,明朝密藏禅师道开遣笔“藏经书标目”中写有“肇论注疏慈云忏主注居姑苏尧峰名遵式”一事被公诸于世以来,该书似乎首次被认为是天台慈云遵式之著作。可是,慈云遵式的传记及《乐邦文类》,《金园集》、《佛祖统纪》等书中所提到的著作里,亦没有该书之名。

  且自慈云遵式圆寂后约40年,另外一个同名的遵式活跃着,即圆义禅师师道遵式(1042—1103)。清乾隆二十五年(1760),董世宁纂《乌青镇志》卷三十五《释老》中,有如下记述:

  遵式,字师道。长洲之顾氏。熙宁间,湖州乌墩镇,改寿圣教院为禅刹,太守唐垌,请师开山住持。时钱塘契嵩长老,为《禅家祖图》,别其宗派。吴僧子防,作《止讹论》,力诋之。师曰,禅、讲二门,皆佛所建,宗旨虽殊,其揆一也。乃作《解谤说》一篇,辟其谬盲,象疑冰释。少保李公端殷,锡以紫衣。留后张公敦礼,奏赐圆义之号。师于教义洞彻,疏《僧肇论》四卷,解杜顺《法界观》为《摭要记》四卷,以弥勒佛所颂《金刚经》为《助深记》三卷,注《证道歌》一卷,及《三会语录》二卷,并传于世。今之谈《肇论》者,以师为指南云。(郑绩《圆义禅师塔铭》)

  依上文可知:在此绍介的遵式,字师道,俗姓顾氏,长洲(江苏省苏州市郊外)人。熙宁间(1068—1077)湖州乌墩(浙江省桐乡市乌镇镇)的寿圣教院改为禅院之际,被聘请为开山住持。佛日契嵩作《禅宗定祖图》出示禅宗祖统图(皇佑年间为1049—1054),对此吴兴天台僧子防(仁岳的弟子)著《止讹论》,予以大力批判。鉴于此情况,遵式云:禅、讲二门都是如来所建,虽然宗旨不同,但其基准是一致的,乃撰《解谤说》一篇,辟其谬盲,使众疑冰释。由此可知,他主张教禅融合的立场。此外,他受赐紫衣及圆义称号。著《肇论》注解书四卷,解释杜顺《法界观门》撰《摭要记》四卷,就《金刚经》撰《助深记》三卷,注解《证道歌》着书一卷,及着《三会语录》二卷,这些著作并传于世。后人研究《肇论》时,皆以遵式之见解为指南。

  《圆义禅师塔铭》见于清代宗源瀚修,周学浚纂、同治十三年(1874)刊本《湖州府志》卷四十八《金石略三》三十一丁。

  圆义禅师塔铭,未见,据《鸟青镇志》载文:

  禅师讳遵式,宇师道。出长洲之顾氏。十岁受具戒。熙宁初,有元智法师讲《华严经》清凉疏钞于苏州雍熙寺。师从具禀受方袍,数百推为上首。会圆照禅师坐瑞光道场,乃往礼觐,深蒙印可。常语其门人曰:“此子道心纯熟,必般若会中再来人也。”七年,尧峰山寿圣禅院虚席,从苏守王晦之请,出世开堂。后二年,郡守蒋伸请移住瑞光丛林。凡十六年,退居南堂。坐席未暖,而湖州乌墩镇改寿圣教院为禅刹,太守唐垌坚请开山住持。四方衲子向风远来者,道相属也。居三年,苏人思之。太守蒋公之翰,从众人之欲,请住定慧法席,学者益盛。崇宁二年五月二日晨兴,忽谓侍者曰:“今日我疾作时,当行矣。”或丐偈以示众。师举目曰:“何须此耶?”言讫端坐而逝。寿六十二,腊五十三。既寂之二十五日,葬南峰山西岭。后十八年庚子,有欲得其地者,门人弟子势不能抗,聚而谋曰:“我师平生无诤,不若奥其地,而荼毗之。他日有力者葬其遗骨,斯可矣。”三月二日,开圹视之,形色如生。众虽叹骇,而初议已定,不复中变。又四年,嗣法弟子普顺,住鸟墩寿圣,随卜葬于西北隅,为开山第一代之塔,实宣和五年十月五日也。

  据《鸟青镇志》载,墓在圆义庵西北隅,墓碣今在庵内西偏。

  依《圆义禅师塔铭》可知:圆义禅师遵式十岁受具足戒,熙宁初年(1068)在苏州雍熙寺从元智法师听受澄观的《华严经疏钞》,在数百门人中,被推上首。又于瑞光道场拜谒圆照禅师,深蒙印可。七年,应苏守王晦之邀,于尧峰山寿圣禅院出世开堂。之后二年,应郡守蒋伸之请移居瑞光丛林,历经16年退居南堂。正值湖州乌墩镇寿圣教院改为禅刹之际,他立刻接受太守唐垌坚请,成为开山住持。在寿圣院住了三年,后应邀住在定慧寺。崇宁二年(1103)五月二日早晨,他告诉侍者自己将因病离世而去,后端坐圆寂。世寿六十二,法腊五十三。同年五月二五日,被葬于南峰山西岭。后来,埋葬地因要转给他人,遵式遗蜕被取出荼毗。之后历经四年于宣和五年(1123)十月五日,嗣法弟子普顺作乌墩寿圣住持,将其葬于寿圣院西北隅,成为开山第一代之塔。

  从遵式卒年倒算世寿,可知他的生年是庆历二年(1042)。且在苏州雍熙寺讲《华严经疏钞》的元智法师,被推测为华严初祖杜顺《法界观门》的注释书一一《符真钞》四卷的作者。该书收录于高丽义天编《新编诸宗教藏总录》(以下略称为《义天录》)。苏州瑞光寺圆照禅师,是大鉴下第十三世,高丽义天入宋时拜谒过的云门宗的圆照宗本(1020—1099)‘7j。《续传灯录》卷十四中,遵式作为宗本法嗣出现,且载有其问答。

  圆义遵式撰写的《肇论》注释书四卷,虽然卷数不同,但一定是本论文开头处所述的《注肇论疏》六卷。同样,续藏同卷所收《肇论疏科文》亦作“姑苏尧峰兰若沙门遵式排定”,这也应看作是圆义禅师遵式之作。另外,注解《法界观门》的《摭要记》四卷已散逸,且其它文献中亦未找到其引文,故无法知其内容,但一定是指载绿于《义天绿》卷一(大正藏55.1166c)中的《摭要钞》四卷。

  日本高山寺所藏宗密《大方广佛华严经普贤行愿品随疏义记》(《行愿品疏钞》)六卷,附有“元丰辛酉”(四年,1081)识语的遵式之序(续藏本无此序),该遵式也可推定为圆义禅师遵式。因为慈云遵式明道元年(1032)十一月二日已圆寂。如此一来,《普贤行愿品疏科文》高山寺本、续藏本都有“姑苏瑞光寺沙门遵式治定”的记载,其亦为圆义禅师遵式之作的可能性极高。明版南京报恩寺版大藏经(南藏)所收的宗密《注法界观门》卷首记有“姑苏尧峰住持传法赐紫遵式治科”,故知遵式著有《注法界观门》的科文”,

  关于《注肇论疏》的特征,伊藤隆寿博士在《中国佛教批判的研究》(大藏出版,1992年5月)第八章“教禅一致与肇论”中,进行了扼要的归纳总结。伊藤博士将《注肇论疏》作为慈云遵式的著作进行研究,但因触及到该书思想内容,故为《注肇论疏》研究中为数不多的成果之一。伊藤博士研究了黄龙下五世梦庵普信(生卒年未详)撰写的《节释肇论》(日本尊经阁文库及名古屋真福寺文库所藏),指明该书全面依用遵式《注肇论疏》。这一点与《乌青镇志》中“今谈肇论者以师为指南”的记述正好相符。

  再者,《注肇论疏》所附首序如下:

  然古今解释注疏颇多。取意求文,各随所见,推宗定教,曾无一之,遂使学者迷文。遵式幼从师授,虚己求宗,后因习学华严大经,常睹清凉判释,尽开五教,取法古师,权实之旨有归,行解之门可向,常恨此论人亡则难,致使深宗固多乱辙。今则精研覃思,三复竭愚。但愧流通之心,辄伸鄙作耳。熙宁甲寅仲春十有三日,南峰西庵序云。(卍续藏96.100h)

  文中识语云熙宁甲寅(熙宁七年,1074)阴历二月十三日南峰西庵序云。以往该序文被解释为慈云遵式圆寂后,某人在南峰西庵附序,使其开版流通。但是既然《注肇论疏》本文为圆义禅师遵式之作,那么将序亦考虑为其自附之序,不仅没有问题,反而更自然。“南峰”为现在座落于江苏省苏州市西郊(旧时的吴县西南二十五里)的报恩山的别峰,亦可指以前该地曾有的报恩寺属院天峰院。这里是束晋时代支遁隐居的地方,以后这座山被称为支硎山,或支山,别名称作南峰,寺名亦为支山禅院,或南峰院。此天峰院于宋代大中祥符五(1012)年赐额,院内堂宇一新。位于其对面的牛头山傍,自古为著名风景胜地的“西庵”,曾有被传为裴休手笔的“南峰院”题额,故可认为圆义禅师遵式当时就是在此处作序的。

  此外,续藏本《注肇论疏》中将遵式的头衔写作“尧峰兰若沙门”,尧峰则是同位于苏州市西郊(旧时的吴县西南十道)横山(又名“踞湖山”)处的尧峰院。由此可知,圆义禅师遵式于苏州西郊(当时的吴县)撰写了《注肇论疏》。

  《注肇论疏》序文中载有“遵式幼从师授,虚己求宗,后因习学华严大经,常睹清凉(澄观)判释,尽开五教”。这与《圆义禅师塔铭》中的“熙宁初,有元智法师讲《华严经》疏钞于苏州雍熙寺”相照应。

  另外,圆义禅师遵式,与同一时代,中兴华严的晋水净源(1011—1088)有许多相同处。净源于南北两地游学后,在50岁——复兴华严而展开具体活动之前,主要在苏州研究《肇论》。

  依其所著《肇论集解令模钞》首序可知,净源皇裕三年(1051),将“贤首道迹”即华严教传播至中吴(苏州),皇裕五年(1053)于苏州万寿寺研究《肇论》。至和三年(1056)三月,因将《肇论》,《四绝论》传授给净源的秘思法师(994—1056)圆寂,净源于嘉佑三年(1058)一月十九日在苏州万寿寺将秘思法师的讲经进行收集,整理,作《肇论中吴集解》三卷㈠引。后又于嘉佑六年(1061)八月十日在钱塘(杭州)贤圣精舍西方丈作《肇论集解令模钞》二卷之序。在净源为复兴华严展开具体活动前的约十年里,他主要将精力倾注在肇论研究上。之后,从熙宁元年(1068)至约熙宁四年(1071),净源住在乌镇密印寺宝阁院。可认为净源与成为复兴华严活动的重要契机一一高丽义天就逸失文献进行相互补充的活动,自其居住乌镇的熙宁间时就已开始,展开制定华严独自的礼忏仪轨等精力旺盛的活动,正确地说正是这一时期。

  另一方面,如前所述,圆义禅师遵式也在姑苏(苏州)尧峰兰若撰写了《注肇论疏》,与净源一样熙宁年间移居乌镇。乌镇是个小城市,从行动上的一致性看,也可能二者相互认识lI引。

  顺便提一句,在中国首次注解法藏《五教章》的霄溪道亭(1023—1100),也是同时期在乌镇活动的人物。造正是人材流动创造出地方性思想倾向的一例。

  关于他们思想上的具体共同点还有待于今后进一步的研究,其中同为接纳澄观、宗密的华严学,致力于教禅相互融合,揭示华严与禅、《法界观门》与《肇论》的相关性这一点引人注目。这些特征还可以从净源之师子璇(965—1038)、在北方开封活跃的本崇所撰写的《法界观门》的诸注释中看到。对于当时的华严思想的的认识,他们的理解方法可基本作为代表。

  北宋《法界观门》、《肇论》的注释书被急遽大量撰写,《法界观门》在北方、《肇论》主要在江南以苏州一带为中心十分盛行。这些为具体阐明宋代华严的发展过程及江南地方的华严系谱等将提供重要线索:

  (作者:吉田刚,日本花园大学佛教学博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