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不忘初心积极投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我国宗教政策发展综述

作者:本刊编辑部

  不久前胜利召开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是在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胜阶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关键时刻召开的一次十分重要的大会。习近平总局记在十九大报告中指出,这次大会的主题是: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高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旗帜,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夺取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胜利,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不懈奋斗。

  十九大的胜利召开,对我国社会主义事业的发展,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同样,这次会议对我国现阶段宗教发展和新时代宗教工作指明了方向、提出了明确要求。十九大报告中多次提到宗教和宗教工作,在总结过去五年来我国各项工作所取得的成绩和历史性变革时,充分肯定了近年来我国宗教工作取得的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面对历史发展的新阶段,报告指出,根据新的实践对经济、政治、法治、科技、文化、教育、民生、民族、宗教、社会、生态文明、国家安全、国防和军队、“一国两制”和祖国统一、统一战线、外交、党的建设等各方面作出理论分析和政策指导,以利于更好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

  中国共产党从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立场出发,历来重视宗教问题,重视宗教对社会发展的影响和作用。毛泽东同志很早就关注宗教问题,并将马克思主义的宗教理论同中国革命具体实践相结合,为党的宗教政策和宗教工作方针指出了方向。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毛泽东同志对中国农村社会情况作了深入的调查,对当时中国社会作了深刻的阶级分析。他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提出,中国农村社会受到“神权、政权、族权、夫权”等封建宗法思想和制度的束缚,而神权和宗教观念的破除,是政治斗争和经济斗争胜利后自然结果。他将宗教问题纳入整个社会革命运动中进行全面的思考,这一思想对中国革命政权建立时制定的宗教政策起到了指导性作用。1934年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宪法大纲》提出宗教信仰自由,政教分离等政策。

  在革命斗争实践中,毛泽东同志非常注意广泛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特别重视统一战线在中国革命实践中的作用。在1945年4月发表的《论联合政府》一文中,根据宗教信仰自由原则,提出中国解放区允许各个宗教派别的存在:不论是基督教、天主教、回教、佛教及其他宗教,只要教徒们遵守人民政府法律,人民政府就给以保护。认为无论是信教的还是不信教的群众,在信仰上各有他们的自由,不许加以强迫或歧视。他将宗教问题纳入中国革命的统一战线范畴加以考虑,为新中国建立后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和宗教工作的实践建立了思想和理论基础。

  纵观新民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的宗教政策特点,最主要的是认为宗教问题的解决,要服从反帝反封建的政治和经济斗争大局,认为共产党不仅可以允许宗教的存在,还应该和宗教徒建立政治同盟,共同实践社会革命的理想。因此在具体宗教政策的制定和执行方面,提出了保护宗教信仰自由,彻底实现政教分离等措施。

  进入社会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对于宗教政策的制定和宗教工作的实践更为重视。建国初期,中国共产党将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提出的尊重和保护宗教信仰自由,明确为作为党对宗教工作的一项长期基本政策,并在宪法及有关法律、法规中加以明确。

  毛泽东同志对宗教问题的研究十分重视。他曾经看过梁启超的《佛学研究十八篇》、六祖慧能的《坛经》,对著名学者任继愈的佛教研究工作也非常关注,提出要研究宗教的历史发展,在他的指示下,上世纪六十年代成立了世界宗教研究所,隶属于在中国科学院哲学社会学部,即现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的前身。

  周恩来同志对我国宗教政策的制定和宗教工作的具体实施,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他曾多次对宗教界强调,唯物论者同唯心论者,在政治上可以合作,可以共存,应该互相尊重。在1950年5月基督教问题座谈会上,他对北京、天津、上海宗教界人士和中共中央、国务院有关部门负责同志谈话时,要求宗教界研究怎样服务于人民,有益于社会,怎样辅助社会进步等问题。在论及西北地区民族宗教工作时,他提出,民族地区宗教制度改革,慢些改比快些改要更为妥当。他还特别强调,对藏区的寺庙应该采取更慎重的态度,不要搞反宗教运动等一系列指示。

  长期从事党的民族宗教工作的李维汉同志,对党的宗教工作的理论和实践有很大贡献。他在1954年10月《关于过去几年内党在少数民族中进行工作的主要经验总结》中,曾经批评当时个别同志因为不了解少数民族宗教的长期性、民族性、国际性而发生了急躁冒进的错误。1957年全国第七次统战工作会议上,他首次较全面地论述了我国宗教具有群众性、民族性、国际性、长期性和复杂性等五性问题。这是在深入研究和分析党的民族宗教工作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对我们宗教国情的概括。这一概括后来成为中国共产党制定宗教工作方针政策的重要依据。

  建国初期中国共产党的宗教政策和宗教工作,都是在以毛泽东、周恩来等为代表的老一辈革命家直接领导下制定和开展的。这一时期中国共产党巩固和发展了同民族宗教界的爱国政治同盟,对宗教界提出了要服务于人民,宗教活动要有益于社会的要求;提出在宗教问题领域,要正确处理两类不同性质矛盾的思想,宗教问题上的矛盾主要是人民内部矛盾;对民族地区的宗教问题处理上,肯定了宗教教义有某些积极作用,对民族关系也可以起到推动作用,民族地区宗教制度的改革必须慎重而稳妥等一系列方针政策,基本形成了符合中国国情,具有中国特色的马克思主义宗教观。

  改革开放以后,在经过对十年动乱的拨乱反正之后,中国共产党更加关注具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时期的宗教问题。邓小平同志在1979年6月15日全国政协第五届全国委员会第二次会议的开幕词中,肯定了我国务民族不同宗教的爱国人士有了很大的进步。1979年9月1日,邓小平在听取第十四次我国统战工作会议的情况汇报时强调说,加强统战工作是必要的。同时他还指出,宗教工作也有很多政策问题需要研究。

  1982年中共中央发布的《关于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基本观点和基本政策》,全面总结了党在社会主义历史时期宗教工作的经验和教训,完整表述了社会主义时期党的宗教政策。文件指出:宗教是一种社会历史现象,宗教将在社会主义历史时期长期存在,党的宗教政策的出发点和落脚点,是使全体信教的和不信教的群众联合起来,把他们的意志和力量集中到建设现代化社会主义强国这个共同目标上来。

  这是一个具有指导性意义的文件。在这一文件的指导下,中国共产党的宗教政策和发展得更加完善,宗教工作的实践更加丰富。江泽民于1990年在全国宗教工作会议部分代表座谈会讲到,“正因为宗教问题具有一定的群众性,而且总是与政治问题结合得很紧,所以我们不能用简单的办法去处理复杂的宗教问题。”他提出只能通过发展社会主义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来解决宗教问题。此后,江泽民同志在总结了各方面研究成果和党的宗教工作实践后,针对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问题的特点,提出处理宗教问题,一是要全面、正确地贯彻执行党的宗教政策,二是依法加强对宗教事务的管理,三是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原则。在2001年12月的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在此基础上又加上了坚持独立自主自办的原则。由此,关于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原则,成为我国改革开放以来党的宗教政策和宗教工作的基本任务,成为广大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共识。李瑞环同志曾指出,宗教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就是宗教必须遵守社会主义社会的法律法规,而党的宗教工作和宗教政策,就是要维护法律尊严,维护人民利益,维护民族团结和维护祖国统一。四个维护的提出,进一步丰富了我国社会主义时期宗教和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理论。

  当我国进入新的历史发展阶段之际,习近平同志对我国宗教问题和党的宗教政策,有着进一步的研究和阐述。特别是对宗教文化的精神内涵,宗教教义和宗教道德的发掘,有着更为具体的思考。2007年8月,时任上海市委书记的习近平在上海市宗教工作专题会上指出,各级党和政府要认真贯彻党的宗教工作的理论、方针、政策,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着眼促进社会和谐,努力挖掘和弘扬宗教教义、宗教道德和宗教文化中有利于社会发展、时代进步和健康文明的内容。他还对培养爱国宗教力量、加强宗教团体的自身建设、提高宗教管理水平,实现民主办教等各方面提出具体要求。希望宗教团体真正成为党和政府联系、团结、教育宗教界人士和信教群众的桥梁。

  这次十九大报告中,习近平同志明确指出,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新阶段,要全面贯彻党的宗教工作基本方针,坚持我国宗教的中国化方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这不仅是对宗教工作部门的要求,也是对宗教界提出了的明确要求。首先,中国宗教的发展,要坚持中国化的方向。习近平同志曾经在2014年3月,访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部时发表的公开演讲中,多次提到宗教,特别是中国佛教。他说到,产生于古代印度的佛教,传人中国后,经过长期演化,同中国儒家文化和道家文化融合发展,最终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佛教文化,给中国人的宗教信仰、哲学观念、文学艺术、礼仪习俗等留下了深刻影响。

  坚持中国化的发展方向,也就是坚持我国的宗教,要与我国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坚持中国化的发展方向,是中国宗教的必经之路,也是被中国宗教发展的历史所证明的。

  习近平同志还特别重视如何努力挖掘和弘扬宗教教义、宗教道德和宗教文化中有利于社会发展、时代进步和健康文明的内容。他以如何更好地欣赏法门寺出土的佛教文物的价值与意义为例,说明欣赏这些文物,不是光欣赏这些文物外在器型的精美,更重要的是要复活这些文物内在的精神价值。

  佛教文化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在长达二干多年的中国历史发展过程中,来自印度的佛教文化深刻地影响了中国传统文化,同时也吸收、融合了中国传统文化,参与塑造了中国文化的精神和中华民族的品格,形成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中国佛教文化。中国佛教文化适应了中国社会时代的发展和需求,自身才能不断得以发展。

  习近平同志曾经在中国共产党成立95周年庆祝大会上,号召全党和全国人民,要坚持不忘初心,继续前进。佛教作为中国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为中国社会和中国文化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不忘初心,方得始终,不拒本心,是谓自在。在今天我们进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新阶段之际,中国佛教如何坚持不忘初心,积极投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发展的新阶段,更好地开展历史文化遗产的保护、传承与弘扬,增强佛教文化的创新能力,弘扬与佛教文化的繁荣与创新,是摆在中国佛教面前的历史使命。

  摘自:《上海佛教》2017年第6期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