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学佛心得点滴

作者:顿慧

  胸徽的故事

  我有一个小盒子,里面装有许多胸前佛挂像、佛牌、胸徽、各种咒语的护身卡……小巧玲珑,每件都非常精致,既是精美的工艺品,又充满佛教色彩,带着几分庄严和神秘。这些佛教小工艺品大多是结缘来的,有的是从寺院法物流通处请的,我非常欢喜它们。其中有一枚铝质金色法轮胸徽,相形之下工艺比较粗糙,但在我的心中,它的分量最重。每当我看到这枚法轮胸徽时,我的心就会有一阵震动,好像看见法轮在转动,庄严地向我宣讲着无缘大慈、同体大悲。

  那是去年五月,我因公出差去北京,因吃素,住机关招待所可不方便,便住到广济寺中国佛协招待所。招待所不大,铺位较紧。有一天我住的房间里来了两位四川居士,因当时只剩下一个床位,她们就两人睡一床。第二天下午,服务员下班时,告诉四川来的居士,隔壁房间今天空出了一个床位,要她们过去一个人住,不要挤在一张床上了。服务员刚走不久,便来了一个50岁左右的比丘尼,从陕西来的,到中国佛协办事,没有住处,坐在房间外面,准备坐一晚。我请她到房间里面来坐,告诉她:“隔壁房间有个铺位,是留给四川来的居士住的,等她们回来了,如果她们还肯挤一晚,您可以去住了(我想服务员也会同意的)。”她很朴实、真诚、健谈,进房在床上坐定后,就用浓重的陕西口音向我讲佛法,谈她的出家因缘,并教我一套简单易行的健身功法,她说这功法是一位百岁比丘尼教给她的。不久,那两位四川居士回来了,我把服务员的话转给她们,她们不愿意去隔壁房间住,还要两人共一床。我心里松了一口气,好了,比丘尼住的问题解决了。不消说,她比我更高兴。临走时,送给我这枚铝质金色法轮胸徽,说我是好人。我听了始而愕然,继而惭愧。我哪里称得上是好人。她来住宿,没有床位,我本应主动提出让她睡我的床才是,可是我没有这样做,甚至连想都没有想,主要是缺乏慈悲心,为别人牺牲一点睡眠都不愿意,还称得上是好人吗?我忏悔,每看到这枚胸徽一次,我就忏悔一次。通过忏悔,我的心才会轻松一些。我相信,今后再遇到这种情况,我会毫不犹豫地、高兴地把床铺让出来,遇到类似的情况会更多地想到别人。

  这枚胸徽,使我的心灵得到一次净化,一次升华。我感激它,珍惜它,它永远是我的良师,将继续鞭策着我,令我增长慈悲心。

  助人也是禅

  年近古稀,精力不如从前。大街上走了一圈,就感到很累,准备乘公共汽车回家,却遇见了好久不见的老大姐。她要我陪她去买洗衣机。我们一个商店一个商店地看,都没有她想买的那一种。我们又向前走,她挽着我的左臂,我感到左臂好重好重。我们手挽手吃力地向前走着,我轻轻地挣开了她的手,想减轻一下负荷。不一会儿,耳边传来气喘吁吁的声音,是大姐发出的,她的脸通红通红。我心里一阵内疚,我好自私。显然,大姐是太累了,走不动了。她挽着我的手,是想借我一臂之力。我怎么早没想到?我搀扶着她,送她回家(她家不通汽车),让她的身体紧靠着我的身体。说也奇怪,这时竟一点也不觉得累,脚底好像还有风。我仅仅做了一件应该做的事,就得到如此轻安。

  啊,禅在生活中,助人也是禅。

  美

  蝶、鸟、虫都说公园美。为什么美?蝶说,公园有鲜花;鸟说,公园有绿树;虫说,公园有青草。各持己见,争论不休。园丁过来了,他们便要求园丁评说。园丁道:“鲜花,固然美,但只有鲜花不尽美;绿树,固然美,但只有绿树不尽美;青草,固然美,但只有青草不尽美。只有鲜花、绿树、青草互为映衬,才能把公园点缀得尽善尽美。”游客说:“鲜花有如此的美,绿树有如此的—美,青草有如此的美,没有园丁的栽培、修剪、浇灌、保护,鲜花会凋零,树枝会蔓长,青草会枯萎。公园如此的美,全靠园丁的汗水。”园丁说:“没有阳光和雨露,就没有鲜花,没有绿树,没有青草,无私的阳光雨露,才是最美。”

  生活

  生活是大地,有鲜花也有荆棘;

  生活是道路,有平坦也有坎坷;

  生活是大河,有惊涛骇浪也有静静缓流;

  生活是布帛,经线是幸福,纬线是痛苦;

  生活是调味品,酸甜苦辣样样齐全;

  生活是真善美、假恶丑交响乐,主旋律时而变换;

  生活中有爱也有恨,有希望也有失望;

  你不要咒骂生活,生活对每个人都一样;

  你不要讴歌生活,生活并不是天堂;

  既不要留恋,也不要厌倦,

  既然来到这世界上,就要把生活的滋味品尝。

  乞丐和精神病患者

  这是35年以前的事情了。

  一日,和友人上街,见一妇女抱着一个小孩席地而坐,向行人乞讨。我想给她一点小钱,朋友说;“你要防止上当,有的是为了骗钱,带着孩子装乞丐,没有孩子的,也会设法弄一个小孩,以取得他人同情。”我说:“如果真如此,那也是生活所迫,如生活稍有办法,也不会采此下策。”我们继续往前走,又见一20岁左右青年,躺在潮湿的墙脚边,骨瘦如柴,脸部浮肿,奄奄一息。他为什么躺在这里?我想,一定是乞讨不到,几天未食而倒下的。这样的人,是真正需要同情的。我们把身上仅有的一点钱给了他,没有叫醒他,放在他破烂衣衫的口袋里。朋友说:“我们只不过是尽一点人道罢了,其实这点钱是无济于事的,只是延缓他的时日,决不能挽救他的生命。”回家后,我把这些事告诉N,N说:“躺倒在墙脚下的,我也看到过不少,据说他们都是些精神病患者。”原来如此。此时,心里又产生了另一种同情。

  隐私

  有人用解剖刀解剖自己,把见不得人的隐私和盘托出。

  有的说伟大;

  有的说卑鄙。

  说伟大的人不见得就卑鄙;

  说卑鄙的人不见得就伟大。

  不信,请亮亮看,也许更卑鄙。等待它的命运将是什么?

  老张给老李送了一只鸟,为了这只鸟,老李和他妻子没有少闹矛盾。老李的妻子说:“把鸟关在笼子里是终身监禁,太残忍了!”要把鸟放掉。老李说:“放它出去,不是饿死,就是被野兽吃掉,等于判处它的死刑。”一个要放,一个要养,谁也说服不了谁,经常为此事争吵。一天两人又在为此事争吵,老王过来了,说:“这个问题问问小鸟就解决了。”两个觉得老王的话有理,就一同去问小鸟。小鸟说:“让我考虑三天再答复你们。”二天到了,老李和他的妻子又来到鸟笼旁。小鸟说:“我在笼子里好极了,不愁吃,不愁喝,没有风吹雨打,生活得无忧无虑。我的翅膀已没有力量了,我可能飞不高了,飞不远了,说不定一放出去就会死去。”

  “那你还是愿意在笼子里生活下去哕?”

  “不!虽然放出去后会遇到许多艰险,但和自由相比,这些都算不了什么,自由会给我力量,给我勇气,给我智慧,我会战胜各种困难,即使为自由而倒下,永远不再起来了,我也不会后悔的。主人,放我出去吧!为我获得自由而祝福吧!”

  小鸟走了,等待它的命运将是什么呢?

  作者系中国书法家协会江西省分会、南昌市书法家协会、中国老年书画家研究会会员

  摘自:《东方禅文化第5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