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从慈善事业看赵朴初的人间佛教思想与实践

作者:妙智

  (山东湛山佛学院教务长、青岛市佛协秘书长、青岛湛山寺监院、灵珠山菩提寺监院)

  在《人民日报》2005年5月30日刊载的“赵朴初生平”对朴老从事慈善事业进行了高度评价:赵朴初同志又是一位以慈善为怀的慈善家,长期从事社会救济救灾工作,做了许多慈善事业,直到晚年体弱多病时,还亲自为遭受地震和洪水灾害的地区筹集救灾资金。他率先垂范,为自然灾害和希望工程捐出个人大笔资金。他生前立下遗嘱,他的遗体凡可以移作救治伤病者,请医师尽量取用。他在遗嘱中表达生死观云:“生固欣然,死亦无憾。花落还开,水流不断。我兮何有,谁欤安息。明月清风,不劳寻觅。”充分展现了赵朴初同志的心灵境界。

  赵朴老是我国杰出的爱国爱教领袖、着名的社会活动家和书法家,一生在社会活动、民主进步、协助中央落实宗教政策,健全僧伽制度,培养佛教人才,推动中外文化交流等多方面建立了不朽的功勛。本文仅从其从事慈善事业方面探讨赵朴老人间佛教思想与实践。

  一、人间佛教与慈善

  两千五百多年前,佛陀降生人间,并在人间成佛,建立僧团,游行在城市、乡村、山林和聚落,教化信徒。托鉢乞食,与众生结缘,为世间福田。佛陀本在人间,那时不存在人间佛教提出的问题。但在佛教传入中国,从两汉之际到清末民初,佛教从万神崇拜的对象,衰落到人人践踏,成为愚昧无知的象征。

  清末的中国遭受列强侵凌,国土沦丧,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国人奋起救亡图存,针砭时弊,于是病急乱投医,庙产兴学,捣毁孔家店,成为时髦口号。社会各种势力趁机瓜分寺庙财产,在佛教生死存亡之际,八指头陀赴京请愿,为法忘躯,以身殉教。圆瑛大师、太虚大师等前赴后继,在对外抗争的同时,也开始了佛教内部的革新运动。圆瑛大师和虚云老和尚、印光大师等是继承和发扬了中国佛教优良的传统:讲经、坐禅和念佛。太虚大师看到当时的佛教非常落后,寺庙因为贫穷经常靠做经忏挣收入,超度亡灵的收入来维持,所以他说佛教那时是为"鬼"和"死人"服务的。也是因为如此,太虚大师提出要用佛教来解决人生问题,佛教要为活人服务,要成佛先要完善人格。“仰止唯佛陀,完成在人格。人成即佛成,是名真现实”,提出了“人生佛教”思想。后经其印顺法师总结归纳整理为比较成熟的“人间佛教”思想。

  在此国家和佛教生存危亡之时,出生在状元门第诗书世家的赵朴初一心投入了佛教事业,从事慈善工作,先后亲近圆瑛大师和太虚大师,亲自参与了中国佛教的革新发展。他积极参加和领导各项慈善活动,扶危济困,救死扶伤,就是以人为本,为受困者服务,就是在践行人间佛教思想。

  二、朴老一生主要的慈善活动

  1926年,20岁的赵朴初就茹素断荤,素食长斋。21岁即加入上海民间慈善团体组织上海特别市公益局,任办事员,22岁任中国佛教会文书。28岁任中国佛教会秘书兼会长圆瑛大师秘书,并在大师的圆明讲堂皈依佛门,听经闻法,成为在家居士,从此亲近大师,走上了以慈善为本,普渡众生的道路,研习佛教经论,信仰日益深固。1938年任上海慈善团体联合救灾会救济战区难民委员会简称慈联会收容股长,负责难民收容、救济工作。策划并安排直接运送一批干部和进步青壮年到新四军去参加抗战。并把重庆国民政府每月赠送的200元全部捐出做抗争救亡之用。1940年,慈联会工作基本结束,转任上海净业孤儿教养院副院长兼总干事,主持日常工作,救助抗战时期流浪儿童。1945年抗战胜利后,担任冬令救济会委员,散发棉衣和饭票。1946年担任收容流浪和失足少年的上海少年村村长。1947年中国佛教会在南京重新成立,任理事,亲近太虚大师,受赠《人生佛教》一册,殷勤勉励日后努力护法,弘扬人生佛教。1949年1月任上海临时联合救济委员会总干事,筹集物资,救济难民。

  1950年,成立现代佛学社,继续开展救济工作,支持抗美援朝。1953年5月,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任副会长兼秘书长。建国以后,时代变化和分工不同赵朴老从事慈善活动比较少,直到1978年改革开放以后,联系海外佛教人士捐助国内佛教事业,来自台湾和香港地区佛教界的捐赠等。

  如有美国金玉堂居士捐赠6万美元用于苏州灵岩山佛学院办学之用;汤掬梅居士捐赠13万美元成立上海第一福利院佛教居士安养部,并制定了安养部活动的七项内容:戒杀放生,念佛,举办佛学讲座,教理研究,朝山参学,代赠佛书,临终助念。

  1987年,朴老81高龄了,伴随生活改善,个人捐款逐渐增多。为修复南京宝华山隆昌寺捐款10万元;甘肃拉卜楞寺被火烧,捐出10元。1988年至1997年主持中佛协先后捐助藏传佛教地区寺院共62万元,朴老个人捐助10元。同年为河北柏林寺修复祖塔捐助5万元。把所获日本庭野和平奬2万元捐助孟加拉国灾民。1991年捐助安徽太湖县望天乡文楷小学1万元。1993年担任柏林寺生活禅夏令营总导师,捐助2千元。1994年为“厦门南普陀慈善事业基金会”题写会牌。1998年张北地震捐助10万元,向青海拉茂德钦寺捐赠1万元。8月4日指示中国佛协向全国佛教界发出通知,以佛教大慈大悲的精神为遭受特大洪涝灾害的长江流域和嫩江、黑龙江流域的灾民捐款捐物。8月8日出席中国佛协在广济寺举办的书画赈灾义卖周开幕式,并发表重要讲话。1999年10月对中佛协前去台湾参加研讨会的人说:台湾刚发生了地震,去后要注意慰问地震灾区的群众……

  2000年5月21日,朴老去世。遗嘱捐献眼球给同仁医院,其他可做医用尽量取之。30日遗体火化,31日骨灰撒入浩瀚的大海之中,为这个世界做出了最后的奉献。

  纵观赵朴老的一生,从20岁进入社会就是从事佛教慈善工作,七十多年从未间断,以上记述的也许是朴老慈善事业的一部分。他亲近皈依圆瑛大师,但对太虚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也非常赞同,他从事的佛教慈善工作就是最好的人间佛教思想的具体实践。佛法以人为本,不应鬼神化,非鬼化非神化的人间佛教,才能阐明佛法的真意义。而朴老的慈善工作都是救济灾民、流浪儿童、战争难民等,是以人为本的,是人间佛教思想最好实践。

  本人有幸在1997年考入中国佛学院,朴老在我们学僧心中是高山仰止的对象、神仙一样的人物,佛教的大护法、现代维摩诘。朴老参加了我们的开学典礼,一起合影留念,2001年毕业的时候却再也见不到他老人家了,毕业证上院长一栏永远空白着。我们永远也忘不了在北京八宝山参加朴老告别仪式的情景,海内外悼念的人挤满了广场,人山人海……

  现在,我们这些中国佛学院的学僧有从事教学的、有住持寺庙领众熏修的、有潜心修行的,朴老都是我们心中温暖的力量。在朴老诞辰110周年的日子,我们都深深地怀念他,时刻牢记朴老制定的院训“知恩报恩”,上报国四重恩,下济三途苦,学习朴老“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菩萨精神,尽自己所能为佛教慈善事业做贡献,就是对朴老最好的纪念,也是人间佛教思想最好的实践。

  摘自:《赵朴初110周年研讨会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