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觉园往事——赵朴初与上海佛教居士林

作者:法仁居士

  赵朴初是中国近代佛教居士的杰出代表,他一生高举爱国爱教旗帜,弘扬人间佛教思想,他的圆融睿智、高尚情操,和他博大精深的佛学思想,为后人留下了宝贵的精神财富。追根溯源,赵朴初的一生与上海佛教居士林有着不解之缘。如果说安庆世太史第是赵朴初的祖籍乡梓,那么上海佛教居士林实为赵朴初的精神家园,其渊源不可不谓深矣。2017年恰逢赵朴初诞辰110周年,本文通过追忆赵朴初与上海佛教居士林的若干往事,以此表达对赵朴初老人无尽的追思。

  一、因缘际会入觉园

  在大乘经典《维摩诘经》中,维摩诘菩萨示现病相,引来诸声闻、菩萨前往问疾。巧合的是,赵朴初最初进入上海佛教居士林,也是由于疾病的因缘。

  1927年,21岁的赵朴初因患肺结核,被迫中止东吴大学的学业,转赴上海的表舅关纲之住处——觉园养病。关纲之时任上海佛教居士林的分支——上海佛教净业社社长,是上海佛教居士领袖人物之一,他的住所觉园即上海佛教净业社驻地,环境清幽雅致,是上海佛教界人士活动的重要场所。上海佛教居士林最初由居士王与楫、沈辉等于1918年发起建立,后又分化为“上海佛教净业社”与“世界佛教居士林”两个分支,共同发展中国的佛教文化事业。

  赵朴初身居觉园,读书养病,在“往来无白丁”的佛学氛围中,结识了一些佛教界人士,他的肺结核便是经前辈居士丁福保医治得以康复。恢复健康后,赵朴初开始兼任上海佛教净业社秘书,帮助关纲之整理文案,起草文件。起初做事严格的关纲之不放心赵朴初的文笔,经常把他的文字改得面貌全非,并劝勉他多读佛门经典。受到关纲之谆谆教导,赵朴初不敢有丝毫疏忽,开始走上系统阅读佛经、研究佛法的道路。

  在净业社时期,赵朴初还曾与上海佛教居士林的领袖人物“三之一亭”共同参加抵制“庙产兴学”护法运动。“三之一亭”即施省之、黄涵之、关纲之、王一亭。护法过程中,赵朴初的言行和正知正见,颇为太虚、弘一、应慈乙震华等众多佛教高僧所赏识。在他们的影响和教诲下,1928年,赵朴初成为上海佛教会秘书。1935年,赵朴初正式皈依圆瑛法师,取号“震旦居士”。

  二、矢志不渝报国恩

  赵朴初是一位佛教居士,但他首先是一位坚定的爱国者,他主张“念佛不忘救国”,誓与国家民族同生死、共患难。1937年“卢沟桥事变”爆发后,赵朴初任上海慈联会常委,兼任收容股主任,他以上海佛教居士林为活动基地,发起、参与了一系列抗日救亡运动。

  “八一三淞沪会战”期间,上海硝烟滚滚,难民涌人,赵朴初与好友吴大琨冒着枪林弹雨指挥难民避难,亲自组织带领上海僧侣救护队奔赴前线抢救伤员,并成立难民收容所,安置难民。

  1940年,抗战局势紧张,受关纲之托付、赵朴初负责,成立上海净业孤儿教养院,院址即现上海佛教居士林。净业孤儿教养院的公开身份,是一所收容教育孤儿、贫困和流浪儿童的慈善机构,但在赵朴初引领下,教养院以佛教慈善事业为掩护,办成一所革命的学校,众多孤儿从这里走向抗战前线,成为江南新四军的秘密堡垒。

  1946年,净业孤儿教养院改设为上海少年村,赵朴初任村长。少年村的作用和意义也远远超过收养和教育孤儿的范围,少年村教师中的地下党员占了很大比例,它实际上是中共上海地下党的一个据点。很多孤儿在教养院和少年村时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一些人在日后成为党和军队的高级干部。

  从难民收容所到孤儿教养院,再到少年村,三者一脉相承,其性质不仅在于培养流浪儿童的爱国主义精神,为党和国家输送栋梁,还在于掩护中共地下党员摆脱白色恐怖,为党的地下工作提供坚实的堡垒。这些历史功绩,都是赵朴初慈悲济世、爱国爱教的生动表现。

  三、风雨同舟照肝胆

  新中国成立后,急需成立一个联结全国佛教徒的统一组织,以指导今后全国的佛教工作,于是赵朴初奉凋进京,成为中国佛教协会主要筹建人之一。

  为了中国佛教协会的筹建工作,赵朴初暂别他的“第二故乡”上海,来到北京。他先是和虚云、圆瑛等佛教大德共同成立起现代佛学社,并创办新中国第一个全国性佛教刊物《现代佛学》。1952年,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在即,赵朴初主持起草了《中国佛教协会章程》,并请中央统战部李维汉部长呈毛泽东主席审阅。毛泽东主席审阅《章程》后,亲笔加进“发扬佛教优良传统”一句话。1953年5月30日,中国佛教协会第一次会议在北京广济寺举行,中国佛教进入了新的历史发展时期。这一切都与赵朴初的勤奋工作是分不开的。

  中国佛教协会成立后,已担任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的赵朴初重返上海,着手上海佛教协会的筹建工作。当时上海佛教界还残留着许多旧政权的遗留问题,赵朴初以依靠党和政府为前提,宣扬“爱国爱教”思想,调动上海佛教界进步人士的积极性,对普通僧尼和居士进行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加强他们对党的宗教政策的认识和信任。

  1954年12月,上海市佛教协会第一届代表会议在静安寺正式召开,赵朴初担任上海佛教协会第一任会长。在他的领导下,上海市佛教协会始终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团结上海各界佛教徒,共同推动佛教文化交流。

  四、明月清风寄后人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后,宗教政策逐步恢复落实。此际赵朴初已年过七旬,但他老当益壮,积极推动执行党的宗教政策,致力全国佛教寺院道场的恢复、重建工作。这自然包括了上海佛教居士林。自居士林被工厂占用,道场荒废,赵朴初一直念兹在兹,期待它恢复的一天。

  赵朴初以他的威望和社会影响力,积极推动,以觉园中被保存下来的部分建筑和经文进行重建,终于使得这座近代中国佛教第一个居士林殿堂重光,法缘复盛。1989年,上海佛教居士林一致推举赵朴初担任名誉林长。终其一生,赵朴初一直都在关心上海居士林的事业发展,他始终和居士林负责人保持通信联系,对居士林工作提出指导意见。连居士林内的牌匾很多都是由赵朴初亲笔书写,像上海佛学书局等匾额,都留下了他灵秀劲爽的翰墨。可以说上海佛教居士林的恢复与建设,深深得益于赵朴初的关心与呵护,难以尽用笔墨形容。

  结语

  回首赵朴初的人生历程,上海佛教居士林不仅是他为中国佛教事业鞠躬尽瘁的起始处,也是他与党和国家风雨同舟、紧密团结、亲切合作的见证。历经百岁的上海佛教居士林,就像一位饱经沧桑的老友,陪伴着赵朴初老人,见证他爱国爱教,护国护法,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的一生。

  作者为佛教居士,独立撰稿人

  摘自:《上海佛教》2017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