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普贤菩萨行愿品

作者:道真

  今天,我要和大家交流的经典为《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可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菩萨行愿品》。此品在哗严经》中,极为殊胜,堪称精华之品。以我浅薄之智,实在是难以参详透彻,只能在局部上做些片面粗浅的阐述。

  《普贤行愿品》中有十种修行方法,就是我们常说的十大愿王。今天要和大家分享的主题呢,也就是十大愿王。

  这十大愿王,谓一者、礼敬诸佛。二者、称赞如来。三者、广修供养。四者、忏悔业障。五者、随喜功德。六者、请转法轮。七者、请佛住世。八者、常随佛学。九者、恒顺众生。十者、普皆回向。

  一者、礼敬诸佛

  我们为什么要礼敬诸佛呢?因为我们是生死凡夫,在生死中轮转不休,是因为有愚痴无明的大病。佛陀是大医王,善治诸病,能够教化我们,令趣解脱,所以我们为了感恩佛陀的教化与救拔而作顶礼。

  同时礼敬诸佛也是在调伏众生的轻慢之心,礼敬诸佛不光要礼敬释迦佛,还要礼敬过去诸佛,更要礼敬未来诸佛。把自己放低,才堪于接受法化,所以说“我慢山高,法水不入。”只有摒弃我慢,才能更好地去改变自己,接纳他人。让自己能更好地与他人相处,更好地去工作、学习、生活。

  礼敬诸佛就是要以佛为依止,向佛学习,在自惭形秽的同时,深知自己的不圆满,激发自己积极进取的心。

  正如哗严经》中所言:“信为道原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根。”礼敬诸佛其实就是对佛的信心。

  也唯有我们内心有一个坚定的信仰,正确的所依,才会在这个物质丰富、精神空虚的时代中,找到生活行为的准则,否则抛开信仰,一切都无从谈起。只有人们的内心有了正确的依止,生活、行为等才会有了准则,生活才会变得丰富,社会才会变得安宁。

  二者、称赞如来

  称赞如来就是称誉和赞叹如来的种种功德殊胜,以一种欢愉的心态,去面对殊胜的境界。

  众生也都是未来的佛,在他们造作殊胜业的同时,我们也要加以赞叹和肯定,无论在家庭,还是工作单位,人与人的互相接触中,互相的赞叹与认可是必须的,但所称叹的要是如实的正确的事,对大家有利益的事,而不是阿谀奉承,见风使舵。

  称赞的前提是我们能够善于观察,发现别人的闪光点,在生活中就不会有过多的烦恼,不会认为百般不顺意,同时学习佛法亦复如是,能让我们观察到善知识的功德所在,好生习学。这样,无论在生活中,还是在与人的交往中,都会减少烦恼,让自己的心清净,生活也会随之变得更加美好。

  三者、广修供养

  广修供养就是要破除我们的悭吝之心,供养佛菩萨,不是单单仅限于供养一佛一菩萨,更不是单单地把心局限于供养某一座寺庙,或某一个僧人,而是心遍缘到十方一切的佛菩萨和众生,学习菩萨无私奉献、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的精神。进而把这颗心从亲致疏,由小变大,普及到无量无边的佛土及众生的身上。

  三宝是众生的良福田,但众生也是菩萨修行的用心处,脱离了众生,无佛可成,无菩萨道可行。对于众生,我们非但要以财供养,令其无有匮乏,身善安住,更主要的要有法施,能让他们听闻佛法,种下解脱之因。

  那么对于皈依处,我们能做的最好的供养是什么呢?那就是如理的思维佛陀的教法,法随法行。这叫做正行供养。是供养中最为殊胜的。佛出世也无外乎令众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而已。

  如果我们真的能做到运心平等,那么在生活中就会有更多的人得到帮助,受到感化,回心向善。那么我们这个社会将会变得更加和谐,我们的生活也会更加美好,才能真正地建设出一个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社会。

  四者、忏悔业障

  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我们不是圣贤,怎能避免过失?关键的是肯不肯改过。所以说知错能改,善莫大焉。如果一个人无惭无愧,犯错不思悔改,那么慢慢地就会铸成大错,危害自身及社会。所以刘备当时对他的儿子说: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其实就是为了防微杜渐。

  佛教是心地法门,忏悔在注重形式的同时,主要是内心的认识,真正地发现自己的错误,认识自己的错误,诚心悔前,不复更造。如果人人都能做到这样,那么我们的社会,犯罪率会大大地降低,如果人人都能如此,对社会的和谐与稳定,也是有积极推动作用的,所以希望大家积极行持,勿以此善小而有所不为。只有我们积极改造自己的同时,才能推动社会的进步,才能让自己所处的环境更加美好,生活得更加和乐。

  五者、随喜功德

  随喜功德其实就是为了破斥我们的这颗嫉妒之心。随喜佛菩萨的修证功德,从而引生希求的心,自己也努力成为一个这样的人。我们更该为众生的收获而感到高兴。

  常常听到这一句话,叫做羡慕嫉妒恨,其实描述的很是贴切。凡夫众生的心也就是如此,自己得不到的就会羡慕,追逐,慢慢地嫉妒,最后就会憎恨别人,为什么自己得不到而他人却能够享受如此。

  所以才会有人仇富,会有人去抢劫、盗窃,不正当地交易与竞争。因为不忍他富乐,自贪诸外物,所以才会做出种种的坏事,给自己带来不好的果报。

  随喜功德也不仅仅是口头上的赞叹,而是身心的力行,看到他人所做善事,看到或听到佛菩萨利益众生,我们也去身体力行,也成为一个这样的人。这才是最大的随喜,否则就如同画饼充饥一样,没有什么实际的明显的效果,如《广论》中说的赞叹旃檀,自无少分是同一个道理。

  如果我们真的能如实地发起随喜他人的心,如理如法地身体力行,那么这本就是一种推动社会进步,改造自身命运的正能量。那么何愁生活不能富乐,社会不能进步呢?

  六者、请转法轮

  诸佛非以水洗众生罪,非以手拔众生苦,非以自证而与愚者,唯能说法令解脱。对于佛弟子来说,能把佛法普及,那是最好的事业,同时也离不开众生的护持与劝请。

  所以古德言:“佛法无人解,虽慧不能了。”然则,法不孤起,仗境方生。如果需要宣讲佛法,也是离不开劝请的因缘的。如果真的想利益众生,让更多的人去了解佛法,得到佛法的受用,大家是可以去劝请善知识大转法轮的,同时也可以通过自己的正确行为传播佛法,感化更多的人。

  就如今天的这场殊胜的法筵,本身也离不开我们国家政府的好政策,乃至佛协以及诸位护法居士的护持与劝请,同时我也要随喜大家请转法轮的这份善业功德,同时也回向法界,同成正觉。

  七者、请佛住世

  佛陀是圆满的大觉者,劝请佛陀住世是对众生极为有利的,所以我们要常常发愿,生逢中国,长遇明师,即使没有福报亲见佛陀,也要亲近佛的弟子,劝请这些如佛般的大德们住世,利益众生。

  八者、常随佛学

  佛陀觉悟了宇宙人生的真理,达到了涅槃解脱的境界,不再受生死轮转的苦楚,我们祈请他的住世,利益众生,同时也要向佛学习,践行佛陀的教法,也要成为和佛陀一样圆满、一样心怀天下苍生的人。

  但是由于我们的福德智慧有所欠缺,不能够生在佛世,那么我们只能同秉承如来教法的佛弟子们学习佛陀的经教,由于佛弟子们如实地体解与修证佛法,做如来的使者,我们也可以把他们视为佛陀,如理地去随学。

  常随佛学不止是过去诸佛。还包括未来诸佛,乃至于眼前的众生,他们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善业善行,我们都是要随学的。所以孔子曾经说过:“三人行必有我师焉,择其善者而从之,其不善者而改之。”六祖大师也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

  要知道,生活就是一个大道场,只要会用心,一切都是我们的修行处,也只有能真正地认识到一切众生都是未来佛,都有闪光点值得学习。才能让我们放低心态,积极主动地随学,改造自己的缺点,完善自己的人格,才能让生活更加美好。

  九者、恒顺众生

  恒顺众生是佛菩萨大悲心、大智慧的体现,也只有佛菩萨才能做到言随世俗,心不离于实相。

  恒顺众生同时也是一种接引的方法,是善巧方便。能够先以众生的所乐欲作为勾牵,最终引众生悟入究竟佛智。

  作为佛陀的弟子,虽然没有佛陀的智慧,但也一样要观察众生的根机而宣说相应的教法。对于刚强难伏的众生不能直接以正法教化时,就要有些善巧方便,随顺他的根性作相应的开示,令其欢喜,渐渐树立信心,进而再做更深层次的引导。

  在当今的社会,也只有善巧地做好恒顺众生,才能把教法传播出去。

  作为在家的居士而言,最好的恒顺众生便是修行处便是家人,通过自己学佛的改变,去影响家里的人,要一步一步地影响,绝对不可以在家中搞特殊,弄得不伦不类,让家人对佛教没有好印象,同时也影响自己的生活。在工作中也是如此,也只有能善巧地作到随绿弘法,随顺众生根机,才能更好地工作学习,传播佛法。

  十者、普皆回向

  普皆回向就是要把自己所修所证,都无私地与众生分享,其实就是有一颗众生百般苦楚,愿我一人代受,而所得的安乐果报却愿与一切众生共的心。也就是毫不利己、专门利人、无私奉献、不计收获、不图回报的精神。也只有这样,社会才会更加和谐,美好。也才能令众生脱离恶业的缠缚,成办圆满的福慧资粮而达到究竟的解脱。

  普贤菩萨行于世间,为如来使,开显种种微妙法门,也无非是为了随顺众生根机,令众生达到解脱。而其十愿行又是最为精要的修行方法,简便易行,也是《普贤行愿品》的核心思想。我们佛弟子修行十大愿王,不仅能符合世间的法律标准,更能提升自身的道德修养。积极融入社会,走进群众,奉献自己,这也恰恰符合了建设和谐社会的要求,也是与当今国家建造文明社会的号召所相应的。

  党的十八大提出:以人为本,践行群众路线。这是我国发展的必然。普贤十大愿王的体现,也可以说是我们佛教奉献人生的路线。走入到广大群众中去,以自身为标杆才能影响周边的人或事。用佛教的慈悲、智慧善巧地恒顺众生,服务社会,这才是我们要做的,这也是我们佛教立足的基础。十大愿王的实践意义,能够指导现实生活和有益社会进步,对社会人生都有重要影响。

  最后和大家一起修学普皆回向,把所做的功德利益,普同回向给一切众生,回向国家昌盛,佛日增辉,善信康宁,三涂离苦。止息轮转,同生极乐。阿弥陀佛!

  (演讲者为福建佛学院2014级研究生班学僧。)

  摘自:《闽台法缘》2015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