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赵朴初人间佛教思想探源及其践行

作者:米媛

  (中国社会科学院哲学研究所博士后)

  赵朴初的思想十分丰富,尤其以他倡导“人间佛教”思想所产生的影响最为深刻,也最值得我们从多个角度进行系统地探讨和研究。由于“人间佛教”思想代表了二十世纪中国佛教发展的主流与趋势,并且与中国社会主义现代化进程有着莫大关联,因此无论是在理论上还是实践上,它都对佛教的发展和社会文化素养的提升起到了积极而深远的作用。因此,梳理“人间佛教”思想的理论来源及内容,有助于了解它对中国现代社会的思想文化所产生的深远影响。同时,还要关注到赵朴初在“人间佛教”思想指引下对当今国家和人民做出的贡献,这对我国宗教的文化定位和宗教的发展提供了借鉴作用。

  一、“人间佛教”的思想探源

  佛教起源于印度,现今流传于世的佛教思想大都可在印度早期佛典中找到其思想渊源,“人间佛教”也不例外。在印度佛教中,《阿含经》和律典是佛教最早结集形成的文献,其中涉及的观念和僧团生活,比较真实地反映了当年佛陀关注人间的思想。佛陀在《增一阿含经·等见品》中说: “比丘当知,三十三天著于五欲,彼以人间为善趣,……所以然者,诸佛世尊,皆出人间,非由天而得也。”[1]他还举自己为例:“我身生于人间,长于人间,于人间得佛。”[2]此处言明十方三世一切诸佛皆在人世间成佛,揭示了佛陀重视人间的根本精神,并强调佛陀及其教法不离人间。在佛教看来,天上是自私庸俗的,而人间要比天上好,佛经中也常有“人身难得”等观点。佛教主张成佛在世间,并且成佛以关注人间为前提,这是佛教追求的最高境界。此外,《增一阿含经·惭愧品》中说:“以世间有此二法(惭愧),不与六畜共同”。惭愧的意思是不断改造自己、充实自己、提高自己,要有积极向上、向善的菩提心,尊重自己和他人,遵从世间的法律与民意,即“轻拒暴恶,崇重贤善”。成佛,是觉悟宇宙人生究竟圆满的真理,实现最终个人完全的自由,获得永不退失的安乐,自利利他,福慧圆满,得大解脱。人类想要成佛,必须精进修行,修行的前提是要发大惭愧心。惭愧也是人与畜生的区别,拥有惭愧之心是佛家追求的境界,也由此看出原始佛教对人间的关注是通过提高自己,尊重他人,尊重世间民意的民主思想体现出来的。

  从原始佛教的教义来看,主要思想包含“四谛法”和“十二因缘”,其中以苦、集、灭、道为内容的四谛法是以众生解脱为中心,以无明等为内容的十二因缘法也是以众生生死流转为中心。这表明以“四谛法”和“十二因缘”为代表的原始佛教皆是以人为中心,去论证人生的关键问题。由此可以看出印度佛教关注世间众生的思想。

  从佛陀垂化布教的原则来看,最为根本的是“契理契机”,即佛教要保持对真理独到觉悟与体证的特质,才能称其为佛教。而佛教要传承延续,又必须与承载它的时空环境相协调,必须与它所处的人间社会相适应,必须与它所处的时代和其时代人群的事理相契合,所以说印度佛教从很早便开始关注如何将佛法融入世间。

  此外,“人间佛教”的基本思想在我国古代的佛教思想中也早有体现。中国佛教的入世化、人生化可谓由来己久,它是构成印度佛教中国化的重要内容之一。从佛教对众生的弘法、传教、慈济、福利中都可以看到佛教积极入世的方面。千百年来,佛教之所以能够在中国社会扎下深厚的根基,成为中国人生活的一个组成部分,都必须归功于佛教对人世的旨趣。只有这样,佛教才能够在中国社会取得生存与发展的空间。简略地说,佛教传入中国的成功之处,在于以积极入世的态度成功地影响和改善了中国社会的许多方面。

  大乘佛教的“不坏假名而说实相”、“不坏世法而入涅架”以及“世间与涅梁不二”等思想为佛教的出世法与世间法的沟通提供了契机,而中国化的佛教正是由此进一步走向了现实的社会与人生。《肇论》中说“触事即真”、“真俗不二”,其中便包含了出世不离世的思想。隋唐以来兴起的中国佛教宗派——禅宗,在充分肯定每个人的真实生活所透露出的生命的底蕴与意义的基础上,融理想于当下的现实人生之中,化求佛于平常的穿衣吃饭之中,如六祖慧能的“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3],他把成佛的追求融于当下的人间生活,认为成佛的唯一法门是即世间求解脱,建设人间佛教的思想已初见端倪。百丈禅师的“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理念,也是把解脱融于当下的现实生活中。同时,以宣扬在家修菩萨行的《维摩洁经》在中国备受欢迎,其所宣扬的“入世即是出世”思想对禅宗影响极大,这一理念沟通了佛法与世间法,把人生的修行解脱植根于现实生活中,主张不坏世法而入涅槃,依人道而立佛法。

  近代许多高僧大德的论述也无不反映出这一共同的基本思想趋向,太虚大师等人提出了“人生佛教”的思想,主张“学佛先从做人起”,提倡要“服务社会”,“为社会谋利益”等等,并把“现实”解释为人生宇宙,也就是佛典所说的法界实相,从而把佛陀说成是真正的现实主义者。可见建设人间净土是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从古印度佛教到中国佛教,佛教都一直有关注世俗生活、关怀世间有情、关怀世间人伦传统,这为赵朴初倡导人间佛教、建设人间净土提供了思想渊源和理论依据。

  二、赵朴初“人间佛教”思想的主要内容及实践

  “人间佛教”,从其实质上讲,即是以人为本或以人为中心的佛教,用以区别那些以死或鬼为中心的佛教及以天(梵)化、神化及至巫化的佛教。它是在传播佛教一脉相承的大背景下,肯定人的自觉意识,重视人生,要求用佛法来指导、解决人类面临的世间的各种问题。

  1. “人间佛教”思想的主要内容

  赵朴初在《佛教常识答问》中回答什么是五乘法,什么是世间法和出世间法的问题时,提出人间佛教的内容,“人乘、天乘、声闻乘、缘觉乘、菩萨乘这叫五乘。其中后三种叫出世间法,教理深奥,比较难学;前二人天乘教是世间法。世间法是世人易学而能够做到的,前人名之为人间佛教。人间佛教主要内容就是:五戒、十善。五戒是: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佛教认为,这类不道德的行为应该严格禁止,所以成为五戒。十善是在五戒的基础上建立的,约身、口、意三业分为十种。身业有三种:不杀、不盗、不邪淫。口业有四种:不妄语欺骗,不是非两舌,不恶口伤人,不说无益绮语。意业有三种:不贪、不慎、不愚痴。这就叫十善,反之就叫十恶。”[4]此处表明,佛教的最终目标是成佛,要成佛先建人间净土,即建立人间佛教。“大乘佛教是说一切众生都能成佛,但成佛必须先要作个好人,作个清白正直的人,要在做好人的基础上才能成佛,这就是释迎牟尼说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5]也就是说,做到了五戒十善也就达到了建设人间佛教的目的,也即建立了人间净土。关于六度,“度字义是‘到彼岸’,就是从烦恼的此岸到觉悟的彼岸的意思。六度是六个到彼岸的方法。第一是布施,有三种:凡以物质利益施于大众的叫做‘财施’,包括身外的财物和自身的头目手足和生命;凡保护大众的安全使他们没有怖畏的叫做‘无畏施’;凡以真理告知大众的叫做‘法施’。第二是持戒,戒也有三种,即防止一切恶行,修集一切善行和饶益有情。菩萨最根本的戒是饶益有情戒,就是一切为了利益大众,其余所有戒条都要服从这一条。第三是忍,即为利益有情故,忍受毁骂打击,以及饥寒等苦,所谓‘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终不放弃救度众生的志愿。第四是精进,即不懈地努力于自度度他、自觉觉他的事业。第五是禅定,第六是般若(即智慧),为自觉觉他而修禅定和智慧。”[6]关于四摄,“摄的意义就是大众团结的条件。第一是布施;第二是爱语,慈爱的言语和态度;第三是利行,为大众利益服务;第四是同事,自己在生活和活动方面同于大众。四摄法是菩萨在众生中进行工作的方法。”[7]提倡四摄六度,而且突出布施和忍辱,反映了佛教对人际关系的重视和对世俗生活的深切关怀。以四摄六度为内容表明人间佛教以关怀世间有情为己任,关注世俗人伦为重心。赵朴初在《佛教常识答问》中提出人间佛教的内容是五戒十善、四摄六度,在以后的人间佛教的践行中始终倡导这一理念。

  赵朴初后来又在中国佛协第四届理事会第二次会议上作了题为《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的报告,提出把提倡人间佛教作为中国佛教协会的指导方针,获得了广泛的认可和拥护。赵朴初明确指出,当今时代要提倡人间佛教,发扬佛教三个优良传统。他说:“中国佛教已有近2000年的悠久历史。在当今的时代,中国佛教向何处去?什么是需要我们发扬的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这是我们要认真思考和正确解决的两个重大问题。对于第一个问题,我以为在我们信奉的教义中应提倡人间佛教思想。它的基本内容包括五戒、十善、四摄、六度等自利利他的广大行愿。《增一阿含经》说:‘诸佛世尊,皆出人间’,揭示了佛陀重视人间的精神。《六祖坛经》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阐明了佛法与世间的关系。佛陀出生在人间,说法度生在人间,佛法是源出人间并要利益人间的。我们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就要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就要自觉地以实现人间净土为己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崇高事业贡献自己的光和热。对于第二个问题,我以为应当发扬中国佛教的三个优良传统。第一是农禅并重的传统。……第二是注重学术研究的传统。……第三是国际友好交流的传统。”[8]这里,他提到的三个优良传统,可以说是从一个侧面揭示了中国佛教的“中国特色”。而他提到的人间佛教,则从“中国佛教向何处去”的高度做了强调。他特别号召全国佛教徒:“我们社会主义中国的佛教徒,对于自己信奉的佛教,应当提倡人间佛教思想,以利于我们担当新历史时期的人间使命。”[9]正是在他的大力提倡和推动下,中国佛教日益走上了人间佛教的道路,致力于自利利他,实现人间净土。赵朴初在这里提到的人间佛教有两点特别值得注意,一是他引证中印佛教的经典,为人间佛教的合理性提供了重要的理论依据;二是他提倡人间佛教思想,是为了更好地担当新的历史时期的“人间使命”。这两点也是今天在推展人间佛教时需要重点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2.“人间佛教”思想的践行

  自人间佛教思想在中国佛教发展中的指导地位得以确立,发展人间佛教成为中国佛教协会、地方佛协和各佛教团体的共识之后,各地便开始有序地建设人间佛教。首先,恢复佛学院的教育,办佛学培训班,建寺院;其次,从佛教内部着手,培养高素质的僧伽队伍,送僧伽到国外留学等;再次,创办佛学刊物。中国佛教协会在赵朴初的带领下,在“人间佛教”的实践方面取得了令人注目的进展。

  (1)创办佛学院

  在中国佛学院的领导和“人间佛教”思想的指导下,在中国佛教协会的积极倡导和支持下,中国佛学院及各地佛学院纷纷成立,佛教教育事业更为普及。如中国佛学院苏州灵岩寺分院和南京栖霞寺分院、上海佛学院等具是在这一时期成立的。各地一些有条件的寺院也都办起了初级佛学院或僧伽培训班、学习班。己故十世班禅大师生前亲自主持成立了中国藏语系高级佛学院,在西藏、青海、甘肃、四川等地也开办了培训藏语系佛教人才的佛学院。此外,云南上座部佛教教育工作也有新的进展,开办了云南省佛学院。他们与中国佛学院遥相呼应,互相交流合作,促成了中国佛教教育的多元化、体系化,从而形成了一个以中国佛学院为首,以各地方佛学院等教育机构为支撑的高级(中国佛学院和西藏语系佛学院)、中级(中国佛学院分院和省级佛学院)、初级(重点寺庙)既相衔接又各有侧重的三大语系佛教教育体系。它们以真实践履人间佛教思想、发扬中国佛教三大优良传统为宗旨,以培养坚持社会主义道路,奉行人间佛教思想,对自己的祖国、对世界人民作出毕生贡献的僧伽人才,培养了大批能坚持弘扬实践人间佛教的僧伽人才。进一步弘扬了人间佛教理念,稳固了人间佛教思想在佛教界的主导地位,为人间佛教的深入发展奠定了人才和思想理论基础。

  (2)培养佛教人才

  在建设实践人间佛教的方针下,赵朴初本着“立足于青年”的精神,以办学育僧为头等大事,培养了一批能续佛慧命、承继佛教事业的僧伽人才,开拓了中国人间佛教事业的新局面。中国佛学院的恢复教育进一步发展,培养了大批人间佛教的僧才。此外,从1981年起,赵朴初还先后选送几批品学兼优的毕业生去日本、斯里兰卡、缅甸、英国等国的高等院校和佛学研究机构进修深造。此举不仅践行了中国佛教国际友好交流和学术研究的优良传统,更为中国人间佛教走向二十一世纪储备了新生力量。

  (3)创办佛教刊物

  中国佛协在创办以弘扬人间佛教为宗旨的佛教刊物、宣传人间佛教思想理念方面有了不断的进展。本着发扬中国佛教注重学术研究的优良传统和弘扬人间佛教思想、践行人间佛教思想的宗旨,中国佛教协会、各地方佛协、名山大寺、佛教团体都响应时代号召,创办刊物、出版书籍,以当代社会大众喜闻乐见的方式宣传人间佛教,并与现代人繁忙的世俗生活方式相联系,针治世人身心疾病,将人间佛教之践履融入世俗社会、世俗生活。如中国佛教协会的《法音》、河北佛协的《禅》、九华山佛学院的《甘露》、浙江省台州地区佛协的《台州佛教》、广东佛协的《广东佛教》等。这些刊物层次参差,各有侧重,或重在学术研究,以佛学理论见长;或倾向普及教理知识,以化导社会人心为主。但从内容上看都以弘法利生为目的,以宣传宗教政策、推行人间佛教、普及教理知识、指导学人修行、推进佛教与现代化相适应为主旨。并多辟有专栏刊载佛教界各地新闻、短讯,报道重大事件。除了学术性很强的刊物外,一般普及性刊物都采用了自筹资金出版发行和免费赠阅的流通方式,办刊风格平实活泼,力求与现代人的生活方式、生活理念相契合,这些刊物的创办发行,无论于人间佛教的思想推展,实践推行,还是于当今的社会导化、人心净化,都大有裨益。

  综上可见,佛教教育事业的兴办及佛教刊物的印行充分表现出中国佛教人间化发展导向的成功。弘扬佛教事业为确立人间佛教在中国佛教发展中的指导地位奠定了基础,也为中国佛教现代化打下了根基。

  三、赵朴初在“人间佛教”思想指引下的现实贡献

  佛教传入中国的历史,就是不断调整适应中国国情完成弘法利生的历史。新世纪,中国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在党和政府的领导关心支持下,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这也是中国佛教徒与全国人民共同的理想。赵朴初与历史上“知行合一”的高僧们一样,将佛教精神思想积极付诸于实践行动,并在新的社会历史条件下赋予新的思想境界。赵朴初一生都在践行人间佛教思想,其现实贡献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1. 维护民族团结、祖国统一

  与中国共产党风雨同舟、亲密合作几十年的赵朴初的人间佛教思想,首先体现在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和建设事业以及祖国统一和民族团结之中。从1945年起,他作为“发扬民主精神,推进中国民主政治之实践”为宗旨的政党—中国民主促进会创始人之一,就为巩固和发展爱国统一战线、为多党合作和政治协商的制度作出了重要的贡献。1961年3月,赵朴初赴印度新德里出席世界和平理事会议,会前应邀参加泰戈尔诞辰一百周年纪念大会,当场义正言词地驳斥了某些反华势力的恶意攻击,赵朴初维护国家尊严的举动,赢得了各代表团的热烈祝贺,陈毅副总理也给予了高度评价。五六十年代,他积极促进各国宗教界的团结和稳定,积极支持十世、十一世班禅的工作,建立藏传佛教的正常秩序,反对达赖和境外势力分裂祖国的活动,维护国家统一。1999年7月,当台湾李登辉逆世界和平潮流,悖中华民族统一的意志,公然鼓吹“两国论”时,已是高龄又久卧病榻的赵朴初,仍郑重发表谈话,严厉谴责李登辉的谬论。直至生命垂危时,还念及台湾老故旧,心系祖国统一而鞠躬尽瘁。

  2. 反对侵略战争、殖民主义

  在三十年代抗战期间,作为中国佛教协会主任秘书的赵朴初即在上海积极进行抗日救亡宣传活动,从人员和物资支援新四军进行抗日,以反对日本帝国主义发起的侵略战争。新中国成立后,1955年、1957年他两次率代表团出席日本召开禁止原子弹、氢弹的世界会议,1963年10月,中国佛教协会为扩大同亚洲各国佛教界的联系,邀请了11个国家和佛教徒代表团到北京法源寺举行隆重法会。在这次会议上,越南南方六和佛教徒联合会主席释善豪法师向与会代表报告了越南南方佛教徒遭受美吴(庭艳)集团迫害的情况,并且呼吁世界上的佛教徒和人民支持越南南方佛教徒争取信仰自由的正义斗争。该会议积极发挥了宗教界在国际反帝反殖民主义斗争的作用。10月20日,周恩来总理在接见出席会议代表时说:“解决问题靠的是人心,是人心所向。你们都是爱好和平的人,手无寸铁,但你们这次会议上一致发表了《告世界佛教徒书》。”[10]1964年7月,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赵朴初率团出席了在日本东京举行的第二届世界宗教徒和平会议,并作了精彩的发言,他提出:“近几年来,各国宗教徒对于和平事业的积极性和在这方面的国际合作有了极大的加强;越南南方佛教徒反抗迫害、争取自由的斗争,表现了宗教徒坚持正义,不惜生命的大无畏精神;目前,战争威胁的根源主要是美国的侵略政策。”[11]赵朴初的发言实际上还表明了中国政府在禁止原子弹、解除核武器、裁军和支持被压迫人民的反侵略战争等问题上的原则和立场,对于未来促进世界和平具有积极意义。

  3. 与各国人民友好交往,促进世界和平

  近代社会以来,宗教也是维护世界和平的一支重要力量。因此,积极推动宗教界保卫世界和平的运动,一直是身任中国人民保卫世界和平委员会副主席、中国人民争取和平与裁军协会副会长、中国宗教和平委员会主席的赵朴初殚精竭虑,孜孜不倦的努力方向。1952年,在北京召开亚太区域和平会议时,赵朴初代表中国佛教界将一尊象征和平的佛像赠送给与会的日本佛教代表,在日本佛教界引起强烈的反响。不仅使日本佛教界友好人士派代表团送还中国在日殉难烈士遗骨,而且这一友好交往成功打开了中日民间友好往来的大门。1962年至1963年,以赵朴初为首的中国佛教界人士为推动中日两国佛教界的交流,开展了纪念鉴真和尚圆寂1200周年等系列活动。1993年,赵朴初率佛教代表团出访日本时,提出:“中日韩三国的佛教文化是我们三国人民之间的黄金纽带,源远流长,值得我们珍惜,爱护和继承发展。”这一“黄金纽带”友好交流的构想立即得到日韩两国朋友的赞同。赵朴初曾言:“扶今思昔,我深为中国佛教庆,深为中国佛教徒庆。我深信,作为灿烂的民族古典文化的绚丽花朵,作为悠久的东方文明的巍峨丰碑,中国佛教必将随着祖国建设事业的发展而发展,并在这一伟大事业中,为庄严国土,为利乐有情,为世界人类的和平、进步和幸福做出应有的贡献。瞻望未来,前程似锦,春回大地,万卉争艳,佛教的前途是无限光明的。”[12]

  在中国佛教文化繁荣发展的今天,重温赵朴初及其人间佛教思想,对于引导佛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更好地发挥佛教精神性资源的积极作用,具有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1]《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六,《大正藏》第2册,第694页上。

  [2]《增一阿含经》卷二十八,《大正藏》第2册,第705页下。

  [3]《六祖大师法宝坛经》,《大正藏》第48册,第351页下。

  [4]赵朴初,《佛教常识答问》,北京:中国佛教协会印行,1983年,第110页。

  [5]《佛教常识答问》,第111页。

  [6]《佛教常识答问》,第34页。

  [7]《佛教常识答问》,第34页。

  [8]《赵朴初文集》,北京:华文出版社,2007年版,第562页。

  [9]《赵朴初文集》,第563页。

  [10]《周恩来年谱卷中》,北京:中央文献出版社,1997年。

  [11]中国代表团团长赵朴初在第二届世界宗教徒和平会议上的发言(摘要),人民日报,1964-7-29。

  [12]沈瑞英,《赵朴初佛教文化思想略论》,《五台山研究》,2002年第4期。

  摘自:《赵朴初110周年研讨会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