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赵朴初生态思想初探

作者:陈雁萍

  众所周知,赵朴初居士(1907~2000),世人尊称“赵朴老”,是我国现当代佛门大德、卓越的佛教领袖,为中国佛教事业发展做出了伟大贡献,深受全国佛教信众的拥护和爱戴。赵朴老继承中国佛教“人间佛教”的传统,带领全国广大佛教信众积极践行。我们说,赵朴老“人间佛教”思想内容丰富、渊深,其中涵括赵朴老倡导生态建设方面的思想。现对赵朴老相关思想进行探讨,以求教于大方。

  一、赵朴老对现时代生态问题产生的根源进行揭示并提出对治策略。

  赵朴老于1990年5月做《对当代佛教使命的一点看法》的讲话时指出:

  佛言祖语都十分强调“惠利群生”、庄严现实人生依正二报的菩萨行是往生净土的净业正因。就当前来说,我们时代的现实是:依报方面,自然环境的污染和人为的战争恐惧,日益严重地威胁着人类的生存;正报方面,社会道德的沦丧,青少年犯罪率的不断提高,使人类的生活失去了和谐与稳定。

  佛教主张“依正不二”,明确指出人和自然、个体与群体、众生与国土的关系,不是相互对立的,而是相互依存的。从佛教的观点来说,当前人类出现的种种危机,究其根源就是人类无视“缘起法”的规律,有意无意地破坏“依正不二”这种相互依存、相互增上的关系,向大自然、向他人索取得太多太多,回馈得太少太少;而作为生命主体的人类自身却是任情纵欲,突显了人性的阴暗面,使人类应有的自觉与自律、仁慈与博爱等的优良品质,不能在社会整体上获得提高。这种人与自然、依报与正报相互对立的关系得不到适当的调整,长此以往,最终受害的还是人类自身。我想,在我们所处的时代里,针对人类的种种病态与危机,发扬佛教重视改善现实人生依正二报的积极精神,应是我们所有佛弟子共同的责任……[[1]]

  可知,赵朴老以佛教的“依正二报”、“缘起论”等理论对对现时代在“依”(环境)、“正”(人类内心和自身)两个方面存在的问题进行揭示,并在此基础上找出对治的策略。赵朴老的阐述有以下几个方面:第一、赵朴老对“依报”方面出现的问题的揭示是:“依报”作为人类生存于其中的自然环境、社会环境,自然环境的污染、社会环境方面的人为的战争恐惧,日益严重地威胁着人类的生存;在“正报”方面,也就是人类自身(包括心灵方面)方面的社会道德的沦丧,尤其是青少年犯罪率的不断提高,使人类的生活失去了和谐与稳定。第二、赵朴老揭示之所以造成当今所出现的环境与人类自身的严重问题,是由于人类违背了佛教的“缘起法”以及“依正不二”的思想,无视“缘起法”、“依正不二”思想所揭示的人类与生存环境之间的互相依存、互为增上的紧密联系;表现为肆意地向大自然、向他人攫取资源,同时,人类自身肆意放纵欲望,这样,既给自然、社会带来损害,也会淹没人类本有的自律、仁爱等优良品性、以至滑向道德堕落的深渊,最终也会对自身带来巨大灾难。第三、赵朴老呼吁广大佛教信众,充分理解并践行佛教的“缘起法”、“依正不二”思想,发扬佛教注重改善现实人生“依正二报”的积极精神,以解决现时代所面临的问题。

  我们说,赵朴老从人类内在根源方面入手、揭示现时代的“依正二报”的问题、并提出对治策略,的确是抓住了问题的根本,深具佛法契理契机之智慧。

  二、赵朴老阐述中国佛教具有“农禅并重”及保护生态环境的优良传统

  赵朴老于1983年12月5日所做的《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的报告中指出:

  我以为应当发扬中国佛教的三个优良传统。第一是农禅并重的传统。中国古代的高僧大德们根据“净佛世界,成就众生”的思想,结合我国的国情,经过几百年的探索与实践,建立了农禅并重的丛林风规。从广义上理解,这里的“农”系指有益于社会的生产和服务性的劳动,“禅”系指宗教学修。正是在这一优良传统的影响下,我国古代许多僧徒们艰苦创业,辛勤劳作,精心管理,开创了田连阡陌、树木参天、环境幽静、风景优美的一座座名刹大寺,装点了我国锦绣河山。其中当然还凝结了劳动人民的劳动与智慧。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三十年来,一直大力发扬这一优良传统,号召全国佛教徒以“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积极参加生产劳动和其他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实践。在开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局面的今天,我们佛教徒更要大力发扬中国佛教的这一优良传统。[[2]]

  可知,赵朴老对中国佛教“净佛世界,成就众生”的思想、“农禅并重”的传统、及其在环境保护、美化方面的成就进行了阐述;并对现时代全国广大信众继承“农禅并重”传统、在社会主义建设事业上所取得的成就进行了叙述。

  我们知道,中国佛教的“净佛世界,成就众生”思想,源于《维摩诘经》、《大智度论》等经典。《维摩诘经》说:“如是宝积,菩萨随其直心,则能发行;随其发行,则得深心;随其深心,则意调伏;随意调伏,则如说行;随如说行,则能回向;随其回向,则有方便;随其方便,则成就众生;随成就众生,则佛土净;随佛土净,则说法净;随说法净,则智慧净;随智慧净,则其心净;随其心净,则一切功德净。是故宝积,若菩萨欲得净土,当净其心;随其心净,则佛土净。”[[3]]可见,《维摩诘经》阐释了由菩萨随其“直心”开始直至使众生得以解脱、成就的过程,而“成就众生”就能促使“佛土净”,“佛土净”能促进“心净”、直至“随其心净,则佛土净”。由此可知,《维摩诘经》阐释了“心”(“正报”)与“佛土”(“依报”)之间存在着相互增上的、密不可分的关系。

  再如《大智度论》卷50说:“净佛世界者,有二种净:一者、菩萨自净其身;二者、净众生心,令行清净道。以彼我因缘清净故,随所愿得清净世界。”[[4]]经论是说:净佛世界之中,有“菩萨自净其身”、“(菩萨)净众生心”两种清净。就是说:菩萨以自身清净的种种功德来教化众生,使众生内在心灵能够得以清净,这样才能造就清净的世界。可见,众生心灵(“正报”)的净化,是成就世界(“依报”)净化的内在依据。

  而赵朴老所提及的中国佛教“农禅并举”的优良传统;我们说,中国佛教祖师大德在“净佛世界,成就众生”思想的引领之下,在与中国农耕社会的现实境况相适应的背景下,创造性地制定了“农禅并举”的佛门规约并积极赴诸实践,这对提升佛教在中国文化、社会环境中生存和发展的适应能力,拓展佛教修行悟道的实践途径,维护及美化自然环境等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我们知道,佛教传入中国不久,在道安大师(312~385)那里,就将坚持常年不辍的劳作,并将修行与劳作进行紧密结合。到了禅宗五祖弘忍大师(601~675),他提出“四仪皆是道场,三业咸为佛事”的理念;六祖慧能大师(638~713)也有“佛法不离世间觉”的教诲;而马祖道一禅师(709~788)以“平常心是道”的说法发扬了前辈的思想理念;百丈怀海禅师(720~814)在继承前辈大德思想的基础上,创制“普请”制度即“农禅并举”的集体劳作制度。我们说,“农禅并举”的制度,不仅作为维护僧众生存的经济活动——保证了僧众以自己劳动获取生活之需,还拓展了僧众修证“佛法”的途径——由单纯在僧堂坐禅拓展至田间等广阔的空间,对中国佛教的生存、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此外,在僧众践行“农禅并举”的活动之中,植树育林等保护自然环境的行动占有很大比重;这样,田连阡陌、树木参天的环境、伴随富有传统建筑风格的一座座名刹大寺,造就了优美的环境、装点了我国的锦绣河山。

  赵朴老还对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三十年来、号召全国佛教徒以“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积极参加生产劳动和其他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实践所取得的成绩进行了叙述;并呼吁佛教信众继续大力发扬中国佛教“农禅并举”的优良传统。

  三、 赵朴老倡导人间佛教并将保护生态环境作为人间佛教的重要内容

  赵朴老于1983年12月5日所做的《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的报告中指出:

  我以为在我们信奉的教义中应提倡人间佛教思想。它的基本内容包括五戒、十善、四摄、六度等自利利他的广大行愿。《增一阿含经》说:“诸佛世尊,皆出人间”,揭示了佛陀重视人间的根本精神。《六祖坛经》说:“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阐明了佛法与世间的关系。佛陀出生在人间,说法度生在人间,佛法是源出人间并要利益人间的。我们提倡人间佛教的思想,就要奉行五戒、十善以净化自己,广修四摄、六度以利益人群,就会自觉地以实现人间净土为己任,为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这一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崇高事业贡献自己的光和热。[[5]]

  可知,赵朴老呼吁广大佛教信众学习、领会“人间佛教”思想并在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践行这一思想。赵朴老首先对“人间佛教”思想的内容进行阐释:它的基本内容包括五戒、十善、四摄、六度等自利利他的广大行愿。其次,赵朴老引经据典,援引《增一阿含经》中的“诸佛世尊,皆出人间”以及《六祖坛经》中“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离世觅菩提,恰如求兔角”的相关思想,来论证“人间佛教”的思想渊源。进而,赵朴老号召全国广大信众以奉行五戒十善、广修四摄六度的广大行愿来积极践行“人间佛教”思想。

  赵朴老还于报告中对佛教“人间净土”思想与社会主义之间的不矛盾、且前者对后者的促进关系进行了阐述:

  在我们佛教徒看来,佛教“人间净土”的思想同社会主义并不矛盾。佛教徒对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事业应当具有极大的信心和责任感。佛教的教义告诉我们要“报国土恩,报众生恩”,要以“庄严国土,利乐有情”为己任。佛经上说:“一切资生事业悉是佛道”。我们的先辈提倡“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我国佛教徒在农事耕作、造林护林、造桥修路以及文教卫生、社会福利等方面都有优良传统。把我国建设成为一个具有高度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国家,在我们佛教徒看来,这是千生罕遇的殊胜因缘和殊胜事业,我们佛教徒要在这一殊胜事业中尽心竭力,多做功德。[[6]]

  此段中,首先,赵朴老说明了佛教“人间净土”的思想同社会主义不矛盾的关系;其次,赵朴老引经据典阐述人间佛教的基本精神。我们知道,“报国土恩,报众生恩”引于《大乘本生心地观经·报恩品》,经文中讲到“报父母恩、众生恩、国王恩、三宝恩。”[[7]]而“庄严国土,利乐有情”,诸多经典都有阐述,如《菩萨本行经》说:“一切众事皆由精进而得兴起。……欲得具足三十二相八十种好,严净国土,教化众生,皆由精进而得成办。”[[8]]再如《大方广佛华严经·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说:“菩萨摩诃萨菩提心灯,亦复如是:大愿为炷,发智慧光,照明法界;益大悲油,教化众生,庄严国土,施作佛事;现大威德,无有休息。”[[9]]可见,诸佛菩萨正是秉持慈悲心、以普度众生为己任、广行六度,不断在人间做“庄严国土,利乐有情”的事业。

  “一切资生事业悉是佛道”的说法,与《大智度论》的相关思想相契合,《大智度论》中多处论及以般若思想观照世间一切事物,也包括一切资生事业在内。如《大智度论》卷81说:“是菩萨摩诃萨如是住般若波罗蜜中,有所布施,若饮食、衣服种种资生之具,观是布施空;何等空?施者、受者及财物空,不令悭着心生。何以故?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从初发意乃至坐道场,无有妄想分别。如诸佛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时,无悭着心;菩萨摩诃萨亦如是,行般若波罗蜜时,无悭着心。”[[10]]可知,这是以“布施”的行动为例,阐述以般若智慧观照之,则“三轮体空”:没有布施者,没有受布施者,也没有所布施的一切“资生之具”。

  此外,“一切资生事业悉是佛道”也与禅宗的观点相契合,如马祖道一禅师曾说:“若欲直会其道,平常心是道。谓平常心,无造作、无是非、无取舍、无断常、无凡无圣。……只如今行住坐卧、应机接物尽是道;道即是法界,乃至河沙妙用,不出法界”[[11]]可知,马祖道一禅师的“一切行住坐卧、应机接物尽是道”是以“平常心”对一切事物(包括一切资生之具在内)进行体察的结果。

  而“一日不作,一日不食”,是百丈怀海禅师所创制的《百丈清规》中对僧众“须从事集体劳作”的普请制度的一般要求。

  赵朴老引经据典论述“人间净土”的思想后,对中国佛教史上广大佛教信众在农事耕作、造林护林、造桥修路以及文教卫生、社会福利等方面所做出的贡献以及形成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进行了叙述。

  再如,赵朴老于1984年所著《佛教和中国文化》说:

  中国大乘佛教继承和发展了龙树的“一切资生事业悉是佛道”和弥勒的成佛必须修学五明的思想,在僧俗信徒中产生许多著名的学者,如一行、道寅、王维、孙思邈等人就是天文学家、史学家、文学家、医师。到了禅宗六祖慧能提出“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的思想,以后的怀海又提出“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原则,因而使佛教与社会生活打成一片,在实际行动上实现了释迦牟尼“成熟有情,庄严刹土”的理想,使大乘真正发展为“人间佛教”。自公元九世纪以后的一千余年中,佛教的高僧大德从事造桥、修路、兴修水利、植树造林、行医施药、赈灾救难、救死扶伤,以至兴办社会福利事业、从事民族团结工作、整理文化遗产者代不乏人。[[12]]

  可知,赵朴老首先对中国历史上的“人间佛教”思想形成过程中的相关佛教思想的依据、代表性的人物等方面进行了阐释。其次,对由“人间佛教”思想引领下中国佛教大德所从事的慈善事业进行了说明:他们不仅从事造桥、修路、兴修水利、植树造林、行医施药等慈善活动,还从事兴办社会福利事业、民族团结工作、整理文化遗产等活动,也就是说,他们从事的“人间佛教”事业所涉及范围是非常广泛的。由此可知,“植树造林”等保护自然环境的活动作为“人间佛教”事业的一个方面,在中国佛教信众那里得到了充分地开展。

  再举一例:赵朴老于1986年所著《佛教与中国文化的关系》的文章中指出:

  社会主义时期的佛教,应该如何结合时代发展的趋向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呢?重要的是要吸取佛教文化的精华,要发扬“人间佛教”的精神。“人间佛教”的主要内容是五戒、十善和六度、四摄,前者着重在净自己的身心,后者着重在利益社会人群。从历史上看,佛教徒从事的公益事业是多方面的,也是多种多样的。如有的僧人行医施药,有的造桥修路,有的掘义井、设义学,有的植树造林,这在古人记载中是屡见不鲜的。特别是植树造林,成就卓越。试看我国各地,凡有佛教寺塔之处,无不绿树成阴,景色宜人,装点了祖国的万里江山。[[13]]

  可知,赵朴老倡导发扬“人间佛教”的精神,并对“人间佛教”的主要内容进行了阐释,还对中国佛教历史上佛教信众所行的善举进行列举。赵朴老着重提到“植树造林”的善举:正是由于佛教信众广行“植树造林”之善举,才在祖国秀丽山河中平添了佛教的人文景观,而佛教人文景观无不处在绿树成荫的良好的自然环境之中。

  四、赵朴初生态思想之要义及其对当今的启迪意义

  我们注意到,赵朴老倡导“人间佛教”思想、谈到中国佛教“植树育林”的优良传统时,多使用诸如“美化环境”、“维护环境”等词汇,但赵朴老并没有使用“生态环保”这样的词汇。我们说,其中的原因是:赵朴老逝世后,环境问题越来越成为人类生存发展所面临的重大问题,尤其是我们国家,对生态环保问题越来越重视。我们国家对专门以“生态问题”为研究对象的“生态学”这一学科很注重,目前,“生态学”的发展呈迅猛的态势,越来越多的“生态学”的分支学科得以产生,如“分子生态学”、“植被生态学”、“环境生态学”、“恢复生态学”等,这些分支学科试图从诸多角度来解决“生态环保”这一重大问题。相比较而言,赵朴老在世时我们对环境问题的重视程度,确实还没有上升到“生态学”的水平;因此,才出现刚才提及的赵朴老文章中未见“生态”这一词汇的现象。

  而赵朴老所倡导的、作为中国佛教的优良传统之一的“植树育林”的传统,在当今生态环保问题越来越受到重视、“生态学”成为显学的时代,还是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的。行文至此,笔者对赵朴老的生态思想进行简要地概括。赵朴老生态思想包含以下几点要点:

  第一、赵朴老以佛教“依正不二”、“缘起论”等思想为依据,对当今生态问题产生的根源进行了深入阐释,赵朴老认为:正是人类违背了佛教的“缘起法”以及“依正不二”的思想,人类肆意放纵欲望、肆意地向大自然、向他人攫取资源,才破坏了人与自然环境之间(包括社会环境)的协调关系,表现为种种的生态环境问题的出现;同时也出现了人的道德堕落等内在问题。

  第二、赵朴老阐述中国佛教“农禅并举”这一优良传统形成所依据思想义理及这一传统对中国佛教发展所产生的重要作用,进而号召全国广大佛教信众发扬中国佛教“农禅并举”的优良传统,将学佛的修行悟道与参加生产劳动和其他为社会主义建设事业服务的实践结合起来,也包括将学佛修行与从事的“植树育林”等生态环保事业结合起来,为建设生态环境良好的国家而贡献力量。

  第三、赵朴老阐述中国佛教践行“人间佛教”活动的思想依据及历史渊源,在此基础上,大力倡导广大佛教信众践行以“五戒、十善、四摄、六度”为主要内容的“人间佛教”,而“植树育林”等生态环保事业作为“人间佛教”的重要方面,是全国广大佛教信众所必然开展的活动。

  笔者在对赵朴老生态思想要点进行总结之后,再论及赵朴老生态思想对当今生态环保事业的启迪意义。笔者认为,启迪意义表现为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赵朴老对当今生态问题产生根源的深刻揭示,启发我们正确处理“依正二报”之间的关系,也就是说,要以“正报”为切入点,即在人类内心深处树立起正确的、生态环保的意识,并使之成为人类的一种自觉意识,同时克制贪欲等欲望,以理性来占据人类的思维世界;以此来改变“依报”,即改善我们的生存环境。

  第二、在当今时代,继承中国佛教“农禅并举”的优良传统,虽然中国古代社会的“农”与当今广大佛教信众所从事的生产劳动和其他为国家建设事业服务的内容,已经有了很多不同;但是,“农禅并举”的基本精神没有变,我们要在生态建设的活动中来修证佛法,并以此造就生态良好的社会环境。

  第三、“人间佛教”仍然是当今广大佛教信众所遵循的方向,我们要在“人间佛教”运动开展的过程之中,不断以“五戒、十善、四摄、六度”的大乘佛教的精神,来从事“植树育林”等生态环保的人间佛教的事业。

  [1]赵朴初著:《对当代佛教使命的一点看法》,《赵朴初文集》(下卷),华文出版社,2007年,第1021—1022页。

  [2]赵朴初著:《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赵朴初文集》(上卷),华文出版社,2007年,第562—563页。

  [3] 《维摩诘所说经》卷1之《佛国品》,《大正藏》第14册,第538页中。

  [4]《大智度论》卷50,《大正藏》第25册,第418页中。

  [5]赵朴初著:《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赵朴初文集》(上卷),华文出版社,2007年,第562—563页。

  [6] 赵朴初著:《中国佛教协会三十年》,《赵朴初文集》(上卷),华文出版社,2007年,第560—561页。

  [7] 《大乘本生心地观经》卷1之《报恩品》,《大正藏》第3册,第297页上。

  [8] 《菩萨本行经》卷1,《大正藏》第3册,第108页下。

  [9] [唐]般若译:《大方广佛华严经》卷36之《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大正藏》第10册,第828页中。

  [10] 《大智度论》卷81,《大正藏》第25册,第627页中。

  [11] [宋]道元纂:《江西大寂道一禅师语》,《景德传灯录》卷28,《大正藏》第51册,第440页上。

  [12]赵朴初著:《佛教和中国文化》,《赵朴初文集》(上卷),华文出版社,2007年,第701页。

  [13]赵朴初著:《佛教与中国文化的关系》,《赵朴初文集》(下卷),华文出版社,2007年,第808页。

  摘自:《赵朴初110周年研讨会论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