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超一法师轶史

作者:冯修齐

  民国时期,四川省铜梁县(今重庆市铜梁区)出了一位高僧超一法师,其出生的具体地址、家庭状况、出家时间寺院及披剃师均失考。法师俗姓李,生于清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受戒前往重庆佛学社。民国十一年(1922年)四月,成都文殊院第十五代方丈禅庵方堃大和尚升座并传戒,超一在其座下受具足戒。得戒后顺长江而下,到江浙一带参学,曾亲近佛门耆宿谛闲法师、印光法师等。后来,追随太虚大师,进入武昌佛学院,并成为太虚大师的得意弟子。

  超一法师毕业后,在现代高僧太虚大师的培养下,相继任武昌佛学院学监、北平佛教藏文学院事务主任,“留藏学法团”赴西藏时,任事务股主任。超一法师留藏学法七年返回内地,应太虚大师之邀赴重庆筹办世界佛学苑汉藏教理院,任事务主任。后来改任世界佛学苑巴利三藏院副院长(主持院务),中国佛教总会副理事长。

  超一法师在藏文、梵文和藏密学修上功力精深,曾受九世班禅大师亲授时轮金刚大灌顶。以后多次担任九世班禅大师的翻译,为沟通汉藏、弘扬藏密有重大贡献。壮岁在全国各地讲经弘法,晚年驻锡四川新都城内太平寺,20世纪50年代圆寂。

  超一法师重视佛教僧伽教育,主张以寺院为基础培养僧才,适应佛教的生存与发展。赴藏求法归来后,重新思考汉地佛教振兴之路,足迹遍布江浙、京沪、川渝等十多个省市,又受中国佛教总会的派遣,到甘肃、青海、宁夏考察佛教。法师数十年弘法利生,颇具传奇色彩,留下了许多逸闻趣事。

  赴藏学密

  1924年,太虚大师的早期弟子、四川巴县(今重庆市巴南区)人大勇法师,从日本学习佛教汉传密法归国。他为了广泛探索密法真谛,决定进一步学习藏传密法。首先,大勇法师在北平成立佛教藏文学院,为组织汉地僧人赴西藏学法打通语言障碍。超一法师得知信息后,立即从武昌佛学院投奔大勇法师,受聘为北平佛教藏文学院事务主任,并随大勇法师学习密法。

  1925年5月,大勇法师把北平佛教藏文学院改组为“留藏学法团”,作入藏准备。6月4日,“留藏学法团”全团20佘人,从北京出发赴西藏。“留藏学法团”以汉口、宜昌、重庆、峨眉、成都、打箭炉为途中大站,按站进行。是年冬,大勇法师一行由四川省进入西康省藏族地区。西藏方面得知后,怀疑学法团有政治目的,多方阻挠,不允入藏。全体人员乃在西康打箭炉(今四川省甘孜州康定市)停留。

  1929年7月5日,超一法师始从打箭炉进藏。10月20日抵拉萨,住哲蚌寺。超一法师在寺中获受传法大灌顶,得阿阇黎位。次年秋,在色拉寺随叭榜咔仁波切学大威德、胜乐金刚、密集金刚等大灌顶法。法师在西藏七年,研修密法,多有成就。1931年7月10日,法师经由后藏、印度、香港返回内地。九州弘法

  超一法师返回内地后,奔波于全国各地弘扬佛法。1933年春,在武昌成立湖北佛学真言研究社,没立密坛,启建法会。10月31日,赴青岛建大白伞盖法会,后又到北平新街口设立密坛。

  1934年1月9日,江苏无锡由信众筹资修缮的圆通寺竣工,礼请超一法师在圆通寺升座主寺。法师又在寺中设立佛教图书馆、成立放生会、附设中国佛学真言研究社。

  4月,超一法师所著《超一法师讲演录》印行。时任交通部总长兼交通大学校长,著名书画大师、收藏家、社会活动家叶恭绰为此书题签。九世班禅大师为此书作序。

  6月24日,超一法师在湖北佛学真言研究社启建大白伞盖法会。儿月4日,法师兼任无锡惠山觉圣寺住持,戴传贤、太虚大师赠送对联,无锡佛学会、上海市佛学分会等参加庆典。11月22至29日,法师又主持常州清凉寺密坛开创及大白伞盖护国息灾法会。同年,法师在浙江奉化雪窦寺翻译《二十一尊度母礼赞经意乐解》,刊行出版《显密经典合编》。

  1935年,超一法师在江苏各地寺院、山东佛教会、菩提寺女子念佛会、佛经研究社等处弘传佛法,开示四众。

  1936年春,超一法师应浙江金华、衢州佛学会邀请,在金华省立中学讲演“西藏政教概要”,主持衢州佛学会“护国息灾大白伞盖法会”。5月20日,法师在荆沙市佛教居士林讲“佛学与人生”。农历腊月初八佛成道日,法师为苏州净心莲社学密同人宣讲密法。其弟子能正记录,整理后以《密宗法语》印行。同年,《超一法师四十年纪略》由中国佛学真言研究社印行。宝光办学

  1937年七七卢沟桥事变,中国抗日战争爆发。次年,因战火波及,超一法师由江苏无锡回到四川重庆,再从重庆到成都,驻锡成都北郊的新部宝光寺。

  宝光寺一直重视僧伽教育,久有在寺内办僧学的传统。早在1929年,贯一和尚即创办了宝光佛学院。后因贯一和尚退院、师资力量薄弱、内部管理不善等缘故,佛学院已经停办。贯一老和尚深知超一法师在武昌、北平办学的履历,1938年夏,便请他主持恢复宝光佛学院。为此,贯一老和尚特作《戊寅夏超一法师同仁恢复宝光佛学院》七绝诗三首:

  冀教扶衰仰法师,

  我今稽首欲问之。

  三年学戒能如约,

  美满收成效果时。

  学院筹商近日忙,

  宗门痛息暗无光。

  如今复振三年学,

  得与师资道合量。

  三

  象教垂危甚胆寒,

  悲心整理学僧团。

  弘宣法化平生事。

  愿力殊怀眼界宽。

  诗中贯一老和尚对超一法师主持恢复宝光佛学院给予勉励和赞扬,并寄予希望。

  佛学院仍设在寺西的普同塔院,能海、昌圆、满智等著名法师都曾来讲学,宝光学风一时大开。《黑幕》风波

  超一法师在宝光寺办学的过程中,大刀阔斧地剔除以往办学的积弊,与佛学院内的保守势力产生了矛盾,与一些同仁产生了教学上的分歧,也产生了一些人与人之间的误解和隔阂。但在德高望重的贯一老和尚协调之下,本着“教学第一,和合为重”的原则,佛学院得以运转如常。

  超一法师声望极高,能力又强,很受人羡慕。他除了办学外,也热心宝光寺的内部事务管理和对外接待应酬。各地社会名流、书画大家,也乐于与之交往。

  如德阳人刘复宗,字光远,号桄园,以诗书画绍其家学而名于蜀中,文宗韩柳,书法钟王,画拟六朝。农历辛巳年小雪,即1941年11月23日,超一法师获赠其撰书楹联一副:

  鹫峰梦绕云中寺

  鹿苑身栖物外居

  再如郫县人刘月渔,字瀛皋,擅长书法,崇信佛教,曾为宝光寺留下不少墨迹。他非常钦佩超一法师佛法和才干,遂顶礼皈依,成为超一法师的俗家弟子。刘月渔曾书赠超一法师两副行书对联:

  超一上师慧鉴

  太上高居无欲地

  如今合是有情人

  跋语云:

  录唐诗甫李杜集争座位稿,草联用米里阳、董香光笔意,参合为之。佛应世二千九百六十七年仲夏月上浣日,弟子刘月渔。

  超一上师慧鉴

  六根清净春常在

  五蕴皆空气自和

  刘月渔

  还有当时著名画家蔡经门所赠《疏林远瀑图》,佚名画家所赠工笔花鸟屏四幅等。

  由于超一法师在办学的同时,参与宝光寺的内部事务管理和对外接待,降低了宝光常住一些执事的威信,危及了他们的切身利益,故受到这些人的嫉妒和造谣中伤。他们联合佛学院内的部分人,散布说超一法师想夺宝光寺方丈的权。但宥于超一法师的社会影响、管理能力和与贯一老和尚的特殊关系,他们也就无可奈何,只好另寻报复机会。

  反对者们终于发现了自己的优势,发现了超一法师的先天不足之处:他不是在宝光寺受的戒,不属于宝光寺的戒眷。因此,宝光佛学院和宝光常住对他不满的人就联合起来,以“四川新都宝光寺戒眷联合会”的名义,编撰印发《超一法师黑幕歌》的传单,散发到川西各丛林寺院和僧众手中。

  舆论所致,流言中伤,迫使超一法师辞别贯一老和尚,离开新都,远走他乡。

  新都建寺

  超一法师回到无锡圆通寺,重振道场。他还不辞辛劳,应各地之请,到处讲经说法,宣传抗日,息灾护国,受到佛教四众弟子的拥戴和官方的支持。供养他的施主越来越多,资金不断积累。他怀念故乡,怀念宝光寺,怀念恩师贯一老和尚,于是决定在新都修一座寺院,安度自己的晚年。

  1944年,超一法师回到四川,将其一生的积蓄,在新都县城内东街买了一块地皮,着手修建寺院。其名称以“企盼抗战胜利,祈祷天下太平”而曰“太平寺”。

  1945年农历四月初八佛诞日,超一法师迎来太平寺落成开光庆典,宝光寺贯一老和尚撰书楹联相贺。楹联序和文曰:

  超一法师新建太平寺

  超一法师以荷佛法为天职,自拉萨归来,长游胜境,把显密宣传、普度众生,盖以诸佛之心为心,而于大法之重为重者也。若无道场,何处宏法?买地桂湖为邻,创构太平寺焉。地以人传,人园地显,大启香宇,满院生辉,虽因众善结缘,尤赖频年苦积经营成之。功德庄严,千秋不朽,诚盛举矣。观赏者幸泛涉轻视欤!缁素见佛宇落成,欣同奉贺楹帖,请性撰跋,拈六十四字以志纪念。时民国乙酉岁佛生日也。

  其一

  拓地建太平,经营此日落成,道德超群功不朽:

  龙门宏佛教,显密昔年深造,才能一著世流传。

  其二

  沱水衍法源,显密宣传,众生普度,诵真言、翻贝叶,只期人天夙愿,不禅辛勤弘五藏:

  桂湖钟灵地,创修殿宇,满院晕飞,瞻佛相、现昙花,成就功德庄严,特隆祀事表千秋。

  贯一圆性

  秦安祷雨

  1945年,太虚大师建立世界佛学苑巴利三藏院,自任院长。院址设在西安大兴善寺。1946年春,太虚大师命超一法师担任巴利三藏院副院长(主持院务),兼教授藏语和梵文。法师遂离开新都太平寺,赶到西安履职。暑假期中,法师受中国佛教会特派,从西安前往甘肃、青海、宁夏三省指导佛教事宜。9月,超一法师应甘肃秦安佛教同仁之请,经天水到秦安弘法讲经。此时正值秦安大旱,一个多月都没有下过雨,禾苗枯槁。地方士绅和佛教信众便请法师为百姓祈祷甘霖,膏润庄稼。法师遂在秦安城南可泉寺设坛祈雨,法会以七日为期。第三日雨至,百姓欢喜赞叹。

  超一法师在秦安祈雨应验,为他的甘肃、青海、宁夏三省之行增加了传奇色彩,使他在中国西北地区树立了崇高声望。

  兰州扬名

  1946年10月,超一法师从秦安到了甘肃省会兰州,由于他名声远扬,受到甘肃及兰州佛教界和政界名流的盛情接待。享有“陇上第一名流”美誉的著名学者、诗人、书法家水梓,曾撰书《赠超一大师》七言绝句二首:

  从来佛法溯西天,

  难得塔儿寺往还。

  胜地欣瞻密教主,

  一生亲近两班禅。

  净密双修苦口传,

  圆通立教自通圆。

  归来成就菩提愿,

  弘法利生遍大千。

  跋语云:

  超一大师西藏归来,阐扬密乘,海内宗之。自发抒净密双修大义,消释佛徒诸多分别,见而信者日众。此行为瞻拜宗喀巴胜地,往青海塔儿寺,得晤十世班禅,可称殊胜因缘也。

  煦园水梓,丙戌季秋。

  超一法师在兰州,前后住了;个多月,然后到了青海塔尔寺。瞻拜了藏传佛教宗喀巴大师胜地,在塔儿寺谒见了十世班禅额尔德尼。再由塔儿寺取道宁夏银川等地,完成了甘肃、青海、宁夏三省的佛教弘法考察事宜。在归途中,超一法师来到甘肃省平凉县。平凉讲经

  平凉县,史称“西出长安第一城”,是屏障三秦、控驭五原的兵家必争之地,也是陇东传统的商贸重镇。平凉文化也很发达,办有《陇东日报》。1947年农历新年,超一法师从宁夏到达甘肃平凉县,驻锡平凉佛教会会址佛籁禅院。平凉佛教会及时在民国三十六年(1947年)元月25日《陇东日报》上,刊登了《平凉佛教会启事》。兹将启事的主要内容节录如下:

  蜀新都太平寺超一法师,为现代龙象、长夜灯炬,显密圆通,辩才无碍。近岁抱弘法大愿,萑临西北,遍历各省,备受僧俗拥戴。兹以中国佛教会特派,指导甘青宁三省佛教事宜,自宁夏来驻锡佛籁禅院(即佛教会会址)。兹定元月二十六日(即农历正月初五日),恭请法师领导僧徒居士,举行护国息灾法会五日,为地方析福消灾。并于每日上午十一时至下午二时,讲说大乘经典。至希各界贤达,随意参加,共里盛举,地方幸甚。此启。

  元月27日,《陇东日报》又刊载了《欢迎超一讲经说法,听众数百咸为感动》的报道。报道说:中国佛教总会副理事长超一法师欢迎大会,元月25日上午10时在平凉佛教会举行,参会者有本市各机关首长、军政各界人士、佛教会成员约五百余人。会上介绍了超一法师的略历及特派甘青宁指导佛教之任务,尤对超一法师革新佛教之精神颇为赞赏。

  随后,《陇东日报》刊载了《超一法师昨讲<楞严经>》的消息。从元月31日(农历正月初十日)起,又陆续刊载了吕希尧记《超一法师佛学座谈》之一、之二、之三等数篇文章。

  由于干凉佛教会和《陇东日报》的宣传,超一法师名声鹊起,顿时又成为陇东地区最崇拜的新闻人物。

  太平舍报

  新中国成立前夕,超一法师又回到新都太平寺。他当时虽然只有50多岁,但因患有严重的气管炎,行动多有不便,身边有两个徒弟和一位居士侍候。1949年底,太平寺被新都县人民政府接管,大部分殿堂移作别用,但给他和徒弟留了两间住房。大约在20世纪50年代中期,超一法师因病医治无效,在太平寺内安祥舍报,结束了他传奇的一生,享年大约60岁?

  笔者补记:超一法师有一个徒弟俗姓罗,从事木工手艺营生,全家崇佛。他将法师收藏的全部字画,都交给了新都宝光寺,现存宝光寺文物库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