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感佛恩,供万僧,我们在行动——天禅爱心供万僧群活动纪实

作者:西行居士

  雨雪路上的感动

  九华山,时间是2015年底。

  这一天是周末,雨水夹着雪子击打着天禅文化公司办公室的玻璃窗,临近下班时间,几个年轻人依然聚集在那里,听同伴刘臣在激动地述说着下午发生的事情。;

  这天下午,刘臣开车从贵池回来,雨刮器飞快地转动着,雨越下越大,车窗外,一个里着塑料雨衣匍伏在泥水和雨雪路上的身影引起他的注意。他本能地放慢车速,注视着那个目标。其实,在这条前往莲花佛国的公路上,几乎每天都能看到三步一拜的僧尼,这是莲花佛国特有的风景。但这是一个;风雨交加的下午,眼前的僧人浑身几乎湿透,然而他依然按照自己的节奏,不紧不慢地在泥水中完成着他重复了千万次的动作,每迈出三步,便是对大地的一次深深的叩拜。完成每一次叩拜,再回身去拖他的那辆装着他简单行李的板车,这样来来回回,其实他是在走着双倍的路程。

  刘臣把车停到路边:“师父,雨太大了,找个地方歇歇吧。”

  “阿弥陀佛,”僧人念了句佛号,看都没看他,继续着他的拜行。

  刘臣站在那里,两眼痴痴的,但他仍追着师父,说:“师父,你从哪儿来?”

  “阿弥陀佛,五台山。”

  “啊,文殊菩萨。你一定走很久了吧?”

  “是的,我走得很慢,快半年了。”

  半年,一百多个日日夜夜,数不清多少次的叩拜,每天重复着相同的动作,任凭风狂雨猛,烈日当空,一个人的心中如果没有强大的信仰支撑,他又如何能把这一单调而枯燥的动作日复一日地重复着,一千次、一万次?

  刘臣的喉头被什么东西哽住,说:“师父,你应该找几个护法,你这样一个人,路上太辛苦了啊。”

  “阿弥陀佛,我的护法就是龙天,我不需要另外的护法。”

  刘臣看了看天空,他似乎看到了什么,于是,他不由自主地跪下来,将一份供养奉送到师父的面前。雨还在下,夹杂着坚硬的雪子,击打在刘臣的脸上。目送着师父那瘦削的身影渐渐远去,刘臣的心里涌动着一股潮水……

  刘臣说,那天下午目睹苦行僧在雨中的步步叩拜,让他对人生有了新的悟解: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哪怕目标千里万里,只要脚踏实地地去践行,去做,就不会觉得太远。

  “这些苦行的师父太了不起了,”整整一下午,刘臣几乎都在不断地重复着这同一句话。看得出,那位在雨雪中拜山的师父,让刘臣的内心受到极大的震撼。

  刘臣的情绪感染着同伴们,大家似乎也有相同的感慨:“是的,常人难以理解那些苦行的师父,但他们心中,一定有一种伟大的力量。”

  “我们应该帮助他们。”有人说。

  “是的,我们应该帮助他们。”

  几年前,几个志趣相投的年轻人聚集在一起,成立了这家文化公司,经营着与佛文化相关的产品设计和推广,由于他们的勤勉,也由于他们的诚信,公司经营得不错。在此过程中,他们也必然受到佛的洗礼,相继皈依在佛的座下,成为虔诚的居士。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在三宝的加持下,他们愈发感觉到生命的意义和人生的价值。

  这是一个平常的冬日,在九华山下的这间简陋的办公室里,几个年轻人被一种情绪激励着,似乎都觉得,身为佛弟子,必须为那些苦行的僧尼们做点什么。感恩,这是一个被大家说惯了的词,在这个被日渐物化的社会里,唯有怀着一颗感恩的心,才能让自己的生命不至于被淹没在欲望的雾霾中。

  室外冷雨敲窗,室内的气氛却越来越热烈,时间一点点过去,一个供养苦行僧尼的方案渐至成熟:建立一个群,利用互联网,汇聚十方的力量,共同将供养苦行僧尼的计划付诸行动。虚云老和尚说,生在末法,能护持一片伽蓝,能供养一尊菩萨,就是功德无量的事情。都说一百个僧人中就会有一尊菩萨,一万个僧人中会有一尊佛,那么,我们就供养一万个僧人吧。供养一万名僧人,如果以每人100元计,总共需要100万,大约需要十年时间,那是一个漫长的时日,一笔庞大的开支。

  采访中,刘臣的一句话感动了我,他说,有时候,看似很远的目标,也许只是当下的一念,但真正实行起来,就感觉离目标越来越近。

  事隔一年过去,我特意从他们的电脑上调出他们当初拟定的建立“天禅爱心供养万僧”的群倡议:

  今由九华山果道、妙航、常传、常乐、禅悦、观自等六位师兄共同发起此倡议:建立天禅爱心供养万僧群,为报佛恩、众生恩,发起网上慈善活动,汇聚八方的力量,为苦行的僧人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为他们送上一份爱心,也为回报我们对佛的一片感恩。让我们拧成一股绳;为了一个共同的目标。本群随缘、惜缘不攀缘,若您也愿随喜,请扫描以下二维码,加入本群,日行—善,让我们一起,为苦行的僧尼,为一切需要帮助的人,;献上我们的爱心。随喜无论多寡,乃至一分一厘,皆是您慈悲喜舍的心意,感恩,愿三宝加持川….;手指庄重地点击,于是,“天禅爱心供养万僧群”就这样建立了。

  意想不到的是,;不到十分钟,便收到一条回复:感恩三宝的加持,为你们的爱心感动,请接收凹凸曼全家5元。·

  接着又有一条信息发来:感恩诸位师兄,你们的倡议很好,日行一善,雯雯1元,请接收;

  夜已经很深了,电脑上的数字还在跳跃着:

  许育平、陈惠端合家2元

  余文强合家3元;

  泰然1元;

  金志远4元……

  群的空间是虚拟的,又是实在的,大家你不识我,我也不识你,我不知道你来自哪里,你也不知道我身在何处,但是,共同的信仰,把一颗颗善心凝聚在一起,凝聚成一股强大的力量,为了一个共同的事业:供养万僧。在这个空间,一元也罢,十元也罢,它们所代表的已经不是简单的数字,而是一种信仰,一种恒久的信心。改革开放三十多年过去,中国的社会每一天都在发生着令人眼花缭乱的变化,大潮涌动,沉渣泛起,有人感叹人心不轨,有人感叹道德缺失,有人在感叹信仰危机,然而此时此刻,那电脑上跳动的数字分明彰显着有五千年文明的中华民族那搏动的心律,彰显着中华民族伟岸躯体内血液的奔涌。

  只为雪中送炭,不为锦上添花

  这是一个不眠的夜晚,直到窗外露出曦色。群红包中已经有了380元钱。抢红包,是当今网络中最抢眼的游戏,但是,当大家都知道这是一种善款,是为帮助那些苦行的僧尼时,谁也不会伸手去抢。因此,红包中的数字只增不减。顾不得疲劳,几个有些冲动的年轻人决定将这笔善款当天就送出去,送到最需要的师父手中。

  踏着湿滑的九华山道,他们来到位于九华山凤凰松附近的转身洞。这是一个人迹罕至的洞穴小庙,常住在这里的果勇师父是一个传奇僧人。几年前,他身患绝症,医生判定他活不过三个月。似乎是要为即将到来的死做着准备,或者是为了在生命终结前能安下心来多念一声佛,他只身来到这个面朝西方的洞穴,开始了他的苦行和清修。一年过去了,让医生也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这个早就被医生判为死刑的僧人依然活得相当精神,握在医生手中的检验单显示,这个病人身上的癌细胞已无影无踪。为了表达对这个洞穴小庙的感恩,果勇师父将“转身洞”改为;“转生洞”。生命,是能够发生奇迹的,生命无常,但若肯放下,便一切无碍。

  离开转身洞,几个年轻人抑制不住内心的激动。他们说,转身洞转变了果勇师父的色身寿命,也转变了我们的对生命意义的认同。

  一天过去,群红包中又多出385元,第二天,他们带着这笔钱来到闵园。闵园有一个庞大的尼庵群,这里生活着百十名苦行的女众师父。几年前通往天台的索道,改变了人们的朝山路线,闵园也更加清静,只是,香火和供养的缺失,让闵园的尼众们生活更加清苦。385元,不过是杯水车薪,但是,却表达了天禅爱心供养万僧这一群体对闵园尼众的尊崇和力所能及的帮助。

  一星期过去,“天禅爱心供养万僧”群建成员发展到一百多人。这一百来人,既有古稀老者,也有七八岁稚童。他们分布在祖国的大江南北:安徽、广东、珠海、福建,甚至香港。每天,他们打人红包的善款多则10元,少则1元。难得的是,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打来同样的钱款。群在一天天扩大,涓涓细流,汇聚成一片大海。一年多过去了,群成员已发展到四五百人,每天汇人的善款总在五百元左右。于是,每隔几天,几个年轻人便把积累的善款送出去,送到需要的师父手中。

  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雪袭击着九华山地区,九华山金鸡洞,一个地处偏僻的山野小庙,病寒交加,77岁的海城师父病倒在床。而看护他的居士却正为海城师父的住院费而苦恼着。正在这时,一群年轻人将一笔善款送到师父的病榻前,总数为4785元,正好够上一星期的住院费。

  只为雪中送炭,不为锦上添花,尽可能地帮助那些地处偏远,生活艰难,急需帮助的僧尼,这是群建立当初就制定的原则。

  毕竟是年轻人,总有疲倦的一天,总有厌烦的时候。刘臣说,那天下着雨,他和三木,黄俊等几个师兄打着伞,带着善款,提着米和油前往后山松树庵。车无法前行,只能步行,天冷路滑,索兴收起伞,任冷雨浇面,;但每走一步,都需付出极大的体力。一位师兄说,哎,我们这样做又是何苦?一句话,似乎触动了同行者的心,一时间陷于沉默。终于来到那个偏远的小庙,简陋的茅篷,整洁的殿堂。刘臣说,这些年来,他走访过一百多座寺庙,他说,也许是偏见,唯对地处偏远的山野小庙有着特别的感怀。他也总觉得,比起闹市中的寺庙,地处山野的小庙更加宁静,更加鲜活,更有灵气,也更加回归自然,虽然生活是清苦的。一趟松树庵之行,也让几个年轻人精神受到一次新的洗礼,松树庵回来,几个人顿时为曾经的颓唐而惭愧,而忏悔。

  2016年下半年,由于发展的需要,几个年轻人各有自己的事业,刘臣在南京创办了自己的工作室,二木留在公司,黄俊在九华山忙于组织禅修活动,但却并不影响他们共同建立的这一供养万僧活动的继续进行。共同的目标:供养一万名僧人,让他们与天南海北的群成员组成一股坚不可摧的力量。随着群成员的不断扩大,善款的不断增加,他们把爱心供养万僧活动扩大到不同的地区,池州、南京,安庆、马鞍山……

  也有怀疑,也有误解,有人诘问:这是一个物欲横流的世界,你们做这个,图的什么?他们说:我们都是佛弟子,我们所做的,只是一个佛弟子应该做的,感恩,唯有感恩,才能让我们的人生更加充实,况且,群中这么多师兄,这么多善信居士,不忘初心,勇于担当,这也是社会赋予我们的职责和使命。更多的是信任,每天,他们都能收到群成员发来的短信:加油,师兄!感恩,伙计们!心痛,注意身体啊师兄!为你们点赞……短短的赞词,简洁的话语,每一个字都带着群成员滚烫的祝福与安慰,也给了他们新的力量。与此同时,他们也意识到,必须有一个严格而规范的组织制度和财务制度,只有这样,才能让天禅爱心供养万僧活动做到长期化,规范化。在群成员的民主协商下,成立了一个由十一人组成的管委会,实行民主集中制,由一位负责任的师兄专事爱心红包的收取,每天公布账目明细、出入库清单。每供养一位僧人,或开具收据,或以合影为证,冉公布到群中,做到每一元钱都有来处,都有出处。账目清楚了,人也就清爽了,一切置疑也就烟消云散,剩下的就只有信任。人与人,信任比什么都重要,唯有信任,才有长久的动力。

  “沿着《佛教文化》的足迹·…—”

  2014年,具有广泛影响的《佛教文化》杂志刊登了我撰写的系列文章《江南寻僧记》:一个住在茅篷里的僧人,一个住在山洞里的和尚,一个和尚音乐家,一个开着手扶拖拉机耕田的僧人……

  2016年底,我接到鲁祖寺觉友师父的电话,他告诉我,他的鲁祖寺即将上梁,觉友师父说,上梁的那一天,你一定来啊!我祝贺鲁祖寺的建成,但我却纳闷,到底是什么人,用怎样的努力,终于让十年来一直住在茅篷中的觉友师大殿落成,终于让这位苦行的僧人走出茅篷,住进宽敞明亮的殿舍中?直到不久前,我接到黄俊的电话,他让我务必为鲁祖寺书写一块匾额,我也终于知道,“天禅爱心供养万僧群”又做了一件大事。

  鲁祖山,位于池州市贵池区唐田区境内,“鲁祖面壁”的公案在禅宗史上影响了很多佛教大德,也影响着中国禅宗史的发展,然而一千多年过去,当我在2014年踏着羊肠小道,经三四个小时的努力,终于大汗淋漓地攀爬到鲁祖山时,呈现在我面前的,就只有一片废墟。然而,一处处断垣残壁,一座座古碑,一条条整齐的石板路,以及路旁苍翠的古柏,都向我们呈现出这个著名的禅宗道场不凡的气象。在一处山顶平地上,坐落着一间小小的石屋,斑驳的石墙,灰色的小瓦,门柱上写着被雨水打白的对联:揽半山日月,兴鲁祖家风。而在石屋不远处的山坡上,有一座用芭茅搭建起来的圆锥形的茅篷,那是真正的茅篷,那就是觉友师父的寮房——一个真正住在茅篷里的僧人。

  刘臣说,黄老师的文章感染了我们,我们决心沿着黄老师的足迹去看望那些苦行的僧人,给他们力所能及的帮助。

  截止笔者采访时日,他们已经供养僧尼1585人,送出善款二十余万。刘臣说,供养一万名僧人,现在看来并不需要十年时间。刘臣再次重复了他先前说过的话:怀着一颗感恩的心,哪怕目标有千里万里,只要脚踏实地地去践行,去做,就不会觉得太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