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法的疗愈(佛教医疗观)教学规划与研究进路

作者:杜正民

  口述:杜正民

  整理编辑:黄舒铃 释法幢 张舒芳

  一缘起

  杜正民教授任教于台湾法鼓文理学院佛教学系,从事教学与研究近二十年。2005年,在一次不经意的身体检查中,确诊罹患肝癌,他将人院治疗当作“病禅十”,安心面对自己。在治疗癌症及手术恢复过程中,身体遭遇无法言喻的疼痛,竟没有一本读过的书可派得上用场,迫使杜教授重新体验、思维佛法。“佛陀到底是如何教导病危或临终的人面对病痛与生死?”就像参话头般不断盘旋于脑中。因此,在出院后他试图从佛典或大德的开示中找到可以依循的教导,透过以病相应(GilanaSuttaCollection)为主的经文的研读与体会,整理出自己在病中可具体操作实践的方法。

  尔后,杜教授在接受相关治疗后,恢复状况良好,期许余生实践“病愿行”。然而,2013年初,又检查出癌症复发。这次杜教授选择以非侵人性的疗法进行治疗,以佛法的核心教法面对病程,然后继续做所有他想做而未竟之事,其中最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他开始将本来自己在运用的“佛教医疗观”与大众分享,积极投人佛医的教学、研究和推广工作中,引发了各界的重视与广泛的回响。2016年9月中旬,杜教授因病况加剧住院疗养,采取安宁疗法缓解病痛,最终在家人陪同下,于11月27日正午安详往生。

  本文是杜教授的学生们,为感怀老师毕生投入佛教弘法及教学工作,为佛教全身心地奉献,并以生命实践佛法之言教身教启发后学所作。在征得杜师母的同意后,将老师生前视为最重要的“法的疗愈”的教学课程与研究内容,进行摘要整理,特别将老师最后一堂课的口述内容,逐字整理编辑成文,并随文简单介绍杜教授的专业背景。期望能透过本文的分享,抛砖引玉,促进佛教医疗观之研究发展,并以佛法的核心教导,帮助世人如实面对老病死,疗愈身心。如此,祈愿为人们点亮一盏盏心灯,并完成杜教授未竟之志。

  二杜教授生平背景

  杜正民教授1952年出生于苗栗苑里,因圣严法师的指导投入佛学研究,35岁时放下高薪的教学工作,报考中华佛学研究所,毕业后留校担任佛学英文老师。1997年应台湾大学恒清法师之邀,加人台湾大学佛学研究中心,协助建置佛学网络数据库、台湾大学佛学数字图书馆。1998年加人中华佛学研究所专任师资行列,于法鼓佛教学院担任图书信息馆馆长、教授、副校长。依序担任中华电子佛典协会(CBE-TA)总干事、副主任委员,2002年与惠敏法师赴日拜访“国书刊行会”,获得同意无偿授权《卍续藏》电子化,争取到补助经费,使CBETA可以陆续完成汉译佛典的全面数字化目标。

  杜正民教授也是国际文化地图(ElectronicCulturalAtlaslnitiative,ECAl)的创始会员,并自2005年应聘为“汉籍全文工作小组”召集人,担负全国汉籍全文数据库规划之责。2007年起,再兼数字典藏国家型科技计划“文献与档案主题小组”召集人,担负善本古籍、金石拓片、汉籍全文及档案四个主题工作小组的整合,协助总计划中的知识网之建构与规划的责任。多年来从事佛学与信息的研究发展,务实地带动台湾数字典藏与数字人文的发展,于跨领域整合及推动国际学术交流等不遗余力,完成佛学网络数据库二十余项,有关电子佛典与佛学数字资源的研究与建置的种种成果已成为国际间重要的研究工具资源。

  为了培养佛学与信息兼备的跨领域人才,于2007年获准成立国际首创的“佛学资讯组”,设立全世界首创的“佛学资讯”课程,将佛学与资讯做进一步的整合与发挥,思考如何以现有的佛学教学与数字化经验为基础,结合网络科技的专业技能,以因应信息时代的佛学研究的前瞻性发展。

  1997年他以《如来藏学研究小史》为开始,深入如来藏思想,以此作为个人禅观的实践,精勤地奉献生命的德用。因癌症病苦而投入“法的疗愈”,希望帮助大家在病苦之时有佛法为伴,体会佛陀出现于世为众生说所证法及调伏事,超越老病死之苦。以下两章,分别将“法的疗愈”的研究、教学、数据库建置以及研究进路,摘要整理提供给大家。

  三简介“法的疗愈”

  ——佛教医事文献研究、教学与数据库建置

  杜教授自2006年开始《阿含部》病相应经群及佛医相关资料研究,经过长期的酝酿和准备,自2014年开始重点推动“法的疗愈”——佛教医事文献研究、教学与数据库测试工作。重点说明相关工作内容如下:

  自2014年9月起,正式展开佛教医事文献研究与教学工作,先从带领学生们研读具有不同研究方法与观点的宗教医疗及佛医相关文献开始,并逐步构思将研究数据转换为数字化呈现与应用之可能方案。自2016年3月起,与具有丰富的佛典数字化项目执行经验的洪振洲博士共同开课,带领学生们一起尝试将已累积的研究概念和部分成果逐步规划、建置成在线数据库。杜教授开设的课程持续到2016年6月底。于此期间,亦于2016年5月,应邀至德国宗教与医疗国际会议发表专题演讲,会中得到多位学者的肯定与鼓励。同年6月,决定正式成立并命名此项研究工作为“法的疗愈”项目,并筹措相关经费,以持续推动相关研究、教学与数据库建置工作。“法的疗愈”项目在杜教授往生后,目前由洪振洲老师及梅静轩老师继续带领与执行。

  “法的疗愈”项目全面性地搜集汉译佛典中与佛医相关的文献内容,借重数字人文技术,建置数据库,以协助佛医研究者无论从巨观还是从微观的角度进行佛医研究,都可容易地取得佛典中的第一手文献。此项目的建置内容可区分成两大部分,包括:(1)以佛医为主题之文献;(2)包含佛医词汇之文献(见图1)。后续并针对此两部分文献,进行内容分类、索引建置,并链接到佛教《大藏经》全文。本项目之成果,除可作为进行佛医研究之优质数据源之外,对于了解与掌握佛医的历史演进与应用,学习在面对与处理病痛时佛教提供的种种教法,以及了解把握生命乃至超越生死的佛典生命观等实际用途,亦期望能有所贡献。此项目预计于2017年12月发表第一阶段的研究与数据库建置成果。

  四“法的疗愈”最后一堂课

  “法的疗愈——佛教医事文献之研究与应用”(以下简称“法的疗愈”)课程一开始是将主题设为“佛教医学”(或简称“佛医”),在文献探索与整理之后,决定以“法的疗愈”作为课程名称与主题。主要原因是课程重心并不是要放在对“医学”的探究,而是以佛教经论发展为主轴,配合佛医思想主题之文献内容,来探讨生死大事,也就是将佛陀为慈悲一切有情而宣说的“所证法”与“调伏事”提取出来,供现代社会作为参考。换句话说,本课程考察佛教经、律、论以及现代研究文献,就佛法对病苦的“疗愈”功能,进行探讨与整理,期望能有助于在病苦中的人,透过实践佛陀的教法,转化乃至超越身体上的病苦,趋向身心解脱。以下行文中用到“佛医”一词时,都不离开“法的疗愈”之重心和脉络。

  2016年6月22日,周二,晚上6点,是杜教授开设了一学年“法的疗愈”课程的最后一堂课,他为学生们总结了一年来的学习重点,并站在佛学研究的角度,为佛医的未来研究进路做出深具洞见的观察与提示。

  以下内容主要整理自杜教授当天授课录音之逐字稿,为补足脉络信息,以及衔接或通顺语意,部分内容由本文整理者根据杜教授于授课过程中曾提及的内容适度补充。

  1.以“宗教医疗”为背景,“法的疗愈”为核心

  “法的疗愈”整学年课程是先从“宗教医疗”的背景切人,在此背景下抓住“法的疗愈”的主轴,也就是以佛法为核心的研究角度。佛法虽可以单一研究,但经由已阅读和讨论的文献可知,想完整地去了解佛教医学,往往需要辅以许多历史的、文化的、社会的以及医学的等周边资料,才可以看得清楚。

  如果我们查找目前“佛医”的相关研究资料,会发现做人门的、简介的、整理性的资料不少,可以让初学者有个快速入门的方便,但属于学术性的文献相对较少。

  2.佛教医学与印度医学之相互关涉

  有关佛教医学与印度医学之相互关涉的讨论,可以包括在佛陀时代之前已发展的印度医学、与佛陀同时代的印度医学,以及在佛灭后佛教持续发展期间,对印度医学可能的、反馈影响的种种现象,这三部分都需要我们分别去了解与厘清。目前的佛医研究者主要有两种观点:一种认为印度医学包含了佛教医学,另一种认为佛教医学包含了印度医学。两者各有其立论点,与其接受特定观点,倒不如实际上加以重新考察,探究佛教医学与印度医学彼此在发展过程中的相互影响为何,相信会发现彼此的优点。

  3.先从阿含部再从律部经典理解佛医

  至于如何理解佛教医学,以佛学研究的进路看,当然还是要从佛教经典文献着手。《大正藏》分“部”和CBETA以“部类”整理三藏的方式,必须留意,它们是用“思想史”的观点来编排。我们在课程进行过程中,首先阅读了一些归属在阿含部的佛医相关经文,之后进入律部,尝试以“经文病历表”的架构来分析《阿含》和《律典》中的治病事例,这样的分析方式是从个人的体会与理解而整理出来的。

  4.西藏佛教医学值得深入探究

  接着安排了几周邀请梅静轩老师带领大家讨论藏传佛教医学,依我的理解,藏传佛教医学是相当有特色的,它是以佛法作为它的核心,并实际发展出一个独特的医学系统,在其中应该可以找到许多整理得非常好的资料,值得我们加以深入探究。至于南传佛教方面,由于资料并不多,故并未讨论。

  5.汉传佛教医学之研究进路

  (1)依据“传译和注释史”来理解汉传佛教医学

  在汉传佛教医学方面,一开始先带同学们阅读有导读性质和介绍研究方法的相关资料,而后正式进入汉传佛教经典的阅读。这部分不再按照“部类”的方式去理解,因为那是后人由“思想史”的观点而做的经典分类整理,真正要了解汉传佛教,必须关注历史自然发展的“传译和注释史”,也就是从各类经典实际传译进来的时间,以及中国佛教历代祖师的论著与注疏产生的时间,整体观察它们的交互发展脉络。

  因此在挑选佛医相关文献内容时,是从最早在汉地译出的文献开始,一直选读到唐代义净的作品,及其弟子慧沼所写的经疏。当然,有时间还可以往下延伸,但重点还是放在佛典大规模的传译以及重要论疏大量产生的这段时期。这就是想让大家去思考,到底刚进来汉地的佛教医学是什么样子?那时的中国人可不可以接受,接受了哪些部分?发展过程中,有没有为了适应本土,跟当时的汉地医学彼此消融、结合,乃至有所创新?而这样从传译和注释史的观察角度重新考察后,相较于前面提到的目前佛医研究者常见的两种观点,是否会产生新的研究发现?

  (2)展现汉传佛教本土化之特色:佛典注释书

  邓伟仁老师曾谈起,他认为中国的佛典注释书,本身即很有特色的本土化著述。许多佛教学者往往认为原典才重要,却忽略了在汉地的注释书中有很丰富的材料,可以呈现出撰著者在接收了来自印度的佛教思想之后,如何在本土文化脉络下加以消融,再行发展或创新。这部分是我们需要去好好发掘并善用的。

  佛教传入汉地发展出几大宗派,这是汉传佛教的重要特色,故我们也可从天台、华严等各大宗派思想的角度,分析其佛医论述的个别特色。在课程进行过程中“依传译、注释(含宗派发展)史观选读之佛医经文”整理为表1,“法的疗愈”课程架构见图2。

  (3)整体观察汉地医学和佛医的发展

  我们在课堂上曾以总论、生命史、时代等区分,选读了几本书(“宗教与医疗选读书目”整理为表2),让大家对于在汉地的中国传统医学的发展概况有所了解。可以看到虽然这些书都曾点出佛医,但关于佛医的内容还很有限,这些已被点出的部分,可能正是值得深入探究的论题,专攻佛学研究的同学们,可以发挥在本科学门所受的训练,将此区块补出来,再与这些作者们所做的研究成果相互探讨,可能就会在视野完整下,再有所创新。这样的研究进路,是从汉地医学发展史着手,再延展到佛教医学,并非仅局限在佛教文献,希望能将整个视野扩展,从汉地医学和佛医的发展整体来观察,并尝试做较好的整合性讨论。我认为,有能力把佛教经典与人文社会学科之文献这两个部分加以整合研究的人,将会成为佛医研究领域的专家。

  6.小结——理解并实践佛法的核心

  杜正民教授到了晚年,才切身体会到佛法的核心所在。年轻时,喜欢搞学问,越深奥越好、名相越难越好,但那些讨论和解脱有关吗?虽然并非完全无关,但要快速且直接切人佛法的核心,就要从老、病、死着手。佛陀因为观察老、病、死,故而出家、修道,然后开悟;佛陀毕生弘化不懈,要教我们的也是解脱老病死苦的这个部分,只是我们把它深奥化、复杂化了。他说,若我们首先抓回到这个核心,再去论究佛教历代的教理发展时,还是不离这个核心的核心,就可以节省下很多时间去做实践,包括个人的修行与利他的事业。

  六后记

  杜正民老师在大家的心中,是一位好老师,也是一位生命旅行家。随顺因缘为自己生命做最合适的安排,在家人亲友陪同下,于马偕医院安宁病房度过此生最后的生命阶段。听杜师母说,杜老师躺在病床上,仍提起微弱的体力,以身示范,为一群马偕医院的医学生讲述人生的一堂课,并鼓励他们在从事医疗工作时要有人文关怀、要有世界观,如此,也圆满他此生的最后一个愿望,而他未完成的志愿,也会有后继者承接下去。

  惠敏校长曾经问他要如何安排身后佛事,生平低调、不希望扰动大家的他,淡化个人色彩,不以“告别式”而免去了离别的哀伤,以“生命教育共修法会”让大家相会在校园,在放松身心、端坐安定中诵念《无常经》,并欣赏了《生命植存》的影片,发挥生命教育的学习效用,见证生命的庄严与宁静。

  原来,我们并不是征服自然,只是顺着因缘的力量在走,当骨化为灰烬,植存于大地后,如同春泥更护花。生命可如此简约、单纯,生如春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人走到尽头,可以自然地回去,如同回家一般,回归大自然的怀抱,而无所惧。是日,我们走在法鼓山生命园区的步道,大家微笑地问候熟悉的面孔,每一步相遇的人事景物,如此美好!

  杜老师曾说:“《小王子》在离开星球前说:‘夜晚,当你望着天空的时候,我就在其中一颗星星笑着,对你来说,就好像所有的星星都在笑……当你有机会仰望星空,请不要匆匆而过,悉达多太子也就在这样的星空下开悟成佛,为众说所证法……。”’曾经与老师、师母在寺院法堂前仰望天上璀璨的星辰,在黑夜中照见光明,虽然这颗星星已消失于天际,但它所绽放的光芒与温暖,却在心与心之间的相互辉映中带来无尽的法缘。

  杜老师在往生前的最后一年开设“法的疗愈”课程,直探佛陀教法的核心,在关键时刻,该如何面对生命必经的老病死,这是老师留给大家最珍贵的一堂功课与最殊胜的法礼。愿将这份法的祝福,分享给更多有缘人。

  “告别式”?

  每一堂课、每一个会议、每一个聚会、每一次的交谈……

  都当作是最后一次,自然会珍惜每一刻——清楚放松的享受当下。

  ——杜正民

  《中国佛学》2017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