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宗赜禅师与《禅苑清规》

作者:王志希

  一、宗赜禅师简介

  宗赜禅师是宋代高僧,襄阳(今湖北襄阳)人。俗姓孙,父亲早逝,母亲带领他到舅家抚养教育。长大成人之后,宗赜修习儒家典籍,不久即学问宏博。师二十九岁时,忽然警悟自言:“我出家矣!”于是前往真州(今江苏六合)长芦宗福禅院,依止法云法秀禅师出家,学习最上乘法。法秀禅师后来到洛阳住持法云寺,应夫法照禅师继承长芦寺住持,宗赜于是投靠长芦应夫法照禅师门下参扣禅旨。一日在登台阶时,忽然有所觉悟,于是作颂云:“举足上砖阶,分明这个法,黄杨木畔笑呵呵,万里青天一轮月。”此开悟偈得到应夫法照的印可。应夫法照圆寂后,宗赜继主法席,弘扬云门宗风。一时门风大盛。当时江淮之间,除宗赜禅师之外,几无别响。

  宗赜禅师常以禅宗机缘之语开示弟子,一次上堂云:“金屑虽贵,落眼成翳。金屑既除,眼在甚处?”师问过便拈拄杖云:“为事见么?”又击香卓云:“还闻么?”然后丢掉拄杖云:“眼耳若通随处足,水声山色自儡鯈。”宗赜禅师无论是语言指引,或是动作示范,无不在启示弟子明心悟道。

  宗赜禅师为人至孝,由于自己出家之后,母亲无人奉养,师便于方丈室旁边,空出一间房舍安养母亲。还曾劝母剪发出家,持念阿弥陀佛名号,还自制《劝孝文》,劝人奉行孝道。行文感人,曲尽哀恳。宗赜禅师虽然传承南宗顿悟宗旨,而实以净土法门为旨归。宗赜曾于长芦结莲华净土念佛社,依庐山白莲社之规,普劝僧俗,同修念佛,要求预会者“日念阿弥陀佛,自百声至千声,千声至万声,回向发愿,期生净土。各于日下,以十字计之,以办功课”。

  宗赜禅师以专修净土法门的至诚感动普贤、普慧二位大士,于梦中见二菩萨加入其莲社。母亲由于听从儿子劝其念佛的话,每日持诵佛号不断,居住七年之后,母亲在佛号声中吉祥而逝。在母亲往生后数十年间,宗赜以净土法门摄化弟子。四众弟子跟从念佛者络绎不绝,有很多人也像他母亲一样吉祥往生。

  宗赜禅师觉得单纯以言语教化受众面太小,就以文墨书写佛言祖语,以使教化传播久远。宗赜常对前来供养之人开示说:“若无有限之心,则受无穷之福。”又说:“一切善恶,都莫思量。念起即觉,觉之即失。久久忘缘,自成一片。……道高魔盛,逆顺万端。但能正念现前,一切不能留碍。”师在《警游谈》中说:“既乖福业。无益道心。如此游言,并伤实德。”

  宗赜禅师曾开示弟子说:“粗解禅师,不通教眼;虚头禅客,不贵行门,此偏枯之罪也。”又说:“宗说兼通,若呆日丽虚空之界;心身俱静,如琉璃含宝月之光。可谓蓬生麻中,不扶自直;众流入海,总号天池。其言意至,味一脔可以知全鼎矣。”

  宗赜禅师著述众多,主要有《禅苑清规》、《莲华胜会录文》、《观无量寿经序》、《念佛回向发愿文》、《念佛防退方便文》、《坐禅仪》、《劝孝文》、《苇江集》。其中影响最大的是《禅苑清规》。

  二、编述《禅苑清规》的缘由

  《禅苑清规》是宗赜禅师于崇宁二年(儿03)编述而成。本书共有十卷,是一部介绍禅宗丛林清规的专著。本书又名《崇宁清规》、《重刻补注禅苑清规》、《禅规》。《禅苑清规》是现存丛林清规类书中最古的一部,也是中国佛教现存最早的清规典籍。本书详细介绍了古代禅宗丛林禅刹之组织规程及僧众日常生活之规定,对宋元时期丛林制度的完善和整肃发挥了重要作用。

  宗赜禅师之所以要编述《禅苑清规》,是因为唐代百丈怀海禅师曾撰有《百丈古清规》,但至宋代这一古清规已经散佚,禅林制度陷于混乱。晚唐禅宗禅法简练,盛行机锋棒喝,义理不兴,丛林内部戒行废弛,各地寺院戒规条例多样,不利于禅宗的健康发展。宗赜为了改变这种情况,整肃禅宗丛林制度,因而决定增订清规。他通过广泛收集诸山名刹中的行法偈颂,撰写完成本书。

  对于撰写本书的缘由,宗赜在《禅苑清规序》中有明确的解说“凡有补于见闻,悉备陈于纲目。噫,少林消息已是剜肉成疮,百丈规绳可谓新条特地。而况丛林蔓衍转见不堪,加之法令滋彰,事更多矣。然而庄严保社,建立法幢。佛事门中阙一不可,亦犹菩萨三聚,声闻七篇。岂立法之贵繁,盖随机而设教。初机后学冀善参详,上德高流幸垂证据。”

  这段序言作于崇宁二年(1103)八月十五日。宗赜在序言中指出,禅门中的清规戒律都有统一的规范,禅林衲子也都有大致相近的家风。但由于时代的变迁,一些丛林清规有的失传,有的被人肆意篡改,造成了丛林清规在实践中多重标准。又加之各个丛林各自为政,自定制度,于是造成丛林制度的杂乱无章。对于丛林清规这种混乱局面,宗赜禅师在序文中说:“而况丛林蔓衍转见不堪,加之法令滋彰,事更多矣!”宗赜禅师说,佛门中的大事,是为了庄严清规,建立法幢。清规戒律是佛门中必不可少的大事,这与菩萨三聚戒、声闻七篇律仪是一样的。后世佛子应当知道,并非当初立法者喜欢繁琐,而是为了随机设教,方便教化众生。宗赜禅师正是为了规范和统一丛林清规,并使此后的丛林中有统一的清规制度可依,才多方寻访,广为收罗各方的清规资料,按照内容不同,重新设置纲目,细心加以编订成书。

  宗赜还提到编述本书的目的是“初机后学冀善参详,上德高流幸垂证据”。也就是说,编纂本书的目的,是为了让初学的人有可资参考的史料,也使高僧大德在奉行清规时有据可依。

  三、《禅苑清规》的基本内容

  《禅苑清规》共分十卷,每一卷从一个方面说明丛林的基本制度。第一卷讲述了僧人初出家之后应当学习明白受戒、护戒、辨道具、装包、旦过、挂搭、赴粥饭、赴茶汤、请因缘、入室等基本礼仪。

  宗赜将受戒和护戒置于本书的首位,体现了对丛林戒律的高度重视。因为持戒是修持一切法门的基础?受戒是一种形式,一个人在受戒之后,必须要严格地守护戒律,才能不失戒体。在持戒的基础上,佛子还应当备办修道器具,以使修道时心无杂染。对于所办道具,宗赜说:“将入丛林先辨道具。所谓为山笠、拄杖、戒刀、祠部筒、钵橐、鞋袋、枕子、铃口鞋脚鉼、前后包中、白绢复包、绦包、枕袋、盖包、小油单、柿油单、布卧单、绵被、净中三条、小净瓶、浴中、浴裙、函柜小锁、如茶器并其余衣物、并随家丰俭。”以上这些物品是古代比丘修道必备的道具。这些道具基本能满足比丘日常饮食起居、行住坐卧等修行的需要。

  在介绍以上几种丛林仪轨之后,宗赜还分别介绍了丛林中东西装包,入门旦过,住寺挂单,吃饭喝茶,入室问讯等等仪式。通过对这些丛林最基本礼仪的介绍,使初入丛林的学徒都能在短期内明了丛林中最基本的规矩。

  第二卷讲述了僧人在丛林中应当遵循的修行仪轨。诸如上堂、念诵、小参、结夏、解夏、冬年人事、巡寮、迎接、请知事等仪轨。上堂是丛林住持登法座说法的礼仪,念诵、小参、结夏、解夏是丛林中基本修行方式。“冬年人事”指丛林年终的执事变动。“巡寮”为丛林中例行巡查寮房的活动。“迎接”是迎接诸山长老的礼仪。“请执事”是迎请禅院知事的礼仪。

  对于“巡寮”的仪式,宗赜在书中有如是描述:“堂上挂巡寮牌,寮中寮主、首座设坐位香华,或茶或汤只候。住持人近,鸣版集众于寮外,次第向寮门排立问讯。参随住持人入寮,寮主烧香罢,大众问讯。或茶或汤,住持人说事讫。临起,寮主近前展坐具陈谢。如不受礼,大众问讯,相送出寮。”

  第三卷讲述了古代丛林中的各种执事职称及职责。诸如监院、维那、典座、直岁、下知事、请头首、首座、书状、藏主等。监院总领院门诸种事务,为方丈负责。举凡丛林各种事务,监院都有权加以管理。对于监院的职责,《禅苑清规》云:“自住持人己下,如有不合规矩,不顺人情大小诸事,并合宛转开陈,不得缄默不言,亦不得言语粗暴。”维那又称悦众,在僧团中引领僧众唱念之人。典座是丛林中为大众备办饮食之职。直岁主管丛林中的作务之事,诸如修造寮房、门窗、扫洒、栽种,以及巡护山林、防警贼盗等。下知事为执事为常住服务满一年,入方丈向住持告退职。头首为首座、书记、藏主、知客、浴主,请头首为请此几位执事任职。首座为丛林中表仪众僧,举正非法之职。书状为主执山门书疏的职务。藏主为掌管经藏的负责人。

  第四卷介绍丛林中各种事务负责人的名称与职责。这些负责人主要有知客、库头、浴主、街坊水头、炭头、华严头、磨头、园头、庄主、廨院主、延寿堂主、净头、殿主、钟头圣僧、侍者、炉头、直堂、寮主、寮首座、堂头、侍者等。在古代丛林中,各种事务都需要有专职的僧人充任。比如“知客”为禅林中司掌迎送与应接宾客之职称。又作。典客”、“典宾”。系西序六头首之一。其居处称为客司或知客寮。凡官员、檀越、尊宿或诸方名德之士来访,知客皆以香茶迎待,随即令行者通报方丈,然后引见:若为高官、大施主,当鸣钟集众于门迎候。若为普通客人,则仅就其知客寮接待即可。其职以接待宾客为主,故凡来客之食宿、听法、拜谢等礼法,皆由知客引领。“库头”是丛林中主执常住钱谷出入岁计之事。所得钱物即时上历收管,收支分明。库头应当知道常住米麦的多少有无,及时加以备办。“库房”是古代丛林四大寮口之一。掌管常住钱财和物品,是丛林中仅次于客堂的寮口,自古有“金客堂,银库房”之称。因此,作为库房主管的“库头”应当明因识果,甘为大众服务。

  至于其他诸种职务,分别掌管各个不同部门和事务。比如“侍者”,是专门负责方丈和尚饮食起居的职务。

  第五卷讲述了化主、下头首、堂头煎点、僧堂内煎点、知事头首煎点、入寮、腊次、煎点、众中特为煎点、众中特为尊长煎点。这些都是本丛林中僧人与外面来的僧俗两界客人,以及寺院内部上下级之间和不同辈分人之间的接人待客的一些礼仪,主要有化主、堂头煎点、僧堂内煎点、知事头首煎点、人寮腊次煎点、众中特为煎点、众中特为尊长煎点等等。这里的“煎点”,指“煎茶点汤”之类的活动。

  比如“化主”,是指禅林中专司行走街坊,劝檀化越随力施与以添助寺院者。有粥街坊、米麦街坊、菜街坊、酱街坊等别。其劝化所得,称为化米、化麦、化酱等。“堂头煎点”,指侍者于夜参或粥前禀告堂头,在来日或斋后为特为某人煎茶点汤。斋前提举行者准备汤饼、香花座位、盏橐茶盘,诸事准备好之后,仔细恭敬地请客。

  第六卷介绍法眷及入室弟子特为堂头煎点、通众煎点烧香法、置食特为、谢茶、看藏经、中筵斋、出入、警众、驰书、发书、受书、将息参堂等礼仪。以上都是与寺院和佛教有缘的法眷及入室弟子的接待仪式,或者是寺院对外联络而使用的一些特定仪式。比如“看藏经”,如果遇到施主请大众看大藏经。看藏的地点可为藏下或法堂上,直岁安排桌椅,典座安排供品,行者藏主准备茶汤、香花、灯烛,维那依戒腊出榜、分经,并摆放座位照牌。藏殿主取出藏经。维那鸣钟集众请经,各位依照座位安坐。知客引领施主上香之后,维那宜颂文疏,然后大众看经阅藏。

  第七卷讲述僧人圆寂以及请长老尊宿的一些礼仪,诸如大小便利、亡僧、请立僧、请尊宿、尊宿受疏、尊宿入院、尊宿住持、尊宿迁化退院等。

  比如“亡僧”,是指办理亡僧荼毗安葬事宜的礼仪。如遇到僧人病重,堂主、计会、维那、监院共同将僧人物品登记后,交由堂司掌管。如果病情加重,再告诉寺中领导预为安排。如果圆寂,告知官府,为其荼毗送殡。三日之内,缴纳祠部或紫衣师号牒。亡僧荼毗前,先为其澡浴、剃头,以龛储藏,放置延寿堂前,设香火供养。并剪造白幡书无常偈,摆放丧花于龛上。龛书:“殁故某人上座之灵。”大众诵经念佛,是夜举行法事,诵戒回向。来日早晨或斋后送出火化。在火化时,大众默念佛名,秘语回向亡人。火化次日,堂主、维那举行法事,收骨入普同塔,或将骨灰散入水中结众生缘。

  第八卷是收录警示僧众修道的座右铭之类的文稿。诸如龟镜文、坐禅仪、自警文、一百二十问、诫沙弥等文稿。如《坐禅仪》主要讲述有关坐禅修行的方法。仪文云:“欲坐禅时,于闲静处厚敷坐物。宽系衣带,令威仪齐整。然后结跏趺坐,先以右足安左腿上。左足安右腿上,或半跏跌坐亦可。但以左足压右足而已,次以右手安左手上,左掌安右掌上。以两手大拇指面相拄,徐徐举身前欠。复左右摇振,乃正身端坐。”

  上文中讲述了坐禅前的准备,以及坐禅的姿势。坐禅的准备以及坐姿是否端正,是关系到坐禅能否用上功夫的大事。因此,每个坐禅者都应当在坐禅之前做好充足的准备。

  在坐禅过程中,“一切善恶都莫思量。念起即觉,觉之即失。久久忘缘,自成一片,此坐禅之要术也。”坐禅本身是为了心灵达到清净无染的状态,“若不安禅静虑,到这里总须茫然”。宗赜指出,坐禅者通过坐禅,才能使内心清净自在。若不能达到静虑之境,说明虽然形式上坐禅,却没有用上功夫。习禅者应当调整坐禅方法,以免枯坐而心散乱。

  第九卷主要讲述警世行正的座右铭,如为沙弥制定的沙弥受戒文、训童行等等。如《训童行》是指师父训诫弟子讲究威仪和修行的方法。其内容分为三章。第一章立身云:“近事大僧当持五戒。一不杀生,二不偷盗,三不淫欲,四不妄语,五不饮酒食肉。除斋粥外并不得杂食,非常住差使不得出门,非大缘事不得请假。”以上几条是教诫初出家者应当受持五戒,遵守常住各种仪轨。第二章陪众,讲述童行与大众相处时,应当“念柔和善顺,不得贡高我慢。大者为兄,小者为弟。徐言持正,勿宜人短。傥有诤者两相和合,但以慈心相向,不得恶语伤人。”第三章作务。“作务”也称为“普请”,指丛林中普遍邀约大众劳动仪式。大众在听到普请版响时,应当及早赶到。在普请之处不得高声喧哗叫笑。常须静默,令人生善。僧众在作务时,应当“勿禅勤苦,今虽小劳,后获大利。”作务是丛林中健身和修行的重要方式,百丈禅师立清规时不仅提倡作务,而且还身体力行参加作务,提出了“一日不做,一日不食”禅宗作务主张。

  第十卷收录了宗赜禅师撰写的针对僧俗两界的劝檀信、斋僧仪、百丈规绳颂等短文。如在《劝檀信》一文中,宗赜禅师教诫在家信众在修学过程中应当注意的事项。文中指出:“在家菩萨先当事佛,务极严谨,永断荤酒,坚守斋法。于诸欲染誓不拟犯,亲近知识发明己见,随其悟入如理修行。”作为在家信徒,应当以恭敬之心事佛,持守五戒,不饮酒。远离各种欲染,亲近善知识,一切为究明心地。

  对于世间习气不能一下断除的初信佛之人,也应当先奉行五戒,然后受持菩萨清净大戒。如果没有机缘亲近善知识,也应当读诵大乘经典,依照佛语修行。还应当发愿归依三宝,努力修行,以期成等正觉。

  《禅苑清规》从禅宗丛林清规戒律、法会礼仪、职称称谓、接待宾客、请职退职、出坡劳作等众多方面,详细介绍了古代丛林中应当遵循的礼仪制度。对于现代的学佛者来说,学习和掌握古代丛林的这些清规制度,对我们提升自己的修养和修行水平,将起到重要的指导作用。

  摘自:《觉群》2017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