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赵朴初禅意韵文作品赏析(十六)

作者:李斌

  采桑子

  奉赠福建连城县性海寺”方丈慧瑛和上暨诸上人

  举起锄头开净土,无尽庄严,顿现人间。宝树琪花”山后前。如来家业须弥重,都在双肩,高唱农禅。普与恒沙结胜缘。

  一九八七年六月十九日

  [注释]

  (1)性海寺,位于福建省连城县中华山。性海寺始建于明洪武四年(1371),寺在高山之腰,所处地域宽阔,寺前河流潺潺而过,清韵幽幽,登临此寺,令人心旷神怡。

  (2)宝树琪花:仙境中的草木。

  [欣赏]

  此诗赞美了性海寺方丈慧英法师带领四众农禅并重、美化环境之举。用了“宝树”“琪花”“恒沙”等佛教意象,营造出一片人间净土的境界。

  [说明]

  中华山性海寺在意瑛法师住持期间,信徒众多,香客云集,游人络绎不绝。该寺坚持“农禅并举”,自力更生建设寺庙等事迹,曾在《人民日报》海外版、《福建画报》和《法音》杂志上发表过,也曾在香港、泰国的报纸上登载过。省内外和香港一些知名人士参观该寺庙后,都留下极好的印象。赵朴初特填此词以作褒扬。

  一九八七年八月访日杂咏

  应日本天台宗座主山田惠谛长老之邀,八月一日,偕天台山、五台山僧人飞往日本,空中作。

  暂抛热恼人间世,任道”天空海阔思。领略夕阳无限好,飞云五色幻奇姿。

  [注释]

  (1)任运:任法之自然运动,不加人工的造作。谓听凭命运安排。

  [欣赏]

  每次外出坐飞机,任运高空之上,诗人总是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放松,尽情陶醉于高空之上那奇幻美景,有不在人间之感。

  抵大阪

  万灯如海降难波叫,缁素争迎笑语和。不禅番番尘劳苦,一番番喜友情多。

  [原注]

  (一)大阪,古名难波。

  [注释]

  (1)缁素:指僧俗。僧徒衣缁,俗众服素,故称。

  [欣赏]

  诗人一次次到日本,每次感到尘劳之累,但相对日本朋友的友情,这点劳累委实算不了什么。

  八月二日,比叡山[1]为纪念传教大师开山一千二百年,举行天台山、五台山、比敷山联合法会及汉俳碑揭幕式

  千二百年今视昔,更千百岁后人看。灵山一会三山共,誓续生生不尽缘。

  不期鸿爪偶留泥,片石能留万劫奇。从此朝朝常礼赞,文殊楼下诵归依。(一)

  [原注]

  (一)比叙山诸大德以佳石刻余汉俳五首,树碑于柏树林中文殊楼侧。山田长老亲自主持揭幕仪式。

  [注释]

  [1]比叙山为日本七高山之一,是日本天台宗山门派大本山。北街比良山,南接滋贺山,属近江国滋贺郡,跨山城、近江二国。又作日枝山、日吉山、稗睿山。略称北岭、睿山。摹仿我国浙江天台山及山北四明山,别称天台山,最高峰别称四明岳。延历七年(788)最澄大师始创一乘止观院,奉药师如来为本尊。嵯峨天皇时,赐号“延历寺”。最澄之后,义真、圆仁、圆珍等诸师辈出,大阐天台宗风。

  [欣赏]

  1200年前,比颧山开始成为佛教道场。第一首诗,诗人以为,中国的天台山、五台山和日本的比叙山因缘殊胜,今日与会大众或许当年都在灵鹫山听闻佛讲经说法,愿此因缘永远延续下去。第二首诗,诗人赋予石头以生命,希望石头能够记得并能讲说佛教曾经历的劫难,能够天天在这古老的道场礼赞佛法。

  八月二日夜,宴于京都音羽山”蕨之屋,有舞乐

  室静泉清花木深,不离城市即山林。维摩来共文殊席,散遍天花不着身[2]。

  [注释]

  [1]音羽山,位于日本京都市东部,山上有清水寺,始建于778年,是京都最古老的寺院,曾数次被烧毁并重建,后于1994年被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清水舞台是日本国宝级文物,四周绿树环抱,春季时樱花烂漫,是京都的赏樱名所之一,秋季时红枫飒爽,又是赏枫胜地。

  [2]天花不着身:出自《维摩诘经》,叙说文殊菩萨领佛旨意,前去探病维摩诘居士,有三万二千大小菩萨和天人随行,欣然观听二位大师论法。时有天女散花来供养众贤,天花不着文殊等大乘菩萨身,落在舍利子,大迦叶、目莲等小乘菩萨身上却黏住不下,他们各自使用神通,也无法去掉。天女笑曰:“结习未尽,花着身耳,结习尽者,花不着身。”就是说小乘菩萨的烦恼习气没有断根,只是降伏住而已,倘若遇着机缘,他们还会起爱欲烦恼心。而丈乘菩萨们已经将烦恼心转成了大菩提心,八风不动,任何情况下都不会起爱欲烦恼心。

  [欣赏]

  在音羽山上蕨之屋,这里室静,泉水清,开着各种花木,既不离城市,又宛在山林。更有佳宾、舞乐,让诗人联想到《维摩诘经》里,文殊菩萨来探望维摩诘居士,天女纷纷来散花的情景。

  八月三日、四日,在京都举行世界宗教首脑会议,讨论宗教界如何致力世界和平问题,为比叡山千二百年纪念活动之一,并在比叡山举行各教分别祈祷。参加者有中国、日本、斯里兰卡之佛教,英国圣公会,苏联之东正教,梵蒂冈天主教,巴基斯坦、阿拉伯之伊斯兰教,希腊之犹太教,印度之印度教、锡克教以及日本之神道教、韩国之儒教等十八国宗教代表(三首)

  一音演说悉得解[1],天理人心纵辨才。可喜无诤和气满,大千期见妙莲开。

  红黄缁素衣裳肃,呗韵经声波浪重。收拾万嚣归一静,大悲心应钗山钟[2]。

  异体所贵能存异,同心惟应求大同[3]。高举和平悬正鹄,会看万派尽朝宗。

  [原注]

  [1]会场设译意风。

  [2]四日午后三时,延历寺鸣钟百八毕,祈祷仪式开始。

  [3]庭野日敬氏发起世界宗教者和平会议,以“异体同心”为号召。我国代表在京都宣读论文,主张各宗教在“求同存异”原则下团结合作,保卫和平。

  [注释]

  [1]缁素:指僧俗。僧徒衣缁,俗众服素,故称。

  [欣赏]

  作为读者,我们虽然不曾到会,但从诗人的描绘中,我们可以想象出现场的庄严与热闹,不同宗教、不同派系的人士共聚一堂,虽然衣裳、经文各异,但此时的心愿却是共同的,那就是共同争取世界的和平。

  广岛功德圆满,庭野日敬先生邀余夫妇往穗高别墅小休,并访北海道、冲绳岛,作三周之游。八月六日下午,由广岛循新干线至东京,留住一日,访旧、寻医、赴宴(三首)

  此来惜是匆匆过,穿巷寻门倍有情。壁上旧题催泪堕,再三珍重老人星[1]。

  二

  众生有病我能无?体检还劳老大夫[2]。不向青年夸健者,登高已是要人扶。

  宴我高楼最上层,群贤毕至气凌云。畅谈上下千年事,勉接前人启后人。[3]

  [原注]

  (一)本法寺访西川景文先生遗孀春惠夫人暨景文之弟西川鉴海住持。春惠夫人年已八十有八,仍致力中日友好工作,近跌伤,不出户,故往探视。余昔年题赠景文诗数幅,仍悬壁上。

  (二)主人安排至医院检查身体。北京人称医生为大夫。

  (三)日中友好宗教者恳话会设宴于世纪大厦之摩天楼。余致词历述六十年代纪念鉴真大师一千二百年与此次纪念传教大师一千二百年之重大意义,回顾三十余年来中日佛教徒为两国友好所作之努力与成就,提出未来之展望。

  [欣赏]

  诗人与日本佛教界朋友相交,彼此都是用一颗真心相待,结下亲如兄弟般的友情。从诗中所写这些交往,足可见彼此之间的这种友情。诗人更望后人承继这种友情,中日永远友好。

  八月八日,由东京乘汽车至穗高(六首)

  渐人穗高町,万松来迎我。清风吹心开,无可无不可。

  山庄非旧居,别业惊新建。庭野有神通,弹指楼阁现。

  温泉洗身垢,亦洗心上尘。身心两无着,都付与山灵。

  四

  山灵梦中告,身心俱不受。一笑两相忘,空明弥宇宙。

  五

  忽忆东京驿,壁悬两大字(一)。禅师真解人,难得是无事。

  六

  五事此静坐,无事此静卧。静对四围松,相干无一个。

  [原注]

  (一)东京列车站长室悬秦慧玉禅师字幅,大书“无事”二字,喜其语意双关,到穗高更有领会。

  [注释]

  (1)穗高叮:位于长野县南安昙郡,现名安昙野市。

  [欣赏]

  在庭野日敬先生的精心安排下,诗人来到穗高,享受着温泉浴。此时的诗人,把万事放下,真正身心俱忘,进入一种美妙的禅境。

  八月九日,庭野日敬先生自东京来,十日,山田惠谛自京都来(五首)

  此地即净土,此会即灵山。三人此聚首,一大事因缘。

  日浴清净水,日着清净衣。内外俱清净,浊世愿无离。

  不离于浊世,而净佛国土。普天现和平,广度一切苦。

  四

  长老有嘉言,宗教贵在活。随缘善诱人,宜家又宜国。

  五

  说教忌僵化,末学叹支离。要当重现实,随地种菩提。

  [欣赏]

  佛教禅宗主张:各人自性本来就是佛,佛性人人本具,因此不要再到心外求佛,佛在心内,你也不要想到心外有净土,净土就在心中。自性清净,当下即是净土、灵山:

  诗人与庭野日敬先生、山田惠谛长老都是知名的宗教领袖,三人也有着不同寻常的私人情谊:在山庄温泉,三人畅叙友情,交流宗教见解。山田长老关于“宗教重在活”,重现实的观点,与诗人在中国倡导的人间佛教思想是一致的,因此,深得诗人赞许,并引发诗人对宗教工作的一些思考。

  自水库返,三人各植一树于别墅前留念。山田植大樱,庭野植花楸,余植辛夷。庭野云:三年后开花

  众生是树根,诸佛是花果”。三年待再来,相看你我他。

  [注释]

  (1)《华严经》:“一切众生而为树根,诸佛菩萨而为花果,以大悲水饶益众生,则能成就诸佛菩萨智慧花果。”

  [欣赏]

  诗人借《华严经》之典,希望三人今后能更多地为众生服务,并成就自我,都能成为众生树上的诸佛花果。

  八月十三日,山田长老返比叡山(二首)

  难忘三日聚,同怀万古心。天台大法炬,常照两邦人。

  殷勤约再会,感激拜三施。待我米寿日,为公祝期颐。(一)

  [原注]

  (一)余年少公十二岁。日人以八十八岁为米寿。

  [欣赏]

  诗人对山田长老的敬重,见于字里行间。后来,诗人不负此日之约,1993年5月21日下午,诗人组织中国佛教协会、上海市佛教协会、渐江省佛教协会联合在上海友谊会堂宴会厅举行盛大寿宴,为山田惠谛长老祝贺“白寿”(九十九岁,百岁少一),为日本立正佼成会会长庭野日敬先生祝“米寿”(八十八岁),为日本宗教团体联合会会长田泽康三郎先生祝“今寿”(八十岁,伞为汉字伞的简写)。在寿宴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吴邦国会见了山田惠谛长老、庭野日敬先生、田泽康三郎先生等日本佛教界贵宾。

  穗高町长丸山高义乞诗

  穗高人地两多情,隔岁重来景象新。如意温泉流内室,称心佳笔伴深林。高松遮日张华盖,落叶成泥叠锦茵。不待他年驰盛誉,只今幽趣叹无伦。

  [欣赏]

  虽是一首应酬诗,却写得情真意切,诗意盎然。以穗高的温泉、佳笔、高松,落叶等美好意象,描绘了一个风景绝美、人地多情的穗高,令读者向往不已。

  八月十四日午后(六首)

  席地对南窗,仰视白云闲,相看似欲语,抚几却忘言。

  和服如僧服,宽舒少羁绊。静室味清凉,冰肌自无汗。

  四望都人画,默忆辋川诗。精庐现千讹,深林人不知。

  四

  主人香积厨,妙供精进膳(一)。饱德更娱心,火花光灿灿(二)。

  五

  从者皆多能,爱敬而有礼。拂拭无纤尘,屋里与心里。

  六

  晨夕上下楼,主从齐合掌。好语表诚敬,此风吾所赏。

  [原注]

  (一)日人谓蔬食为精进料理。

  (二)是日晚饭后,庭前放火花。

  [欣赏]

  平常生活,被诗人信手拈来成诗。诗句简单洁净,通俗易懂,洋溢着美好的禅意。这是诗人作品一个典型的艺术特色。

  宿在这个日本的山庄,诗人难得放下身心,尽情体会自然的美丽和主人的盛情,心中也是诗如泉涌。

  八月十五日

  散步人松林,万绿浸形影。宾主共忘机,筇[1]声乱复整。

  [注释]

  (1)筇:手杖。

  [欣赏]

  诗人曾把这个山庄比作辋川。此诗大有王维辋川诗意,言简而意深,充满诗情画意。

  八月十六日(二首)

  晨行寻别道,画里几人家。门前流清泉,院中多好花。

  叩门访染师,为指窗外花。花叶采作汁,染丝如彩霞。吾人爱好花,只娱一时目。染师养花勤,志供万民服。

  [欣赏]

  诗人同样以白描的手法,描绘了日本普通人家,赞美了染师创造美好生活的热情。

  八月十七日,庭野居士设夜宴,并举行火花会

  放光再现妙莲华,王膳天衣日有加。稠叠”高情何以报?与君世世利恒沙“。

  [注释]

  (1)稠叠:密密层层。

  (2)恒沙:恒河沙,是印度恒河之河沙,代表数不尽的数字。也揭示一粒恒沙无内无外的微观宇宙真相。这里指代世间众生。

  [欣赏]

  每遇一些美好物事,诗人总会想起佛经里的描述。在诗人的佛心里,当下就是庄严的佛国。

  八月十八日,访慈觉大师道场常乐寺半田孝淳法师,得诗一首,寄赠

  暮色弥天地,身心到此清。树存几代旧,像向北辰明(一)。愧我扶筇老,劳师盛服迎。为寻三代好,更重两邦情。话到尊公事,难忘掘井人。感师千古意,示我卅年真(二)。素食供吾馔,温泉浴祖恩(三)。出门仍止客,更赏馆中珍(四)。

  [原注]

  (一)常乐寺在长野县上田市别所温泉,为慈觉大师圆仁所创建,有北向观音像,寓意北斗七星指示方向之意。

  (二)孝淳法师之父半田孝海长老参与送还中国在日殉难烈士遗骨之活动,致力于日中友好事业。孝淳师出示其父到中国时与周恩来总理之合影,并复印赠余留念。照片中有中日双方人士,余亦在内。古人称绘像为写真,真即像也。东坡有句云:“写真虽是文夫子,我亦真堂作记人。”今日人谓摄影为写真。

  (三)寺中温泉极佳。孝淳云,此是慈觉大师所浴之水,不可不一沾法流,即一洗手亦可。余遂入浴。

  (四)寺内有艺术馆,藏有宋代木雕观音像,极殊妙。孝淳之子孝章,任副住持。

  [注释]

  诗人心中蕴含着一片深厚之情,他感动于日本友人的盛情,常以诗为报。叙事抒情,真挚动人。

  八月二十三日,游羊丘。丘为札棍市东郊之高地,可以眺望市景及远山。有草原,旧为牧羊场,今尚有羊十余头,羊丘之得名因此。北海道民谣中有《钟声之歌》,发源于此。市民建钟楼以为纪念,每日鸣钟三次,余等到时,适值钟鸣

  振衣千仞”立羊丘,楼上钟声八表浮。游目骋怀无尽际,好风吹梦入清秋。

  一九七八年八月

  [注释]

  (1)振衣千仞:语出晋代左思的诗:“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意思是在极高的山岗上整饬衣服,抖落衣服的灰尘;又在长河中洗涤去脚上的污浊。形容一种放任自由的人生态度。

  [欣赏]

  此诗于这组访日诗中,境界高远,有黄钟大吕之音。

  摘自:《赵朴初研究动态》201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