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卓尼版《甘珠尔》《丹珠尔》、纳塘古版《甘珠尔》、导颇章《甘珠尔》写本重现纪略

作者:任宜敏

  存护法城——卓尼版《甘珠尔》《丹珠尔》、纳塘古版《甘珠尔》、导颇章《甘珠尔》写本重现纪略

  浙江省社科院《浙江学刊》杂志社  任宜敏

  大悲导师释迦牟尼佛所宣八万四千法蕴,经摩诃迦叶等声闻尊者三次结集,而成经律论三藏十二部经教。

  唐太宗贞观三年(西历629年),松赞干布嗣登吐蕃赞普之位,次第芟除叛逆元凶,削平内乱,迁都逻些(今西藏拉萨),降服苏毗羊同诸部,统一青藏高原;同时,初开释教,崇信佛法,创制文字,建筑寺院,翻译佛经,依佛典订定十善法及十六要律,并以此教化民众。雪域西藏,由此步入文明强盛之途。

  其后,除末位赞普朗达玛外,历辈吐蕃赞普及贤善王臣,皆能绍承先祖弘扬佛教、建立法制等伟业,相继从印度、尼泊尔、克什米尔恭迎大堪布静命论师、莲华生大师、阿阇黎无垢友、佛密论师、静藏、清净狮子、阿阇黎胜友、戒帝觉、希兰陀罗菩提论师等众多博学成就者,莅临雪域高原,与藏地诸译师善知识,同心协力,陆续将佛经及注释佛经密意之大论,妥善译成藏文;复建立闻思修之“静修院”、讲辩著之“讲学院”以及智净贤之“律仪院”,令佛陀圣教,如上弦初月般兴盛。

  藏历第一绕迥水马年(宋仁宗庆历二年,西历1042年),阿底峡尊者膺请抵达西藏阿里,于雪域高原整顿佛教,荡涤邪法,广弘契合上中下诸根化机之大小乘门妙法,济拔苍生,“为有缘者讲授显密经论教授,罄尽无余;对于佛制败坏者,重新建树;略存轨范者,培植光大;染有邪执之垢者,为之涤净”。[1]其后直至三界法王·圣·宗喀巴大师师徒,历辈高德喇嘛,皆以讲、辩、著荷担如来事业,敷显万法,导诲群性,广缉经像,大启伽蓝,将纯金般佛陀教法,遍弘於雪域藏地一切方隅。

  复次,有乘悲愿而现身仕路之王臣辅相、官长贵势、有力檀信等众多功德主,不忘佛嘱,笃信金法,承佛威力,外护缁门,将分散雪域各地之佛经并诸大论,纂辑刊修,缀为巨帙,以金汁、银汁、朱砂、白螺汁书写,乃至雕版印刷,而成著名之藏文大藏经《甘珠尔》(佛陀所宣三藏四续经典之藏译总集)、《丹珠尔》(佛弟子及后世佛门硕德疏释佛经密意诸论典之藏译总集)法宝。

  学界公认,雪域高原第一部藏文《大藏经》,系后藏“纳塘古版”《甘珠尔》及《丹珠尔》。其后,次第有“永乐版”《甘珠尔》(明成祖永乐八年据“蔡巴甘珠尔”写本雕造于南京灵谷寺,版片已毁)、“万历版”《丹珠尔》(明神宗万历三十三年据纳塘古版丹珠尔复刻于北京,版片已毁)、“丽江版”《甘珠尔》(由云南丽江纳西族土司木增邀请第六世红帽系噶玛巴·曲吉旺秋主事,自明神宗万历三十六年至熹宗天启元年,据“蔡巴甘珠尔”写本及木增土司家藏甘珠尔写本雕造;清圣祖康熙三十七年,固始汉裔孙达尔杰博硕克图汉将经版迎请至理塘寺供养,故又称“理塘版”,版片已毁)、“北京版”《甘珠尔》(清圣祖康熙二十二年据西藏“霞鲁寺甘珠尔”写本刻于北京嵩祝寺,版片毁于德宗光绪二十六年庚子之役)、“雍正版”《丹珠尔》(清世宗雍正二年据西藏“霞鲁寺丹珠尔”写本刻于北京嵩祝寺,版片毁于德宗光绪二十六年庚子之役)、“卓尼版”《甘珠尔》及《丹珠尔》(清圣祖康熙六十年至高宗乾隆三十七年,由甘肃卓尼土司为施主,雕造于卓尼大寺,版片已毁)、“德格版”《甘珠尔》及《丹珠尔》(清世宗雍正八年至高宗乾隆二年刻于四川德格,其甘珠尔据丽江版复刻,丹珠尔据霞鲁寺写本并增补《布顿目录》所收典籍雕造,版藏德格寺)、“纳塘新版”《甘珠尔》及《丹珠尔》(七世达赖喇嘛·洛桑格桑嘉措据纳塘古版《甘珠尔》《丹珠尔》并增补《布顿目录》所收典籍雕造,甘珠尔成于清世宗雍正八年,丹珠尔成于清高宗乾隆七年,版片已毁)、“拉加版”《甘珠尔》(以德格版甘珠尔为底本,由青海果洛拉加寺法台、二世香萨班智达·罗桑达杰嘉措主持,自清仁宗嘉庆十九年至嘉庆二十五年复刻于拉加寺印经院)、“库仑版”《甘珠尔》(以德格版甘珠尔为底本,由第八世哲布尊丹巴呼图克图主持,自1908年至1910年雕造于蒙古乌兰巴托)、“拉萨版”《甘珠尔》(由十三世达赖喇嘛·土登嘉措主持雕造,版存中国佛协西藏分会)、“塔尔寺版”《甘珠尔》(刻于青海塔尔寺,版片已毁)、“昌都版”《甘珠尔》(刻于昌都寺,版片已毁)等版本藏文《大藏经》问世。

  其中,最负盛名者,为“纳塘古版”《甘珠尔》及《丹珠尔》、“卓尼版”《甘珠尔》及《丹珠尔》、“德格版”《甘珠尔》及《丹珠尔》、“拉萨版”《甘珠尔》。

  “纳塘古版”《甘珠尔》及《丹珠尔》,系由十三世纪末至十四世纪初纳塘寺堪布·格西·炯丹日贝热赤,率弟子卫巴洛赛·钦甲穆漾、译师·索南沃色等人,以萨迦大寺所藏藏译佛经为基础,又广泛搜集卫、藏及阿里三围各处所藏经、律、密咒及其注疏,编纂、缮写而成,抄写极其精美;随后,于藏历第五绕迥水牛年至金猴年(元仁宗皇庆二年至延祐七年,西历1313—1320年)镂刻成版,印行面世。此藏既是雪域高原第一部卷帙部义悉皆完备之精美手写本藏文《大藏经》,又是世界上第一部木刻本藏文《大藏经》;其后所出之《蔡巴甘珠尔》、《霞鲁甘珠尔》、《乃东甘珠尔》、《拉萨甘珠尔》诸写本,并纳塘新版《甘珠尔》及《丹珠尔》等,均与之旨趣攸关。惜乎版片荡然无存,至于其印本,学界权威考证后,认为早已散佚不传。[2]

  卓尼版《甘珠尔》,由第十一任卓尼土司·玛索贡布(汉名杨汝松)与夫人冬巴·曼香发愿利益圣教与众生,亲任功德主,礼请卓尼禅定寺僧纲·国师·阿旺赤列嘉措、至尊·扎巴谢珠等十余位善知识,以前此所出“永乐版”《甘珠尔》、“丽江版”《甘珠尔》及卫、藏多种手抄本《甘珠尔》为蓝本,对勘、补遗、整理,辑成卓尼版《甘珠尔》大藏经底本108卷,然后调集数百名僧俗工匠,于藏历第十二绕迥金牛年(清圣祖康熙六十年,西历1721年)六月初四日吉时开始雕刻,历时十年,至藏历第十二绕迥金猪年(清世宗雍正九年,西历1731年)四月十一日完成镂版,共刻成经版35426块,耗银17525两。经隆重开光后,于卓尼禅定寺《甘珠尔》印经院开印。至尊·扎巴谢珠作有目录《卓尼甘珠尔宝纲目·明镜》。

  卓尼版《丹珠尔》,初由第十二任卓尼土司·绛扬诺布(汉名杨冲霄)、第十三任卓尼土司·索南曲培(汉名杨昭)精心筹备,恭请经师阿旺达杰、噶本才让等十余位善知识,以“雍正版”《丹珠尔》、“德格版”《丹珠尔》、“纳塘新版”《丹珠尔》及拉萨、五台山诸手抄本《丹珠尔》为蓝本,整理、补充、考校,编为卓尼版《丹珠尔》大藏经底本209卷。继由第十四任卓尼土司·丹松次仁(汉名杨声)及其祖母仁钦贝宗为功德主,自藏历第十三绕迥水鸡年(清高宗乾隆十八年,西历1753年)六月开始雕刻,至藏历第十三绕迥水龙年(清高宗乾隆三十七年,西历1772年)告竣,共耗银16214两。经隆重开光后,由卓尼禅定寺《丹珠尔》印经院付印。拉卜楞寺第二世嘉木样·恭巧吉美旺波大师应邀为之作序、编目,撰成《卓尼丹珠尔纲目·如意宝鬘》。

  卓尼版《甘珠尔》与《丹珠尔》,系由精心整理、校勘、补充此前诸多刻本及写本而成,故内容更趋丰富,编排益见合理,可谓集“永乐版”、“丽江版”、“雍正版”、“德格版”、“纳塘新版”及各种写本藏文《大藏经》之大成,精确无误;其经版用料考究,版面设计精美,刻工精良,字体隽秀,印制精致,装帧典雅,别具一格,因而备受教界青睐。犹为可贵者,诚如众多大德善识所赞:最负盛名之纳塘古版、卓尼版、德格版、拉萨版“四大《大藏经》中,有教承者,唯卓尼版《大藏经》是也!”故堪称法界瑰宝!

  藏历第十六绕迥土龙年(民国十七年,西历1928年),卓尼罹匪乱荼毒,禅定寺受池鱼之殃,经堂佛殿、像设钟鼓、拉章僧寮,连同极其珍贵、长期供奉于寺内之卓尼版《甘珠尔》及《丹珠尔》大藏经板、经卷,全被熊熊烈焰瞬间吞噬,荡无灰影!分赠诸方之印本,亦因累遭兵燹劫火,纷纷散佚成断简残牍。天下承平已,诸有志之士,尤其卓尼籍众多大德善识,辗转搜寻,尝试以重金求其烬余之全套印本,竟然杳乎不可复得!

  至尊·色麦钦则·阿旺索巴嘉措仁波切,籍贯甘肃卓尼,智种夙彰,英异绝伦;5岁出家,愤悱习学三千威仪、八万细行,雅怀高素,律身庄简;9岁被认证为拉萨色拉寺大修行者钦则·格桑索巴之转世化身,随即迎请至拉萨承袭法座,严持众戒,三业冰清;为广利有情,取趣菩萨行,先后师从多位圣僧硕德,研穷三藏,深证六通,尤其依止帕帮喀巴·德钦宁波大师亲炙弟子色麦雄巴金刚持·拉尊·阿旺洛桑图登格勒然杰仁波切、色麦拉仁巴格西·雍增冬巴·至尊·阿旺丹巴仁波切、帕帮喀巴·德钦宁波大师再传弟子色麦拉仁巴格西·至尊·益西旺秋仁波切诸位上师,精究显乘五部与密乘四续,获授无量秘密灌顶,聆受甚深奥妙生圆二次第导引,复多次闭关,沦肌浃髓,艰苦卓绝,锐志精修四续部指不胜屈之本尊法,难行能行,难忍能忍,终臻显密圆融、教证并举,道茂德尊、智慧难伦,嘉声奕奕、令誉峨峨,犹如天界妙鼓,响彻雪域高原,极受藏地僧俗钦敬,被仰为大悲怙主观世音菩萨之化身!

  至尊·色麦钦则·阿旺索巴嘉措仁波切早年即数数听闻卓尼版《甘珠尔》及《丹珠尔》之名,然无缘睹其片版只字,深感遗憾,遂发大宏愿,誓要将此渐近澌灭之法界瑰宝,完整复显于世,用继圣教之绝续。为此,长年居不求安,卧不求暖,不惜踏破铁鞋,冲寒冒暑,栉风沐雨,曲尽艰苦,穷搜极索,种种辛酸,难以备述。

  膺请自拉萨色拉寺飞锡兰州石佛沟,筚路蓝缕,重建千年古刹灵岩禅寺之日,至尊·色麦钦则·阿旺索巴嘉措仁波切即专门组建“兰州石佛沟灵岩禅寺佛教典籍搜集整理刊印室”,于岩壑曲隈、瓦砾宿莽之区,经纬万端、崔嵬缔构之际,亲自主持搜校卷轴、整理编辑、刊印各种版本佛教经典及文献;更将搜求卓尼版《甘珠尔》与《丹珠尔》法宝,首先制作成电子数据库,然后据以重刊此稀世瑰宝之事,作为存护法城之要务。遂尔,循早年穷搜极索所积线索,派遣持律师·慈成嘉措、纠察师·金巴嘉措、诵经师·吉美嘉措、兰州·阿旺希绕等众多弟子,分赴拉萨布达拉宫、四川若尔盖、西南民族大学、西北民族大学、中国藏学研究中心、北京民族文化宫、南京图书馆、山西五台山、甘肃拉卜楞寺、卡加曼寺、佐盖曼玛岗察寺等众多寺院及收藏单位,请求允准借阅、拍摄、扫描,然皆无功而返——诸寺院及各单位曾经收藏之卓尼版《甘珠尔》与《丹珠尔》印本,或早已佚失罄尽;或仅剩断简残编;或保管不当,已无法阅读,更无法复制;或岁月浸久,经篋就敝,担心拍摄扫描可能损及鸾龙鳞羽;或婉拒借阅瞻礼……

  无奈之何,至尊·色麦钦则·阿旺索巴嘉措仁波切乃将目光转向国外,由锡兰、不丹、日本,而至欧洲、北美。最后终于得偿所愿,108卷卓尼版《甘珠尔》、209卷卓尼版《丹珠尔》、108卷纳塘古版《甘珠尔》法宝,悉以电子图片文本,赫然萃于几案之上!

  随后,至尊·色麦钦则·阿旺索巴嘉措仁波切亲自鉴真赝、辨薰莸;为确保万无一失,又多次邀请不同专家参与鉴别验证,各方一致确认其为真品。

  然而,细察电子图片文本,错序、折痕、黑边等各种瑕疵,比比皆是,故每一页都必须在电脑上精心校勘、修补乃至重排;经文印刷完成后,又必须由专人逐页审核,查缺补漏,直至最后包装成篋。鉴于两大法宝卷帙如此浩繁,整理修复工程,规模之大,困难之重,实在令人望而生畏!

  面对如斯困难及畏怯情绪,至尊·色麦钦则·阿旺索巴嘉措仁波切毅然不改初志,义无反顾道:“两部《大藏经》,乃无数先贤沥尽心血之杰作,承载着藏族灿烂文明之灵魂,吾辈若能存护法城,令其重显于世,既是抢救古籍、抢救文物,亦是禀祖洪规、护祖灵骨,更是续佛慧命、利益圣教众生。如斯伟业,舍吾其谁!”

  经画既定,首先雇请两位专业修图者,以卓尼版《甘珠尔》原始印本残编为样版,参互陶练,逐页逐行,逐字逐句,校勘、修补乃至重排电子图片文本,务使其与原版完全一致。历经一阅月,卓尼版《甘珠尔》第一卷电子图片版修复一新。经严格审核、甄别、确认已,又增雇八位(总共十位)专业修图者,照此样版,继续修复其后各卷电子图片版。

  同时,以卓尼版《甘珠尔》原始印本所用纸张为样品,赴江南采购、定制印刷《大藏经》所需纸张,确保其质地、色彩、厚薄、大小等等均与原始印本完全一致。

  复次,至尊·色麦钦则·阿旺索巴嘉措仁波切飞锡杭州,挑选、定制金丝缎“包经布”;挑选、定制多款印度锦缎面料,委托经销商直接从印度进口,以制作经函书名浮签;亲自设计黄铜鎏金“书扣”样式,由弟子阿旺扎巴发心制作;选定特种“捆经带”面料,亦委托面料经销商直接从印度进口,然后在国内制作。旋即移锡台州,选购上等小叶紫檀木,绘就具体样式,由弟子阿旺普琼等发心,按图样制作成“经板”。

  其后,僧俗弟子共相体悉,齐心协力,焚膏继晷,夙夜弗懈,两阅寒暑,终令卓尼版藏文《大藏经》及纳塘古版藏文《大藏经》这两部湮灭不称之圣教大典,于历尽兵燹浩劫之后,犹如凤凰涅槃、浴火重生般,完整重现世间!

  更为神奇而不可思议者,至尊·色麦钦则·阿旺索巴嘉措仁波切以希有智慧、无测神力,竟同时令绝大多数“藏学专家”、“佛学专家”连书名都不曾听闻之“导颇章”《甘珠尔》写本,赫如优昙钵华一般,穿越千年六朝,重重显露,亭亭而出!

  “导颇章”《甘珠尔》写本(共108函,内容与布达拉宫金汁《甘珠尔》写本几乎完全相同),成书于拉达克王朝初期(相当于汉地北宋初年),乃世界上第一部藏文大藏经《甘珠尔》写本,堪称人类文明宝库中最极珍奇之瑰宝,价值根本无法估量!

  从发掘、抢救、保护人类文化遗产角度而言,仅此一项贡献与功德,当代华夏,恐怕再无第二人,堪与至尊·色麦钦则·阿旺索巴嘉措仁波切比肩步武。如是功德,必将彪炳史册、焜耀大千,足以绍胤前圣、允师后听!

  倾巨资竭珍财、鉴真赝辨薰莸、编排校勘鸠工梓行毕,至尊·色麦钦则·阿旺索巴嘉措仁波切更以无量悲心,将卓尼版《甘珠尔》分赠甘肃、青海、四川、西藏、内蒙古、台湾等省、区众多寺院供奉。复又赠予台北故宫博物院、甘肃省图书馆、西北民族大学图书馆各一套,以永流通。台北故宫博物院于2016年5月举办“院藏藏传佛教文物特展”,专门隆重介绍至尊·色麦钦则·阿旺索巴嘉措仁波切所赠卓尼版《甘珠尔》圣典;甘肃省图书馆副馆长许新龙先生、西北民族大学图书馆副馆长赵国忠先生,则亲自率部属迎请,并回赠锦旗及收藏证书,以表谢忱。

  注释:

  [1]土观·罗桑却吉尼玛:《土观宗派源流》,刘立千译注,北京:民族出版社,2000年,第49页。

  [2]参阅罗伟国:《佛藏与道藏》,上海:上海书店出版社,2001年,第8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