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太虚大师坐下阿难:法舫法师

作者:不详

  2014年乃法舫法师诞辰110周年,家父嘱余作文纪念。余心有惴惴焉。舫师乃无缘大慈、同体大悲之觉者,岂吾凡俗能悟道哉?然舫师擎大乘佛教之旗,于乱世中联络东南亚诸国,裨益世道人心,虽点滴亦感喟于心,况舫师大江大河德泽后世哉?因不揣浅陋作文,是为小记。

  盛开在楞伽国的“莲花”

  1950年5月,在地处赤道附近、有着“印度洋上的明珠”之称的岛国锡兰,在两千多年前释迦牟尼佛演说楞伽经的地方,殊胜因缘再次具足,第一次世界佛教徒联谊大会在这里隆重召开。25日开幕式在圣地佛牙寺举行,26日在风光旖旎的科伦布举行。

  在举目是高耸云霄的椰子树、低头是睡莲的锡兰,在不时吹来的惬意海风中,来自锡兰、中国、泰国、老挝、不丹、越南、柬埔寨、日本、尼泊尔、瑞典、芬兰、法国、德国等29个国家的127名正式代表欢聚一堂,参加了盛况空前的第一次世界佛教徒联谊大会。他们就像一朵朵莲花,绽放在热带岛国。在隆重热烈的气氛中,各国代表怀着激动的心情交流了各自国内佛教活动的情形。

  代表们心仪已久、相见甚欢,他们热切讨论,一致同意成立一个统一的的世界佛教徒友谊会(当时定名),并通过了友谊会章程。从此,世界佛教史翻开了新的一页,世界佛教徒同心协力,遵守并实践佛陀的教义;宣传佛陀的高尚的教理;为实现人类幸福、世界和平的目标而努力!

  6月6日大会结束,会期共13天,每一天都像是佛教徒的节日。代表们还参观了锡兰各地,受到了空前热烈的欢迎。佛国中人沉静的气质和纯净的眼神,与热带风情的岛国相得益彰,代表们参观行走的背影,被他们热情崇敬的眼神送了很远很远。

  在这属于佛徒的日子里,一个身材高大、法相庄严、满面慈容的法师,代表中国法明学会出现在几乎每一个会议和重要的场合,他操着流利的英文、梵文、巴利文音声洪亮地演讲,具足智慧辩才,理事圆融无碍,他介绍中国佛教界的情况,讴歌新中国的宗教政策。他,就是有着“太虚大师座下阿难”之称的“虚门人杰”、“太虚高足”——法舫法师,也是出席首次世佛会的唯一正式代表。大会结束时,法舫曾被选为中央执行会议委员及福利委员。法舫法师爱国爱教,宣唱法音,备受大会关注,为后来中国与斯里兰卡等佛教国家建立外交关系,做了铺垫工作。法舫还将世佛联文件寄回国内,使国内佛教徒及时了解国外佛教发展动向。

  首届世界佛教徒友谊会通过了最重要的议案:科伦布被选为大会总部所在地,马拉拉·色格拉被推为大会第一任会长,中国被推为大会理事会常务理事之一员,中国为全世界佛教徒友谊组织之“区分中心”之一。

  法舫法师与中国新政协佛教代表中的著名高僧——巨赞法师交情深厚,在新政协成立前一个月巨赞法师向法舫去信,要他回京共谋改革,世佛联闭幕后法舫向巨赞法师回信:“早与锡兰有约……在此已被任为锡兰大学“大乘佛学”及中国佛学教授,为期约三年至四年,始能返国也。”世佛联闭幕后,法舫法师受聘于锡兰大学,主讲“中国佛教史”和“中国大乘佛教文化”。这对中国佛教界无疑是个巨大的荣誉,同时也昭示了锡兰人民对法舫法师学问的敬重。

  作为第一位世佛联中国籍常务理事,作为驻锡兰世界佛教徒友谊会中国代表,法舫认真履行世佛联的职责,支持会长马拉拉的工作。法舫十分重视世佛联在大乘佛教流行地区建立分会,曾写信给香港及澳门的佛教大德,希望能够组成‘世界佛教友谊会港澳分会’,以便日后港澳佛教徒能够参与世界性的佛教运动。

  1951年4月上旬,法舫陪同世界佛教徒联谊会主席马拉拉塞克拉博士巡回远东访问,归来时,在马来亚、缅甸和暹罗建立了联谊会分部。

  世佛联诞生的十年历程

  法舫法师出生于1904年河北太行山井陉县,是中国近代一位兼通内外学、集教学写作及改革僧伽教育於一身的杰出大德,他精通中、梵、巴、英、日、藏六种语言及法相唯识,先后任教于武昌佛学院、柏林教理院、汉藏教理院,三度主编《海潮音》杂志,并主持世界佛学院图书馆,襄佐太虚大师设立世界佛学苑研究部。

  时值国难频仍、民族危亡之机,联合世界佛教徒做国际佛教的运动以救世救国,这是太虚大师的梦想。1940年太虚大师访问南洋诸国归来时,法舫法师热情洋溢地在《欢迎太虚大师回国》的欢迎词中赞叹太虚大师“在锡兰发起世界佛教联合会等组织”,并断言:“访问团的归来是世界佛教运动的开始。”太虚大师在锡兰首倡创建世佛联,这在全锡兰佛教协会会长马拉拉.色格拉于1946年撰写的《世界佛教徒联盟》一文中有着生动详细的描述,马拉拉用大量篇幅叙述了太虚大师心中“有一种比联络中锡的友善关系还更大的计划……他考虑着,决定把世界上佛教徒再集合起来,加强他们血族的同盟”。文中还讲到“太虚大师还派送了他的一位最有名的弟子法舫来研究,同时与锡兰的学者建立起实际的关系。法舫法师在锡兰有了很好的收获。他将来回到中国准备在短时间内建立起两国间最有价值的联络关系。”

  这一文章的翻译者是法舫法师,其时法舫法师作为传教师派赴东南亚等国弘扬大乘佛法,还有谁比译者兼弟子的法舫法师更理解马拉拉笔下的太虚大师呢,大师的人间佛教思想,大师胸怀世界的格局,而这也正是法舫法师秉承师门的法脉。

  早在出国之前,对国际佛教的关注和研究就进入了法舫法师的视野,在1934年《海潮音》发表的“佛教在世界宗教上之地位及其价值”一文中,法舫法师认为佛教是最适合现代的思想、现代的理智、现代人类要求的宗教。

  1940年,法舫法师以传教师名义被教育部派赴东南亚各国弘扬大乘佛法,石云《送法舫法师出国》一文记载了这一非同寻常且具历史意义的时刻:“这次派赴锡兰的意义和性质上,都与向来不同,平常的单是留学而无传教,这次却传教留学,双管齐下。听说留学的达、白二师,将进锡兰最著名的智源巴利文学院研究;传教的法舫法师在半年后将作二千年后的楞伽重宣(楞伽经是释尊在锡兰岛上讲的),狮子岛上,大小互宣,这说明中锡佛教合流了。并闻法舫法师抵锡之后,将会同锡兰佛教大会会长马拉拉博士筹组‘世界佛教联合会’,期从中锡佛教的连合,以建立起国际新的佛教。舫师贤能,必能予以有力的推进!”这是法舫法师参与创建世佛联的开始。当时法舫法师从重庆出发,汉藏教理院组织了茶话欢送会,大家依依不舍地欢送慈悲的法师,并纷纷在纪念册上提笔留念,总的题名是希望他把佛法弘扬到欧洲、东南亚,法舫法师的学生惟贤题了四个大字:“泽被西欧”,还写了一首诗:“三秋私庆礼慈颜,二载惊闻赴锡兰。授学浑忘形色苦,传经岂惧砏岩艰。滇边晓步日轮出,缅境夜行月儿弯。大法弘通融小教,西欧泽被再东还。

  1940年9月,法舫法师不辞辛苦地到达了缅甸,时值缅甸雨季,也是日军疯狂南进的时候,滇越路全面中断。滇缅公路成为当时唯一的一条援华通道,也可以说是抗战的生命线。法舫法师不得不在缅甸停留,在中英联合起来进行缅甸保卫战的时候,法舫法师在缅甸宣传世界佛教徒联合起来的主张,法师登坛说法,如狮子吼,慈悲喜舍令人感奋,这不啻是在战火纷飞的浓重阴影下投射到人们心底的一抹亮色,也给乌云压催的缅甸带来了滋润人们心田的甘霖。1941年5月,法舫应邀出席缅甸佛学会八周年纪念会,做了“佛教救世与救国”讲演,他认为,人类都过着地狱般的日子,我们应该设法建立一个世界性佛教的据点,这种工作在目前尤觉迫切需要。只有佛法才能使这世界获得宁静,获得真正和平。

  1942年2月,日本占领新加坡后,法舫法师舍身忘躯,从停留了一年零五个月的缅甸徒步走印度,其间艰险可想而知。1942年法舫法师辗转到了印度,来到距印度加尔各答不远的小镇圣迪尼克坦,在这个寓意 “和平乡”的地方,矗立着赫赫有名的国际大学,是泰戈尔于1921年用诺贝尔奖金创建的。在这里,法舫法师得到国际大学首任中国学院院长谭云山教授的热情欢迎,谭云山教授推荐法舫法师为印度国际大学中国学院教授。同时,法舫法师还在印度摩诃菩提会任教,宣传中华文化。

  1943年,法舫得到锡兰政府驻印度代表的介绍,一路奔波,到达了镶嵌在广阔的印度洋海面上的热带岛国锡兰。锡兰古称狮子国,佛陀曾在此讲楞伽经,绝大部分居民都信仰佛教。在这个佛缘非常深厚的地方,法舫法师随时宣讲中国大乘佛教及中国文化,宣传中国抗战的情况,常在数百佛教徒大集会中讲演,使锡兰民众了解中国佛教和中国社会情况。法舫法师在演讲中穿插了大量的历史知识,具有学者的风范,又与人们的生活结合,因此他的演讲颇受欢迎。

  1945年,法舫受到全锡兰佛教会会长、锡兰大学马拉拉教授的邀请,教授马拉拉读中文佛经,成为马拉拉的中文教师,这就为他与马拉拉携手创立世佛联铺平了道路。1945年7月,锡兰摩诃菩提会创办传教师训练所,邀请法舫讲授中国大乘佛教,法舫代表中国佛教界加入该会担任了讲师。

  法舫法师是中国大乘佛教和中国文化的传播者,为了让中国佛教界及时了解世界的声音,还担当“记者”这一角色。在发表于1946年由太虚大师创刊的《觉群周报》上《今日之锡兰佛教运动》一文中:“提倡召集国际佛教会议的是全锡兰佛教会的主席,马拉拉色格罗博士。他主张在一九五〇年在锡兰岛召开一次国际佛教会议,联合世界各国的佛教徒,特别亚洲各佛教团,他想把亚洲佛教徒联合起来,成为一种佛教联盟的形式,那末推动佛教救济人类的工作,也就容易了。这事情记者和他谈论过,他希望得到中国佛教徒的协助。” 这里的“记者”就是法舫。“这事情”即是世佛联创立事,“这事情记者和他谈论过”彰显了法舫与马拉拉谈论创立世佛联的主动性。法舫法师从1940年出国传教呼吁世界佛教徒联合起来,到1946年和全锡兰佛教会的主席马拉拉色格罗商定召开国际佛教会议的年份,世界佛徒大会呼之欲出了,这是多么令人感奋的消息啊!

  正当创建世佛联的各项筹备工作顺利推进的时候,1947年,太虚大师在上海圆寂。法舫在锡兰惊悉噩耗,悲痛不已。大师圆寂后,浙江奉化雪窦寺及武昌世苑图书馆都乏人主持,太虚大师弟子和护法居士们都认为法舫法师是最理想的人选,于是大家联名敦促,希望法舫法师早日回国。1948年,法舫法师终于回到阔别八年的祖国,途径马来西亚、香港,所到之处,随缘教化,法舫法师精通中国佛学又具有国际眼光,且通达世法,有着与生俱来的宽大而光明的心境,这使得与他接触的人如沐春风,因此法缘殊胜,备受四众推崇。5月到达上海,迳往奉化雪窦寺礼太虚大师舍利塔,并出任雪窦寺主持。1948年秋法舫法师赴武昌,接任武昌佛学院院长,并在院内为太虚大师营建了舍利塔。

  法舫回国不久,就接到马拉拉的来函,“……我们计划于一九五○年由锡兰佛教徒大会,在锡兰召集一个国际佛教徒会议……我们希望从中国方面得到各种帮助……我时常念你,记起我们在一处的那些最快乐场合。我十分希望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能再重会。”法舫及时向马拉拉复信:“当我读到你的信的时候,我感觉到我仍然是在锡兰大学教授室里,听你谈话……”

  1949年5月,法舫因国内战事抵达香港,受佛门善信之请,五启讲席,法化称盛。法师具足智慧辩才,运四摄,融二谛,理事无碍,众口交赞!1950年元月底,离港抵新加坡卓锡灵峰菩提学院,应请讲《般若心经》,应新加坡佛教总会之请,在圆通寺讲《药师经》。

  1950年5月22日,法舫法师重返锡兰,与心中时常相互挂念的马拉拉会长“会晤”了,一向以精力充沛著称的法舫法师顾不上旅途劳顿,抓紧时间与马拉拉一起参加世佛会的筹备工作,以菩萨热肠和圆融智慧立足世界和时代的高度,起草世佛会章程。

  1950年5月25日,世界佛教徒友谊会大会在锡兰科伦布隆重开幕!

  世佛联的磔柱

  多年来,法舫法师怀抱勇猛精进永不退失的菩提心,冒九死一生的艰险,以过人的胆量和智慧在烽火中行走东南亚六国(印、斯、新、马、泰、缅)、两地(港、澳)、十省市(京、冀、鄂、川、渝、湘、闽、浙、沪、粤),无论何时何地,法舫法师都本着“近救人类于水火,远符释尊之本怀,并报佛恩众生恩于万一”的愿力,安住正念得法眼净,他端肃严谨、朝乾夕惕、孜孜不倦地宣传佛徒的联合,随缘讲经说法,时人称他是佛教界的一颗彗星,现在看来,他的经历和人生也堪称传奇。就是这样一位传奇的佛门龙象,在太虚大师圆寂后四众期盼为佛教领袖者,却未能遂众愿在世间长住———

  法舫法师,正如我们惊叹他的德学、惊喜他的行化一样,他最后留给我们的同样是“惊”,不一样的是:惊讶、惊呆、震惊,还有锥心之痛!

  1951年10月3日清晨,法舫法师因病在锡兰(斯里兰卡)智严东方学院溘然示寂,世寿四十八,法腊三十一。噩耗传来,佛教界同仁无不震惊,慨叹“人天眼灭”,太虚大师门下弟子更是莫大的哀痛。台湾中国佛教会在台北善导寺、香港佛教界分别组织了不同规模的追悼活动,太虚大师门下弟子大醒、印顺、竺摩、慈航、续明、演培等法师及护法弟子李子宽、李瑞爽等,或是参加追悼活动发表追忆词,或是专门撰文以示追悼。锡兰、马来西亚、新加坡等地都举行了追悼会。《海潮音》《无尽灯》出版纪念专刊,马来西亚出版纪念特刊,一时间,各地佛教界都怀着极大的悲切以不同方式沉痛悼念法舫法师,追思法舫法师的业绩和功德。“法师之死,迥不同于损失了私人之眷属朋友,而是中国及世界佛教损失了一位法坛的五星上将!”

  在诸多高僧大德的纪念文章中,都对法舫法师予以高度评价,尤其赞扬他对创建世佛联所做的贡献,特别是《世界佛教徒友谊会会刊》的纪念文章称法舫是“世界佛教徒友谊会的磔柱”———

  “法舫法师在锡兰大学任教的时期,也兼为中国驻锡兰佛教友谊大会(World Fellowship of Buddists)中国代表,为世界佛教贡献甚大。世界佛教友谊大会的刊物W.F.B.News litter的第三期(是在法舫法师圆寂后出刊的),刊里曾有一段法舫法师简介,题目是Rev. FaFn,文里说他是W.F.B的磔柱,说他为国际佛教尽力甚大,而且赞扬他是一位大仁者,说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感他和易可亲。锡兰日报也在他圆寂的次日发表了一条消息,称他是中国的大学者,标题是The Chinese scholar dead,可见锡人对他是恭敬已极。对他学问的景仰无以复加。这样伟大的人逝世,不仅是佛教徒如丧考妣般地悲哀,就是世界上也感到文化界少了一颗灿星。”

  “锡兰世界佛教友谊大会的秘书的信里曾说法舫法师的逝世,给锡兰人们的悲哀,正如1500年前法显法师逝世时候一样”。

  ……

  “我们今天来追悼他,我们要想想如何才能纪念他到永远?”“我们万不可以忘记了学他,而只用感情来悼念他。”六十年前佛教同仁的“哭”词而今犹在耳畔。

  时间如石火电光般的过去了———

  2011年1月,我的父亲梁建楼整理的200万字的《法舫文集》出版了,字里行间我们能看到法舫法师慈和的音容,感受到他智慧的光芒!

  法舫法师光风霁月的品格与日月齐辉!

  法舫法师黄钟大吕般的音声经年不绝!

  “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在众苦煎迫的黮暗长夜,法舫法师为中国佛教走向世界、为世界佛徒的联合洒下一路春光,65年后的今天,在这阳光和煦的日子里,第27届世界佛教徒联谊会将来到中国陕西宝鸡举行。面对这一佛教界的盛事,此时此刻,作为一个中国佛徒,都需缓缓地做一个正念转身,穿越世佛联65年发展的时空之旅,追本溯源,我们是那么自豪——

  我们欣喜,我们感恩。(作者:梁峰霞)

  来源:大公佛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