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宋佚佛学序跋十九则辑考

作者:吕冠南

  日本大正一切经刊行会于1934年印行的《大正新修大藏经》是公认的佛教文献之渊薮,它将汗牛充栋的佛学典籍网罗殆尽,为佛教学者开展研究提供了相当的便利。与此同时,《大正藏》的意义又不仅限于佛学研究,因为其中收录的许多佛典,常常附有后世文士所作的序跋题记,这就为断代文学总集的编纂提供了极为重要的参考和补遗价值。以宋代文学而论,《大正藏》就有19篇宋人序跋题记未被曾枣庄、刘琳二先生主编的《全宋文》收录。这一方面有助于《全宋文》辑录工作的进一步完备,另一方面也可以丰富宋代佛教史的基本史料,为宋代佛教的研究提供新的参考资料。但遗憾得是,目前学术界尚未有重视并研究这些佚文的论著。笔者考虑到这批材料兼具文献和历史的双重价值,故以台湾佛陀教育基金会1990年出版的《大正藏》为底本,对其进行辑录。篇幅所限,本文仅列出佚文之目,注明每篇佚文所在的卷数、页数和所在栏,后附简略按语加以介绍,以供有兴趣的学者按图索骥,对这批材料进行更加深入地研究。文章分为两部分,第一部分为《全宋文》已著录作者之佚文,第二部分为《全宋文》未著录作者之佚文,所有佚文按照《大正藏》收录的先后顺序进行辑录。

  一、《全宋文》已著录作者之佚文

  1.宗赜《金光明经序》(《大正藏》第16卷,第335页上栏)

  按:《全宋文》卷三O三五(第141册)录宗赜,未辑此篇。《全宋文》宗赜小传对其生平有简要地勾勒,更详细者可以参看冯国栋、李辉的《慈觉宗赜生平著述考》H1235-248。本文作于元丰四年(1081)三月十五日,骈散结合,着重介绍了佛说《金光明经》“依清净心,建解脱行”的宗旨和叫陆相该通、有无互建”的要义,语语皆含劝勉世人信佛之意,即文末所谓“一切众生,人者皆同于甘露”。

  2.许洞《新印大佛顶首楞严经序》(《大正藏》第19卷,第105页中栏—下栏)

  按:《全宋文》卷二七二(第13册)录许洞,未辑此篇。许洞最为人熟知的是他的兵家著作《虎钤经》。该书被认为是“宋代兵学的开端,对于文人论兵的风气,起着示范性的作用”。《全宋文》录其文仅两篇(《上虎钤经表》《虎钤经序》),亦均是围绕这部兵书而来。记录其生平最为详细的两篇文献是范成大《吴郡志》卷二五和脱脱《宋史》卷四四一,二者都提到了许洞的兵家背景和《虎钤经》,却均未对许洞与佛学的关系有所介绍。这篇《楞严经序》可以证明许洞不仅深谙兵法,还精通佛理。本序起首便赞《楞严经》为“括诸佛万行之枢纽也”,随后从功能、文辞和内涵等方面,对此经进行表彰,并解释了何以《楞严经》里充斥着对丑恶消极事物的描述,其原因在于使信众“觉虚妄而归其真”,这对于我们理解《楞严经》的笔法是很有帮助的。但本序残缺不全,导致其具体成作之年不可详考,现结合相关资料,仍可确定本序大致的撰作时段。考《吴郡志》卷二十五《许洞传》记其咸平三年(1000)举进士后受雄武军推官,但很快便因狂狷性格而被当时知州“马知节怒劾之,除名归吴”,可知许洞任雄武军推官的时间相当短促,极有可能是咸平三年受官而当年即遭除名归吴的命运。又考《宋史》卷四四一《许洞传》,其于景德二年(1005)因上《虎钤经》而得除均州参军。再考《正藏》于本序作者名前署其官职为“前雄武军节度推官”,既未标记均州参军的新官衔,又于雄武军推官这个旧官衔前冠以“前”字,可知本文作于许洞卸任雄武军推官(1000)之后、除均州参军(1005)之前,即咸平三年至景德二年之间。

  3.宗晓《草庵录纪天童四明往复书》(《大正藏》第46卷,第897页上栏)

  按:《全宋文》卷六四六四(第285册)录宗晓,未辑此篇。本文是对释法智往来书信所作的跋语,充溢着赞美之辞,称其著作“莫不立宗旨、辟僻邪,开奖人心到真实地”;称其尺牍“字画如钟繇,语如韩退之,真可爱也”。法智为宋初高僧,《全宋文》录宗晓《四明尊者教行录序》记其“讳知礼”,“生建隆改元,终天圣六祀”,可知其生于建隆元年(960),卒于天圣六年(1028)。

  4.宗晓《乐邦遗稿题记》(《正藏》第47卷,第231页下栏)

  按:本文是宗晓为其《乐邦遗稿》所作题记,《全宋文》仅收录宗晓为该书所作序言间。《遗稿》是宗晓在编辑《乐邦文类》之后,“外余片文只义,暨随所见闻,可益扶净业者,续又纪为《乐邦遗稿》,盖仿儒家典籍拾遗之说也”(《乐邦遗稿序》)。与《遗稿序》介绍其编纂缘起不同,本题记重在介绍宗晓编撰《遗稿》所发的宏愿,即“幸佛祖开辟横截要津,故今得捃摭毗赞,祝发人之信心。俾夫踊跃其修者,则明了归途,不踌躇于生死两岐之间,诚要道也。”

  5.陈罐《净土十疑论后序》(《大正藏》第47卷,第81页中栏-下栏)

  按:《全宋文》卷二七八二至二七八五(第129册)录陈权,未辑此篇。《净土十疑论》为隋代天台大师智顗的代表作,陈罐所作这篇后序对该书的宗旨加以阐发与引申。文章认为若对净土佛法产生怀疑,“其耳则聋而不闻,其心则昧而不觉”,这些疑问会使信众“生生不灵,永绝圣路”,这当然既不利于信众的修行,也不利于净土观念的推广。而智顗的《净土十疑论》则将信众的十大疑问逐一加以解答,遂起到正信的作用。陈罐此序主要为表彰智顗《净土十疑论》而设,思路清晰,文笔亦极其清峻。本文撰于元祐八年(1093)七月十一日,时陈璀为“左宣义郎前签书、镇东军节度判官厅公事”,这是《宋史》本传和《全宋文》陈罐小传都没有记录的材料,可据此丰富陈罐的仕履。

  6.孟珙《无门关跋》(《大正藏》第48卷,第299页中栏)

  按:《全宋文》卷七七六二(第337册)录孟珙,未辑此篇。本文撰于淳佑五年(1245)。《无门关》是南宋慧开禅师所撰,以公案的形式向读者宣扬禅宗修行不应“滞言句,觅会解”的道理,在禅林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孟珙此文为《无门关》之跋,在主旨上仍是围绕此书申发,再次强调“达磨西来,不执文字”。本文用四言白话写成,颇饶宋代公案体通俗而不失睿智的特色。

  7.郑清之《无门关跋》(《大正藏》第48卷,第299页下栏)

  按:《全宋文》卷七O三六至七O三七(第308册)录郑清之,未辑此篇。本文撰于淳佑六年(1246)六月初一,末署“安晚居士书于西湖渔庄”,安晚居士为郑清之的别号。本文与孟珙之跋的主旨相通,亦为申发《无门关》而设,所以说到“止止不须说,我法妙难思”,仍将论点落在“不须说”之上,与《无门关》的精要可谓一以贯之。

  8.大观《重修人天眼目集后序》(《大正藏》第48卷,第334页中栏)

  按:《全宋文》卷七九三五至七九三六(第343册)录大观文,未辑此篇。本文撰于宝佑六年(1258),是为重修南宋智昭禅师《人天眼目》所作的序言。该书系掇拾南宗禅分化出的五宗(沩仰宗、临济宗、云门宗、法眼宗、曹洞宗)各禅师的材料而成,“或见于遗编,或得于断碣,或闻尊宿称提,或获老衲垂颂。凡是五宗纲要者,即笔而藏之”(《人天眼目序》)161300。大观此序最达智昭撰述之旨,故起首便自五宗说起:“一法支为五宗,宗各有旨,透夫旨之所归,则一法五宗,举不得遁。”继而解释重修《人天眼目》的原因是“衲子到今传抄,人有其书,徒珍藏如左券,鱼鲁之殊,差之不理,而互有增损糅杂,独未知后的一段时间里,“丞相、诸钜公躬屈详阅,佛教光贲,虽振古未有如此者也”。余英寸先生在讨论宋代政治、文化之时,曾认定契嵩的言论“自然是道学家所耳熟能详,他可说是宗门中土大夫化的一个典型人物”。本文所记载的丞相下至百官都详细阅览《正宗记》,可为余先生的这一论断再增加一个有力的注脚。

  二、《全宋文》未著录作者之佚文

  1.王日休《大阿弥陀佛经序》(《大正藏》第12卷,第326页下栏—第327页上栏)

  按:《全宋文》卷四三七八(第198册)录王日休,字作德,浙江桐庐人,与本文作者同名,但并非一人。本文作者王日休(1105-1173),宇虚中,安徽舒城人,其生平见宋僧宗晓《乐邦文初出之本果何如也”。最后则介绍自己重修该书所期望达到的目的,即“由此而益明夫宗猷,不让于古”,从中可以看出大观弘法的慈悲心。

  9.契嵩《传法正宗记题记》(《大正藏》第51卷,第716页上栏)

  按:《全宋文》卷七六四至卷七八一(第36册)录契嵩,未辑此篇。此文撰于治平元年(1064)四月十一日,是契嵩为其所撰《传法正宗记》作的跋语,其最大的价值在于提供了《正宗记》被当时士大夫群体接受的具体时间及相关情况。文章明确记载契嵩进献《正宗记》的时间是嘉佑六年(1061)腊月初六,宋仁宗将此书“赐人大藏”的时间则为翌年三月十七日。在随类》卷三《大宋龙舒居士王虚中传》。本文作于绍兴三十二年(1162)秋,是作者为自己新校正的《大阿弥陀佛经》所作的序言,此经在王氏之前已有四种译本:《无量清净平等觉经》、《无量寿经》、《阿弥陀过度人道经》和《无量寿庄严经》,“四经本为一种,译者不同,故有四名”。但这四个译本互有优劣,王日休遂取四本之精华而弃其糟粕,用二年时间校成这部二卷本《大阿弥陀佛经》。本序主要是向读者说明他校正此经的缘起、凡例与过程,从中可见王氏校经的谨严态度。

  2.祖派《大佛顶如来万行首楞严经序》(《大正藏》第19卷,第105页下栏—第106页上栏)

  按:祖弧,一作祖派。南宋圆悟禅师《枯崖漫录》卷上记其为“温陵张氏子,祝发于开元罗汉寺"19]144,后又返回故乡泉州,住持承天寺,“述南北《华严》忏文,极诣精妙”(何桥远:《闽书》卷一百三十七)。《大正藏》于此序题下注:“赵宋泉南沙门释祖弧述。”“泉南”为承天寺所在地,可知此序作于祖泗住持承天寺期间,但具体年月已不可考。本文用精熟的骈文写成,主要介绍了《楞严经》产生的背景与经中体现的佛法大意,佛教哲学的核心,诸如色空思想、众生皆有佛性等观念,在本序中再次得到了关注和表述:“六根虚妄,无非菩提妙心;七大遍周,尽是如来藏性。”这也反映了《楞严经》的两大思想结品,即(一)融通空、有二宗,(二)结合如来藏与阿赖耶识:

  3.宝臣《注大乘入楞伽经序》(《大正藏》第39卷,第441页中栏—下栏)

  按:宝臣生平无考,唯《大正藏》于此序题下注:“东都沙门宝臣述”,可知其为东都沙门。此序是宝臣为其《楞伽经注》一书所作的序言,主要介绍其撰述该书的缘起。宝臣认为虽然唐译《楞伽经》在人对华严开宗祖师法藏及其《华严金师子章》的评介,誉此书“文约而意深,言少而意广,是则破小尘兮出大经卷,约大虚兮置一毛中”,随后介绍跌坐之道,最后曲终奏雅,劝谕信众修持领会法藏《华严金狮子章》所寓的三昧观法门。

  5.净岳《科金刚锌序》(《大正藏》第46卷,第781页上栏)

  按:净岳生卒年无考,据《龙华古寺》可知其字性庵,为宋宁宗嘉定年间(1208-1224)龙华寺住持普照禅师弟子,后亦住持龙华寺。《科金刚铮》为唐代高僧湛然所著,书中最富影响力的部分莫过于对非情亦有佛性的论述,这“当时称为大备”,但由于“诂释未见其人”,导致“学道之士”无法“尽观其致”,所以“辄集数注之旧书,移作七轴之新说,补苴罅漏,考士阙疑”?宝臣的这一注本成就较高,周叔迦先生在《佛经研究法》中赞其“不立科判,注文尚称明允”。

  4.承迁《金师子章序》(《大正藏》第45卷,第667页上栏—第668页上栏)

  按:承迁生卒年无考,大约生活在宋真宗时代,居五台山真容院,是宋代华严宗大师,撰有《注华严金师子章》。本文即作者为该书所作的序言。文章首先逐一表彰历史上与华严宗关系密切的高僧大德,像杜顺、智俨、香象等人,随后赞叹华严宗圆融无碍的佛学境界,然后转直接成为宋代天台宗的理论特色。净岳此序亦紧紧围绕这一怕意,再次申明了“佛性周遍二千”的论点。同时,净岳还解释了《科金刚俾》采用问答体来撰作的原因,所谓:“宾主问答,引文释义,略无混乱,虽短胫亦可以厉法流,孺子敢当荷负矣。”这对于我们理解《科金刚俾》的体例有一定的提示作用。

  6.马防《镇州临济慧照禅师语录序》(《大正藏》第47卷,第496页上栏—中栏)

  按:马防生卒年无考,本文撰于宣和二年(1120)中秋。《大正藏》录此序于题下注:“延康殿学士、金紫光禄大夫、真定府路安抚使兼马步军督总管,兼知成德军府事马防撰。”据此可知宣和年间马防仕履之大概。本文是为唐代临济宗祖师慧照语录所作的序言,采用禅宗语录极具隐喻含义的意象和幽默泼辣的白话,赞叹慧照语录“把定要津,壁立万仞”。文章纯用四言写成,别有一番整齐和谐的韵致。

  7.普崇《明州天童觉和尚法语序》(《大正藏》第48卷,第73页中栏-下栏)

  按:普崇生卒年无考,为黄龙善清禅师法嗣,住持庆元府育王寺,详细生平见《阿育王山志》卷九[13}443-444。题中“明州天童觉和尚”系浙江天童山默照禅祖师正觉(1091—1157),普崇选辑其语录为《法语》,此序即普崇为《法语》所作序文。文章首赞正觉禅师“龙象蹴踏,锤凿敲击,辞意漫演,罔不精到”,后交待自己选辑正觉法语的缘由。

  8.刘渠《景德传灯录后序》(《大正藏》第51册,第466页上栏—中栏)

  按:《大正藏》录此序,将题注和落款一并保留,由此可以考出刘荣的生平大概。刘菜,字仲忱,睢阳(今河南商丘)人。高宗绍兴间任左朝奉大夫充右文殿修撰、权发遣台州军州事。本文撰于绍兴四年(1134)上元节,是刘荣为道原所撰禅宗史巨作《景德传灯录》所写的后序。文章首先介绍了绍兴初年《传灯录》因宋金交战而“其板灰飞,慕心宗者患无其书”的历史情况,而后表彰婺僧思鉴为恢复出版《传灯录》所做的努力。继而讨论了以《传灯录》为代表的“文字”能否使信众觉悟佛法的问题,刘柒给出了肯定的答案,他认为:“大地皆是悟门,孰非此道,况明心宗言句乎?”并进一步认为,如果能从“文字”起悟,“见性相之空寂,是乃一超而直人也”,所以他坚信思鉴新印《传灯录》的流布“发明心地者众矣”。文章最后以一则禅僧托梦的灵验事件,再次证明思鉴新刻《传灯录》的功德无量,为整篇序言涂抹了浪漫的色彩。

  9.丘浚《北山录后序》(《大正藏》第52卷,第636页中栏-下栏)

  按:丘浚,字道源,黟县人。天圣五年(1027)进士,景佑间为句容县令,历官至殿中丞。年八十一岁,卒于池州(见《全宋诗》卷二O三丘浚小传)[1412323。本文撰于熙宁元年(1068)十二月,是为中唐高僧神清《北山录》所作的后序。文章先对中唐文学的概况进行了回顾,并表达出对中唐的向往。随后介绍了自己获观《北山录》的经过,并以较大篇幅评论了该书的主要特色,沦其“会粹老子、子L子经术,庄、列、荀、管、晏、杨,墨、班、马之说,驰骛其间,约万岐而趋一正”,可谓推崇备至,

  1n.随某《释氏要览后序》(《大正藏》第54卷,第310页中栏)

  按:《大正藏》录此文作者,仅存其姓氏为“随”,未著录其名,兹暂标为随某。《大正藏》著录其官职为“起复中散大夫、守光禄卿、知江宁府护军紫金鱼”,其他信息已不可考。《释氏要览》为宋初高僧道诚所撰,该书共三卷,通过征引前代典籍,对佛教各方面的术语词汇进行解读,相当于一部佛教知识辞典,首次刊行于天禧四年(1020)。随某此文撰于天圣二年(1024)三月,是为《释氏要览》所作的后序。文章短小精悍,主要对《要览》的撰述缘起、编辑体例和特出之处进行了言简意赅的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