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宗宙法师关于业果法要的开示

作者:宗宙法师

  记录过程中要观察和总结

  一开始记录的时候,会觉得黑业找不到,不知道自己今天做了些什么黑业,但你要坚持去观察、去对照,主要从语业道下手,多观察,你就会慢慢地发现一些。再一个在观察的过程中,你慢慢地会(发现),这个观察,只是在观察自己做了什么;观察到之后,你要恒修异熟果,你要去想:这个(业),它会出现什么样的果?然后,你把它的三种果是什么记下来。你在总结的时候,比如说一个月、或者一年了,如果坚持这样做的话,你回顾一下,就会显而易见地发现,有些问题、有些毛病一直存在,你一直是那样做的,顽固不化的恶习,改不了的。当你记录下来以后,你就会发现,“哦,原来我经常做这个事情”。也许这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经常做以后,会变成一个大问题,那你就要开始从因上往果上看。

  假如你经常说妄语,那你在总结的时候去观察,妄语的等流果,比如你说的话,经常人家不相信,有这样的情况吗?如果有,你会增加对业果的信心,“因为我经常说妄语,所以等流果就是经常别人也不相信我的话”。这样配上以后,你就会增强自己的信心,“原来是这样”。

  然后再配增上果,你周围的这些事业兴盛吗?农船事业。比如说现在,我们倒过来看,现代人不是发明了合同吗?以前经商的时候,不需要合同。合同出现的原因是什么?因为大家互不相信、怕被骗嘛。不订合同,那还得了?你今天说好了,明天变卦了,那我不亏本了吗?于是就要合同来保护了。以前不需要这个以前做生意就这样做过去了,说好了那就做吧。现在不要合同不行了,如果你做生意的时候(不要合同),那还得了?很危险。这就是不兴盛。兴盛不兴盛,总体上可以观察得到。妄语说多了,互相不能信任了,那怎么办?所以合同就来了。

  还有一个,就是我们在观察这个因的时候,会去推它的果,但是,如果你目前经常被某一个果所困扰,比如经常被骗或丢东西,你就要反过来去推,你现在是不是有一种偷盗的习气或欺骗人的习气?如果你经常被这样的苦果所困扰,想解决的话,你也可以这样倒过来去推,去看这在十恶业道当中,主要是由哪一个业所产生的,这样你就可以专门去对治。这样做了,过—段时间,再看看(情况)有没有减轻。记得以前我在家的时候,经常跟别人约好时间了,这个人就会失约。说好四点钟见面吧,结果等到四点半、五点、六点……很多人都这样,让我深深地感受到这种痛苦。那时候没学佛不知道,老是怪别人,“都是他们不好,骗我,不守信用”。信佛以后,就发现这种人越来越少了,好像就不见了,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这种失约的人在我面前越来越少。于是我反观,“噢,也许是我这方面净化了”。

  这些可能是比较远的。近的,在我们生活当中也可以发现,比如说,你是某一个单位的领导,如果你在开会的时候经常不守约,带头迟到,慢慢地你会发现,你的部下一个个都会跟你一模一样。你迟到五分钟,他就迟到十分钟;你迟到十分钟,他就迟到半小时。而且你去说他的时候,他会告诉你:“你都迟到呢,还说我?”所以,这个就是现前可以看到的。还有,比如有的父母教育孩子:“你不能去抽烟、不能喝酒啊!”孩子说:“你十—岁就抽烟了,我现在十六岁了,这不是比你还晚吗?”所以我们要反观自己,我们现前的一些做法会产生的一些影响。我们修业果,就是去思惟、去总结:黑业是什么?它的果又是什么?以后你的心变细的时候,还要观察这个经常犯的业,是由哪种心引起的。比如说这个十恶业道,可以由贪等三毒发起。你主要是由贪发起的?嗔发起的?还是痴发起的?经常去观察以后,你就会找到你的主要问题所在,然后下手对治。

  白业的记录

  白业,记录白业道的时候,比如说,我修了归依了,这是一个白业,就写个“归依”。那么“对治”这—栏,如果说生起了邪见、嗔恚,那这个白业就被对治了,没有了。在总结的时候,要去观察:我今天或今年做了多少善业?还留下多少?这个要去计算。白业、黑业,我们在观察它们的发起的时候会发现:黑业,贪嗔痴三毒随一都可以发起,有一个就可以了;臼业,一定要具足无贪、无嗔、无痴三善根才能发起。由此得出,我们做善业,相对来说要比做恶业难。因为贪嗔痴三毒随一就可以发起一个恶业,而白业,要三个具足才能发起。如果你在做一个善业时,发起的一个想做善业的心,夹杂了三毒随—,那善业就被它所染污,不能成为一个白业了。如何染污?比如贪业道,它可以由贪嗔痴三毒随—发起,发起之后,与贪相应的思心所成为这个业道,这个思随着这个贪而转,就生起了,被染污了。然后,它俱有的欲心所就是想贪财、想偷别人的东西,这样的话,这个心所被染污了,所以就产生了一个贪业道。所以我们做善业或恶业,要了知它的能对治是什么。这样的话,就可以把握这个原则一一黑的要对治,白的要防护被对治,每天这样去总结。

  做黑白业记录是修定的一个重要基础

  很多人问如何打坐、如何修定,我觉得,如果你这个(记录)好好去做,一天六次,如果受了戒的,比如五戒、八戒、十戒、比丘戒、菩萨戒,好好地检查正知正念和意根律仪,你经常检查,心向内收、向内门转的时候,慢慢地这个心就会越来越有力量,因为你能控制身口了。虽然说只能控制身口,还很粗,然而这要靠心力去控制,由于你慢慢控制再控制,你的心力变强了,那时候,你的心好像被调柔了(所以说戒律叫调伏嘛)。一开始,以我们这样粗猛的心,要打坐、要观想,通常都觉得不行,控制不住。心调柔了之后,就像一个面团一样,你想观想、修定,就有了堪能性,因为心向内门转了,转得多了。这就是最好的生起止观的正因一—止观的四种资粮就是“正知正念”、“饮食知量”、“密护根门”,“惜寤瑜伽”。我们这样修,就是在修止观的随顺。所以,我认为大家要好好地去检查自己三门所做的是黑业还是白业,这是一个重要的基础。这样去修,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比那些一开始就要去打坐、去观想可能会更有利益。睡前你总结—下今天所做的,如果是白业,那就好好地回向;如果是黑业,那就好好地忏悔,不要放置不管。忏悔时,你可以修一些对治的,比如说百字明、三十五佛,包括出家众每天会念的一些忏悔文之类的,这些我觉得都是很好的方便。虽然我们有这些,但是意乐中不了解它的殊胜,好像也就念过去了,什么感受都没有。

  结语

  所以,建议大家在新的一年里,多多地去学习业果、明业果,然后知取舍。知取舍以后,如果发现了这些问题,已经做了的,那就要忏悔。有时候,我们是不知道做了;但有时候,已经知道了却还在做,因为烦恼重嘛。这些就要忏悔,不忏悔,就不能获得安乐的果。所以说要好好地去修异熟果、观察三门,想想自己今天一天该怎样度过,怎样把这个暇满人身利用起来。这次花了三天把这个业果简单地介绍了—下也就是希望大家能够仔细地去学习上师讲的《科颂》的业果、《广论》的业果,如果有的正在学习《俱舍》的“业品”,那就非常圆满。

  希望大家学了以后,观察自己的内心,还有自己三门的业如何运作、做了有什么果,这样就非常有意义。如果你的内心去观察、去跟法结合的时候,你就必定能得到快乐,为什么?归依法,法的作用是什么?离烦恼、苦所缘为业。你的所缘都是些苦的,—旦缘到法了,那就会生起离苦,离苦了那就有乐,所以说能得法喜。有了法喜,你尝到甜头了,会不断地再往上面求。这样,你学—点,就知道一点,就能用一点。这样的话,就不会学了很多年之后,说,“这些没有用的,我们去念佛吧”。或者是学了很多教理,说这仅仅是为了辩论或讲说的,认为这是没有用的,修不起来的。这样的人已经有很多了,越学越苦越烦恼,好像完全是分离的一种样了。如何避免这样?那一开始就要与法相应嘛,就需要去观察、思惟,实修嘛。不是说打坐才叫实修,你把学到的放在内心当中去试验,佛说的这个不能做、那个不能做,那你就这样试验——这个不做、那个不做。不做的原因是什么?做的果报是什么?这样去观察、思惟,慢慢地越学越多,对佛的功德看得越多,那就很好,信心越来越强。这样的话,你学得多,跟修行做得多不违背,就了知了“一切圣言现为教授”。你慢慢地去(思考),首先就是“圣教不相违背”,这个说、那个说不矛盾;然后再(思考),这个教理是用于实修的,是教授。宗大师说的,没有比诸大论释、论典更胜的教授了,这是最胜的教授,由于我们的智慧羸劣,不知道这是教授、是能改变内心的宝贝,所以总会觉得,“这是念诵的”,“这是去辩论的”,好像这些跟自己内心是各各相离的。我们要去结合。

  我觉得,从—开始就这样去观察三门,慢慢你学得越多,就越能观察自己。这样就不会说,学得越多,发现周围的人越坏了,自己的环境越差了。如果这样的话,就是搞错了。你越学,应该是越高兴,“我明白的多了,我能对治的也多了,所对治的完全在我心里,不会在外边了。”如果在外边的话,那你的敌人就越来越多,看不顺眼的人越来越多了,那就反掉了。这样去修的话,成佛就没有希望了,因为众生无边嘛,太多了,你去一个个把他抓过来,扭转他,那不如扭转你自己快嘛。所以,我们好好地去修,好好地去思惟业果,尤其是四种定律,再与十恶业、十善业配起来去思惟、观察,这样肯定会获得很多快乐的果。

  祝愿大家今年好好地从这个方面努力。然后,我们把这些所听闻的、所讲说的善根回向,一起要猛利地希求,希求压伏、摧毁、消灭以前的这些邪知邪见——对业果的不信、对三宝的不信、断灭见……希求生起世间的正见、白法的根本。然后把这个善根究竟回向要成佛,现前回向我们的上师长久住世、法轮常转。

  (完结)

  摘自:《台州佛教》2017年第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