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太山龙泉寺初探

作者:张志敏

  太山位居龙山和蒙山之间,山势磅礴,绿树成荫,古柏掩映,将风峪沟北山腰的龙泉寺里藏其中。该寺距晋阳古城遗址仅3公里,地处晋阳古城以西2000米的西山一脉宗教祭祀区内。在该祭祀遗迹区还有著名的晋祠、天龙山石窟、龙山童子寺、燃灯石塔、高欢避暑宫遗址、开化寺遗址、蒙山大佛、连理塔等。

  据太原旧方志记载,龙泉寺始建于唐景云元年(710年),初为道教“吴天祠”,后毁于金、元时期战火。直到明代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重建,更名“太山寺”。之后因天旱无雨,地方官和百姓们到此求雨,发现汩汩而流的泉水,认为是虔诚求雨有应,龙王赐泉,于是冠以太山寺“龙泉”雅号,并雕石龙,建龙池,修龙王庙。明嘉靖《太原县志》中有“太山有龙池”记载,为太山寺别名之史证。同时2008年5月8日发现的唐代佛塔建筑基址,证明龙泉寺始建年代不会晚于唐武则天时期。

  太山龙泉寺由于观音阁内精美悬塑和太山地宫、五重棺椁的发现而驰名中外。本文从两方面梳理太山龙泉寺的保存遗迹和地宫棺椁的发现情况。

  一、龙泉寺建筑遗迹

  太山之名,最早见于沈约撰写的《宋书》。传说北汉时,有山民石敢当,凭借勇敢而闻名远近,他居住的山也跟着有了名,故取“太(泰)山石敢当”谐音。在民间还有一种说法,称太山山脉形似一个大大的“太”字,因此得“太山”之名。

  从旧晋祠路南行约20余公里,经东关再向西2公里左右,有座牌楼耸立,迎风板上题榜书“龙泉寺”(图一)。该寺坐北朝南,殿阁楼台依山势而建,高低错落,参差其间,自成格局。分上、下两院。上院为明代重建的八角观音阁。下院有山门、戏台、钟鼓楼、东西厢房、唐碑、大雄宝殿、佛祖阁,阁顶有吕祖洞。后山腰有龙池;山下还有名将李存孝之墓。

  上院的平台开阔宽敞,周砌十字花墙低栏,中间并列着三座八角攒尖顶建筑,分别是观音、文殊、普贤三殿,为明嘉靖十七年(1538年)所建。正中观音阁为八角形状,俗称八角亭,是一座很有特色的建筑(图二)。黄色雕花琉璃脊,五彩斗棋,出檐深邃,结构奇巧玲珑。阁内塑有丰富的佛教内容,正面靠墙塑释迦牟尼三身佛,两侧有四大天王护法神像;中央六角莲花台上端坐着观世音菩萨,两旁为十八罗汉。墙壁上下部以立体感极强的悬塑布局而成,各路神仙会聚海波之上,其构思独具匠心。所塑菩萨、罗汉神态各异,栩栩如生。观音阁两侧为文殊、普贤二殿,分别有文殊骑青狮、普贤乘白象泥塑。

  下院山门为三间券窑洞,一明两暗,中间贯通直达寺内。悬山顶,额曰“山林古刹”。门檐之下的椽柱头上还保留着“八卦”痕迹。其上建有戏台,也称新乐台,专供神灵看戏而用(图三)。据史书记载,清乾隆五十七年(1792年),太原一带大旱,周边百姓祈雨有应,迎来了甘霖大雨。为感谢神灵的庇佑,周边百姓们自发捐款、布施,修建了酬神专用的戏台。每年的庙会期间,龙泉寺内便酬神唱戏,百姓纷纷来此朝拜。戏台两翼钟鼓楼力砖木结构,钟楼上的铁钟系清乾隆十年(1745年)补铸,至今完好无损。

  唐景云二年(711年)所立的石碑,在前院东隅。碑高6米,一半埋在地下,地上暴露部分仅剩3.8米,字迹已不可辨。从种种推断看,地下部分应力吴天祠塌毁后所埋。碑额雕两条螭龙,龙体交错,互相缠绕,龙头在两旁各向一边,龙腹部下生出小龙;顶部中央一轮红日由两龙之手擎天托起,为伏羲、女娟之像,与各地出土的伏义女娟绢画、帛画、石刻等相似;碑背面石纹印迹清晰,似龙身俯仰,龙鳞有序,栩栩如生。刀法洗练明快,气质淳朴浑厚,具有典型的唐代风格。

  大雄宝殿,为双层楼阁式建筑,下层砖砌的窑洞,前廊扩阔。殿内供有观音、文殊、普贤三菩萨,也称三大士殿。面宽三间,建于明洪武六年(1373年),历代多有修葺。上层洞顶有木结构殿阁三楹,中央供奉释迦牟尼坐像,称力佛祖阁庙。顶部的天棚上悬塑彩绘着二龙戏珠,昂首欲飞,活灵活现,栩栩如生。在殿外中部的平台墙壁上,有一处修建的佛足观景台。据说此处建有佛足是因佛祖释迦牟尼涅槃前,在大方石上留下了一双大足。而2008年发现佛塔地官,佛足造型也同样出现在棺椁的鎏金铜棺、银棺之上。可见佛足造型在龙泉寺的出现,并非偶然。

  龙泉寺由道观到佛寺的变化,只是自然灾害下寺庙发展的必然。寺内至今也还保留有众多的道教痕迹。如佛祖阁顶山崖上,就有一小洞,为吕祖洞。洞旁有险要的栈道通向前方,洞内供奉的便是民间传说最多的吕洞宾。吕洞宾力天下道教主流全真道祖师。

  龙泉寺观音阁北山坡上有“莲花宝洞”,俗称“皇姑洞”、“崔姑姑洞”。洞额题有:“隆庆二年五月吉日造莲花宝洞”。相传唐代某丞相之女不愿入官为妃,削青丝入空门住在此洞;另一说是有崔姓女子,随父亲做官居住在晋阳,因婚姻不幸,看破红尘,出家为尼,居住在太山莲花洞中。

  莲花洞之北更高处有一巨石,状若卧虎,巨石中间有天然古洞,名老虎洞,传为寺院高僧静坐养心之处。龙泉寺东数十步有龙泉洞,洞上建有龙王庙,另有水神祠,祠底有龙泉一脉,清洌甘甜汩汩细流,人称龙池,饮之长寿(图四)。明嘉靖《太原县志》载;“太山有龙池”。这里即人们传说中的龙宫。另外,山下还有名将李存孝之墓。李存孝本名安思敬,唐未晋王李克用养子,作战极为勇猛,屡建奇功。

  二、地宫宝函

  2008年5月8日,埋藏于太原太山龙泉寺的唐代佛塔地宫,沉寂上千年的金棺银椁,在工人修建蓄水池时被偶然发现。基址位于龙泉寺大殿向东约100米的山前坡地之上。建筑遗存是一座佛塔的基址,塔基上部已经完全损毁,仅残留一块呈长方形状的塔基。塔基中部下方,是用砂石筑砌的大约l平方米的地宫,由过道、石门和地宫主体组成,石门两侧各有一尊威武的浮雕力士像。经过发掘,六角形地宫内出土了一座长约58厘米的石函(石椁)。随着石函、木椁、鎏金铜棺、银棺、金棺一层层开启,大唐盛世的繁华也尽现眼前。

  (一)发掘

  打开地宫后,墓道两侧均有彩色壁画,由于氧化,壁画日渐脱落,只余下少许剥落的颜色。而地宫门口左右两尊守门力士却嘴唇鲜红,经久不变(图五)。除了精美的壁画,还在地宫内发现一座石函。

  石函表面刻有大量文字、花纹,沙石质,长方形,长约58厘米,宽约46厘米,高约28厘米,其上遍刻供养人姓名(图六)。供养人中出现了一个稀奇的字,即“忠”上加一横。这个字音读“臣”,意为只忠于一个人,为武周造字。另外,石函铭文中有“安息大都护”、“田杨名”字样。田杨名在《旧唐书》、《新唐书》都有记载,是武周时期坐镇西域的封疆大吏,政绩卓著、供养人姓名中还有田杨名的妻子。出土寸木椁已散乱,后清理发现四周镶嵌佛足(图七)、青龙、白虎、朱雀(图八)、玄武及铺首衔环等鎏金铜饰。

  经专家考证,石函是盛唐时期文物,塔基当建于唐武周至睿宗时期,约公元700年前后。出土石函等遗物的建筑当为塔基地宫,根据地宫规格,佛塔应该有10米高、

  唐代的寺院布局,多为佛塔后为大殿。而太山龙泉寺的唐代塔基遗址后面的大殿里,有块清代的石碑,有铭文,清晰地记录着清光绪二十年(1894年)当地受水患之灾。

  (二)探秘

  开启石函后,大块的木片散落在石函中,一件精巧的鎏金铜棺躺倒在石函的一侧,历经近千年,仍光泽如新。据专家考证,木片应为石函内损坏的木椁,木椁内是鎏金铜棺。

  鎏金铜椁并不大,但非常精致,长约2l厘米,宽约10.5厘米,高约13厘米,壁上雕刻的铜件造型精美。铜棺放置在雕琢的鎏金铜质须弥座之上。与木椁一样,四周同样镶嵌着佛足、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及铺首衔环等饰品,椁门两侧立有两尊菩萨。鎏金铜棺具有很高的历史、艺术、文化和科研价值。

  鎏金铜棺被打开后,一个精致的银棺出现了。长约13厘米,宽约6厘米,高约7厘米,镶嵌着绿松石、红玛瑙等各种宝石(图九)。上系丝绸,颜色仍然鲜亮。银棺表面毫无锈迹,其上雕刻着神秘的瑞兽等花纹。

  银棺上丝带的系法也有着特殊的宗教含义。当解开丝带,打开银棺后金光闪闪,其中安放着素面金棺,用一条红色绸带系捆,打有蝴蝶结。表面雕刻着与铜棺、银棺一样的瑞兽纹饰。

  唐代一般用于瘗埋佛骨舍利的成套容器,除最外重常为石函外,内重宝函多以金属制作,最里面的两重常以金银制成小型棺椁形状,雕饰精美。太山龙泉寺金棺银椁出土后,考古专家曾将其与西安法门寺发现的佛指舍利资料对比,龙泉寺地宫的石函外形、纹饰以及石函、木椁、铜椁、银椁和金棺的放置顺序,都与陕西法门寺的佛指舍利极为相似,因此,专家们推断金棺内存放着佛舍利。

  纵观龙泉寺的建筑遗迹,既有佛教遗存,还保留有众多的道教痕迹,就连地宫金棺银椁的饰纹,处处都透着玄机,朱雀、玄武、青龙、白虎是道教图案,而须弥座、栏楣、菩萨风格却属于佛教。唐武则天统治时期前后,曾诏令佛教位在道教之上,曾以并州为其祖籍,定并州为北都,在太原大兴佛事,广建庙宇,为蒙山大佛赐披袈裟,到龙山童子寺拜佛、修太原北寺(今崇福寺),这一时期寺院佛、道共存,甚至儒、佛、道合一的比比皆是,太山龙泉寺也许是这一时期的典范。

  (作者系太原市太山文物保管所所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