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恩师慧原上人与《潮州开元寺志》

作者:庄万翔

  恩师慧原上人于1965年编纂完稿之《潮州开元寺志》(略称《志稿》),为开元寺建寺一千多年以来,由开元寺僧人自己编写之第一部专志,体例完整,资料翔实,具有资政、存史、教诲的价值。《志稿》融合地方历史与佛教历史,充分体现了佛儒相辉的地方特色文化。内容涵盖历代碑记、诗词、联额。特别是新增“梵呗”,创新了佛教寺志文化。由于记载翔实,对开元寺之重兴,为寺内各项建置之修建,尤其尊像之重塑提供了切实可依据之范本。《志稿》是潮州佛教文化的一份珍贵遗产,填补了潮州地方志书有关佛教方面之空白,且为以后开元寺续志开创了先河。获国际汉学大师饶宗颐教授盛赞:“不特桑门自此有翔实的记载,足以信今而传后也。”然而,成书五十年来,由于种种缘故,尚未作为专志付梓,迨2016年,因缘际会,开元寺拟续修《潮州开元寺志》,达诠住持决定承前启后,由开元寺出资将此《志稿》作为专志编印出版。

  恩师慧原上人(1917-1996),名美添,又名觉原,潮州余氏子。师早年兼祧临济、曹洞两宗,十七岁于潮州凤凰台镇洪寺礼临济宗得玄上人祝发,讳果因,号慧原;又于开元寺接曹洞宗法派,字罗大。披剃后在太虚大师创办之岭东佛学院修学。嗣经江浙京津等地大丛林参学,初在苏州灵岩山寺与圆拙法师依止净土宗十三祖印光大师,深获法益,修学精进,持戒严谨。印公尝于上海护国息灾法会圆满后回苏州,是晚于灵岩山寺讲开示,当时未作记录。数日后,妙真监院(代住持)问师能回忆录出否?师答试记之,嗣由妙老呈印公鉴正,仅修改数字。师在参学僧人中,年龄最小,因而受印公器重,时印可谓“小广东开悟了厂(承中国佛教协会咨议委员会主席、莆田广化寺圆拙老法师多次介绍)师再于察哈尔省(今河北省张家口地区)涿鹿县黄羊山(清凉寺)养道会,参“弘常住永明宗”普照大师。(普照大师,巨赞法师尝撰专文介绍)养道,即绍隆佛种,培养十方人才,待参学僧人有真参实证后,下山登高座,作弘法利生之事,使正法常住,如月印千江,日明万国,法法成就,咸得圆通。师在两位高僧熏沐下,洞澈玄奥,道业猛进,为日后弘法奠下了坚固厚实之基础。

  抗战爆发,师返开元寺,初为维那,继任知客。抗战胜利,广州六榕寺住持宽鉴和尚力勋潮汕佛教界礼请虚云老和尚莅潮汕弘法,师时任虚公翻译,得觐识参谒虚公之饶宗颐先生;虚公于开元寺启建水陆道场,师为内坛正表。初,开元寺拟礼请虚公为住持,老人目睹寺内僧人戒律松弛、纪律散漫等歪风,复信婉言谢绝。1947年师任监院,继民国六年监院怡光法师(师俗家族人)端正肃除开元寺僧人吸鸦片、吃荤等邪气之后,师再次整饬寺内纲纪松弛、糜费无节之习气。而此次遭到寺内某些保守势力的抵制,他们纠结寺外擅武之僧人来山门舞双刀进行要挟。幸宗颐先生闻讯,派员襄助,使寺内不守清规制度之状况略获扭转。有鉴于此,翌年,师提出辞职,但因整肃得罪了人,后成了被划为“右派”之—罪状。建国初,政府多次拨款修复开元寺,师承委参预设计和监工(重新)天王、金刚塑像;并遵照政府指示,负责设置及管理文物陈列室;在禅堂(藏经楼下)讲经说法,开一时佛化风气。1954年,政府号召僧人自食其力,师利用担任开元寺酱油工场出纳工作之馀,矢志编修《志稿》,历尽艰难,三作三辍。1958年被划为“右派”,在开元寺监督劳动,1964年甄别摘帽。1961年,承政府指示,于寺中劳役之馀,编修寺志,师以一己勉力从事编写寺志工作,于1965年蒇事,成《潮州开元寺志》稿(略称《志稿》,下同)四卷(册)。不意翌年突遭文革之祸,僧众星散,一切荡然。

  “文革”后,潮州开元寺喜逢盛世,成为国内率先重新恢复修建之丛林,因在海内外影响巨大,海外华憍及香港同胞纷纷发心共襄盛举。幸在博物馆故纸堆里发现“文革”前所纂之《志稿》四册,《志稿》的发现,由于记载翔实,对开元寺之重兴,为寺内各项建置之修建,尤其尊像之重塑提供了可依据之范本。市委彭启安书记多次上门礼请师任开元寺住持,经六载苦心谋划,重兴始告竣事。

  1996年3月23日(农历二月初五日),师于念佛精舍圆寂,寿八十,戒腊六十三夏。哲人其萎,四众同悲!师历任中国佛协理事及咨议委员、省佛协副会长、省佛协名誉会长、汕头市佛协副会长、潮州市佛协会长等。除早年外出参学外,六十多年来师毕其一生情系开元寺,与开元寺结下不解之缘。

  师戒律精严,道高德重,是一位学识渊博,治学严谨的岭南高僧,为人慈祥和蔼,温良谦让,佛学造诣深邃,兼工诗词、佛乐,书法。深获专家学者之称道与尊敬,常登门拜谒请益佛理及探究人生哲理;师且常为省内外庵寺撰书楹联、碑记、诗词,尤其是1992年以《志稿》为基础,编纂出版了《潮州市佛教志,潮州市开元寺志》上下二册,长达八十馀万字,彩色照片三百五十帧,黑白图(照)片二百二十二张,表二十七份。同时还指导广州星海音乐学院陈天国教授、苏妙筝老师伉俪收集整理、编辑出版《潮州禅和板佛乐》;另尚编著有文集《剩语》《说梦》等。

  据师忆述,潮州开元寺自1933年开设岭东佛学院,院内法师尝欲修开元寺志,奈有关资料阙如,无从编纂而辍。建国初,师觉得“开元创寺历千馀载,未见寺志……事关一方珍贵历史文献,岂可阙略?考古稽今宁无遗憾?”而“本省偏小之梅县阴那山灵光寺,清代亦尝编志,岂岭东千馀年首刹,竟无志乎?”乃发愿编修《志稿》。1954年政府号召僧人自食其力,师时担任开元寺酱油工场出纳,利用工作之馀,儒书内典无所不览,并多方收集有关潮州佛教及开元寺掌故文献资料,三作三辍,虽粗具眉目,然终未能如愿。1958年被错划为“右派”(1964年甄别),在寺内接受劳动改造。1961年,承政府指示,于寺中劳役之馀,编修寺志,以一己勉力从事,于1965年蒇事,成手稿四卷(册),总共十八多万字,图片数十帧。特别在编写《志稿》中,师从对佛教音乐收集、记谱、整理到研究,独具一格,创新地增加《梵呗》(佛教音乐)内容,填补了古今历来编修寺志中此项之空白。文革中,《志稿》失落。文革后,师安排于博物馆从事整理考证文物工作。开元寺重兴时,幸在博物馆故纸堆里,发现此《志稿》,劫后幸存,额手称庆。时任潮州市博物馆谢逸馆长征询师,拟由博物馆出版《志稿》,师上人觉得内容尚需斟酌修改而未应答。谢逸馆长后来将此事编人其编纂之《潮州市文物志,潮州市文物工作大事记》中:“1979年12月,潮安县博物馆在清理仓库时,清理出《潮州开元寺志》手稿。这是开元寺法师释慧原于1961年至1965年写成的,卷首有开元寺位置图、平面图,下分四卷,有沿革、宪令、建置、塑(尊)像、经典、金石、联额、文苑、纪事、规制、梵呗、祖系、僧传、化迹、檀越、杂录等项目,共十八万字,相片几十张。是记载潮州开元寺较丰富的资料。”[(原书)按:该书复写一式三份。全部落实归还释慧原本人继续整理](我在曹溪搜集南华寺资料时,中大文献所仇江教授尝提议募缘将师之《志稿》立项为岭南新编寺志剞劂,嗣后因其迁加拿大而阙如)

  1982年,师晋院升座。1984年,全国开展修志运动,因重兴开元任务繁重,师先后组织几位居士,帮助整理《志稿》以付梓,后又奉有关部门加修“潮州市佛教志”之通知,当时寺内百废待兴,事务繁冗,师不得已将《志稿》重为编排,把内容拆分于佛教志各章节之中,最后合编为《潮州市佛教志.潮州开元寺志》上下二册。

  师于1961—1965年编纂之《志稿》,上限自唐代,下限至1965年,涵盖潮州开元寺一千多年历史,是潮州开元寺建寺以来,由寺内僧人编纂之第一部专志,体例完整,资料翔实,具有资政、存史、教诲的价值。《志稿》内容融合地方历史与佛教历史,大大地丰富、补充了地方史一千多年来寺院演变见证,填补了地方志佛教部分空白,充分体现了佛儒相辉的地方特色文化。而且涵盖历代碑记、诗词、联额,特别是新增“梵呗”,创新了佛教寺志文化。是潮州开元寺的一份珍贵遗产,亦是潮州佛教的一份珍贵的遗产,为以后续志开创了先河。然而成书后,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没能剞劂为专志,这一搁置,延误至今己半个世纪之久。

  《志稿》初拟按原书影印出版,秋潼先生极力谓《志稿》为四人誊钞,字体不一,繁简夹杂,其后且有用铅笔修改补充者,付印后将不便读者阅读,经再三斟酌,改为按原稿重新雠校出版。《志稿》原尚有少许错漏及补充改动、无标点(如碑记),排版中给予更正和补入或点校。

  摘自:《人海灯》2017年第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