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传正大和尚的高山仰止

作者:马维国

  总想有个“难得浮生半日闲”的机会,静下浮躁的心,将钢筋水泥墙发出的燥热消去,将浑浑噩噩、碌碌无为的身心抽去,静静地思考人生的真谛,规划一下退休后的日程,终于有了这么个机会,为修我县《石杨镇志》,受南粤第一宝刹——南华禅寺传正大和尚的邀请,前往拜渴六祖、憨山大师。传正大和尚:初秋,我踏上广东韶关的南华禅寺行程,朝拜禅宗祖庭“南华禅寺”拜见方丈传正大和尚,

  这次南下的原因是,担任憨山大师故乡《石杨镇志》的主编,为了采写憨山大师准确的信息,决定前往南华禅寺寻找憨山大师的相关资料。八月上句,我拨通了传正大和尚的手机,传正大和尚约我22号以后去,他在广州有重要活动。22号,我应约踏上前往南华禅寺的动车。

  当天夜里,传正大和尚电活告诉我,山于广州受到台风的影响,飞机停飞,可能要几天才能回来,安排我在寺里息心园住下来。由于整个寺庙没有电视可看,正合我来此的初心,静下心来,好好感悟大寺的禅意。

  传正大和尚与我县有情缘、佛缘,他三次来我县,第一次是寻觅憨山大师的小生地;第二次是为修建憨山纪念馆选址、定址;第三次是为憨山纪念馆举行刀:光仪式。

  1991年年底,南华禅寺方丈室里空气凝重,传正大和尚听着侍者训:述安徽滁河、全椒大水灾害的情况。

  中央电视台报道:1991年汛期,安徽的滁河、全椒等局部地区30天降雨量接近或超过百年一遇。安徽方面,为了确保淮河干流重要堤淮南、蚌埠等重要城市,以及淮南煤矿、津浦铁路等重要设施的安全,安徽、河南两省启用淮河行蓄洪区行蓄洪,安徽、江苏两省运用滁河流域的1.2万个民圩滞洪。这些行蓄洪区、民圩内的153.82万亩农田受淹,200万人无家可归。

  这些信息,牵动着传正大和尚的心,他口中默念着,滁河、全椒,“200万人无家可归”,这可是憨山大师的出生地,大师老家的乡亲有难了!那夜,传正大和尚彻夜未眠,憨山大师的形象萦绕在整个脑际。

  憨山大师,明代四大高僧之—,《全椒县志》载:憨山是汉河人。三汊河是一个宽泛的地名,是江浦、全椒、和县三县交界的地方,滁河,襄河、清流河之会合点,故得名。现有蔡浅和陈浅,蔡浅在滁河南,陈浅在滁河北。当时和州归属南京直管,称为直隶和州,管辖全椒,固有此说。

  大师终生学佛、拜佛,参禅,为佛教事业的振兴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大师历经千辛万苦重修广东南华禅寺,影响更为深远,被誉为中兴祖庭宗师。

  传正大和尚心想,大师能为南华禅寺做出无量的佛事,大师家乡受灾,我们能袖手旁观吗!其时大和尚正在做南华禅寺内所有危房的修缮工作,他逢慈善机构就宣传憨山大师家乡受灾一事,希望大家关注憨山大师家乡:

  1992年底,在传正大和尚的主持下,南华禅寺内所有危房的修缮工作基本完成:但他却因操劳过度,得了严重的胃病,经常疼痛难忍,住进了汕头医院。传正大和尚在汕头治病期间,仍惦记憨山大师家乡情况。

  2004年5月间,传正大和尚收到佛教协会的邀请,去南京栖霞寺开会,会议—结东,传正大和尚便孤身一人乘上汽车,前往全椒县寻找憨山大师的故里。大和尚是广东人,口音和内地交流有点困难,受了许多挫折和冷漠。幸好,大和尚在滁河边遇见南京军区荒草圩部队,大和尚说明来意,部队领导很是感动,也出于好奇,这个穷乡僻壤会有这样的大师吗!部队领导招待了大师,派车专门护送他去全椒县、和县交界的滁河两岸。大和尚沿途问了许多老百姓,大多数人是全然不知,大和尚心中莫名地纳闷,这样一代高僧,居然家乡人全然不知,他决定深入滁河两岸实地找寻。

  乡间小道高低不平,大和尚吃了无数的苦,渴了喝点沟渠水,饿了找寻老乡化点斋饭,终于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全椒县的对岸和县绰庙乡找到了三汊河和蔡浅村,庆幸的是,找到了憨山大师十六世裔孙蔡如国(绰庙乡先锋大队副书记),蔡书记能说会道,对三汊河蔡氏的掌故沿革如数家珍,明代有个蔡德清出了家,在广东很有名气。

  此时的大和尚心中略有安慰,但是认证憨山大师老家的标准,他心中有数,他说出憨山大师的《思乡曲二首》:

  (一)

  门前高柳映清池,

  常记儿童戏浴时。

  六十余年如梦事,

  几回犹动故园思!

  (二)

  青山一带绕河流,

  家住河边古渡头:

  自小离乡今已老,

  此心不断水悠悠:

  憨山大师当时离乡六十多年的时候,始终怀念和深爱给他营养和慧根的家乡山水,家乡的古渡口和故里建造的“三步两座桥,低头一口爿:,举首一座庙”时刻惦记在他心中。这些地方,大师在世时是刻骨铭心,魂牵梦绕,只有找到这些遗址和遗存,方能确定大师的家乡。大和尚提出要亲眼见到“三步两座桥,低头一口井,举首一座庙”,蔡如国书记和乡亲们陪同前往,实地看到桥和庙的遗址及完好的古井,听着村民们滔滔不绝地诉说桥、井、庙的故事,大和尚激动得泪流满面,憨山大师啊,终于找到您的家了!

  绰庙乡先锋大队的村民奔走相告,有的怀疑、有的确信、有的看热闹,一时间平静的小山村沸腾起来。

  大和尚认真地瞻仰了大师的故地,开始关心灾民情况,当他看到村民们生活井然有序,灾后重建得井井有条,生活富足有余,医疗保障随处可见,大和尚双手合十连声默念“阿弥陀佛”,他向蔡如国说明来意,原来是准备了解憨山大师家乡灾情,回南华禅寺向寺中诸位长老说明情况,再做安排,现在看来是出乎意料之外,救灾情况政府和社会各界做得非常好,回南华禅寺以后,商讨二下,怎样支持一下大师家乡的发展。

  大和尚了却了—大愿望,和大师的乡亲告别时,有着说不完的话语。真有“少孤为客早,多难识君迟。掩泪空相向,风尘何处期”的境地,那个场面谁人见了不动容,谁人见了不流下感动的泪水。

  大和尚回到南华禅寺,将大师家乡的情况告知众僧,大家听了非常欣慰。大师和大家讲述了心中想法和一个夙愿,他在蔡浅村留神并考察了地理位置,想适时建个憨山大师纪念堂,以弘扬大师的丰功伟绩。

  大师的想法与地方政府、当地百姓不谋而合。为弘扬憨山大师功德,布泽故里苍生,发展地方旅游经济,在蔡氏家族大力支持下,乡党委、政府高度重视,多次下广东商谈筹建事宜:南华寺传正法师决定捐资—百万元,在绰庙蔡浅村兴建纪念堂,并亲自找寻能工巧匠去帮助修建。

  纪念堂位于滁河以南,大师故里,古渡口蔡浅以北龟山原昌化庵遗址。整个工程分三期完成。一期工程为憨山大师纪念堂,已完工。南华寺传正法师在纪念堂落成时,专程从广东南华寺送来憨山大师坐姿铜像一尊,安放在纪念堂正中。二期、三期工程正在有序地进行。

  这几天伴随着晨钟暮鼓的清幽静谧,第五天终于得到大和尚的电话,他回来了,并在方丈室接待了我。他智慧、宽厚、仁慈,我俩谈起寻找憨山大师的话题,好似阔别了多年的老友,消除了我先前紧张的心理。谈话间,我送给大和尚一副这几天以大和尚法号创作的藏头露尾的楹联:

  传禅弘法南华大寺醒觉痴迷路

  正本清源曹溪甘霖点燃智慧灯

  大和尚陪同我拜谒了憨山大师的真身,我虔诚地送上了鲜花向大师拜了三拜。心中默念,老乡大师,我来迟了!

  快要结束南华寺之行时,整个身心沉浸在禅寺的怡静和安宁及智慧、慈悲之中。使自己铭记在心的是传正大师对待禅宗的执着,真是咬定青山不放松,一个几百年没有弄清楚的事,终于被大师还原了真相。他给我最大的启示是:执着追求并从中得到最大快乐的人,才是成功者。

  寺门前,大和尚和师傅们双手合十道别,小车载着我缓缓地远离南华古刹。

  时至今日,寺院中葱翠的菩提树、瑰丽雄伟的楼阁仍在脑际中萦绕……

  摘自:《曹溪水》2017年第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