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杂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杂文

《妖猫传》:迷离的幻术 难逃的真相

作者:佛慧法师

  《妖猫传》的剧情及其吊诡,不断地让人在现实和幻术之间切换,而白乐天、空海、黑猫的诸多场景,让人总觉得不真实。

  这部《妖猫传》的原著是《沙门空海之大唐鬼宴》,比起原著的奇妙多彩,陈凯歌在他的电影里表现得更为沉重。

  这部电影的主旨由原著的主题“破案”,转变为“追寻”,追寻一个梦,一个遥不可及的大唐盛世之梦。

  就电影的叙述而言,陈凯歌的改编还是很成功的。

  白乐天一首《长恨歌》其实就是他自己的梦,梦里杨贵妃的绚烂美艳、极乐之宴的奢华夺目、盛世王朝的富丽堂皇还有唐玄宗与杨贵妃凄美的爱情故事共同铸就了一个美梦,梦里还有对诗仙李白的追寻,这一切的一切是那么遥不可及却又摄人心魄。

  白乐天的梦开启了故事,沙门空海的到来似乎是专门为了打破他的梦的,两个人在长安城的一番行踪,就揭开了盛唐之下的黑暗与无情。

  空海了知幻术,他能看到别人所察觉不到的,所以他出奇的理智,他和白乐天不同,白乐天需要一幅绝美的画卷,空海只总是揭开这副画卷下的血腥。

  这两个绝不相同的人,构成了一个整体。

  每一个学佛人,知道人生的如梦如幻,也知道因缘的聚散无常,这是空海的一面;同时每个人又陷入对风华绝代的追寻。

  在这段自己内心的角逐中,执着风流的自己是常占上风的,因此活得努力而癫狂,如同白乐天在谈及大唐盛景和贵妃容颜时的疯狂与自我,不断沉沦、自我沉溺。

  但是真相总会到来,空海会在白乐天最享受的时候,忽如其来地告知真相,不论白乐天是否愿意相信,真相就是真相,万世传诵的爱情不过是后人编造出来的挽歌,祭奠那种不可得的虚幻。

  白乐天再怎么沉沦,也不过是幻术的游戏,空海则永远恰如其实地识破幻术,不论白乐天如何恼怒,甚至躲进自己家里,不肯面对现实,空海还是会在他沉思的时刻闯入进去,并告诉他“门没有关”。

  其实,没有关的不是门,而是世间真相的显现。

  电影中那只四处为虐的黑猫,看得让人心惊,黑猫是一个名叫白龙的青年所化,他继承了黑猫原先的回忆,看到了杨贵妃死前的恐惧,他愤怒、他悲哀,杨贵妃的凄惨成为了他活下去的支撑。

  这只黑猫,像极了我们自己,为了一个死去的过往、为了一个不可得的未来,造作善、也造作恶。影片中的黑猫只吃眼睛,这其实就是在告诉观众,我们的业力、承受的因果,从来不曾看清前路,我们的的肉眼所见并非真实,而吃掉肉眼的残忍和血腥,其实是因为我们自己无明的执着所引发的果报。

  从白乐天到空海,还有黑猫,影片前后不断的幻术闪现和残忍真相的揭露,看似是一段真情背后的悬案,但其实严格想来,那盛唐烟雨、贵妃美颜,无非是我们的壮志宏图、青春肆意,可盛世衰落、贵妃陨世,似乎就是我们抓之不得的时间,向黑猫一样努力地想要留住,最后,却发现爱恨终究随风而去。

  白乐天的迷梦般的追寻,空海的抽丝剥茧的探求,把人复杂而纠结的一生表述出来。

  最后白乐天的梦醒了,却更愿意将美好的东西呈现给众生,如同天台宗的“由空入假观”,就算诸法非实,却也要取俗谛以度化众生;而空海则终于堪破一切错误,看到了真相,知道了自己心心念念追寻的惠果大师其实一直在身边指导他,花开花落本就是佛法因缘,如同“由假入空观”,知道一切法的真相而不执着。

  电影和人生一样,不曾从前怎样,以后还会怎样,不会改变,知道真相与不知道真相都是一样,逃不过因果,不同的是,看到了真相,才会让自己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坚持修行。

  一切美艳来时值得珍惜,去时也该放手,在岁月和因果面前,没有什么梦是永恒的。